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进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灿白巨剑与金色长矛再次碰撞交击在一起,形势却比之前更凶险激烈了许多,盖因交锋的双方,已经不再保留余力,每一次进攻,皆只为一个目的,杀死对方!

    神明大多是具有不死性的,其存在所象征的意义,只要未曾在时间的长河中被掩埋、湮灭,那么只需得到一点小小的呼唤与贡献,就能从沉睡中苏醒归来。

    这个世界里的埃及神系走了偏离于此的道路,可太阳神拉却是异类。

    太阳的化身,甚至根本就等同太阳本身,为世间万物带来光明的存在,在鹰蛇之争的神话传说中,其更是每当日暮便死去,又在破晓之际重生的创世神明,天然便具有无与伦比的重生特性,是无法以常理手段消灭的强大神明。

    不过,拉固然强大,作为其对手的高峰却也不逊色分毫,他一身力量虽然所来极杂,却已熔于一炉,无论是武功技击、特异超能,还是神力魔法,心境修为,全都融汇贯通,串成一线,以不同体系之间的相近之处为牵引,最终成就不分你我的交融统一境界。

    以这样的境界,就算对手是一方世界的一极,亦有一战之力,更别说还掌控了众生意志的力量,并将之化为手中利刃。

    金光与白芒划着起伏不定的弧线,每次交击都会绽放出耀眼却转瞬即逝的星光,高峰以精湛无缺且变换巧妙的技巧操使巨剑,应对始终只以有进无退的进攻强势倾压的拉,只是随着天地间白芒愈盛,他逐渐从游刃有余的轻松招架,到凝重认真的严防猛攻,因为拉的力量时刻都在增长。

    说到底,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终究都是外来者,即使如今掌握了堪为第三极的众生意志,拉近了与拉之间差距,可想要彻底抹平,却也不切实际,眼前的情况就是最为清晰的明证。

    “所以……”高峰深吸一口气,“速战速决!”

    他双手握剑,口中厉喝一声,与之相对的拉感受到战意的牵引,也随之鼓起神力,浑身金光万丈,一时仿佛旭日升起,刺眼难当。

    一灿白一纯金的两条身影刹那间就碰撞在了一起,周围空间为之震裂,扭曲的气浪层叠涌向四面八方,传到地面上,顿时化作无情的毁灭力量,轰隆隆的掀翻摧毁一切,使得烟尘滚动,翻卷如浪潮。

    天空中,雷霆在震碎的虚空中乱窜,围绕着最中间的两道身影。

    拉的神力恍若没有极限一般,不断猛增,只僵持了一瞬,便已强势占据上风,他的身形也随之拔高,此刻已居高临下,通过太阳神矛不断向下施压,俨然打算将对手镇压下去,乃至碾入尘埃当中。

    在这样的压迫下,高峰咬牙坚持,只是也不禁显得有些勉强。

    拉双目怒瞪,喝道:“消逝在光辉中吧,啊!!!”

    轰隆!!!——

    晴天霹雳作响,一大团金色的浩瀚能量激涌而出,携充塞天地之势疯狂膨胀,直到许久之后,才轰然破裂,无法计数又迅疾无比的雷电在空气中肆虐穿梭,景象既震撼又绚烂。

    但是,就在这景象之下,一丝微弱的变化却悄然发生,那是一缕瑰丽的红光,宛若有生命一样,散发出盎然的气息,又热情如火,摇曳升腾,即便是闪耀的雷霆也难掩其光,尤其是在其汇成一束之时。

    “还未让你见识过凤凰之力的威力呢!”高峰用沙哑的声音嘶吼着喊出来,“既然如此,就用你的身心去仔细体会吧!”

    他此刻的模样前所未有的狼狈,即便是在从前最弱小最危险的时候,也没有过的狼狈,拉狂暴霸道的神力正面碾压在他身上,将他浑身血肉几乎瞬间破坏一光,来自金刚狼的再生因子在这种创伤之下,反应比寻常时候弱了无数倍,效果微弱得几乎没有起效,更别说在其之上,更早迎接上去的护体真气。

    不过,他的保命手段到底不止于此,神性及时发挥效力,不仅令他生命无碍,更在这种险峻时候,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凝聚力。

    战神阿瑞斯的神力,死亡女神海拉的神力,以及庇护着他灵魂的凤凰之力,在这一短暂却仿佛无限延伸的时刻里,忽然合而为一,再无区分,也再无滞涩和拖后腿,转而糅合进化成为了一种更在三者之上也更贴近他灵魂的力量。

    而此刻,这股历练已决堤般爆发了出来,汹涌澎湃之猛烈,就连高峰本人都没能反应过来,其实在他喊出来的时候,他口中的凤凰之力,就也不再单纯的是凤凰之力了。

    接下来,没有如拉的神力爆发那般耀眼,只见金色闪电穿梭的耀眼光芒中,比之前的瑰丽更多了少许迷离的红光扬起,划出一道微妙的弧线,由下而上。

    嗡!!!——

    天地齐鸣,万物好似凝滞了一瞬,接着轰然爆发,失控般转瞬倾泻一空,只余下逐渐黯淡的光芒。

    远方,护在身高不及自身一半的贝克身前的荷鲁斯双流淌泪,不止是因为拉的光辉过于刺眼,更因为他目睹了拉的陨落。

    “荷鲁斯,发生了什么?”贝克紧闭着眼睛喊道。

    对荷鲁斯这种神明而言都过于刺眼的光辉,他这个区区凡人更加无法承受,甚至他觉得只要睁开眼睛,光就会瞬间将他刺瞎。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他理所当然就更不清楚了。

    荷鲁斯没有侧过头来,只是用沙哑的嗓音道:“放心吧,贝克,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说到最后,已成呢喃低语。

    “你这语气明显不对劲。”贝克撇嘴道:“朋友之间,本应有难同当。”

    荷鲁斯苦涩一笑,摇摇头没有回应。

    就算是朋友,有的事也不能一同去担的,岂不也正因此,才是朋友。

    见荷鲁斯没回应,贝克也不追根究底。

    只是区区一个凡人的他,实在无法理解神明的烦恼,而且此刻他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赛特被打败了,他的目标已经完成了。

    就在这种心情之下,贝克进入了梦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