第379章 理财入门!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正文卷第379章理财入门开学第一堂课,许多学生的假期综合征并没有缓过劲来,一个大男人,走路居然会绊倒,140斤的重量直接压在陈博身上。</p>

    这种意外从来都不是邂逅的开始,异性缘不佳的陈博接受了对方的道歉,只是觉得筋骨痛,看热闹的王旭建议晚上去附近拔个火罐以防有内伤,被陈博笑着一口回绝。</p>

    偌大的阶梯教室里零零散散坐着三五成群的学生,糟糕的朝向让光线很难全部渗透进来,整间教室充满的颓丧之气。</p>

    等到了上课时间,不仅学生没来齐,就连老师也迟到了。</p>

    “这堂课是和其他专业混着上吧,人有点多。”陈博四处瞅了瞅,通常键盘应用学的专业课少有跟别人合用教室的,看来这课程多半是通识性质。</p>

    一想到是通识类课程,陈博稍稍松了口气,这意味着考核不会难到哪里去,能比较轻松的通过考试。</p>

    “大概?我不太清楚。”王旭摸出手机刷起咨询。</p>

    “你说为什么突击学投资?教务主任一时兴起么?”</p>

    “还没习惯么,专业特色就是这样,莫名其妙课表就冒出一堆临时增加的课程。”王旭对此见怪不怪,随口提了句,“你要往好处想,万一学期末用得到呢?这学期的实践还是挺多的,技多不压身。”</p>

    “你这是往坏处想吧。”陈博对投资一窍不通,虽说手上持有过股票,但那是集团上市前的原始股,一块一股,完全不用考虑亏本的风险,只有挣多挣少的区别。</p>

    当年买市区公寓房的时候陈博变现减持过一次,这应该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选择,恰逢经济危机肆虐之际,房价处于历史底部,抱着有房才能讨对象的想法,陈博按揭了10年。</p>

    房子是有了,然而对象没有着落,随性的陈博干脆用年终奖提前还了大半房贷,早早实现财务自由。</p>

    往后再也不可能出现这种白菜价了,不少晚入职几年,但岗位跟自己平级的后生,都得咬牙攒上三年才能上车,地段还不如自己,每次这么想,陈博就一脸笑嘻嘻的欠打样。</p>

    老师是个约摸四十岁的中年人,头发一边翘起,一边被压得相当平实,一看就是睡觉习惯往右侧躺,投影机的垃圾信号跟不上老师操作的手速,鼠标漂移行云流水,结果电脑还卡在登陆界面。</p>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程,叫程材,现在是渊鱼大学的特邀教师,你们可能在某些书里见过我的名字。”</p>

    “程材?你听过么?”陈博对这个时代的诸多人名都不熟悉,便向王旭讨教起来。</p>

    王旭点头道:“知道啊,好多投资书里的正面例子,据说是毕业5年从5万做到5000万。”</p>

    “1000倍?”陈博做了个简单的除法。</p>

    “是的,不难,单纯从概率学的角度上说,如果一个人有本金5万,他面临选择,50%的概率归零,50%的概率翻倍,只要基数足够大,总会有幸运儿能积累到数亿家产。”</p>

    王旭顿了顿,继续说:“媒体或出于流量,或出于各种利益,只会选择性的报道这个幸运儿,给公众传递出一个错误信息,认为人人都能达到这种高度。”</p>

    “学校总不会给我们找个赌狗当教师吧。”陈博望向讲台,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如同修仙里的隐士,至于是不是高手,得切磋一番才知道。</p>

    “那倒不至于,刚刚我举的例子只是简单概率叠加,现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不可否认的是,掌握一定的技巧能提高胜率,再控制风险的情况下,叠加一定的运气成分,是比较容易达到预期收益的。”</p>

    王旭字里行间都对这门课程提不起多大兴趣,毕竟教人如何成为千万富翁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败家,成功学那套对他完全不起作用,只能当做冷笑话段子一笑置之。</p>

    “我们今天的课程是理财入门,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平时的钱,是全消费掉了,还是有储蓄或者理财?”</p>

    半透明的金属课桌上出现了一个投票器,老师知道每次问问题底下就会冷场,便想通过这种方式增强互动性,顺便还能点个名。</p>

    陈博在消费和储蓄之间犹豫,见王旭全选提交,才知道这题能多选。</p>

    “你有存过钱么?”王旭观摩完陈博的答案,免不了调侃。</p>

    “有啊,短暂的存过。”</p>

    “看来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有理财习惯的。”程材瞥了瞥数据,这部分的人群占到30%。</p>

    “普通人理财的途径比较有限,通常分为几种,随存随取的零钱宝,目前这方面的业务已经相当成熟,年化利率基本跟一年定存持平,还有就是各种固收类理财、国债逆回购,以及不少人钟意的基金。”</p>

    “钟意只是因为收益高,平均年化能有个8%-10%,拔尖的就更多了,很多人在签署风险警示协议标榜自己是高风险投资者,实际上稍微波动个5%就直呼受不了了。”王旭在底下小声抬杠,说话的音量只有两个人听得见。</p>

    说起基金,陈博才想起那会儿升职的时候买过一次,在危机前,大顶点附近,投资顾问那副把行情吹得天花乱坠的表情至今都能浮现出来,买完没多久便大跌了20%+,便放着没管了。</p>

    三个月的工资+绩效,本来是抱着增值赚零花钱的目的,后面无奈成了强制储蓄,因为工作越来越忙,陈博忘记这回事,APP卸载后也没下回来过,就当这笔钱从来没存在过。</p>

    靠着仅存的记忆,陈博搜了搜关键词——价值成长,再联想到这产品是该行自家公司推出的,对比成立年限和当时的涨跌幅,陈博锁定了目标。</p>

    “50年翻了25倍?”陈博切换到计算器摁了摁,发现确实是这样,如果没买在高位,收益能去到28倍。</p>

    “看这个干吗?后悔没早生50年么,好多老鸡都是成立以来收益20倍起步的,不奇怪。”</p>

    “50年,25倍,相当于1年挣50%,多猛啊。”陈博找到了鸡,却想不起号,自己这个身份,总不能以同名同姓为由认领无主财产吧。</p>

    王旭憋住笑说:“你傻啊,复合增长率不是怎么算的,50年25倍,参照公式^-1,得出复合增长率才6.65%左右,大盘指数都跑不赢。”</p>

    “哦。”</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