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 逼亲!

    周黑子等人都笑容僵住。

    朱雀王埋怨地看着谢相,怪他太冲动,不该当众公示此事,该私下里对李家父女说的。

    谢耀辉对李卓航长揖到底,推心置腹道:“王爷,我主这都是为了月皇啊。昔日选择隐瞒是为了月皇,连世子表弟都没告诉;今日选择公开,还是为了月皇。两害相权取其轻,眼下这情势,只好公开。无论是隐瞒还是公开,我主都没有忘记一件事,那就是求娶月皇。如此,当年的事便无碍了,且是龙凤奇缘,正该普天同庆!”

    他瞟了落无尘一眼:

    龙凤奇缘对青梅竹马!

    主上一举压倒落无尘。

    落无尘心中闷痛,绵绵密密,层层叠加,侵入四肢百骸;闷痛导致他俊脸雪白,紫袍的厚重也压不住他出尘的飘逸,仿佛随时可羽化成仙,脱离凡尘。

    他怔怔地看着李菡瑶。

    还有鄢芸,心中也苦涩不已,想当年梁心铭属意她做儿媳,有意撮合她跟王壑,谁知王壑早在游历之初便邂逅了李菡瑶;待游历归来,去徽州造访鄢家时,又赶上鄢家家破人亡,冥冥中一切仿佛都是天意。

    谢耀辉见李卓航不语,索性跪下,高呼道:“微臣恳请江南王答应昊帝和月皇的亲事,成全昊帝和月皇,乃是社稷之福,百姓之福,微臣等感激不尽!”

    说罢,伏地叩首。

    这是拜未来的皇后,并不失尊严,不但不失尊严,若真成功促成联姻,他功在社稷,必将青史留名。

    周黑子见机快,忙也上前跪下,叩首道:“请江南王成全!”

    唐筠尧等呼啦啦都上前跪求。

    王均心想,自己是昊帝亲弟,该比旁人拿出更多的诚意才对,应该跪在最前头,想罢就要起身;身子才一动,就被李菡瑶摁住了,低喝道:“别去!”王均见她根本没看自己,只盯着李卓航,而李卓航此刻的神情十分可怕,顿时吓得不敢动了,心突突地跳。他慌张地朝堂下看去,不知谢相这举措是福是祸,怎么总觉不好呢?

    朱雀王也站起来,却没跪,因为他觉得眼前这架势有些逼宫的味道,瞧李卓航那凌迟般的目光,他怕自己跪了,不但不能逼李卓航答应亲事,反会点燃翻脸的火线。因此,他委婉道:“江南王有何要求,说出来,大家商议。”

    李卓航厉声道:“休想!”

    谢耀辉抬起头,苦口婆心道:“江南王三思啊,撇开当年的渊源不提,月皇与昊帝也是情投意合,王爷怎忍心拆散他们?为人父母者最大的愿望,乃是希望子女平安顺遂、幸福一生,王爷准许月皇自选夫婿,不以父母之命强加于她,就是希望她能择一合心意的夫婿,姻缘美满。昊帝出身名门,良才美质,品貌兼优,又心怀天下、志向高远,正是月皇良配。王爷拒绝亲事,想是因为老臣言语冒失,亵渎了月皇闺誉。老臣惭愧,做官还有些长处,做媒却是头一遭,并不知错在哪里,还请王爷训示,老臣定当赔罪。只要王爷应允亲事,老臣愿随王爷处置,只求王爷消气。”说罢,又俯身叩首,磕了许多头,十分的诚恳。

    李卓航虽气得七窍生烟,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谢耀辉真是能臣!先以月皇的闺誉要挟他,再以父女之情劝解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软硬兼施;最后更说自己只会做官不会做媒,将精心预谋一推干净,并认罪认罚,任凭他处置,若是平常,他还真就被打动了,答应亲事也说不定,然这不是寻常亲事,事关江山,他能答应吗?

    他霍然起身,双手撑在身前几案上,盯着谢耀辉冷笑道:“谢耀辉,你好算计!任你说的如何感人,本王也……”

    忽然手臂被人把住。

    他转头一瞧,是李菡瑶。

    李菡瑶跟着谢耀辉的叙述回忆了一遍,经历羞涩、欣喜、新奇、萌动、期待等种种情窦初开的滋味;等忆完,心中已经有了决断,若非谢耀辉抛出郝凡的话,她定能自始至终保持从容和镇定,不会在最后关头失态。

    不过没关系。

    哪儿丢的脸,从哪儿找回来。

    她坚定地对李卓航道:“爹爹,谢相所说,俱都属实,女儿岂能否认。”

    谢耀辉忙高声赞道:“月皇英明。”

    这可是将来的皇后。

    得尊敬!

    李菡瑶懒得搭理这老狐狸,继续对父亲道:“女儿虽不受礼法约束,却珍惜闺誉,经历了那晚,女儿再难将昊帝视同路人,况且他胸怀文韬武略,品貌俱佳,当年女儿虽救了他,后来他也多次救女儿,其中恩怨纠缠,已经分不清谁付出更多一些。父亲——”她抓住李卓航的手,眨巴眨巴水杏眼,小声恳求道——“你是最疼爱女儿的,也答应让女儿自己选夫婿,父亲,就是他了!”

    声音虽低,恰被谢相听见。

    谢相激动万分——他没看错,月皇爱主上,他从月皇入手劝说李卓航退让,这步棋算是走对了,不枉他看了那么多言情话本,对男女情爱做了许多功课。

    李卓航痛心地看着李菡瑶。

    女儿这副模样,活像母亲过世那年,在守灵期间想要吃鸡,为了吃鸡软声恳求他,他爱女心切,让人做了素鸡满足女儿口腹之欲;今日,此事涉及女儿终身,比吃鸡更重大一百倍,他焉能不满足女儿?

    情之一字,可以使人笑,也可以让人哭;可以令人振奋,也可以毁人一生,他不敢大意,倘若因他固执己见,女儿将来身心痛苦,他将后悔莫及。

    李卓航的野心并不强烈,并不执着于争霸天下,但他父女走到如今这地步,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若退缩,失了江山事小,丢了性命才悔之莫及呢,一山难容二虎,他绝不相信王壑,更不相信朝廷那些士大夫。

    可是,不答应又怎么办?

    女儿已经陷入了情网。

    或者说,是陷阱!

    他盯着谢耀辉,心下急速思忖:瑶儿自幼便才智过人,自己也绝非善茬,倘若跟朝廷结亲,瑶儿做皇后、掌中宫,自己凭着手中势力坐拥江南,做瑶儿坚实的后盾,未尝不能与这些人分庭抗礼。以退为进,这兴许是个打开局面的好法子,须得好好筹划一番……嗯,就这样!

    谢耀辉也紧张地盯着他。

    朱雀王、王均等使团众人,胡清风、落无尘、方勉等月皇阵营的人也都紧张地盯着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