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7章 嫁人不如当国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陛下,民女还有一事上禀。”

    “还有何事?难道又是哪里有灾了?这好端端的怎么什么事都来了?”

    “陛下不必惊慌,先听听叶真人怎么说。”

    “是民女的私事,陛下,民女是礼部侍郎中叶润初的嫡长女,前些日子,民女的父亲说您给民女和安王赐了婚,只是民女一旦担任国师,便是出家人了,这辈子是不能婚嫁的。”

    “朕写过这个圣旨吗?”

    “臣妾记起来了,当时这个圣旨还是臣妾执笔的呢!”孟燕然补充道。

    “那也没事,你和安王的婚事哪里比得上天下百姓重要。”

    “可是陛下金笔玉言,若是因为这事随意收回圣旨,只怕有损陛下微信。”

    “这倒也是。”

    “陛下,这事不是没有转机。”

    “爱妃这话怎么说?”

    “臣妾记起来了,当初臣妾代写圣旨时,上面写的是礼部郎中之女,而不是礼部郎中之嫡长女,叶真人,令尊除您之外还有别的女儿吗?”

    “民女倒是还有一个妹妹,只是今年才十四。”

    “十四也够了,在本宫老家,女孩儿十二三岁出嫁也多的是,既然圣旨不好收回,那便让叶真人的妹妹嫁给安王就是了,也没有违反圣旨的意思不是吗?这样一来,陛下的声望和叶真人的清白就都能保全了。”

    皇帝听完哈哈大笑:“不仅叶真人是朕的福星,爱妃你也是,多亏你之前少写了一个字,不然这件事还真难收场了,就依爱妃所言。”

    叶秋和孟燕然再次对视一眼,两人都意味深长的笑了。

    失踪多日的叶秋终于回了叶府,正当叶润初和卢吟香要大发雷霆之时,只见后面跟随了好几位公公和皇家侍卫。

    “公公这是……”

    “陛下说了,叶真人于朝廷和百姓都有大恩,在叶府暂住期间,叶大人不得苛待。”太监扬着尖细的声音说。

    “叶真人?”

    暂住又是什么意思?为何又与皇上有关?

    听到这几句话,叶家人懵了。

    “微臣不解,请公公明言。”

    “这次多亏了叶真人敲响朝天鼓,容县的百姓才能躲过一难,陛下说待时机成熟,就赐予叶真人一座道观,届时叶真人将入驻其中为国家祈福。”

    这怎么有些听不懂呢!

    近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朝天鼓竟然是叶秋敲响的?她预测的地龙翻身?入住道观、祈福又是什么意思?

    “那她出嫁……”

    “胡言乱语。”公公呵斥出生的叶乐仪,“叶真人是出家人,怎么会出嫁?”

    叶润初迷糊了:“可是公公,明明之前陛下已经赐下圣旨,她与安王……”

    “是叶大人会错意思了吧,当时陛下圣旨上写的是叶大人之女,没说是叶真人,叶真人既是出家人,那就只能是叶大人的另一个嫡女了。”

    这话一听完,卢吟香和叶乐仪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一片,连站都快站不稳了。

    叶秋微笑着看着他们:“看看母亲和妹妹高兴的都快晕过去了,这也难怪,安王怎么说也是王爷,妹妹嫁给安王,也算是高嫁了,肯定很欣喜吧!”

    “你……”

    “母亲。”叶秋上前抓住她的手指,“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出口,这婚是安王亲自求的,也是父亲和母亲一再赞同的,又是陛下亲自赐下的,这是该高兴的大好事才是。”

    “叶真人,送您回府老奴就该回宫了,这几位侍卫留下来保护叶真人的安慰。”公公不欲看这一家人的闹剧,客气的和叶秋告辞。

    “公公辛苦了,慢走。”

    “什么叶真人,你到底预测了什么?”叶润初显然更在意这件事,“敲朝天鼓之前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当然是因为父亲您从来没相信过我啊,一个话都没和我说过几句的人,只会觉得我满口胡言然后将我关起来吧,现在这样不好吗?容县的百姓免受灾难,陛下的声望也更甚,父亲在生气什么?”

    看着叶秋清澈的眼睛,叶润初没有办法反驳,他难道说这个功劳应该由他去领吗?

    “你上哪里学的这样预测的本事?最好是有真本事,若是误了国家大事,为父会先结果了你。”

    “父亲还真是大义凛然啊,放心吧父亲,待之后道观建起,女儿就是真正的出家人了,出家人斩断红尘,就算是出了什么事,也不与你们想干的。”

    “你……”

    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叶秋知道他不是这样的意思,可她偏要这样说,以后别想借她的光攀附权势。

    “对了妹妹,待你明年三月出嫁,姐姐会为你出一份丰厚的嫁妆的。”叶秋走之前又对叶乐仪灿然一笑,“之前妹妹将安王说得那样好,现在妹妹能亲自嫁过去,一定很欣喜,姐姐就不打扰妹妹的好兴致了。”

    “叶秋,你混蛋!”叶乐仪撕心裂肺的大吼,“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是不是?这肯定都是你的阴谋,你早就算好了这一切等着我掉坑是吗?”

    “妹妹这话怎么说的呢,姐姐又不是神仙能预测这一切,还能左右所有人,陛下一开始就是给安王和妹妹你赐的婚啊!”

    “不是,不是。”叶乐仪疯狂恶毒摇头,然后去看叶润初。

    “爹,当时安王和你说的明明是姐姐对不对?安王喜欢的是姐姐啊,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赐婚的人明明是姐姐,怎么会变成我呢?”

    叶润初没有说话,刚才公公的话已经很明显了,陛下的意思叶秋是不能嫁人的,圣旨又不能收回,那么嫁给安王的就只能是次女乐仪。

    “娘,女儿不要嫁给安王,你也知道安王是个什么样的人,女儿要是嫁过去,这辈子就毁了。”叶乐仪求叶润初不行又去求她娘。

    卢吟香于心不忍,便凄婉的开口:“润初,这事……”

    然后叶润初的话却很绝情:“圣旨已下,这事没有转圜的余地。”

    “哎呀,这么悲观做什么,当初母亲和妹妹不都说安王是个好人选吗?妹妹嫁过去就是王妃,这是高嫁啊!”叶秋语气风凉的说,当初对她幸灾乐祸,现在终于知道吃到苦果的后果了吧!

    算计人,就活该被算计回来。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