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认出!

    于是她反客为主,牵着田园进屋,一边又让霍非,一边道:“我们姑娘人手不足,才派了田妹妹他们来。

    “姑娘说,虽然他们年纪小,将来终要走上战场;国难当头,先让他们历练一番也好。

    “谁知我这一路赶来,发现他们做的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可见小孩子的潜力是无穷的。就是田园遇险,也非她考虑不周,实在是边关形势危急,她为了大局才不得不冒险,智勇兼备,然敌人太狡猾,内奸又无耻,他们才这点年纪,不知人心险恶比一切危险都更难估计。

    “幸亏将军及时赶到,救了她。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福祸相依,此番遭遇对她而言,也许并非坏事,会促进她成长……”

    霍非:“……”

    他听出来,这人在自夸。

    夸自家的孩子优秀!

    也夸李菡瑶会用人!

    田园则恍如做梦般,原以为会听见一番谴责之言,谁知竟是满口维护和极力称赞。

    她觉得这不像观棋姐姐的作风,观棋姐姐性子爽快、直言不讳;这分明是姑娘的言语做派。姑娘总是毫不吝啬地赞扬和鼓励他们,就有责备也会夹在赞扬中点出,让他们不以为是责备,而是教导;不论是赞扬或责备,都透着关切和维护。田园敢肯定,这是姑娘本人来了,而不是什么观棋姐姐。她眼眶微热,嗓子有点哽,嘴角却弯了,腼腆地靠在李菡瑶身边,像个听话的乖巧小妹子。

    一时进了屋,分宾主坐下。

    田园就站在李菡瑶左边。

    绿儿和小青则忙着给众人上茶。

    田园趁空又为李菡瑶引见田方,她认为田方是关键人物,是姑娘取胜的关键。

    田方又急着问李菡瑶,父亲的安危。

    李菡瑶看着田方,认真道:“我就猜田将军不凡,果然大智若愚,看似没担当,其实故意藏拙……”

    田方听得又喜又尴尬,心想:“父亲真有那么英明?不会是这个丫头故意奉承我吧?这丫头比田园大,看着比田园老道多了,我不可当她是真。”

    就听李菡瑶接着说道:“……将军借着吃空饷的名义,将军中老弱都打发回家,只留下诚实、精干的将士,并暗中训练他们,以待报国。这次,他先与苟巡抚虚与委蛇,暗中却与布政使柳大人联手,擒拿苟巡抚。谁知潘子豪狡诈,化身为护卫藏在苟巡抚身边,混乱中挟持了将军……”

    田方:“……”

    他错怪父亲了。

    父亲是真英明。

    父亲从来就不是没担当,可笑他这个做儿子的竟自以为是,竟在心里瞧不起父亲。

    田方眼睛红了。

    李菡瑶已转向霍非,道:“事情便是这样,请镇远将军即刻援手,一定要救出田将军!”

    霍非正容道:“责无旁贷!”

    又道:“我知姑娘智谋,可有什么良策?眼下你我须同心协力,携手合作,将粮草运送至玄武关。”

    李菡瑶道:“自当如此。”

    又问:“玄武关情形如何?”

    霍非道:“危在旦夕。”

    只四个字,便令李菡瑶的心揪紧、悬空,不敢再追问王壑的情况,怕自己承受不起,然焦灼是不管用的,还是要破开银城的局面,粮道方能畅通无阻。

    于是,她又转向田园,问银城的粮草筹集情况;又问霍非的安排;又将自己收服山匪等事和盘托出,将所有消息汇集后,与霍非共同商定作战和运粮计划。

    一刻钟后,两人分头行动:明面上,依然由李菡瑶率领一干属下和老王八等山匪攻打按察使司衙门,霍非在暗中潜伏,伺机偷袭潘子豪并营救田将军;同时,又将霍非带来的将士分出几只小队,去将布政使柳如岱的亲家、知府高盛的侄儿、县令梅擎的女婿,以及田将军夫人囤积的粮草全部按市价征用,等灭了潘子豪等敌人,便装车上路。

    内战,在银城爆发。

    这一天,李菡瑶对人性之复杂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那不是一个“忠”和“奸”能阐明,也不是一个“好”或“坏”能辨清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

    先说银城布政使柳如岱,号称行事如风摆杨柳,墙头草的代名词,这次却坚定地站在玄武王一边。他派人在市井散布消息,痛斥潘子豪枉顾边关几十万将士的性命,卖国求荣;又骂苟巡抚和熊按察使不顾大义和是非,与奸贼勾结;召集百姓们和狗官对抗,不然等安国打进来,大家都将沦为亡国奴,家中投军的子侄也将战死沙场。

    再说县令梅擎,李菡瑶得到的消息里称他“最会看菜下碟、媚上惑下”,这次也坚决附和柳大人。

    而胆小如鼠的银城知府高盛,却强硬地支持苟巡抚和熊按察使,痛骂玄武王等人谋反,逼死天子,该被诛灭九族,而安皇是太祖皇帝嫡系血脉,匡扶天下的正统,有识之士都该追随明主,剿灭逆贼和乱党。

    熊按察使更不用说了,面对李菡瑶装载着小型火炮的新式车辆,视死如归,坚决抵抗。

    市井街巷因此沸腾了。

    家中有子侄在军中服役的,被煽动得红了眼睛,拎着菜刀和锄头就加入造反大军;家中没有人在军中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旁看热闹。有人说玄武王和李菡瑶造反大逆不道;有人说潘子豪卖国求荣该死。有人说梁心铭是好官,有人说这场战争是梁心铭挑起的……还有人说谁当皇帝都一样;当即有人反驳“那能一样吗?”

    李菡瑶令人将机动车开到按察使司大门口,命人朝里喊话:即刻投降,放了田将军,不然将衙门夷为平地!

    熊壁也怕李菡瑶真开炮,忙命人将田将军推到衙门外的台矶上,正对着炮口,而他则和高盛藏在门内指挥,并叫嚣“只管开炮,正好让天下人看看李氏反贼的凶残,为了争夺天下,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李菡瑶似乎被将住了。

    她没敢开炮。

    这让门内的熊壁很振奋。

    但李菡瑶也未就此罢手,她便命人将芶明、熊非等纨绔押来,反过来威胁熊壁等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