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 看谁先顶不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如蓝得了准信,得意地对姬澜薰道:“如何?我就说月皇会准的吧。瑶妹妹自小就大气,最有心胸了。她巴不得你多长见识,将来好做她的左膀右臂。”

    姬澜薰喜悦地点头。

    于是,两人便携手同来了。

    东郭无名正趁着喝茶的工夫,心中默默思忖:该如何谈判,既能配合王壑促进东西分治,又能给月国施加压力,占据有利的形势,还不能让谢相察觉他放水呢?三者兼顾,一味退让肯定不行,但太强势也不行;进退之间,须得拿捏好分寸,展现他的能力,主导谈判方向。

    这需要清楚王壑的布局。

    他虽不清楚王壑的布局,却清楚王壑的目标:那就是推行女子参政,娶月皇,统一天下!

    既知目标,便容易发挥了。

    正想着,一抬眼看见江如蓝进来,心里“咯噔”一下,暗想:“她怎么来了?也是来谈判的?”

    这想法让他感觉荒谬。

    江如蓝那性子……

    来看热闹还差不多。

    鄢芸做谈判主官,他毫不惊讶和意外;但江如蓝的加入让他十分意外——这姑娘会谈判么?

    一面疑惑,一面却莫名悬心。

    江如蓝看见东郭无名,精神一振,示威似的,特地挑了他对面的位置坐下,就在鄢芸的右手边。坐下后,一边悠闲地摇着一把双面绣茶花的团扇,一边笑吟吟地盯住他,挑衅似的跟他比眼力,看谁先顶不住。

    东郭无名:“……”

    好吧,他先顶不住。

    江如蓝粉艳的腮颊比她手中团扇上的茶花还要鲜艳,黑眸闪闪如宝石,看得他头晕眼也晕。当然,他还不至于被江如蓝的美色迷昏了头,他是想到江如蓝的难缠,心烦头也晕。

    他不自在地转开视线。

    鄢芸看得暗暗好笑,佯装不知道,跟姬澜薰打招呼,又向东郭无名等人介绍姬澜薰。

    观棋也跟张世子招呼。

    说话间,几人在右边坐下。

    东郭无名觉得,江如蓝进来后扰乱了自己的心境,使得他落在了下风,为了扭转这种局面,他决定先发制人,直接进入谈判,于是转盯着鄢芸。

    很好,立即进入状态了。

    他对鄢芸道:“鄢大人,我等奉谢相和朱雀王之命,前来与月国商谈议和条款。此前谨大人将昊帝和月皇议定的条款送去使团,我等看后认为:不妥!”

    鄢芸从容问:“有何不妥?”

    东郭无名道:“月皇挟持昊帝,逼昊帝分裂疆土……”

    鄢芸抬手制止他,纠正道:“月皇没有逼昊帝。”

    东郭无名冷笑道:“这话谁会信。”

    鄢芸道:“你不信也无妨。本官听说,月皇已经答应谢相,让他去见昊帝,是真是假,谢相会问明白的。”

    东郭无名道:“好。是不是被逼,等谢相去问。咱们来说分裂疆土。月皇坚持分裂疆土,置天下苍生于何地,置社稷百姓于何地?咱们这么多人都汇聚在霞照,是为了天下统一,月皇却反其道而行之,如此逆天而行,居心何在?你等拥戴她为主,可对得起天地良心?”

    和东郭无名的疾言厉色不同,鄢芸淡然道:“东郭无名,咱们就别说冠冕堂皇的话了吧,打开天窗说亮话。”

    东郭无名道:“隐说的都是亮堂堂的话。”

    鄢芸道:“那你怎不让昊帝退出,月皇做天下之主?如此一来,天下不就统一了吗!”

    唐筠尧嘴抽抽道:“恐怕月皇担不起。”

    鄢芸道:“那昊帝就担得起了?”

    唐筠尧点头道:“这是自然。”

    鄢芸轻蔑一笑,道:“本官都说了,别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这天下,有德者居之。昊帝能争的,月皇为何不能争?既然各不相让,那就各凭本领!”

    最后一句话,煞气陡生。

    东郭无名道:“就不管社稷和苍生了?想来你们都知道东郭隐的身份了——我乃安国皇族,和大靖皇族同出一脉,身上背负着家仇国恨。然东郭隐并不想争霸天下,所以拒绝了潘嫔的拉拢,选择顺应天命。其一,隐有自知之明,自知担不起这天下;其二,为了天下太平!”

    他要占据大义,然后才好谈。

    鄢芸却恼了,把一双玉手撑在桌面上,上身微微向左前倾,美目射出凛然光芒,盯着东郭无名道:“你的意思是:月皇没有自知之明?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东郭无名:“……”

    发这么大火干啥?

    鄢芸继续道:“谁才能担得起这天下,咱们不妨拭目以待,不必作口舌之争。至于社稷和苍生……哼,我鄢家对得起大靖,对得起天下,亦对得起苍生!”

    唐筠尧一见鄢芸说话就蠢蠢欲动——跟美人舌战,其乐无穷——结果听了最后一句,反驳的话在舌尖打个滚,庄重附和道:“鄢家当然对得起天下和苍生。”

    他不愿拿鄢芸的伤心事做文章。这不仅因为唐家和鄢家是世交,还因为鄢计确是忠良。

    张谨言皱了皱眉——

    谁还不是忠良呢!

    他玄武王族不是忠良?

    王氏一族不是忠良?

    就因为是忠良,不肯看着废帝倒行逆施,才会遭受废帝厌弃和迫害,为此死了多少人!

    因此他沉声道:“鄢家自然对得起大靖,对得起天下,但这和月皇争天下有什么关系?”

    观棋马上质问:“世子的意思是:我李家对不起大靖,对不起苍生,所以月皇不该争天下?”

    张谨言道:“我并非这意思。”

    观棋道:“你没这意思最好。”一面又向众人铿锵有力地宣告:“我李家也对得起大靖,对得起天下,对得起苍生。——各位还没忘记月皇奔波数千里驰援北疆的事吧?”说着,目光环视一圈,最后紧紧盯住张谨言,若他敢说月皇对不起苍生对不起天下,她便要跟他翻脸。

    张谨言默了会,点头道:“月皇救援之恩,本世子和北疆数万将士都铭记于心,不敢忘记。”

    观棋满意地笑道:“世子人品高贵,但我最欣赏世子诚恳、实在的性子,不像有些人,看似君子,其实最奸猾无赖,定会说月皇给北疆送粮送衣是沽名钓誉、图谋不轨。”说着,目光从东郭无名和唐筠尧脸上一溜而过。

    张谨言忽得佳人夸赞,而且他看得出观棋这夸赞是出自真心,并非敷衍,简直意外之喜。

    他有些害羞,垂眸微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