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英雄一怒为红颜(1)!

    藤甲军的背囊空了。

    田园抽出了软剑。

    小绿抽出了鞭子。

    小丁使的是铁杵。

    所有藤甲军都亮出了兵器,他们以幼小的身躯,对上虎狼般的安军,陷入激战;然不论安军如何冲杀,田园始终以哨声控制众人,不离李菡瑶周围。

    泽熙手握一枚自制的霹雳弹,挡在李菡瑶身前,嘴里催促“姐姐快上车去。这里我挡着。”

    李菡瑶扶着他肩膀,认真道:“泽熙,你的长处不是打仗,是制作武器。听话,到后边去。姐姐若是连这点危险都不能应付,也不配你叫姐姐了。”

    泽熙红了眼睛,但不肯走。

    他绝不会离开姐姐。

    终于有孩子倒下了。

    李菡瑶坚韧的心面临前所未有的冲撞和打击:她绝不要看到这些孩子死在自己面前。

    她的眼神冷若寒冰,越过混乱的战场,投向那杆绣青龙的王旗。王旗下,秦鹏高鼻深目,在火把照耀下清晰可辩,正目光炯炯地盯着她。她便冲着他嫣然一笑,笑容就像高山上的雪莲,虽清丽却冰冷,带着杀意。

    秦鹏触及这目光,心神剧震。

    ——这是个强劲对手!

    哪怕她只是个丫鬟。

    如果说他之前想杀这小丫鬟,只为了打击李菡瑶,眼下却纯粹为了除掉一强敌。

    他收起了轻视之意。

    然而,要杀这丫鬟并不容易,那些孩子远比玄武军更难缠,那尖利的哨声操纵着他们。

    秦鹏便寻找吹哨人。

    看见了——

    也是个小女孩!

    秦鹏觉得忍无可忍:什么时候女子这么能耐了?这女孩才多大,就能指挥一支藤甲军战队?瞧那熟练的程度,显然演练过不知多少次,如臂指使。

    潘子豪仿佛知道主子心意,直奔田园杀去。

    田园毫无怯意,迎上他。

    当然不是一人,是一组。

    三个女孩力战潘子豪,娇叱不断。

    这时,玄武关西边山上传来爆炸声,王壑带人从山顶飞了下来,御风而行,那气势,仿佛王者归来,君临天下,威压天下,再次令秦鹏心神剧震。

    李菡瑶蓦然抬头,也是心神剧震:王壑回来了!

    他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他们再一次联手成功!

    关键时刻,李菡瑶怎会放过这个激励士气的机会,提气喝道:“我们的援兵来了!击鼓!”

    咚咚鼓声大作。

    玄武军士气高涨。

    之前为了激励士气,他们做过许多安排,都不及眼下看见王壑等人从天而降激励人心,所有的玄武军如被施了咒一般,陡然爆发,强势反击;不但汉子们,连茯苓、俞玥等女大夫也都望空尖叫,跳脚大喊。

    自古英雄爱美人;同样的,自古美人也爱英雄,没有哪个女子爱窝囊的男人。

    在战场上,哪怕一普通的禁军,也会因为他的勇敢,而放大、凸显了他的男性气质和魅力,令女人佩服和迷恋;更何况这里不止有普通军士,还有王壑、张谨言、方逸生、霍非等出色的年轻男儿,无论是家世,还是才能和相貌,都是一等一出色,怎不令这些女子迷恋、痴狂!因此,当看见王壑从天而降,她们再顾不得矜持了。

    在这里,她们不再是娇弱的深闺女子,被高墙阻隔了视线,看不见外面的世界;在这里,她们亲自参与战事,见证生活的残酷和美好,丰富了人生。

    俞玥刚替一个伤了胳膊的军士包扎,刚刚系好绷带,他转身就跑,俞玥忙一把拉住他。

    伤兵回头,不解地看着她,神情很着急,急着要走。

    俞玥从荷包里掏出两块点心塞给他,简短道:“垫一口。”

    伤兵忙接了过去,连声谢都来不及说,又冲向前方战场。他并没有自作多情,以为俞玥对他有私情,因为刚才包扎时,他看见俞玥等人分发点心给好几个将士了,凡是见到的都有份,都嘱咐他们垫一口。

    她们尽力给将士支持。

    玄武军气势高涨,给安军带来极大的压力和恐慌。

    秦鹏还算冷静,喝令:“放箭!”

    顿时乱箭齐发。

    向天空射。

    不过,少有射中的。

    神箭手毕竟少,再者现在是晚上,又吹着北风,那箭的准头比平常又要难以掌控。

    王壑等人快速飞过来了。

    秦鹏端着望远镜,盯着空中的王壑,就像盯一只大雕,,想起不知生死的母后,心头滴血:

    这一番谋划,很好!

    但他不会认输。

    他放下望远镜,探手摘下挂在马前的大弓。

    王壑在半空大喝:“秦鹏,你若不想安皇死,就撤军!”

    秦鹏紧闭着嘴唇,心想:“本王不撤军,正是为了救父皇。”

    他弯弓、搭箭。

    瞄准了王壑。

    王壑在空中扫视下方战场:只见霍非在前,赵宇在左,方逸生在右,正拼命朝这边杀来;后方,赵宁儿骑着汗血宝马疾奔而来,这丫头,想是见他老也不回来,所以一直守在地道口等待,真是傻丫头。

    只因战场形势紧急,他很快略过这感觉,为了拖延时间,再次喊道:“秦鹏,你不管安皇后和玄武关几十万将士性命了?玄武关是封阵,并非杀阵,想要他们活命,立即撤军,否则,小爷即刻让他们灰飞烟灭!”

    空中飞人纷纷叫喊。

    安军心志被动摇了。

    秦鹏则犹豫了一瞬:炸成那样,关内恐怕早成废墟了,那些人还有命在吗?他断定王壑哄骗他。

    他手一松,箭如流星。

    然而,那箭不是奔王壑去的,王壑虽在空中,身边上下左右都有人护持,秦鹏觉得未必能得手,忽然他发现王壑仿佛飞到李菡瑶头顶上了,至少从他这边看过去,他们位于同一方向,不过一个在上、一个在下而已,忙把手臂往下一压,对准李菡瑶,松手,箭去如流星。

    一连三箭。

    后箭赶着前箭。

    后发先至!

    王壑蓦然睁大双眼——

    这一刻,他感到窒息。

    仿佛被人攥住心房。

    他确已飞到李菡瑶上空,只是受寒风鼓动,总也无法顺利降落到他想去的人身边,紧急时,急忙挥手,以匕首刺破了后背气囊,连扎了两下,顿时身子急坠。

    正与潘子豪激战的田园见姑娘遇险,急抽身,软剑如灵蛇般缠向第一支利箭;小蛮腰一扭,穿麂皮靴的小脚飞踢向第二支利箭,然个子不够高,够不着。

    第三支利箭后发先至。

    她眼睁睁地看着,感到毁灭般的绝望,忍不住瘪了小嘴儿:姑娘若没了,他们怎么办?

    呜呜,想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