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推举新帝!

    安皇大队终于来了,浩浩荡荡十多万大军,好不威风。等銮驾到达朱雀王藏身的地方,即将转过山嘴时,藏在附近地洞内的朱雀军斥候急发信号——扯绳索,绳索另一端系着小铃铛——前方地道内的兄弟便引爆了埋藏的炸药,在前路制造混乱,让安军以为中了埋伏。

    安皇銮驾当时就停下了。

    正停在朱雀王藏身的地方。

    朱雀王也引爆了一包炸药,炸开了地表,于混乱中冲天而起,扑向安皇銮驾,并撒出一把迷药。这中间,时机的掐算、爆炸的计算、勇气和能力的运用,无不把握精妙,差一点儿都不行,差一点儿他自己就先被炸死了。

    李寒等人也现身相助。

    朱雀王挟持了安皇,安皇并未束手待毙,自然要反抗,但朱雀王不跟安皇拼。他很清楚,拼下去自己必定吃亏。先不说安皇身怀武功,还有十几万安军在旁虎视眈眈呢。他早想了个绝妙的主意:一拿住安皇便抱紧了滚入地洞内,任凭外面安军如何威胁,再不肯现身。

    地洞内还有炸药。

    要死他们一起死!

    他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安皇又气又怕,不敢再动。

    安皇被朱雀王弄的没了脾气,于是在地道内喝命手下,不必管他,只管率大军去玄武关,捉拿王壑张谨言,那时再回来,看朱雀王还能怎样。

    于是大军便急急去了。

    他二人便困在地洞内。

    后来,玄武关爆炸、双方大战,留守的安军听见那爆炸声心神不定、焦躁慌张;王壑派霍非率军去救援朱雀王,霍非横穿地道,去的很快,攻其不备;留守安军措手不及,又顾及安皇性命,不知怎的就败了——明明他们人多的——朱雀王才揪着安皇出了地道。

    饶是李菡瑶想到这一出谋划必定惊险,等听完也震惊,和王壑面面相觑,都觉不可思议。

    怎么就成功了呢?

    听着漏洞百出的呀。

    王壑憋了半天才说道:“亏得是王爷,才能胜出,王爷抱着必死之心去的,难怪安皇会中计。”

    朱雀王不理他们困惑的神情,目光紧盯着前方营寨。

    他们已经到了辕门外,一杆黧黑色的玄武大旗正竖在辕门口,张谨言站在旗下;他身旁是方逸生、赵宇等人,霍非也赶来了;再后面是乌压压的玄武军,还有被反剪双手、用绳索串联起来的安军俘虏,万众瞩目。

    “恭迎王爷凯旋!”

    张谨言率先跪下。

    “恭迎王爷凯旋!”

    二十多万玄武军都跪下。

    数万安军被强令跪迎,他们还不肯屈服,然李寒将安皇推到前面来,他们顿时崩溃了,安国使臣率先跪地,悲呼“皇上!”然后安军就全部跪下了。

    安皇再也撑不住了,耻辱之极,然他的表现并无太多人关注,只除了几个人,玄武军则振臂高呼“朱雀王!”又把军中大鼓擂得如山崩地裂,铜锣敲得震耳欲聋,全军上下,营寨内外都欢声雷动,久久不息。

    朱雀王下马,面对众军,并不得意忘形,相反神情肃穆,几次挥手,都没能令大家安静下来,索性不挥了,就站在那,渊渟岳峙,静等大家平静。

    这更让大家满目敬畏。

    好容易安静下来,朱雀王便提气高声道:“今次大捷,全赖众军上下一心、奋勇杀敌……”他洋洋洒洒述了一篇话,赞颂众军同心协力,并说要替大家请功。

    众军再次欢呼雷动。

    朱雀王抬手往下压。

    众军急忙收声。

    王爷道:“然,国不可一日无君。……”这句话一出,原本就安静的现场,陡然静的落针可闻。

    王壑有些诧异:朱雀王并非贪恋权势之人,为何在这当口提起这事?也太性急了些。

    两王曾公告天下:谁击败安国,便奉谁为明主。这几天,王壑一直在想这事:若论功劳,应算朱雀王胜出。若非朱雀王挟持了安皇,安皇又将十几万人马送入玄武关被他困住,此战胜负尚未可知。但无论如何,总要等玄武王回来,再商议推立新君;眼下提出来,徒惹纷争。

    朱雀王到底是何用心呢?

    李菡瑶也在想:怪不得朱雀王刚才要霍非送了药就来,原来有这件大事要宣布。不知为何,她心突突地跳,有个预感呼之欲出,不禁看向王壑。

    王壑一派从容,仿佛事先知道这事似的,半点也不显露心事,微笑着静听朱雀王宣告。

    张谨言也目光炯炯地盯着朱雀王;赵晞、霍非、方逸生等人无不屏息凝神,连安皇都忘记自己的处境,静等中原新帝诞生——此事事关他的下场!

    就听朱雀王道:“……本王曾与玄武王商定:谁能打败安国,令天下归心者,便是明主,本王与玄武王自当全力奉他为君。如今,明主诞生了!”

    他举起双臂高呼。

    “皇上!皇上!”

    “万岁!万岁!”

    朱雀王的部下等不及地高呼。他们以为,朱雀王做定了皇帝,因而兴奋得不行。

    玄武王的部下则都很不服,但世子没动,他们也不便就出头;也有人想等朱雀王毛遂自荐后再反驳。他们觉得:要是没有玄武王千里奔袭、杀入安国京城;要是没有他们的世子一次又一次打退安军的进攻;要是没有王少爷炸了玄武关,这仗肯定赢不了。——他们很自然地把王壑归入玄武王阵营,认为朱雀王最多只能占一半功劳。

    总之,两王虽然事先有约定,但这功劳却不好划分,王壑预料的各种矛盾都出现了。

    朱雀王再次把手往下压,令众军安静下来,锐利的双目扫视全场、全军,铿然道:“王相之子王壑,天纵奇才,运筹帷幄,与危难之际绝地反击,将安皇后和几十万安军困在玄武关,逼得安皇子秦鹏投降求和,正是明主!

    “公子不仅英明睿智,还有大仁之心,面对家仇国恨,依然能顾念苍生,宽恕为怀……”

    天地静止,唯有朱雀王的声音回荡在雪山晴空下,洪亮、庄重、威严,众人都被这转变惊得转不过弯来,呆呆的不知如何接口,准备好的欢呼都忘了。

    怎么就推立王壑了呢?

    王壑的功劳也大,众人也是信服的,可擒拿安皇的是朱雀王,且他手握兵权;抵抗安军的是玄武王和张世子——大家以为:这一场赌约只在朱雀王和玄武王之间进行,不干其他人事,谁知,朱雀王竟推举王壑!

    预感证实,李菡瑶喜忧掺半:王壑有机会称帝,她由衷替王壑感到高兴;但此事势必影响他们的关系,也一定会给他们的未来增加意想不到的变数。

    她有些沮丧:她一直努力壮大自身,然她越来越强,王壑也越走越高,将来怎么样呢?

    她实在无法预料。

    事情已脱离她掌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