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番外:千纸鹤(终章)!

    id="con1644828">

    后来,因为没有人员,没有资本,没有投资,五大公会就此在豹城中销声匿迹……

    曾经极度受到欢迎的建筑师职业似乎落幕了,走向了属于他们的时代的尽头。

    很少有人再看到那些公会存活下来的建筑师的身影。

    也很少有人再听说有出来靠修房建筑为身的落魄之人。

    一些人说,经历了如此的浩劫,他们已经累了,放下了曾经的梦想,放下了曾经的追求,单单成为一个普通人,离开豹城。

    一些人说,他们还在各城之间步行游走,尤其是自然城这重灾区,一边筹划资金,一边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

    还有一些人说……他们选择了陪同公会一起葬送,被时间的长河淹没,堙灭一切痕迹……

    ……

    “好好活下去……”

    ……

    那一个夜晚,陆北羽想了很多很多。

    从一开始入会,到现在的落幕,零散的记忆被悄悄挖掘,呈现眼前。

    有那么一瞬,他开始觉得自己的满腔热血是多么的可笑……

    再多的才干,没有武力,在这乱世里,终究还是会失去。

    什么承诺,什么担保,都是骗人的,骗人的而已。

    到了最后,你甚至需要原本你想要保护的人来保护你。

    是的,伴随朋友和爱人的逝去,他觉得自己累了,乏了,倦了。

    他开始用幻想,也就是“如果,若非,要是”麻痹着自己。

    他忘记了什么期望,忘记了什么许诺,忘记了自己原本的初衷。

    除了那句话……

    要好好活下去。

    于是他开始变得惜命,变得胆小,变得不敢反抗。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心里无法愈合的伤让他变成了他曾讨厌过的模样……

    这就是乱世。

    这就是生活。

    ……

    只要还有一柄鱼竿,人还是是不会饿死的。

    所以,放弃了一切的他选择了坐在池塘边上,一坐一整天。

    ……

    浑浑噩噩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几个月后,那条龙带着两人一狗跑进豹城。

    烈火映入陆北羽的眼眶,来自地狱的怪物四处纵横,烧红了的天空显得异常刺眼。

    记忆的阀门被重重轰开,与眼前的炼狱悄然重合,

    听着耳畔可怕的嘶吼,他再一次害怕了,只敢龟缩于墙角,怀里揣着只染血的淡黄色千纸鹤。

    但当那些人以渺小的力量去撼动传说中的凋灵,那条龙一次又一次地摔倒,一次又一次地爬起,拦住来自死神的杀伐。

    紫色和红色的血溅了一地,相互交融。

    明知道打不过为何还要继续?

    明知道会死为何还要挺身而出?

    陆北羽沉默地看着这场交战,看着传说的破灭,还有它眼底对豹城的失望嘲讽之色。

    好好活下去……

    那要看你……到底想怎么活……

    ……

    “大懒虫,苍云就靠你啦……”

    ……

    懦弱卑微地活着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那一日,踏着满地雨水,坟前留下合起来的第九百九十九只千纸鹤,他毅然向着未知的远方慢步而去。

    ……

    ……

    ……

    三年后。

    ……

    “我宣布,本届建筑大赛的冠军为苍云公会的顶级速建师陌韫雪!”

    墨天蝎身着紫金黑袍,经历多年的磨练后,整个人的气势显得沉稳了不少。

    等候在一旁的末天逸接过镀金的豹子雕像,严肃地递给面前带着灵动俏皮之色的少女。

    陌韫雪笑嘻嘻地接过第一的金雕,抱在怀里,余晖却是一下有一下没地瞥向那端坐十位评委的评委台。

    靠近城主和苏易逸两个中央位置的两侧,苍云和天工的会长轻轻鼓着掌。

    右侧,从辉煌到落魄,又从泥潭回到云巅,皇无极的神情依旧是那么淡然,宽松的黄袍上画着一条腾飞的金龙,两只龙爪搭于肩上。乌黑的长发则是盘在一起,中央插着一根龙头形的簪子。

    略微奇异的是,他的腰间挂着的并非翡翠玉环之类的名贵装饰,而是一根经过加工后的白色羽毛。

    左侧,一身着白底黑纹长袍的少年黑发垂落,目光优柔,眉宇间藏不住故事背后的沧桑与感伤。

    但令陌韫雪失望的是,即使自己得到了大赛的第一,他始终没有多看自己一眼……

    ……

    颁奖典礼结束后,陌韫雪特地跑到了自家会长的身前。

    因为会长对待每一个人都很温柔,脾气很好,而且会开玩笑,又会由于公会的成员被欺负而去讨说法,其实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着他。

    她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最优秀的那一批。

    “会长会长~这次我得了第一~你有没有……对我想说的呀……”

    跟着他走了好久,陌韫雪小脸一红,很小声很小声地问道。

    “嗯?”

    少年停下了脚步,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心里有头小鹿在乱撞,既激动又有些小小的慌张。

    “做得不错,为公会亮名声了。

    “继续加油吧,前方的路,还很长。”

    谁知会长只是摸了摸她的头,轻声勉励了一句,旋即转身继续前行。

    没有得到期望的赞扬,陌韫雪愣住了。

    望着那渐渐消失在一片夕阳的萧瑟背影,她不禁有些怅然若失……

    “韫雪,放弃吧。”

    身后,沫晓生拿着把扇子不断扇风。

    “是啊,别追会长了,到最后不会有结果的。”

    墨轻云跟着附和。

    作为经历那事后依旧存活的两位建筑师,两人在三年内依旧没有长进,还是小小高级俩个,但却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故事。

    “为什么?”

    陌韫雪被这么一说,不禁有些莫名的疑惑:

    “只要时间够久,我相信我能做到的!”

    “你以为会长没有喜欢的人嘛?”

    沫晓生叹了口气,一语道破:

    “他心里早有人咯,你来得太晚啦。”

    此话入耳,她的身子顿时一震。

    “可是……”

    仿佛是有些嫉妒,好像又带着点吃醋和不敢相信,陌韫雪继续问道: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会长喜欢的人?”

    “因为那个人早就走啦。”

    墨轻云指了指天边的晚霞,摇了摇头:

    “诺,现在回头看看你后面。”

    三人的目光落向街道一旁的酒店,鹤唳两个黑色羊毛书法连笔字体树立于右侧,涂抹上了一层霞光。

    抬头望向酒店的楼顶,那两鹤立碑下依旧是缤纷的花丛。

    这是在战火里极少数没有被损坏的建筑,到了现在已是生意火爆。

    “头顶上的鹤,认得不?”

    “嗯。”

    “那鹤是会长还没有成为会长之前造的,为了向自己喜欢的人和鹦鹉表白,距离现在,已经三年了。”

    沫晓生收起折扇,目光满是追忆。

    “读过点书你也应该知道,鹤拥有世界上最忠贞纯洁的爱情。

    “鹤的一生只选择一个配偶,一生一世永不更改。一旦配偶死去,另一只也会绝食随之而亡。

    “你知道会长的衣服为什么是黑白配的吗?因为他就是故事里那只失去配偶的鹤……”

    墨轻云瞳孔中倒映着那双鹤立碑,看着夕阳嵌入中心点:

    “在他所在意的人和鹦鹉死去的那一天,他的心早就死了。

    “所以,你别多想了,世界上再也不会出现真正的可以填上他心中伤痕的人。”

    “是啊,还不如回去找其他的小哥哥去。”

    沫晓生拿着这扇在失神的陌韫雪的前面晃了晃:

    “别再打扰他最后的回忆了。如果不是前任会长交付他的担子,以及小苍云和她临走前的嘱咐,他根本不会有勇气继续活着,也根本不会有现在的苍云和现在的你。

    “你们平时看他很爱笑很温柔,其实他只是在掩饰和淡忘自己曾经的无能与痛苦罢了。”

    “可是……”

    被他曾经的经历震惊而感到难过的陌韫雪抿了抿嘴:

    “今天是千灯节……是属于情人和相信缘分相遇的单身者的日子,会长好像……走的不是公会的方向……”

    ……

    豹城,源河。

    这是豹城的两大运河中横贯整个豹城的一条。

    上游处,不少男女一同有说有笑,放下一只只托着不同形状小灯的轻型小木船,看着它们被水流推向远方。

    偌大的河面上,月光映衬灯火,水面倒影小船,放眼望去,一片波光中,有点点柔和的星芒在悄悄闪烁。清风文学 www.qinfengwx.net

    当然,千灯节不仅仅只局限于人类,同样是怪物,和平族,水族中的盛大节日。

    有成双成对的鹦鹉自河面上滑翔而过,激起的水花拢括盛景。

    有银色的海豚并鳍腾跃,歌唱着来自大海深处的祝福。

    也有怪物点燃烟花,渲染漆黑的夜空。

    “哗啦——”

    运河中的夜船荡漾着,激开一圈圈涟漪,载起旅客跟着水波漂泊。

    灯火下,陆北羽孤独地顺着河畔,与繁华盛大场景格格不入的背影穿行于人群之间,淹没进嘈杂的喧嚣之中。

    ……

    今天的月亮很圆,很亮,好像一只白玉盘,盛着人间美好的所有。

    他无声地远离灯火阑珊之处,走向城外,走向隐秘荒凉的小山坡。

    “簌簌簌!”

    拨开齐人高的草丛,几座冷冷的坟墓散落四方,字迹盖满灰尘。

    他轻轻地用衣袖擦了擦石碑上的污垢,看着被月光笼罩的墓,盘坐而下。

    “晓春,小苍云,幺幺,忆霖,一墨,会长。

    “我来看你们了……”

    低声喃喃着,揭开酒坛,舀出清凉的酒水,洒落龟裂的大地:

    “会长,公会现在很好……我们现在与天工并行,共有九个速建,比当年凤笙歌领的公会强多了呢……来,这一杯敬你,与你共贺苍云——”

    说罢,他给自己斟满一杯,一口灌下。

    “一墨,咱公会再也不用担心没有单子接啦,每天的生意都是成把成把的,你可再也不用为了一个大单那么激动还被人忽悠喽,哈哈,这一杯敬你。

    “忆霖,你追到幺幺了嘛?可别老是再毛毛躁躁的啦!现在可没人敢嚼我们舌根子,那些把尾巴翘到天上去的都被打脸啦。祝你们来生幸福哦。

    “幺幺,洛忆霖那家伙没给你添乱子吧?你可要照顾好他,他老是不让人放心,别让他到处乱弄啦。你要和他一起好好的哦。

    “小苍云……”

    舀起又一杯的酒水,陆北羽沉默了片刻,往里面放了些糖:

    “那些家伙没有欺负你吧?如果他们欺负你就和我说,我给你讨个公道!

    “你要是想吃糖了就托梦给我哦,不过别吃太多了,不然会发胖的呢,到时候就真的要变成小肥啾啦。

    “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呀,这三年来我从来没有碰过其它的鹦鹉呢……

    “小苍云,我想你了……

    “你要是什么时候想我了就来看看,我给你喂糖糖,讲故事,好吗?”

    目光静静地落在了最后的墓碑上,眼眸中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但更多的是似水柔情。

    “晓春……我现在……能照顾好我自己了……”

    静默了很久很久,陆北羽跪在地上,朝着墓碑磕了个头:

    “谢谢你……

    “纸鹤折完啦,一共九百九十九只,一只不多,一只不少……

    “我没有什么愿望啦,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你叫我把纸鹤送给别的女孩子,但是我太笨,不会编理由,也舍不得送出去。

    “我觉得还是你好,你说,千纸鹤的愿望真的能实现么……

    “如果只是幻想的话,求求你在奈何桥上慢点走,等等我……我怕桥太长,等我有一天耐不住孤独来找你的时候找不着啦!”

    “啪嗒,啪嗒!”

    绽放的是凉凉的酒水,混杂着咸咸的热泪。

    半坛酒下肚,醉意微起,陆北羽爬到墓碑旁侧,搂住冰冷的一角,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湿了月光。

    “对不起……我没有遵守我的承诺保护好你……

    “有时候我好希望挡着箭的人是我,死的是我而不是你……

    “你画的建筑,现在都被大家接受啦,真的很好看,真的……

    “今天是千灯节,月亮可圆了。

    “我想和你一起看月亮……一起放灯……

    “现在的豹城可大啦,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战争了……我们可以一起去环游世界,去找拜月,不会有什么危险啦……”

    ……

    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了许多胡话,借酒消愁,半夜时间就此恍惚而过。

    陆北羽靠着那冷冷的墓碑,安静地睡着,眼角的泪痕在月光下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芒。

    草丛之外,豹城城墙依然威严地矗立,黑黑的宛若野兽的脊,包裹其中的欢声笑语一片。

    只只小船顺着运河流出城外,亮了黑夜,在七城相汇的河流中越飘越远,划向大海深处。

    千万灯火中,祝福声吟荡,歌颂着美好的人间。

    参与节日的人里。

    唯有他。

    孤待数年……

    ……

    “会长今天没回来么?”

    玩了半夜的沫晓生和墨轻云回到彻夜无眠的公会,立刻被一群人所包围住。

    “诶?你们不知道啊?”

    沫晓生轻咦一声,抓了抓头发:

    “自三年前开始,一年中会长总有那么几天不在公会,每年千灯节都会去的诶。”

    “是啊,人家要去看望看望自己的情人还有好久不见的老友。”

    墨轻云打了个哈哈,笑意之下掩藏的是苦涩和感伤:

    “说不准,今天晚上就和他们一起睡啦。”

    ……

    “让一切回归原点,你还在我的面前。”

    ……

    (完)

    ——

    【以下为后续】(???)

    ——

    “踏,踏,踏……”

    迷迷糊糊间,一声轻微的脚步声入耳,使得陆北羽刹那惊醒,循声望去。

    “又是一个被世间抛弃,被情感折磨的小家伙——”

    来者佝偻着背,一袭紫金黑服,声音沙哑,宽袖下骨瘦如柴的手指轻轻伸出,肤色显现一种不太正常的灰白。

    “锵!”

    陆北羽退后一步,长剑出鞘,冷冷地望着面前这位陌生之人,蹙起眉毛。

    “别紧张,我可不是来害你的。”

    他笑了笑,猩红色的瞳孔中露出一丝玩味:

    “我是来好心提醒你,死人,是可以复生的。”

    此话一出,陆北羽的身躯骤然一颤,眉目间不敢相信和悲怆之色同时涌现。

    “吾教教主神通广大,倒流时空不在话下,不受轮回所限,能够轻而易举地撕裂地府,找到你想要的亡魂,从而完成复生——”

    仅仅是片刻失神,他的身影竟然鬼魅般来到了陆北羽的跟前,苍白的发丝自耳畔垂落。

    “你到底想说什么。”

    陆北羽仍然没有放下握着腰间剑柄的手。

    “加入吾教,你可以见到你想见的人,不管是否死去,甚至,你能够让他们重新活过来……”

    那人一字一顿地说着,邪魅一笑。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

    他并未一口答应,而是异常冷静警戒地回应。

    “你不相信也得相信。

    “毕竟,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死马当活马医,总得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对吧?”

    他的话一击戳中了陆北羽的内心。

    然而。

    “噗嗤!”

    锋利的长剑直接将他捅了个对穿,但是没有溅出丝毫的血迹。

    “啧,年轻人多疑,这很正常。”

    他依旧保持着那副笑容,仿佛已经将他吃定:

    “再好好想想吧,若是动摇了,便来另一块大陆。

    “吾之古教,

    “名为黑龙。”

    话落,黑烟弥漫开来,席卷着他的身体,转眼间将他吞噬殆尽。

    陆北羽垂下手中悬着的剑,望着剑尖处弥留的一缕黑气,抬头凝视下坠的明月。

    “死而复生?”

    轻声呢喃着,长剑归鞘,他那优柔的目光中带上了迷茫和犹豫。

    “簌簌簌——”

    夜晚的清风吹过,摇曳四周的高草与枝条。

    月光之下,他孤独地站在山坡上,遥望圆月,黑白相间的衣袍猎猎作响,犹如一只孤傲不羁的鹤。

    四周坐落的坟墓静静地藏于杂草丛间,凹陷的字迹流转银光,静候属于他自己的选择……

    ……

    咳嗯,如你所见完结了。

    骗眼泪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骗眼泪的,沙雕也只能沙雕成那个样。

    ——

    作者:实不相瞒我觉得我写这本书最大的收获就是……眼泪变多了……

    龙末【滑稽脸】:你骗到了自己的眼泪不是嘛,而且这怎么能叫眼泪变多了呢,应该叫心理承受能力变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