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全新场景噩梦来袭 暗影疾步四处救火(上)!

    事实上,爬山并不累。

    藤蔓楼梯和小树台阶都长在恰到好处的位置,这些错落有致的植物将的百米高的山墙分割成一小段一小段,每一段的坡度都不大,众人爬向天空宛如走在平地上一样简单。

    包心菜确实没敢耍诈。

    山墙的顶峰已在眼前,李未济突然兴奋起来,顾含章嘴里美如画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带着无限憧憬他卖力撑直手腕,双眼越过灰秃秃的山墙看向圣林之地内部。

    他失望了。

    没有百花齐放。

    没有仙乐齐鸣。

    只有杂乱无章的植物根须和已经干枯的树皮,黑褐色树皮里还有白色的肉虫钻进钻出似要吸干最后一点水分。

    这只个不起眼的小山坳,连太阳都不愿意多分给它一束光线。

    阴暗,潮湿,粘腻。

    恍惚间让人回到埋葬灵宝的那个洞穴。

    李未济皱眉不语。

    见识过圣林之地绝美景色的顾含章又一次把枪口顶在包心菜的腰窝。

    “我发誓我没有带错路。”包心菜显然意识到气氛不对,她连忙解释道:“你们要找苍白之树,这是最快的路径了。看到头顶那条**了吗,只要攀上它,顺着它向上走,你们就能见到苍白之树。”

    顾含章冷道:“你撒谎。据我所知,见苍白之树的渠道只有一条,那就是乘坐蒲公英电梯飞旋至母树之心。”

    “含章姐姐,你说得是正路。”包心菜语气一变,“像我这样的希尔瓦里自然可以走那里,可是你们……”点到为止,她连忙看向坚冰至又恢复成娇弱的声音说道:“冰哥哥不要误会,我没说你是坏人,只是,只是你们的身份让我有点害怕。”

    坚冰至无话可说,只是心中极为后悔:为什么要听李未济的鬼话冒充雇佣兵呢?

    顾含章倒是大方回应道:“我这个人是不信邪的,你说这是邪路,我偏要走走看。”说着话她就往前迈了两步,却又立刻停了下来,这里根本无路可走。

    李未济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上下左右都看了个遍,这地方除了树根就是树皮,树根有七八个人那么粗,有的深扎在泥土里,有的高高拱起像是桥梁,它相互缠绕着,密不透风,而那些看似枯死的树皮敲打起来甚至有钢铁之声。

    圆形的小山坳,拔地而起交织严密的钢铁之根,画地为牢。

    一丝警觉涌上心头,但包心菜依然笑吟吟的,预感的危险并没有出现,李未济有点摸不准这颗植物的心思了,他扯动金线将包心菜拉到身边,问道:“路呢?”

    包心菜由下往上挥手画了道弧线,手指尖停留在头顶。

    略加思索后未济打开队伍频道:“这可能是个陷阱。”

    黄元吉反问:“从哪里看出来的?”

    李未济说:“你看这里像不像个牢笼?而且,这一路我们遇到半点危险了吗?”

    黄元吉颇有些不理解:“没危险不是好事吗?”

    黎易笑道:“现实中自然是平安喜乐最好,可游戏里我们渴望刺激,危险是刺激的一部分。游戏总会不停安排各种危险,这才正常。”

    黄元吉稍加琢磨,点头道:“那你说怎么办?”

    “你们留在这里,我和茶妹妹一起上去,队伍频道实时开启,两边相互有个照应。”李未济给出方案。

    坚冰至立刻说道:“这不太好吧,她战斗力很弱,万一真有危险你俩恐怖应付不过来。我跟你们一起去,我现在能提供群体隐身,保险。”

    “我赞成。”黄元吉投出一票。

    黎易却道:“我反对。”他始终和李未济同一战线。

    2比2平,众人把眼光投向顾含章。

    顾含章瞟了一眼坚冰至,犹犹豫豫。她有任务在身,无论赞成与反对,李未济都脱离了她的视线,这可不妙。

    包心菜并不知道几人在暗中通话,但她注意到这些人的神色有变,心中不由打起鼓来:这几人莫非也有精神沟通的能力?心里这么想着,她开口打破宁静道:“这些树根就是路,它们本就是母树的一部分,顺着根茎往上走就可以悄无声息抵达苍白之心,母树的化身就在那里。”

    李未济并不理会包心菜的话,他在队伍频道说:“是这样的,寻找苍白之树是朵拉的遗言,打心里我不愿意让你们参与进来,所以才借着可能有陷阱这个说法想把你们留在这里。这很自私……”不等他说完,顾含章言道:“你和她去吧,我们四个在这里守着,一旦有变故我们会立刻抛弃你。”

    李未济便拉着包心菜爬上**,一步步消失在四人头顶。

    直到完全听不到包心菜的脚步声后坚冰至才有点不开心说道:“你怎么能支持这种自私自利的想法。”

    顾含章没有应答。刚才犹豫不决的时候,视网膜上突然闪烁的“让他去”三个大红字替她做了选择。她越发想不通【深蓝】为何会如此重视这个男人。

    见队友不作声,坚冰至收回匕首气呼呼往地上一坐,又从背包里拿出一根茅草来,盯着。这根茅草上有齿痕,像弯弯的月牙,是包心菜吃剩的。他望着齿痕出神,恍惚看到包心菜穿着围裙准备早餐。

    黄元吉人小鬼大,他才不会掺合大人们的愚蠢争端,自顾自在找了个角落玩起解锁幻术师时得到的沙子。

    黎易靠墙站着将其他仨人都收在眼中,一遍遍擦拭[鬼刃]。身体里流淌的热血总是逼迫着他,要砍,要杀,要战斗。奈何四下静的可怕,白色肉虫啃食咬树皮,沙沙声清晰可闻。

    不对!

    黎易猛然惊醒,一刀斩出,那肥大的肉虫顿时分作两瓣,却没有半点汁水喷出。

    沙沙声依然在。

    “又疯一个。”黄元吉将沙塔推倒,无数沙粒铺成蝴蝶。

    “快,准备战斗,树有问题。”黎易瞪大双眼看着刚才下刀的地方。

    黄元吉在沙蝶上画了个圈,沙子跟着他的手流动,转眼就变成阴阳双鱼。他摇头道:“别紧张,树没问题,至少对我们没有敌意。你说,这个图案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

    黎易糊涂了,听黄元吉这话的意思难道他早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顾含章咦道:“他没和你说吗?”

    说什么?

    黎易更糊涂了。

    看黎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黄元吉吃吃发笑,好半晌才说:“这树确实有问题,它在吃虫子。”

    “你们早知道了?”

    “对啊。”顾含章说,“他拍打树皮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呃……

    黎易一本正经说道:“大家都是碳基生物,虽然基因表达有差异,但我智力应该是正常的,一定是你们变态了。”

    “才不是。”顾含章粉鼻子皱成一团,“是你不注重游戏细节。”

    黎易慢走几步挨着顾含章坐下,不忿道:“这算什么狗屁细节,一不影响剧情,二不影响战斗,毫无卵用。”

    “话不能这么说,细节不一定要有实用性,用来增强世界塑造的真实感也很好啊。”顾含章微挪屁股离远了一些,叹道:“更何况,你怎么知道它不影响你提到的两点呢?”

    黎易沉声,他把得到的信息与李未济讲过的一些游戏设计思路结合在一起思考,大脑中慢慢浮出整体构想。

    老济常说好的游戏场景设计往往充满暗示,而这个小山坳又是众人与圣林之地的初次碰撞,它的暗示必须是游戏后续的核心设定。

    在这个场景中出现了坚硬如铁的树皮、虫子以及沙沙声,它们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引导玩家觉察到异样。

    肉乎乎虫子自然啃不动钢铁般的树皮,可沙沙声却真实存在,唯一的可能就是树在吃虫子。

    刚才他正是想到这点才出刀斩虫,事实也证明他没错。

    也就是说:

    第一层暗示,圣林之地拥有不输钢铁的防御力。

    第二层暗示,圣林之地拥有吸干敌人的攻击力。

    第三层暗示,圣林之地是活的。

    第四层暗示,根须树皮都是苍白之树的一部分,那么……

    黎易惊醒道:“苍白之树早就知道我们来了。”

    “嗯。所以我说它对我们没有敌意,所以我很不喜欢李未济拿陷阱这套说辞唬弄我们。”黄小朋友抬手,原本铺在地方的蝴蝶微微上浮又瞬间崩溃成一团散沙,他微皱眉头像是实验失败后心有不甘。

    黎易便道:“也不知道老济什么情况。”

    黄元吉笑道:“你队伍频道问他不就得了。”

    黎易闻言便抬手按住耳中钮扣,刚要说话就听到李未济喊道:“噩梦来了,准备战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