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致命一击!

    东郭無名竟然会招供——这不连他自己也搭进去了?

    他说的固然不错,可是这些事他们根本没告诉他,完全是他自己推测的,却做知情的模样!

    陈飞再次失态,严厉叱喝“一派胡言!”

    简繁这次没有责他,淡淡问:“他不是潘梅林的幕僚吗?一向被潘梅林倚为臂膀的。怎是胡言?”

    陈飞滞了下,才激动道:“他若真是潘大人的人,又怎会上来就招供?岂不是连他自己也赔进去了?”

    简繁反问道:“他若不是潘梅林的人,又怎会招供,白白将他自己赔进去?岂不愚蠢!”

    陈飞哑口无言,后悔莫及。

    都是潘子玉逼得这小子!

    简繁决心将这案子审问清楚明白,务必让双方、让百姓都心服口服,因而又问东郭無名:“你因何痛快认罪?”他还未采取任何手段审问、逼供呢。

    东郭無名抬头看着他,眼中满是痛苦,喃喃道:“好大的火……全烧光了……都死了……”

    简繁问:“你说江家?”

    东郭無名胡乱点头。

    简繁追问:“当时你在场?”

    东郭無名道:“在小普陀寺。”

    他眼前浮现江如蓝痛哭、疯狂捶打他的场景,心如刀绞。当日在小普陀寺,江如蓝走后,他也跟去了江家,看见了那场滔天的大火。第三天毛强来了,逼得江大太太抵押船厂。他眼看着他们一步步实现谋夺计划,却无能为力。

    他不甘心就这么被陷害。

    当晚,他便离开了临湖州。

    他回到霞照,去找王壑。

    巧了,王壑也正到处找他。

    之前,因东郭無名不愿替潘梅林出谋划策对付李家,故意不吃药,以至重病,使得王壑对他另眼相待。潘梅林自杀后,方逸生和王壑在醉仙楼宴请东郭無名,向他打听潘梅林的事,希望能推测出潘梅林的后招。

    当时,他还想着人死如灯灭,潘梅林对他还算不错,他纵然不肯同流合污,也不该出卖潘家;再者,因他的不作为,潘梅林他们很多事都不肯告诉他,他所知也有限,因此并没告诉王壑什么,这次却不同了。

    东郭無名回到霞照,见了王壑,将近日之事告诉王壑,并与他商议出路和对付潘家办法。

    王壑犀利地指出:他已经泥足深陷,既不想与潘子玉等同流合污,就该破釜沉舟,出首作证。

    王壑道:“如此,既能将潘子玉和陈飞绳之以法,又能洗刷东郭兄的嫌疑、摆脱他们钳制。你并未参与这些罪恶勾当,最多被判流放。不论是流放西北还是北疆,你都无需担心将来,或许还有机会崛起——西北,子逸会请忠义公关照你;北疆,世子会请玄武王关照你。”

    东郭無名当即答应了。

    文人士子多傲骨,他亦不例外。

    他最恨的就是受人要挟,连潘梅林也要让他三分,对他客客气气,潘子玉想挟制他?

    简直是不自量力!

    东郭無名愤激道:“钦差大人,学生投在潘梅林门下,无非想博个前程,却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潘家祖孙和陈将军犯下滔天罪行,将学生瞒在鼓里,却还要利用学生,逼学生为他们所用,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不想告诉人自己投在潘梅林门下的真正目的,只说是为了博取功名和前程。

    又将当日潘子玉诓骗他去临湖州的事说了一遍。

    最后道:“江家被灭后,潘子玉派人捎口信给学生,让学生出面,逼江家交出船厂。学生不肯,毛强只好出面,逼江大太太抵押船厂……”

    这是他诬陷潘子玉了。

    “一派胡言!”

    陈飞目眦尽裂地怒吼。

    这七分真三分假的话,太致命了,除了真正知晓内情的人,谁能分辨出真假?

    简繁冷声问:“怎见得他是胡言?”

    陈飞词穷,忽一眼瞥见江如蓝频频回头看东郭無名,脱口道:“他心悦江姑娘,两人合谋。”

    “住口!”“胡说!”

    颜贶、李卓航齐声呵斥。

    颜贶指着陈飞怒道:“陈飞,你狗急跳墙,胡乱攀诬!”

    李卓航也道:“大人,江家满门被灭,唯剩下侄女一个,竟还遭人污蔑,小民恳请大人做主!”

    简繁凛然道“陈将军言语无状,撤座!堂下站着回话。”

    他的亲信过来,撤了陈飞的座。

    陈飞一颗心沉入谷底。

    他原本在情急之下胡乱攀诬,现在想来却疑惑:江家大火当晚,江如蓝那么巧就去了小普陀寺?据他的手下来回,当时东郭無名就在小普陀寺。

    这当中有什么猫腻?

    今日,东郭無名怎会行这两败俱伤之举?是真跟江如蓝合谋,还是另有人在背后指使?

    陈飞冷静后,再不敢莽撞,以免惹怒钦差大人,因低头认错道:“末将知错。请大人原谅。”

    简繁抬手道:“罢了!”

    陈飞跟着道:“大人,若东郭無名真是潘大人的人,大人上次为何放了他?潘大人至死还背着罪名呢。”

    简繁一愣,想起前事:东郭無名落水被救,故意不肯喝药,延误诊治,导致病情加重,昏迷不醒,才没有参与潘梅林谋夺李家家产行动。他提审东郭無名时,东郭無名回道,他不肯助纣为虐,才故意不喝药。

    陈飞的话也不无道理。

    简繁转向东郭無名。

    东郭無名道:“大人,正因潘子玉不信任学生,才使这手段逼迫学生。学生怎肯如他愿!”

    简繁问:“你说陈将军和潘子玉派人灭了江家,派的什么人?有何证据?陈将军豢养的私军现在何处?”

    东郭無名道:“学生不知。”

    这一切本就是他推测的。

    陈飞面有得色道:“如何?就说他是一派胡言!”

    颜贶忽然起身,抱拳道:“钦差大人,本将军有事相告。”

    简繁道:“大将军请说。”

    颜贶道:“本将军对陈飞豢养私军,也早有耳闻,却一直没有证据。昨日来的途中,接三江口属下传信:距蓬莱岛约四十里的海面,两艘楼船爆炸,船上几千人全部丧生。本将军已经下令他们追查这两艘楼船来历……”

    他没有证据,并不能证明这两艘楼船载着陈飞私军,但把这个消息告诉陈飞,陈飞必然震惊。

    他就是要给陈飞致命一击!

    他就是要陈飞自乱阵脚!

    江家船厂烧了,潘子玉想必也烧死了,那支私军也覆灭了,剩下陈飞一个,还能折腾出什么?

    说着,他瞥向陈飞。

    果然,陈飞如被雷击。

    陈飞的异常,简繁看在眼里。

    至此,案情大致明了。

    只是,到底缺乏十足证据。

    简繁看着堂下一众原告、被告和证人,心想:“看来要查明真相,须得往宁波府走一趟。”

    正在这时,忽有亲卫上堂来回:靖海大将军属下指挥使崔浩、宁波府知府闻直、三江口县令周华,押解江家船厂等一干人证到达,正在仪门外侯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