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口出狂言的楚毅!

    源源不断的箭矢在军阵加持之下已然能够威胁到吕布的安危,所以说即便是吕布,这会儿也不得不远离函谷关城墙所在。

    拉开了同函谷关的距离,吕布脸上禁不住流露出几分无奈之色,本来以为自己急行军可以给函谷关守军一个措手不及,但凡是函谷关守将废物一些,他便有把握可以打破函谷关,在楚毅大军抵达之前为朝廷大军将这一道长安门户给打开。

    可是吕布没有想到的是,坐镇函谷关的竟然是徐荣这么一员良将之才,结果他的确是花费了极大的功夫,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函谷关之外,却是被徐荣给挡了下来。

    这个时候太史慈看着一脸无奈之色的吕布上前安慰道:“吕将军,谁也料想不到这函谷关守将竟然还有这般的手段,要说的话,只能说我们的运气太差了。”

    其实太史慈对于突袭函谷关并不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函谷关对于长安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重要性,这一点相信袁绍以及长安朝廷上上下下一个比一个清楚。

    一旦函谷关有失的话,那么这几乎意味着长安城最安全的一道门户被打开,直接便威胁到了长安城的安危,只要不是傻子,那么长安朝廷上上下下必然会安排一员能征善战的良将前来坐镇函谷关。

    尽管说袁绍任人唯亲的将自己外甥高干给安排到了函谷关做为函谷关守军主将,但是袁绍也不傻,为了以防万一,却是选了徐荣这么一员良将做为高干的副手。

    袁绍这人绝非一般人,李傕、郭汜二人是什么样的人物,他心中有数,所以哪怕是明知道这二人的能力很强,如果二人坐镇函谷关的话,绝对可以保证函谷关无恙。

    但是袁绍却是对于二人不信任啊,因为袁绍怕二人太过聪明,最终丢了函谷关。

    毕竟函谷关城高坚固无比,想要凭借外力打破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历来坚城被从内部攻破的还少吗,袁绍怕就怕李傕、郭汜这样心思复杂之人最终被楚毅给说动,继而将函谷关给献了出去。

    所以说袁绍哪怕是被人看做任人唯亲也要坚持将自己的外甥高干派到函谷关坐镇,然后又挑选了心思单纯的徐荣做为副将。

    现在来看,袁绍这般安排并没有错,否则的话,当真安排李傕、郭汜这样空有能力却没有忠诚可言的将领前来坐镇函谷关,那才是最危险的。

    吕布深吸一口气,带着几分不甘道:“传我令,命令大军退后十里,打造攻城器械,搜集各种攻城材料。”

    既然突袭函谷关无望,那么吕布便干错履行自己身为先锋的职责,为后续大军接下来攻城做好准备。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上万士卒如同退潮一般缓缓退去,而伴随着吕布手下大军退去,城墙之上的高干、徐荣等人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说不怕,可是人的名,树的影,谁让吕布凶名在外呢,面对吕布的时候,高干、徐荣他们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几分压力的,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高干拍了拍徐荣的肩膀道:“徐将军逼退吕布所部,可谓是开门红,本帅这便亲自为徐将军报捷。”

    徐荣微微摇了摇头道:“此乃高将军坐镇,运筹帷帐之功,徐某又岂敢独领。”

    高干闻言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大笑一边道:“徐将军大可放心便是,高某又岂会贪徐将军之功,一切交给我便是。”

    袁绍统帅数十万大军浩浩荡荡而来,因为中军之中有天子车架的缘故,所以大军的行军速度多多少少受到了一点影响,比之高干预期足足晚了半天时间才抵达函谷关。

    当看到函谷关之外那浩浩荡荡的大军的时候,高干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怕朝廷大军赶在袁绍等人之前抵达函谷关,毕竟他奉命坐镇函谷关,万一丢了函谷关,那真的是万死难以赎罪了。

    城门开启,高干翻身下马冲着骑在战马之上的袁绍拜了下去道:“末将拜见大将军。”

    徐荣等将领也齐齐的向着袁绍拜了下去高呼:“末将等拜见大将军。”

    袁绍哈哈大笑上前一步,先是将高干扶了起来,然后又将徐荣给扶起,这才挥手冲着其余将领道:“诸位将军不必拘礼。”

    说话之间,袁绍目光落在了徐荣身上,脸上洋溢着几分喜色道:“元才来信说徐将军坐镇城墙,打退了吕奉先的进攻?”

    徐荣连忙道:“托天子之福,大将军之威,末将不过是侥幸逼退了吕布而已。”

    袁绍拍了拍徐荣的肩膀道:“徐将军果然不负吾之所望,真真帅才也,此番打退吕布,实乃一大捷矣,当重重封赏才是。”

    说着袁绍向着身旁的许攸道:“子远,你且前去见过天子,请天子敕封徐将军为亭侯!”

    许攸当即躬身领命道:“吾这便前去拜见天子,为徐将军请封。”

    徐荣没想到袁绍竟然说封赏便封赏,上来便直接封侯,他不是傻子,长安朝廷尽在袁绍之手,至于说天子刘协哪里敢违逆袁绍的意思啊,也就是说他封侯之事在袁绍开口的时候便确定了下来。

    “末将拜谢大将军,愿为大将军效死。”

    眼看着徐荣一脸感激之色的向着他拜了下来,袁绍哈哈大笑,同时一把伸手将要拜下的徐荣给搀扶了起来。

    与此同时,袁绍抓着徐荣的手臂,将徐荣介绍给在场一众将领,同时沉声道:“本大将军今日当着三军将士之面承诺,此番大战,但凡有功之人,本大将军定有封赏。”

    “大将军,威武!”

    “大将军,威武!”

    一声声的高呼之声在方圆十几里内回荡,由近及远,数十万将士渐渐的泣声高呼起来,可以想象数十万大军齐声高呼,那动静到底有多么的大。

    刚刚安定下来的天子刘协还没有缓过一口气来,就在大帐之中听到四周传来的那高呼之声,一张脸顿时变得极其阴沉难看起来。

    趴在董太后的怀中,刘协咬牙道:“太后,袁绍他……他真是狼子野心啊。”

    看这架势,三军将士只知袁绍这大将军,却是不知他这天子的存在,只要是正常人,要是不生出忌惮之心的话那才是怪事呢,更何况是刘协这样一位心思阴沉之人。

    而距离函谷关差不多十几里外,一座军营正在缓缓的成型,上万大军正在修葺着一座大营。

    吕布手握方天画戟,听着那呼啸而来的高呼声不禁太投诉向着函谷关方向看去,眉头一挑道:“看来袁绍那贼子已经率军赶到了函谷关。”

    太史慈点了点头道:“意料之中的事情,王爷率领大军前来,袁绍要是不第一时间率军赶来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随着浩浩荡荡的大军进入函谷关,函谷关一下子变得固若金汤一般,而与此同时,楚毅所统帅的大军也终于赶到了函谷关之前。

    吕布、太史慈已经先一步为大军修葺好了安营扎寨的大营,所以大军抵达,很快便可以进入大营之中歇息。

    自有将领前去安排大军歇息,而楚毅则是带上了吕布等一众将领、谋士出现在了函谷关之外。

    高高的城墙之上,以袁绍为首的一众人看着函谷关下方的楚毅等人,脸上禁不住露出几分狂妄之色,居高临下看着楚毅等人,袁绍不由得冲着楚毅等人大笑道:“楚贼,别来无恙乎?”

    如此情形让袁绍想起了不久之前他联合十几位诸侯围攻虎牢关的情形来,当初坐镇虎牢关高高在上的乃是楚毅等人,害的他们死伤无数都没有能够攻破虎牢关。

    如今却是他们立于高高的城墙之上,而楚毅等人则是变成了攻城的一方,如此攻守易位如何不然昂袁绍心生感慨。

    楚毅看着袁绍那神色变化,自然能够猜到袁绍这会儿心中的想法,手中马鞭扬起指着城墙之上的袁绍道:“袁本初,你以为凭借函谷关天险就能够将朝廷大军阻拦在外吗?”

    袁绍大笑道:“函谷关天险在此,有本事的话,你尽管派人来取便是,袁某倒是要看看,你准备在这函谷关之前死伤多少人马。”

    楚毅只是看着袁绍,突然开口道:“袁本初,本王三日之内,必破函谷关!”

    楚毅这话一出口,函谷关之上,一众将领以及袁绍不由的呆住了,反应过来之后袁绍更是忍不住拍着城墙,哈哈哈大笑,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无比的笑话一般,一边大笑一边指着楚毅道:“楚贼,袁某没有听错吧,你说你要三日之内攻破函谷关?”

    楚毅正色道:“正是如此!”

    袁绍一脸不屑的冲着楚毅喝道:“若是三日之内,你能够攻破函谷关的话,袁某便自刎于此。”

    楚毅没有说什么,一脸的淡然之色,让人看了下意识的以为楚毅真的有办法可以攻破函谷关。

    要知道这会儿在楚毅身旁的黄忠等人乃至贾诩、郭嘉、鲁肃等谋士也都是一脸的愕然之色。

    就算是这些号称足智多谋之士看着那高耸的函谷关以及函谷关之中无数大军,也是为之奈何。

    如此雄关,就算是有再多的智谋又能如何,只要袁绍不是自己脑袋进水自己跑出来送死便绝对不可能丢了函谷关。

    甚至可以说就是袁绍犯傻出来同他们大战,但凡是函谷关之中有兵马驻守,那也无法攻克函谷关。

    在贾诩、郭嘉他们看来,想要攻破函谷关的话,单凭强攻绝对是最下乘的办法也是最难实现的办法。

    凡克坚城,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这一点只要是稍稍读过一点兵书战策之人都会有的常识,尤其是函谷关这样的雄关,哪怕是只有万余守军,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攻破的,更何况如今函谷关之中以及函谷关之后可是有这数十万大军。

    现在楚毅当着三军将士的面竟然说要三日之内攻破函谷关,别说是袁绍一方的人了,就算是黄忠、贾诩他们也都是不敢相信楚毅的话以为楚毅这是在说胡话。

    轻咳一声,面相敦厚的鲁肃冲着楚毅拱了拱手道:“王爷……”

    显然鲁肃是想要提醒楚毅,不过楚毅知道鲁肃想要说什么,在鲁肃开口的时候便微微的摇了摇头道:“子敬不必多言,本王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鲁肃微微一叹,众人就算是想要开口,可是见楚毅与鲁肃对话,也都自觉的闭上了嘴巴。

    这会儿高高的城墙之上,袁绍甚至探出身来看着楚毅道:“楚贼,你的话本大将军已经记下了,我便等着你三日之后来取袁某项上人头,哈哈哈……”

    立于袁绍身旁的颜良、文丑等将领眼见袁绍上半身探出城墙不由的大惊,连忙凑上来高度警惕着下方一众人。

    要知道袁绍此举可是相当的危险的,万一黄忠、吕布这样的强者突然来上那么一箭的话,未必没有可能射杀袁绍啊。

    当然在颜良、文丑等那么多的将领的眼皮子下面射杀袁绍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黄忠、吕布等将领只是看了袁绍一眼,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楚毅看了那函谷关一眼,转身调转马头在一众人的簇拥下离去,回返中军大营的楚毅坐在中军大帐之中,而下方则是一众文武分坐于两旁。

    这会儿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黄忠这位武将之中地位最高的将领站了出来,冲着楚毅一礼道:“王爷,末将有话要说。”

    楚毅抬起头来,目光从一众人身上扫过,似笑非笑,最终看着黄忠道:“我还以为你们要忍上多久才开口呢。”

    听楚毅这么一说,在场不少人脸上都露出几分赧然之色,黄忠也是难得的露出几分尴尬之色,谁让他是在场将领当中地位最高的那一位,所以只能由他率先开口。

    深吸一口气,黄忠看着楚毅,一脸正色道:“王爷先前所言莫非是当真的不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