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本公子姓木名子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方无莫老眼中浮现笑意,等她说完了才道:“我们便不与你同行了,你先去吧。我们待会儿再走。霞照定然人潮汹涌,天下文人都汇聚于此,虎视眈眈,等着与你打擂,你可要小心谨慎了。先摸清形势才稳妥。”

    李菡瑶笑道:“晚辈正有此意。”

    当下,她令司徒照押送老魁等一干逃犯,送去霞照县衙给落无尘和火凰滢审讯,自己带着凌寒凌风和菜花,以及板桥村的雷家几兄弟另作一路。

    在船上,她换上了男装。

    又对凌寒等人道:“从现在起,你们都称我为公子。本公子姓木名子玉,表字凤飞。”

    凌寒等都答应了。

    李菡瑶担心霞照局势,等进城后才发现,城内一派祥和,呈现歌舞升平的气象,来自各地的文人士子,或赏花饮酒,或作诗论文,风雅之极,不论私底下是否暗流汹涌,至少表面上一派和气,并未挑起事端。

    李菡瑶暗暗称奇。

    此事有两人功不可没:

    其一就是黄修,前文有述。

    其二则是谢耀辉。

    王壑算着谢耀辉尚未到霞照,其实他昨天就到了。刚到便宣告未来昊帝口谕:确保江南稳定,严禁挑起内战,并约束各地来的文人士子,不许聚众闹事,不论有何真知灼见,都可呈给他,或者去半月书院论讲。

    因他这一番约束,加上之前黄修四两拨千斤,化解冲突于无形,才压制了心怀叵测的人。

    谢耀辉不顾辛劳日夜兼程,率使团赶来霞照,并非急着论讲,而是与他派遣的前锋队汇合。

    这并非说他不重视李菡瑶。

    但李菡瑶既传檄文邀天下文人来霞照论讲,人不来齐,是不会开始的,而以王壑为首的新朝廷,是李菡瑶最大的对手,她自然要等朝廷使团来。

    故而谢耀辉并不着急。

    不着急不等于骄狂。

    谢耀辉心思缜密的很。

    早在四月中旬使团离京前,他便挑选了一批精干、文采卓越的年轻士子为前锋,命他们暗中赶到到江南,在江南各州、府、县查访,务必摸清江南局势,以及李菡瑶的势力和对江南的掌控程度等。

    如被贬谪出京的谨海,是谢耀辉的弟子。

    又如辞官在野的聿真,是梁心铭的门生。

    还有新任户部尚书唐简的儿子唐筠尧等。

    这些年轻士子大半是近年通过科举入仕的进士,或得他青眼,或得梁心铭和王亨看重,品性和才能都上佳的俊彦,却因为废帝猜忌老臣而受牵连,被政敌刻意打压。梁心铭和王亨以身殉国后,谢耀辉也辞官,为免这些人被废帝清洗,便令他们低调行事,甚至辞官。

    王壑被拥戴为主后,谢耀辉才传信给他们,暗示他们的机遇来了,但要靠自己抓住。

    如何才能得新主青睐呢?

    谢耀辉便令他们去江南。

    他叮嘱道:“主上要统一天下,江南李菡瑶是关键。此番派你等去江南,要摸清李菡瑶的底细,从军政到民情都要打探清楚,为主上收伏李菡瑶制造契机。你等记住:主上是要收伏李菡瑶为己用,而非铲除。”

    众人得令,秘密潜入江南,散布到六安府、湖州府、景泰府等地,细心体察李菡瑶造反和改革新政在民间的反响,并未行阴谋诡计和制造事端。

    到了约定的日子,大家汇聚到霞照,面见谢耀辉,回复暗访结果,有军政有民情:

    “李菡瑶在景泰府天鬼峰建立军事要塞,扼守水陆交通要道。镇守将领为胡齊亞,将靖海水军俘虏和地方禁军俘虏悉数收伏;又从各工坊选拔年轻力壮的工人充入军中,军饷丰厚,建军时日虽短,却极得军心。”

    “方勉在霞照建军……”

    “江如澄霸气归来,助李菡瑶剿灭镇南侯,现统领数万水军驻扎在景江入海口……”

    “李菡瑶封落无尘为右相,以追查江南官员被杀案为由,整顿官场吏治,各地官府纷纷效仿,江南吏治清明,民心稳定,百姓纷纷称颂月皇贤德,由此可见李菡瑶已经掌控了江南官场,乃江南真正霸主。”

    “李家、刘家和欧阳家等大工坊牵头,主动分散股份给工人,提高雇工月银,笼络了江南数以百万计的工人。”

    “李菡瑶宣告免农税三年,收获无数民心。”

    “下官从临湖州来。东海大战,李菡瑶救了十几家被镇南侯挟持的出海商贾,不受恩惠,只让他们在家乡出资替官府办学,解决官府困境,推广女学。”

    “李菡瑶集结各大商贾组建海上商队,欲出动水军护卫,经营海上商贸,赚钱以弥补内战和免税带来的亏空。下官还听说,李菡瑶想通过这项计划惠利于民,劝商贾先资助百姓,鼓励耕种和农桑,以此促进商贸发展……”

    ……

    谢耀辉早知李菡瑶的能力,预见她是祸乱天下的煞星,此刻依旧听得心惊:李菡瑶强兵以扩势、整顿吏治、改革科举、分散股权改革用工制度、免除农税、兴办女学任用女官、组织商贸以补府库亏空……哪一项放在过去的大靖王朝,都惊世骇俗,而她竟然一一实现了,并获得治下百姓和商贾支持拥戴,眼看要称帝,怎不叫人震惊!

    虽说因此招致文人士子口诛笔伐,但看眼下形势,结局尚未可知——李菡瑶既然敢发檄文向天下文人挑战,可见她并不惧怕,想来早有应对之策。

    此女好生了得!

    主上说的对,李菡瑶已经成了势,若是武力征讨,三两年内恐怕难分胜负,最好联姻。

    谢相为官多年,早已练就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听完大家回禀,反问:“你等在江南暗访了这些日子,所见所闻亦不少,依你们之见,李菡瑶其人怎样?”

    谨海等人听罢,互相对视。

    谨海先道:“确是奇女子。”

    聿真正容道:“才智不输梁大人。”

    其实在他心底,李菡瑶的气魄是胜过梁心铭的,但他素来尊敬梁心铭,不肯给李菡瑶超过梁心铭的赞誉;再者,也不能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其他人也纷纷评价了。

    谢耀辉见他们评价还算实在,并未带着偏见,或者瞧不起女子而轻敌,暗自满意。

    他继续问:“既如此,该如何收伏李菡瑶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