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九、巡天狩魔

    “至于峨眉派……”

    “因为被元真上人和圣手书生联手攻打,如今五灵仙府已经毁了,本山和南宗同流合污,借助小清虚洞天,躲在我的大罗岛附近海底。”

    “人倒是没死几个,宗门的家什也没丢,只是丢了颜面!”

    玄机喃喃自语:“怪不得老祖说,峨眉迟早会灭。原来是这个缘故,圣手书生我倒也不怕,元真上人就是个废物,但此等命数,却是难违……”

    王崇也不知道,玄机究竟在念叨什么。

    他是真想干了玄机,但白云大师已经说了,玄机道人当年乃是天魔宗的鸷机大圣,那就是太乙境的狠角色,他才是个阳真宝宝,想要干玄机道人,就未免有些为难。

    如今峨眉在阎魔天,虽然就这么六个人,但实力却比当初峨眉派在缥缈天,全盛时期,还要兴旺……

    毕竟两位太乙大圣呢!

    王崇想到这里,扫了一眼玄一道人,却见这位从来都低调到,会让别人忘记的女道士,齐冰云的老师,缓缓伸手一指自己,低声说道:“我也是!”

    小贼魔顿时就眼前一黑,心道:“老子今天嚣张的有点过头了啊!居然真特么来挑三位太乙,还不是海会,元真那种废物!”

    真要是元真上人,小贼魔说挑也就挑了,虽然可能也海慧寺打不过,但凭了他阳真境的修为,逃走倒是轻轻松松。

    也不说元真上人,当初他以小霹雳身份逃命的时候,圣手书生也没抓住他。

    吞海玄宗季观鹰和峨眉门下小霹雳白胜,交情深厚,玄机,白云,玄一尽皆知道。王崇又是被两位道君发配过来,他们也没有疑虑,更不会把王崇当成敌人。

    老实说,全峨眉上下,也没人知道齐冰云和王崇有私情。

    王崇虽然出手挑战玄机,他们也都只以为,这位吞海玄宗高弟,是突破阳真,忍不住手痒,至于对方为什么会使洗天经……

    峨眉一脉,谁还不会个旁门法术?

    喧嚣过去,玄机道人问道:“道友此番来,究竟何事?此界规矩不同,若是闹出事儿来,只怕要被退魔盟追捕。虽然我们不怕,却也麻烦。”

    王崇笑道:“我占了一个小门派,如今是洗天派的掌教,巡天司的灵官,你们要立山门的事儿,落在我手里,故而前来查看。”

    他随手把苏山姥姥罗玉素丢给了玄机道人,说道:“峨眉立派的事儿,包在我身上,只是我在巡天司,没得什么帮手,你把齐冰云送来罢!”

    玄机道人听得王崇居然早就取了身份,还是巡天司灵官,更能决定峨眉是否立宗门,不由得颇为尴尬,叫道:“我把冰云,银铃和登仙都送给你使唤罢!立宗门之事,就要多拜托。”

    王崇笑道:“小事尔!”

    他心道:“我要莫银铃,秦登仙做什么?尤其是秦登仙那个废物……”

    王崇虽然胆大包天,却非是鲁莽之徒,他本来是要把自己的天魔妄境覆盖了千里,遮掩耳目,但才一动手,就觉察到有另外一层天魔妄境,早就覆盖了苏山。

    待得白云大师解释,得知了玄机和玄一的身份,都是出身天魔宗的顶尖魔修,小贼魔自然也就知道,这天魔妄境不是玄机,就是玄一的。

    因为有了这一层遮掩,也没人觉察四人动手!

    何况王崇也没出什么崩山裂海的大排场招数,洗天经惯善消歇真气法力,斗法的时候,反而云淡风轻,并无什么煊赫。

    玄机道人的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诀,更是飘渺无形,寻常同境界之辈,都未必觉察,何况苏山附近,就没什么金丹“高人”。

    这里是一窝子的大衍,苏山派和几个修仙家族,都是最高只到大衍境,没什么出色的人才。

    王崇飘然按落遁光,玄机道人这才把他请入了自己的小道观。这道观是几个人亲手修筑,故而十分简陋,只有茅舍六七间,仅仅只能供几个人存身。

    多余一间,供奉了峨眉老祖阴定休的画像,算是不忘本份。

    齐冰云在长辈面前,半点不露声色,仍旧是清冷自若,峨眉的三代大师姐模样,对待王崇也颇恭谨。

    至于莫银铃,早就非复当初,经过甚多磨砺,此时也显出柔韧和坚强来。

    就连秦登仙都去了浮躁,变得温文尔雅,反而更近当年,在缥缈天时候的玄机。

    这三位峨眉弟子,齐冰云是早就晋升金丹,莫银铃也只差一步,倒是秦登仙让王崇有些刮目相看,居然把大衍境修至圆满。

    一身五火七禽剑诀,精熟老辣,还兼修了大小五行剑诀,显然也是要走根基稳固的路数。

    王崇略略小坐了一会儿,便要告辞,玄机道人也就令齐冰云,莫银铃和秦登仙跟随王崇,一起离开。

    王崇身为洗天派掌教,又是巡天司的灵官,本身就有资格向退魔盟举荐人才。只是洗天派没得什么得力之人,王崇也只能任由郭怀玉推荐各派弟子。

    他如今领了三个峨眉弟子,想要弄到自己的手下,自然是轻而易举,毕竟小贼魔收了那么多人,就等若跟退魔盟各派,各位执事,灵官,兜搭上了关系。

    王崇回了自己的灵官院,先把三人都安排仔细,随即就有人并报上来,说司主有令,让他参与下一次巡天狩魔。

    王崇倒也不在乎,当下就点了百余人,按照平日操演的阵法,多演练了半日,就带了这些部众去巡天司报道。

    巡天司早就把巡天狩魔的事儿,安排的井井有条,毕竟此乃巡天司惯常的活动。

    王崇被司主天相上人点名,做了先锋,他倒也并不推辞,在退魔台的力量牵引下,他这一伙人马飘飘荡荡,离开了退魔台。

    王崇也颇新奇这种感觉,毕竟他手下大多都是天罡大衍之辈,不管在哪一界,金丹宗师都是稀罕物,大真人都是身份地位极端高耸。

    这些天罡大衍之辈,得了退魔台的力量,就能游走天外,跟天魔斗法,着实让缥缈天出身的王崇,心头感叹此界的法术玄妙。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剑斩破九重天》,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