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绝不会娶一个丫鬟!

    这件事牵连深远,以梁心铭之能,加上靖康帝的信任和支持,终其一生也未能促成。

    王壑若是公然支持女子参政,恐怕会招致天下士子群起而攻之;眼下他借着联手之名,扶持和纵容李菡瑶成长,等李菡瑶成了气候再予以收服,一切便水到渠成。然此战略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成了气候的李菡瑶实力增长到什么程度,能否顺利收服,他都无法确定。

    李菡瑶……

    他轻轻念着这三个字,面含微笑,眼底带着沉思,游离在众人的谈话之外,偶然听见一两句,发现少女们的话题跳跃不定,已经又回到纺织服饰上。

    李菡瑶……

    他又默念了一遍,思绪依然停留如何收服李菡瑶的布局上,随之将目光落在斜对面穿石榴红小袄的少女身上,细细打量。他从不知道石榴红竟如此娇艳,衬得小丫鬟的脸色如同染了胭脂,观之令人赏心悦目。

    怪道美人都爱鲜花!

    男人又都爱美人!

    爱美人的男人常谓之“护花使者”、“惜花之人”,又可说是“怜香惜玉”等等。

    所以,他这是赏花?

    小丫鬟正跟王墨说话,她的声音清澈透亮,一如她的人,纯洁而灵动,活泼而慧黠。

    “……梁姐姐前天送了好些衣裳来,都是伊人坊的。料子和样式都极好,说是清货买的。”

    “是清货。之前昏君查抄了忠义公府,方家名下所有的工坊和铺子也都被查封了。现在昏君死了,忠义公府平反昭雪,像伊人坊这些铺子都重新开张。因错过了年关这一波生意,积压了好些布料和衣裳在库房,赶着清货。他家的东西素来有口碑,消息一传开,京城的权贵世家都抢着买。去的晚了都买不着呢。我们也买了许多。”

    “这便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们李家的口碑也好。自六月以来,李家的工坊和铺子几次被贪官查封,织工们都不离不弃,与老爷姑娘共进退……”

    王壑欣赏着美人,也没忘记筹划天下大计。因想:若要兵不血刃地收服李菡瑶,非观棋不行!

    他目光专注,惊动了李菡瑶。李菡瑶转脸,目光一溜过来,发现是他,冲他一笑,如花绽放。他也回了一笑,像在招呼,又无甚可说的,心理很微妙。

    他略一沉吟,便道:“你家姑娘善用人,你已被你家姑娘调教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李菡瑶一脸困惑道:“这话怎么说?”她正和王墨张菡说衣服的,怎么这人提起用人来?

    王壑朝王墨等人瞅了一眼,意味深长道:“瞧他们——这不过是跟姑娘初次会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久别重逢呢。倘若再多接触几次,我怕他们都要跟你投奔李姑娘去了。姑娘这不动声色间笼络人心的手段,只怕比李姑娘更胜一筹。不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么?”

    李菡瑶恍然大悟,不由心下欢喜,笑吟吟瞅他道:“多谢公子夸赞。婢子很开心。”

    李菡瑶就是她!

    她便是李菡瑶!

    这夸赞,横竖她都当之无愧。

    火凰滢接道:“我们姑娘善用人就不用说了,最难得的是肯用人、肯放手、肯放权。观棋姑娘从小便跟着姑娘,历练最多,自能独当一面;便是小女子投靠姑娘才几日,便得姑娘信任,大胆办了几件事,虽比不上观棋姑娘和我们姑娘轰轰烈烈,效果还不错。这是我头一回小试身手。那种恣意挥发的感觉,十分的畅意!我犹如再生为人,深觉过去十几年都白活了。”她还有一句话没说:从此后再不必受男人的压制,扬眉吐气的感觉非言语所能形容。

    王壑:“……”

    又在蛊惑!

    张菡:“……”

    好想恣意发挥!

    王墨:“……”

    好羡慕!

    同时她也感到疑惑:李菡瑶真有如此亲和力?

    据她看来,在德馨院住了两天的“李菡瑶”有魄力、有手段、有智谋,却不具备凝聚人心的吸引力。倒是眼前这个叫观棋的小丫鬟看似天真烂漫,其实深不可测,像磁石一般吸引人不由自主地朝她靠近。

    也许是她弄错了,毕竟她向“李菡瑶”坦承过,说自己喜欢世子表哥,“李菡瑶”必定当她是情敌,自不会对她有好脸、对她释放什么亲和力。

    她看着对面笑眯眯的小丫鬟和江南第四才女想:“定是这个缘故。”这二女出身都不高,却绝不是普通女子,如此忠于李菡瑶,可见李菡瑶的魅力。

    李菡瑶给了火姑娘一记赞赏的目光。

    火凰滢嘴角微扬,十分愉悦。

    她本来以为自己并不比李菡瑶差,只是不幸沦落风尘,然之前一番对答,让她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跟李菡瑶的差距。李菡瑶不仅有胸襟有气度,有魄力有勇气,才思之敏捷也非她可比。她只赞李菡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而李菡瑶却抓住这机会补充,一番话下来,连王壑也紧张不已,生恐妹妹被游说去了。她领会到李菡瑶的用意,自然不会再错失机会,所以才接了这番话,

    李菡瑶见目的达到,便想转移话题,即便眼下她顶着丫鬟的身份,也不能无休止地吹捧主子,那只会适得其反。

    她便笑问王壑:“公子今日怎这么闲,有空坐在这里听我们东扯西拉?之前不是很忙吗?”

    王壑向后靠了靠,在椅子上坐得更踏实些,一面笑道:“今天可是除夕,再忙也要过年。”

    李菡瑶道:“可是基地……”

    王壑抢道:“基地有王爷做主,无需我操心。”

    李菡瑶斜睨着他,一副“我已看透你用心,别想瞒我”的神情,道:“基地不用公子操心,那京城一摊子事儿,公子总脱不开干系,为何也丢下不理?”

    王壑大义凛然道:“凭他什么事,也比不上陪观棋姑娘重要!姑娘头次来京城,咱们好歹算旧友,我岂能不尽地主之谊陪姑娘。除却这个原因,再者李姑娘如此高义,为国为民,令人感佩;眼下李姑娘不在,观棋姑娘代表李姑娘,在下也当陪同招呼。否则,观棋姑娘闲得无聊,再炸一座工坊,军火研制基地可损失不起了!”

    话音刚落,众人哄笑。

    李菡瑶嗔怪地瞅了王壑一眼。

    王壑笑吟吟的,十分闲适。

    李菡瑶看着悠闲地靠在椅内的男子,其姿态慵懒,仿佛极容易亲近似得,不像以往高不可攀。

    这神态令人着迷!

    李菡瑶秀眉舒展,道:“既这么说,那正好,两位姑娘又送了许多衣裳来,我们试衣裳吧。——过年就要穿新衣裳。正好请公子替我们掌掌眼、评一评。”

    她快乐的好像没有争霸天下这回事,眼下盛世太平,国无君、北疆战事都被她抛却脑后,就像小时候过年一样,对除夕夜,以及除夕过后的新年充满期待。

    王壑愕然,下意识就要断然拒绝,然小丫鬟看着她,双目亮晶晶的,他竟无法拒绝。

    可是,要答应也难!

    他再闲,也不会闲得帮一群女孩子挑衣服首饰,这不是那些寻花问柳的纨绔子弟才干的事吗?

    他忙道:“王妃呢?王妃过来了,咱们该去拜望王妃。”

    李菡瑶道:“王妃正在歇息呢,不然还能等到现在,你们一来就该去拜望的。我便再不懂礼数,这点尊卑上下还是知道的。眼下还是别去打搅的好。”

    王壑:“……”

    他想,还有别的事吗?

    可惜他刚才已经表明,这基地没他什么事,他还能找什么借口?一张口,怕就要被堵回去。这丫头的伶牙俐齿他可是领教过的,还是别自讨没趣。

    王均、王墨和张菡见王壑哑口无言的模样,忍不住都笑了。在他们印象中,王壑这样子可少见的很。

    张菡瞥了李菡瑶一眼,佩服她的大胆和勇气,也明白她对王壑爱慕的心思,却并无醋意。

    有什么可醋的呢?

    爱慕表哥的女子不知多少,从他十岁以后,就是闺阁女儿谈论的对象、梦中的良人。

    不伦如何,表哥都不会娶一个丫鬟,哪怕这个丫鬟有些才学。京城有才有貌的名门淑女不知多少,李菡瑶都未必能比得上,李菡瑶的丫鬟更不够瞧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