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未来小叔子和小姑子!

    白虎王和王壑刚到院外,便听见少女们青春活泼的顽笑声,霎时心头艳阳高照;等进来,看见在庭院游廊间往来穿梭的姹紫嫣红、娇俏袅娜的身影,王爷进屋后,发现王妃脸上愉悦的笑容,心情更好了。

    王壑虽乐见其成,却也未丧失应有的警惕。他一边尽陪同接待之责,一边参与其中,免得李菡瑶等人与白虎王势力太过亲密,发生意料之外的不测。

    如此一来,他便要分心两地。

    腊月二十八,他匆匆回城。

    京城中尚有废帝残余势力,眼下他和谨言既要警惕保皇党的反扑,又要筹备新年新政以安定民心,各项事务繁杂。他打算除夕那天先在基地陪白虎王和李菡瑶等人过年,吃了早年饭后,再进城与家人团圆。公务方面,他委托了谢耀辉辅助张谨言;家务方面,他委托大姐梁朝云。

    梁朝云忙告诉了祖父母。

    王谏并无二话,眼下昏君刚去,乱局未定,该以公务为先;王老太太却问这问那。

    梁朝云只得将实情说了。

    张、王两家人听说又是李菡瑶,竟派人炸了军火研制基地的工坊,各人反应也难一一描述。

    且说基地这边,腊月二十九,农历除夕,李菡瑶正开心要与王壑共度年关,忽被不速之客打断。

    来人是王墨、张菡、王均。

    王墨上次被观棋算计,导致谨言误会,有口难言。得知王壑回城,她在王壑院里等到半夜,终于等到王壑回家。她将自己与世子和“李菡瑶”之间发生的事告诉王壑,一方面澄清自己并未离间世子和“李菡瑶”的感情,另一方面恳求王壑给她一个机会,说她也想像李菡瑶一样出来做事。

    她道:“李菡瑶能做的,妹妹也能!”

    王壑没想到还有这段曲折,怪不得“李菡瑶”没留下来陪世子,不等世子痊愈就离去了。

    他一面打量王墨,一面在心里掂量这个堂妹的品性和资质。他离家七年,家中人事变迁,长辈们的性格他好歹还记得一些,下面的弟妹纷纷长大成人,长成什么样子他却完全不知。这其中又以姐妹们更陌生。比如王墇,行事完全超出常理,令他不可思议、痛心疾首。再加上鄢苓的自作主张,王壑感到自己对内宅女人了解太少,为了管理家族,须得留意她们,以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再者,他想到了母亲梁心铭,还有李菡瑶。他由衷希望:王家能再出一个梁心铭,出一个能媲美李菡瑶的姑娘;当然能出两个更好,三个也不嫌多。

    所以,他得给王墨机会。

    还有,对妹妹也要尽兄长的责任教导和培养,以免再发生王墇那样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人伦惨剧。

    因这几点,他认真对王墨道:“你既希望世子遂心如意,那天晚上便不该撵李姑娘。你明知不可能逼迫她就范,又何必提醒她与世子间隔着鸿沟?”

    王墨急道:“我担心将来……”

    王壑摇头道:“若我们诚心善待她,她将来还要背弃世子,世子又怎会留恋她?必然决绝。那便不是你的错了。世子也会发现你的好,你未尝不能得偿所愿。若她不舍世子,成就了这段良缘,你也有一份功劳,世子一样感激你,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对你满心怨念。或者你私心里根本不愿他们有好结局,有意阻拦,你还不自知。”

    王墨便怔住了。茫然了一会才道:“二哥哥说的对,真是我私心在作祟,还自以为对世子好。”

    王壑见她肯正视自己内心,且态度真实,心里对这个妹妹多了一分欣赏。因道:“事已至此,妹妹不必再自责,以后谨慎些。眼下妹妹想要做什么?”

    王墨便道:“大姐姐帮江家人诊治,我想跟大姐姐一道去军火研制基地,探望李姑娘的丫鬟。就是那个观棋。”

    王壑道:“妹妹的用意是?”

    王墨便振奋道:“二哥哥,你虽天纵奇才,然男女有别,姑娘家的心肠你未必能了解得透,不如让妹妹从旁协助你。我们女孩子在一处,说话也便宜。”

    王壑便沉吟起来。

    最后,他答应了。

    王墨欢喜极了。

    这事被王均知道了,嚷着也要去。王均一嚷,张菡等姐妹也知道了,也都说要去。

    王壑道,军火研制基地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眼下白虎王坐镇基地,未必肯徇私。他指了王墨、张菡和王均三人跟他去,其他人一律都驳回了。

    前日梁朝云去基地是经过白虎王允准的,这次王壑带弟妹去,自然也要请示王爷。

    除夕这天,白虎王郑基依然没闲着,带着郑若男巡查军火研制基地的所有工坊。

    这便是他的私心了。

    他既然已经允许女儿跟着李菡瑶打天下,李菡瑶能不能夺得天下他并不关心,但郑若男绝不能在逐鹿天下的过程中泯然众人,必须大放光华,才不负他白虎王的名头,也不枉他对女儿的期许和纵容。

    他不知自己在西疆这些年,郑若男对机械和军火研制学到了什么程度,便借着巡查军火研制基地各工坊的机会,摸摸女儿的底子,再因材施教。

    他并不怕人说他徇私,他女儿虽然已经投靠了李菡瑶,但李菡瑶刚让江家把最先进的机器驱动车辆制造技术无偿转让给军火研制基地,他怎么就不能教女儿一些技术?眼下双方联手,计较不了许多。泽熙原来还在基地做事呢,按照律法,叛变的人都该杀,王壑不还是任其投靠李菡瑶了,所以他泄露军事机密也不算什么。

    王壑派人来请示他的时候,他正跟女儿在火炮制造区的某工坊内看大靖最机密的火**纸呢,闻言下意识就要拒绝,然目光落在桌面图纸上,想起自己正在干的事,心头掠过一丝丝的心虚,忙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故意蹙眉想了想,才微微点头,表示同意了。

    王壑便带弟妹们进来了。

    于是,李菡瑶得见未来小叔子和小姑子。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