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这家伙脸皮真厚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谨海道:“弟子大胆揣测,主上胸中早有定计。”

    谢相忙问:“什么定计?”

    谨海道:“东西分治也好,分疆裂土也罢,这江南的霸主是月皇,主上只要获得月皇芳心即可。”

    东郭无名目露赞赏,不由深深打量谨海,在心中掂量他,猜他已经被王壑笼络重用。

    谢相则陷入沉思。

    其他人可就沉不住气了,纷纷开口:

    “纵得月皇芳心也无用,江南王拒绝联姻。”

    “正是。之前谈判时,他们还要江山做聘礼呢。”

    “月皇可不是一般的女子,野心昭昭,就怕主上不能掌控月皇,反陷入月皇情网,误了江山。”

    ……

    反对的声音很多,这其中就包括周黑子。他们仿佛忘了在谨海回来之前,大家正计划让东郭无名去见王壑,还说无论王壑说什么,大家照着做就行了。现在,王壑的口谕来了,他们却不信也不愿遵从执行了。

    东郭无名暗叹,果如他所料。

    敢公然支持的只有王均,其他人就算心里支持,群情激愤之下也不敢说,先暂时观望,等待机会再表明态度;连赵君君都不敢轻易开口,怕连累父亲。

    王均道:“月皇也不白要昊国的军火武器,她资助那么多银两和粮食,助朝廷赈济西北旱灾呢。这交易很公平。”

    周黑子恨铁不成钢道:“二爷,你太天真了!交换武器模具给月皇,无异于养虎为患,将来,尾大不掉,会反噬主上的!不行,绝不能交换军火武器!”

    王均道:“那西北旱灾怎办?”

    周黑子道:“当初在京郊军火研制基地,在第三工坊地底,月皇就偷看了咱们许多军火武器的图纸。得了这天大的好处,就该付银子给朝廷;再者,她以资助旱灾的名义捐出来,图的是名声,是民心,咱们不阻拦就罢了,还送军火武器给她,岂不让她一箭双雕、名利双收?”

    王均:“……”

    就觉得这话不大通。

    哪里不通,他又说不上来。

    东郭无名听得嘴角抽搐——周黑子继谨海之后,成功地引起他高度关注和警惕。

    这家伙脸皮真厚啊!

    又黑又厚!

    先后历经三朝,在废帝手下都能混得风生水起,还助王壑造反成功,果然不同凡响。

    可是,李菡瑶和王壑联手掀翻了大靖王朝,前朝的东西,王壑能取,李菡瑶自然也能取。

    谁有本事拿到,便算谁的。

    李菡瑶凭自己本事混入军火研制基地,再凭着过目不忘的能力和对机关制造术的了解,记下无数军火武器的图纸,别人不服气也只能望洋兴叹。当然,她最后是在王壑的帮助下才脱困的,但她也让江家交出了机动车驱动技术,双方算是交易。周黑子硬说她偷了朝廷的图纸,还想她白送银子和粮食作赔偿,这嘴皮子功夫谁比的上?

    东郭无名自认比不上。

    他瞅了王均一眼,发现王均已经回过神来了,正一脸无语地看着周黑子。——毕竟是世家公子,爹娘又不是普通人,自小见多识广,反应还算快。

    东郭无名性子果断,既已答应辅佐王壑,便会尽全力替他筹谋,岂肯让局面失控。

    他当即道:“主上的雄才大略,我等早已见识,主上也从未让我等失望。今日,主上既让谨大人传这样的口谕,便是心中已有了谋划,我等只需遵从即可。若不遵从,恐怕会坏了主上的布局,到时无法补救。”

    周黑子反驳道:“主上能有什么布局?他定是被月皇逼迫,才假意答应东西分治。梁心铭的儿子,绝不会割地求和——这些条款,就等于割地求和!”

    东郭无名冷静道:“主上的布局,我等自是无法看透,学生也只敢揣测一二。”

    周黑子追问道:“你是如何揣测的?”

    东郭无名道:“这议和,无非有两种结果。其一,议和成功,主上打动月皇,为将来联姻统一打下基础。其二,议和成功,几年后月国壮大,月皇翻脸不认人,与主上决裂。如此,便能让主上对月皇彻底死心,与月国开战,挥军南下,收复江南。两种结果,殊途同归。”

    堂上安静下来,都默默咀嚼这话。

    周黑子道:“你说的容易!月皇是那么好收伏的吗?眼下尚且不能,何况几年后壮大了。”

    东郭无名点头道:“确有风险。但若不议和,眼下开战一样会有风险,且风险更大。”

    周黑子不觉问:“如何更大?”

    东郭无名道:“首先,眼下月国根基浅,但昊国的国库也耗空了,开战胜算并不大。

    “其次,月皇对昊国有援手之恩,对主上有救命之恩,除文人士子不认同她,她在百姓中声望却很高,若开战,主上定会落个忘恩负义的名声。

    “其三,主上现对月皇情根深种,若逼他对月皇开战,他未必舍得出手,倒不如等他对月皇死心后,不用大家谏言,他自然会出手。如此,岂不省心?”

    周黑子也不说话了。

    东郭无名见说动他了,再接再厉道:“况且,这只是最坏的结果,还有另一种结果,——不,是另两种结果:一是主上征服月皇芳心,联姻成功,天下统一;二是月皇坐不稳皇位,国力越来越衰败,待她支持不下去时,主上再出手,顺利将她纳入后宫,统一天下。”

    王均疑惑道:“月皇怎会坐不稳皇位?”他觉得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潜在的势力,会暗中针对月皇。

    东郭无名满含深意地瞟了众人一眼,道:“诸位不都是瞧不上月皇,口口声声说她登基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女子科举入仕更是颠覆纲常吗?反对的人如此多,想来她这皇位定是摇摇欲坠,极难坐稳的。咱们只要等着月国内乱,到时再出手便是,不必急于一时。照学生来看,这疆土不但要划分给月国,还要多多的划分——疆土越宽广,治理也越难,也更容易滋生内乱和矛盾,让月皇驾驭不住……”

    周黑子:“……”

    总觉得他语带讥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