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观棋背叛!

    李卓远看着狼藉的宅院,心头震惊,害怕不已:李菡瑶若是回来,看见这样,能饶过自己吗?

    他不由打了个寒噤。

    一定不能让她回来!

    李卓远豁出去地发狠。

    初次搜查,一无所获,简繁不以为意,带着几个心腹,从前往后,一间挨着一间屋再次搜查。

    这一搜,就是一整夜。

    他也发现了几处小机关,都是藏财物的,大户人家常有这类机关暗柜,别的就没了;倒是越往后面越见混乱,有些地方明显搁置了摆件,都不见了。

    简繁不禁皱起了眉头。

    一心腹幕僚见状,忙上前耳语道:“这些禁军霸道惯了的,难保手脚干净。此刻就算让他们把东西退回来,损坏的也无法还原了。这可都记在了大人头上。”

    简繁听了,神情越冷。

    心腹又道:“大人不想跟李家撕破脸,恐怕是不成了。鄢计夫妻都死在大人手上,李卓航跟鄢计是至交,纵然知道大人奉旨行事,也不会原谅。”

    简繁问:“依你之见呢?”

    心腹幕僚道:“依属下之见,不论李姑娘是被人害了,还是自己逃走了,大人都不能再给她进宫的机会,否则就是养虎为患。大人只需一口咬定她是抗旨私逃,说她与王壑勾结私奔,将李家定罪,就妥了。”

    简繁目光炯炯,沉吟不语。

    心腹也不催,任他权衡利害。

    简繁有些委决不下,便继续搜查,借机让自己多想想。黎明时,他信步来到一小院,却见李卓远和两个官兵还在里面埋头搜查,心中诧异——难道这里是个重要的所在?往堂上一打量,却供着香烛菩萨。

    因问李卓远:“谁住这里?”

    李卓远急忙回禀:“这是小佛堂。老太太在世时,常在这敬拜菩萨、吃斋念佛。”

    简繁问:“你在这里盘桓不去,可是发现了什么?”

    李卓远道:“这个,小民怀疑这屋子有猫腻。那年,大姑娘才五岁时,在这屋里抓大蛇……”他恭敬地将李菡瑶当年跟麻点拼斗的经过说了一遍。

    简繁听得瞠目结舌,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在湖州审江家案子时,有一个枝节:吴佩蓉曾派人追杀李菡瑶,可是派出去的人都死了。据地方官府回报,他们都是被毒蛇咬死的。简繁当时就觉奇怪,虽然盛夏蛇虫多,但这也忒巧合了。眼下看来,怕是李菡瑶的手段。

    他问道:“这么说,李姑娘不怕蛇?”

    李卓远摇头道:“不怕。那蛇她养着了,走的时候还把蛇给带上了呢。我们都看见的。”

    简繁心底有些发寒——李菡瑶对对手下手狠辣,他逼死了鄢计夫妇,李菡瑶能饶他吗?跟心腹幕僚心照不宣地对视后,他瞬间便做出了选择,不再犹豫。

    简繁来到前厅,去庄内搜寻的各路官兵纷纷来回,并未发现任何线索。

    那时,天已经大亮。

    简繁先命人安排官兵用早饭,这免不了要借用庄上人家的锅灶、强抢米粮菜蔬等物,又是鸡飞狗跳。

    简繁再命人带观棋、鉴书等女,逼问她们:

    李菡瑶可曾养蛇?

    吴佩蓉派去的人是否被李菡瑶用毒蛇杀死?

    观棋这几日为何去黄山内?可是见什么人?

    这一次,他不听观棋任何分辨,便对众女用刑。拶指刑具一套上,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们惨叫声如杜鹃啼血。李卓航夫妇听见,大惊,匆匆赶来。

    也没人拦他们,直闯上堂。

    简繁正等着他们呢。

    五指连心,观棋疼得额头冷汗直冒,原想试试自己能熬多久的,结果一刻都熬不下去;又见李卓航和江玉真来了,怕他们担心,再不肯白白捱着了。

    她一面在心里痛骂简繁黑心烂肝不得好死,发誓要千百倍报复他,一面急叫“我说!我说!哎哟,老爷救命!”

    李卓航目眦尽裂,“住手!”

    江玉真蹲下,握着观棋的纤手不住颤抖,转脸冲简繁含泪叫道:“大人怎能滥用刑?怎下得去手?”

    简繁心腹幕僚喝道:“大胆妇人,敢对钦差无礼!”

    简繁见李卓航凛然逼视自己,眼中有痛苦、仇恨、隐忍,就是没有惧怕,再次坚定了除掉李家的决心——李家父女都不是善类,事后绝不会放过自己的!

    他淡淡道:“李老爷来了也好。一起来听听观棋怎么说。观棋,你进山去见什么人了?”

    观棋瑟缩地看了李卓航一眼,又垂眸,吞吞吐吐道:“没,没见什么人。就是随便逛逛。”

    简繁冷笑,命带证人上来。

    这是一个年轻的汉子,是李卓远的家仆,却不是骡子。这家仆说,他曾跟踪观棋上山,还看见她跟一个神秘的女子会面,只是不敢靠近,没看清面目。

    简繁喝道:“你还不招!”

    观棋哭道:“婢子没有。”

    前几天,李卓航去了徽州,竟不知观棋进山一事,见观棋这神情,心中一沉——难道瑶儿回来了?

    糊涂啊,这时候怎能回来!

    李卓航再难维持镇定。

    他强作镇定,但隐忍的眼神之下,那一丝焦灼没有瞒过盯着他的简繁。简繁立即道:“再用刑!”

    官差又收紧了拶指。

    观棋大喊大叫“我说,我说!”

    简繁轻轻挥手。

    官差又松了绳索。

    观棋含泪道:“婢子去见一个人。”

    简繁追问:“谁?”

    观棋又瞄向李卓航,似不敢说。

    李卓航失声道:“观棋!”

    他不信观棋会这么轻易就出卖李菡瑶。并非他天真地轻信人性和人心,他自有一套御下手段,李菡瑶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观棋等女早已跟他们荣辱一体,出卖了李家她们也绝落不到好下场。可万一呢?

    这世上哪有绝对的事!

    比如李卓远,就自以为是。

    李卓航害怕了,眼神凌厉地盯着观棋;江玉真也察觉不对,扣紧了观棋的手臂,“胡说!你哪有出去?”

    听琴等女也警告地瞪着观棋,她们都无法接受观棋出卖李菡瑶——姑娘对观棋多好啊!

    简繁当机立断,喝命:“将李卓航拖出去!”

    之前让他们进来,是为了让他们亲眼看着几个丫鬟受刑,给他们制造心理压力,有助于逼供;眼下用不着了,又怎会让他们待在这阻碍审讯!

    李卓航夫妻竭力挣扎,还是被拖了出去。临去时的眼神,看得观棋慌乱害怕,低头不敢与他们对视。

    越是这样,简繁越振奋。

    希望就在眼前!

    他再问观棋,“你可是去见李姑娘?”

    观棋摇头道:“不是。”

    简繁追问:“那是谁?”

    观棋哭道:“我不能说!”

    再用刑,观棋更哭。

    简繁想当然地认为:那人即便不是李菡瑶,也定是李菡瑶派来回禀消息的人。找到那人,顺藤摸瓜,便能找到李菡瑶了。于是,他继续逼问观棋。

    可观棋总不肯痛快地说。

    简繁不耐烦,眼珠一转,也不用刑了,命将几女都押下去,独留下观棋,让她带路进山。

    ********

    2018年最后一天,祝大家新年快乐!2019年身体安康、事事顺心如意!群摸摸(*^▽^*)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