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包心菜浅撩坚冰至 四看客冷眼飙演技!

    包心菜的手一碰即收,黎易的手依然悬在空中悬在坚冰至的注视下。

    “找到了。”坚冰至目光失色,低着头,谁都不看。

    四周气氛已经凝滞,就连黄元吉都觉得不太对头,李未济却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发号施令道“带路。”

    队伍跟着坚冰至沉默地走着,沿山墙北上走了五十多米分开高大茂密的茅草,一张藤蔓编织的树网立在零乱草叶之中,极不和谐。

    自然界绝不可能长出这样的无须依附墙架的藤,莫非包心菜真的没有说谎?

    李未济心中的怀疑减少几分,但依然不敢大意,他背过身去张开神奇地图对比,果然,这里才是离帕纳实验室废墟最近的点。

    目前为止包心菜讲得话都得到印证,似乎可以解除她嫌疑人身份了。

    “看来这位小妹妹说得都是真的。”李未济摇了摇藤网,“是我们错怪她了。”

    顾含章把枪对准李未济的脑门“你再说一遍?”

    李未济瞪了顾含章一眼“要造反吗?”同时私聊道“配合一下。”

    顾含章哪里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将信将疑放下枪,一脸怨气。

    “含璋,做事不能莽撞。小妹妹吃肉的样子虽然血腥了一点,但她毕竟从来没吃过肉,哪里知道肉要怎么吃呢?咱们不能因为第一印象不对劲就怀疑这怀疑那,搞针对。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了,小妹妹想像中鹿肉很美味,嘴馋了,又听说海岸有什么复生鹿,就跑到这来守株待兔,结果反而被鹿追到这里差点丢了小命,好在她会些魔法织了张保护网,这才活下来,这才吃到鹿肉,这才引起我们之间的误会。”

    李未济看向包心菜接着说道“诸位看看这可爱的小妹妹,看看她无辜的眼睛,听听她温柔的声音,我敢断定她绝不是坏人。而且,我还敢断定她这样善良可人的小姑娘一定是吃青草水果长大的,吃肉只是被错误的言论迷惑了。”他拉着包心菜的手,关切道“先前是大哥大姐们错怪了你,你不要往心里去。告诉大哥大姐们,鹿肉是不是很难吃?”

    包心菜墨绿色的眼珠左右转动,最后定睛看着坚冰至道“难吃。特别难吃。”

    坚冰至喜出望外道“真的吗?那咱们以后不吃肉了,就吃青草水果。”说完就在地上揪了一把带锯齿的茅草手足无措举到包心菜手前。

    包心菜笑吟吟接过茅草,连声感谢道“冰哥哥,你对我真好。你要是我亲哥哥就好了。”

    坚冰至拍胸脯道“我就是。”

    包心菜灿烂一笑,墨绿的眸子羞闭着不敢看人,但脑袋上每一卷菜叶状的头发都舒展开来扬溢着说不出的欢喜。阳光照耀,白绿如玉,看得坚冰至如痴如醉。

    顾含章实在受不了坚冰至的傻脸,她一枪嘣在地上,巨响惊得茅草丛中扑腾出数只飞鸟,坚冰至这才收起仰慕之情。

    “既然证明小妹妹没有说谎,那我们就要改变对她的策略了。”

    李未济抽出带链子的匕首抛上抛下,包心菜眼神随之翻飞一脸翠绿,她怯生生道“大哥哥大姐姐,我不是坏人,放我回家吧。”

    “不行。”顾含章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包心菜肚脐,“你这种人肯定会告密,杀了干净。”

    听到这话包心菜连忙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挨个看向四位男性,含泪的深色玻璃式的眼睛温婉诱人,黎易和坚冰至同时舔了嘴唇。

    “我支持含章姐的看法。”

    让人意外的声音传来,包心菜不敢相信地看着黄元吉之前他明明倾向自己的啊,怎么突然变节了?

    莫说是她,就连顾含章都没想到这会儿站出来支持自己的竟然是小鬼头,她愣道“为什么?”

    “对啊,为什么?”黎易和坚冰至这才回神,同时制止道“我反对。”

    黄元吉极冷静道“这位小姐姐可爱动人,而且诚实可靠,是个难得的好人。好人应该要有好报的。”

    包心菜疯狂点头,似乎忘了说这话的人要杀她。

    “可我们是坏人。”小鬼头话锋一转,“诸位应该都没忘记自己的身份,我们是阿苏拉,是没能行证的入侵者。一旦我们非法入侵的信息泄露,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含章姐说得对,杀了她最干净。”

    包心菜见坚冰至和黎易没有及时出声,急道“六十四哥哥,六十四哥哥,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出出卖你们,相信我。”

    她哀求着,李未济无动于衷。

    坚冰至似乎抓住了主要问题,帮包心菜说话道“或许,或许咱们可以把她带在身边。一来当成人质,二来可以让她给咱们当导游。留她一条活路对我们更有益处。”

    黎易拍手笑道“老冰,可以啊。好,好主意,我支持。”

    顾含章没有反对,但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她可比我们更熟悉这里,万一她找机会跑了呢?”

    答案当然是把包心菜捆绑起来,但眼下除了绵密茅草丛和远处红树林外再没其他东西。李未济思索片刻左手腕轻抖,一道金光射出,金光绕包心菜右手腕转一圈将她牢牢缚住。

    一高一矮两个物种在金线的牵引下腿并腿挨着,坚冰至微微瘪嘴三步并两步跑到包心菜左边,将她夹在中间。

    包心菜却是一点也没在意左侧的人,她扬扬右手,金线抖动,微侧身轻笑着对李未济说道“六十四哥哥,这是不是人类说的一线牵?”

    李未济冷默无声,向前踏出一步,左手一甩,金线绷紧,包心菜一个踉跄身不由己跟着向前跌了一步。左侧的坚冰至也鬼使神差走了一步。

    “老济,你慢点啊。”黎易急跑到包心菜前面,“别摔坏了小妹妹。”

    黄元吉看黎易给包心菜掸土忽有所动,叹道“原来是这样。”李未济回了他一个“你懂的”眼神。

    顾含章不懂黄元吉在说什么,习惯性用枪顶着包心菜后腰,喝一声“带路。”

    包心菜问清目的地后,脸色一沉,墨绿色的眼睛失了些神采,她重复确认道“你们真的要找苍白之树?”得到众人肯定的答案后,她抬手朝东北面天空指去,说道“苍白之树就在那里。”

    众人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绵延数里的茅草随风摆荡,然后是看不到尽头的红树林上空时不时有飞鸟起落,再往远上就是目力的极限了,只能看到云雾,云雾间隙里是瓦蓝天空,但这瓦蓝中似乎有一团粉色若隐若现,颇有些水中莲花的意味。

    “走吧。”李未济摆臂,金线牵动整支队伍。

    一路向北。

    如锯的茅草虽然伤不到皮糙肉厚的阿苏拉,却也弄得几人混身痒痒,难受异常。

    “小妹妹,你是不是带错路了?”黎易挠着虎口,“咱们为什么不走红树林,那边多宽敞。”

    “畅哥哥有所不知,这海岸离圣林之地中心颇有些远,中间隔着的那片红树林看着繁荣美丽,其中却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危险,咱们现在走的路虽然茅草茂密却是最风险最小的。等走完这程,咱们休整休整,再用最快的速度穿越一小段红树林就能摸到城市边缘了。”

    话虽如此,但众人在茅草丛中走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来到包心菜所说的休整点。

    这是一片沙地,海水漫过红树林轻拍着沙滩,沙地上有明显的智慧生物活动痕迹,营地、篝火、物资箱甚至还有一顶废弃的帐篷。

    吃肉的蔬菜似乎没说谎。

    开阔沙地一扫众人的闭塞感,黎易快步从茅草堆中闯出,一屁股坐在沙上,疯狂挠痒。

    坚冰至忍着搔痒和包心菜保持同速,始终不离。

    黄元吉倒是比黎易更直接一些,他索性在沙子里打起滚来,舒服到不能自已。

    顾含章非常慎重地将鱼网炮台和重机枪炮台摆了出来,守着海岸线。

    “离圣林之地还有多久脚程?”李未济搬了个物资箱坐下,他很不喜欢湿漉漉的沙地。

    包心菜席地而坐,与李未济齐高,她回应道“运气好的话,半小时。”

    “运气不好呢?”坚冰至边说边坐到包心菜不容易看到的位置,小心翼翼地挠着后背,丝毫不敢碰更痒的小腿和脖子。

    包心菜笑吟吟道“冰哥哥,运气不好的话,我和你就要一同葬在怪物胃里了。”

    死同穴吗,似乎不错啊。坚冰至心中竟窃喜起来。

    李未济疑问道“红树林里有什么怪物?”

    “复生军啊,六十四哥哥。”包心菜说得理所应当,“苍白之树向各种族发出警告不是一天两天了。秘法议会没向你们公布实情吗?”

    “知道知道。”李未济口头敷衍着,眼睛瞟向顾含章,装模作样摸耳朵私聊道“你对复生军了解吗?”

    顾含章冷道“僵尸怪。”又追问道“你究竟在搞什么,这颗菜明显不是好东西。”

    李未济一边对包心菜说“我们专杀僵尸。”一边回复顾含章道“你知,我知,老冰却迷了。包心菜不显原型,光靠咱们几个的嘴可叫不醒他。”

    包心菜听到专杀僵尸几字“哇”的尖叫起来,拍手称赞道“大哥哥们好厉害。”

    “那我就不厉害吗?”顾含章立刻质问,同时私聊李未济道“我这演技可以?”

    包心菜连声向顾含章道歉“是我口不择言,大姐姐莫要凶我,请原谅小妹我的无心之失吧,可以吗?”

    “可以,可以~”李未济像是代顾含章回话,又像是在肯定顾含章的演技。不等包心菜有反应,他站在箱子上拍手叫道“伙伴们,既然红树林里有僵尸,那咱们把刀子磨快点,把弓调好弦,别到时候慌了手脚。”

    玩家在游戏里哪需要这些准备,但几人还是非常默契地掏出武器打磨起来。

    黎易不失时机翻出之前储备好的茅草和野果捧到包心菜面前“吃,你多吃点,补充体力。”

    包心菜蹙眉,在黎易的脏手里捡了几颗野果,笑道“那我吃点果子……”她话还没说完,黄元吉却从沙子里跃起制止道“茅草的水分和纤维素更高,更有利植物生长。小姐姐是舍不得吃茅草,想把茅草省给我们吃。这种推己及人的作法实在太伟大了,我太感动了。不过嘛,小姐姐,我们阿苏拉吃蚯蚓就能过活,茅草还是不要省了,小姐姐一个人全吃了吧。”

    黎易连声附和道“对对对,小妹妹,你多吃点,不用替我们节约。”

    坚冰至半信半疑道“吃草真的更……”

    顾含章抢声道“当然了。你想想,咱们阿苏拉的主要构成是水和蛋白质吧,蚯蚓就含有大量水和蛋白质,所以咱们吃蚯蚓是好的,对吧。”

    坚冰至想到现实中吃的牛排,点头道“对。”

    顾含章顺着说下去“希尔瓦里是植物形态,他们的主要构成是水和纤维素吧,茅草就含有水和纤维素,所以吃茅草对她是有好处的,对吧。”

    坚冰至不得不又说了一次“对”,然后劝包心菜道“茶妹妹,别省,多吃点。”

    看着冰哥哥真挚的眼神,包心菜翠牙硬咬从黎易手中接过茅草塞进嘴里,双眼喷火式地快速咀嚼下咽,随后眉开眼笑道“哥哥姐姐对我实在太好了,这茅草真香。”

    坚冰至兴奋道“那我再去采点来。”

    包心菜忙抓住他,轻抚他手背道“哪能再辛苦冰哥哥,这些已经足够了,谢谢冰哥哥厚爱。”

    顾含章憋笑,私聊李未济道“我还误以为老黎也被迷惑了呢。”

    李未济回复道“他老婆教过他。”

    顾含章又说“那元吉呢,他好像也……”

    “他聪明着呢。刚才我和老冰一左一右将包心菜夹在中间,老易跑到队伍最前头,你在队伍后头,他就立刻明白我不信任包心菜。”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处理她?一直让她吃草?”

    “先让她带路。顺便看看这段剧情会怎么演绎。”

    “剧情?”顾含章愣了一下又喔道“竟然忘了这是在游戏里。”

    李未济笑笑没再答话,转而对包心菜说道“小妹妹,既然红树林里有僵尸怪,那一会你走前面给我们探路。”

    包心菜急着“不不不,我害怕,我不敢,我不想死。”

    坚冰至拍她肩膀加油道“别怕,我和你走一起,我有隐身技能,保证你不会被敌人发现。”

    包心菜无力反驳,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下来,又顺嘴问道“大哥哥大姐姐,你们找苍白之树有什么事吗?”

    这倒是个好问题,自从打败伪神后,整个游戏流程好似暂告一个段落,往后无论是李未济入狱脱狱还是黎易组织劫狱都是与旁人无关的插曲,如果不是李未济强行将几人带到圣林之地,此时此刻他们应该还留在度量领域陪子归一起修电能塔呢。

    面对众人期待的眼神,李未济脸色一变,眼中流出一丝凶狠,鲨鱼齿亮了出来,冷笑道“当然是暗杀它。”

    这公开的话自然是说给包心菜听的,真相只会在队伍频道传输。

    [队伍频道][六十四说]监狱事件,我其实是被朵拉救出来的,这段故事比较复杂,我以后会在游戏社区详细写出来。大伙儿只要知道朵拉和灵宝是一伙的就行,他和灵宝一样,为了理想舍弃性命。他用智慧和死亡在本就不牢靠的秘法议会联盟纽带上凿出足以瓦解议会的伤痕,却没想到便宜了卓加,让她轻而易举掌握了整个议会,这不得不说是个意外。在朵拉牺牲之前他指引我去找苍白之树,但他没来得及说原因,这应该是游戏给我们留下的谜题,需要我们自己去破解。

    [队伍频道][元吉说]咦噫~明明是你自己的事件,和我们又没啥关系,早知这样,我还不如蹭许老板的事件经验呢。

    [队伍频道][六十四说]我还以为你喜欢探索扩充地图呢。

    [队伍频道][元吉说]我总觉得应该把度量领域每个角落都摸一遍再去其他地图才对,要不然心里总有挂碍,感觉怪怪的。

    [队伍频道][元璋说]人性使然,正常现象,不要多想。早期游戏都会特意出个地图探索进度条,很多人都是进度条不到就绝不换地图,这反而使玩家陷入数据追逐忘了探索本身的乐趣。

    [队伍频道][坚冰至说]我就无所谓了,反正我也没有度量领域的事件权限,去哪都一样,在圣林之地反而更有利提升自己。

    [队伍频道][黎黎畅畅说]对头,我看这儿就是比度量领域那个鬼地方强百倍,山美水美人更美,巴适。

    黎易好像说中了某人的心事,坚冰至道“茶妹妹是个好人,等我们进入圣林之地找到苍白之树就把她放了吧。”

    李未济应道“到时候投票表决嘛。”

    包心菜全然不知道几人在做什么,她只听到李未济要暗杀苍白之树,整个人都来了精神,但语气却十分惊悚骇然般颤抖道“你们,你们这群恶魔。”

    坚冰至最先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连声安慰道“他是开玩笑的,我们……”

    李未济厉声打断道“军事机密,休要多言。休整完毕,启程。”说完话,他从物资箱跳向远处,在沙滩上留下深深足印。

    “按正常游戏流程,进红树林后应该会有战斗剧情,大家小心戒备。对了,僵尸怪只有砍头、火烧和粉碎三种击杀方法,切记。”李未济在队伍频道分享游戏经验,“这片红树林阴森幽暗,说不定会冒出什么大。”

    事实与他说的完全不同。

    在包心菜的带领下众人没遇到任何怪物,反而领略到了红树林的独特魅力。

    海水涨潮退潮,原本肥沃的土地被盐水腐蚀似乎不适合植物生长,但生命总有惊人的韧拍千年,植物动物微生物在这片奇特的土壤重新构建起一套循环生态。

    裹满淤泥的石块和拱状的植根最先映入眼帘。

    堆叠的石块下有淡淡水洼,水洼时不时冒出一连串水泡,只要你愿意伸手去摸准能摸到壳青螯肥的螃蟹。

    半圆拱门状根系联结的是食指粗细的绿植,丫丫杈杈甚是喜人,有的已结了果,果实是葫芦和豆角的合体,长荚里是酸酸的红色颗粒。

    黄元吉毕竟年龄小,他没忍住大自然的诱惑,先摸了四五只螃蟹,弄得满手黑泥,又用小泥手摘葫芦豆吃,沾得嘴角脸颊也不干净。

    “这这这……”小元吉又看到一处冒水泡的地方,“肯定是个大家伙。”

    黎易打趣道“那你去捞啊。”

    元吉看看左右,双肩挂着,双手拎着,实在没有空余地方能放战利品,叹气道“罢了罢了,小爷今天放它一马。”

    引得众人会心一笑。

    再深入进去,树木逐渐高大起来,几个阿苏拉隐没在灌木里,好似只有包心菜独行。

    “这树叶子上有螺狮呃,它怎么爬上去的?”黄元吉又发现了好玩的东西。

    “哪呢哪呢?”这回连黎易也跟着凑热闹了。“还真是呵,这么高的地方,它怎么爬上来的?太有毅力了吧。”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阿树阿上两只黄鹂鸟,阿嘻阿嘻哈哈在笑它,葡萄成熟还早地很哪,现在上来干什么。阿黄阿黄你呀不要笑,等我爬上它就成熟了。”黄元吉想起这首儿歌,声情并茂地唱了出来,等他唱完才意识到有人在听,自觉丢脸,支吾道“我,我唱,唱得好听吧。”

    “噗~”黎易憋不住笑出声来,又连忙赞道“好听好听。比我唱得不知道要好多少倍。我唱歌就没在调上过。”

    听过他吹笛的黄元吉心中一暖。

    顾含章从小鬼头身边经过,瞥了眼螺狮,解释道“它倒不是自己爬上来的。是顺海水之势留在树叶上的。红树林涨水的时候,海水能漫过我们头顶呢。”她边说边向前走,差几步就追上李未济。

    此时的李未济形单影支,坚冰至和包心菜在他前方十来米远,他小心翼翼避开泥水不紧不慢地保持着这段距离。倒不是他忘了锁紧包心菜而是有意给俩人创造独处机会,幽闭环境,孤男寡女,总有些东西会按捺不住往外蹦。

    坚冰至的心思全落在包心菜下半身,不是他猥琐,实在是灌木掩眼看不到上半身。摇摆不定的臀部,几与灌木树枝同色的大腿,践泥踏水的玉足,奇妙的组合冲击着眼睛,他有些心烦意乱,有些口干舌燥。

    “茶妹妹,你家几口人啊?”浓密的树叶吸收了绝大部分音量,坚冰至鼓起勇气的询问变作蚊蚋扇风,无人听闻。却听头顶传来包心菜的声音“冰哥哥,你们是雇佣兵吧?”

    “啊。是。”他本想说实话,可这实话偏偏太苍白,远不如雇佣兵有魅力。

    “那你们真是来暗杀苍白之树的?”

    “不,不是。”坚冰至犹疑不定,突想起李未济的话,正声道“这是我们内部的机密,不能外传。”

    “原来,在冰哥哥心里,我是外人啊。”包心菜自嘲起来,“也是,虽然我一见你就觉得特别亲切,但我们总归认识不到两小时,倒是自作多情了。”

    坚冰至还想辩解,但真相与已经说过的谎言同时堵在他喉咙口,终究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得踩着玉足落下处亦步亦趋。

    “老冰咋这么没胆气了呢。”李未济退出以太小鸡视角,他实在想不通那么坚毅果敢的潜行者怎么就在一棵白菜面前低三下四。

    “叹什么气呢?”顾含章追上李未济拱他腰眼道,“你怎么不看紧她?”

    “给点空间,让她演。演得多,错得多。”

    “这是好事啊,那你叹什么气?”

    “你觉得这颗白菜长得好看吗?”

    “不好看。”顾含章异常直白,“以人类的身材比例来说,她属于顶级模特那种,极妖娆。而且发型、耳朵、眼睛、鼻子、嘴巴还有全身的皮肤颜色都极具艺术美感,像画中仙。所以,她不好看,因为她不是人。”

    李未济微微点头“这就是我叹气的原因。老冰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他没理由被一颗长得像人的白菜诱惑,更不会把真情寄托在虚拟游戏中。眼下他的一举一动太反常了,我甚至怀疑他也在演戏,可是他看那颗白菜的眼神又那么虔诚,不像是演的。”

    经这么一提醒,顾含章也回过味来,虽然和坚冰至相处时间不长,但她肯定这个出手果断的潜行者绝不会那么轻易迷失。一个大胆的想法自然而然浮现在她心头莫非,包心菜的某些特点与老冰现实中遇到的某人极度神似?

    看队友失神不动,李未济言道“你也这么认为?”

    “什么?!”顾含章惊慌着挤开身前的荆棘,快走几步,试图拉开距离。

    李未济反倒驻足,惊慌否认就是承认,看来她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

    “老济,愣着干嘛呢?”黎易呼喊着,“快过来帮我们装这些螃蟹。”

    他回身笑道“你们明明有新手背包干嘛不用啊?”

    “别提了。那垃圾背包,螃蟹装进去全死了,还弄得我鬼刃上一股子腥味。”

    “那我这背包也一样啊,都是游戏送的,螃蟹活不了。”

    “喔,我不是那意思。”黎易撞开小树拉着黄元吉来到好友身前,“我是想把螃蟹全装你手里,免得我兵器臭了。”

    “我艹,好思路。”李未济摊开双手,也不顾拖泥带水的螃蟹有多黏腻一并收入掌中,马上习惯性抓了下腰,鲜亮皮衣上出现两团泥手印。

    “好家伙,你这手巨能装啊。”黎易高声夸赞转而低声私聊道,“那菜还没黄呢?老冰还没醒啊?”

    “当局者谜,不破局就想唤醒他谈何容易。”李未济敲打着自己脸颊,“这种情况,淼淼是怎么教你的?”

    黎易回想着老婆说过的话,好半晌才道“借力打力。”

    “具体点。”李未济对这种高度概括的理念并无好感,他更在意实际操作方法。

    黄元吉看两人张嘴不出音,笑道“两个大男人说小秘密呢?”

    李未济没好气拍了下黄元吉的头“小鬼,看着点前面。”

    黄元吉瘪嘴,叮铃一声,幻作紫色蝴蝶穿花越草闪现出两人视野。

    “所谓借力打力很好理解的。这包心菜不是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纯洁无知的样子吗?咱们就利用这点,她装可怜咱们就热情到她难以拒绝,她装无知咱们就讲解到她无法反驳。就好比她说自己没吃过肉,那好啊,咱们说吃肉十恶不赦,她为了纯洁的人设自然只能吃草……”

    黎易还没说完,李未济喔道“难怪你主动拔草给她吃。好在我后来也明白了一点,故意拿话压她,让她承认自己不爱吃肉。”

    黎易笑道“妙就妙在老冰。他听到包心菜亲口承爱草不爱肉,情真意切地草塞到包心菜手里。包心菜本意拉拢他,故而不好驳他的情意。咽草如咽刀啊。她那表情,啧啧啧。这样一来,我们加强了她纯洁的人设,增加了她伪装的成本,自然加速了她暴露的可能。”

    李未济上下打量好友,心中由衷称赞淼淼更是个好妻子能让做事不经大脑的黎易把如何整治茶女表说得头头是道。转念一想,光靠喂草肯定喂不破包心菜的伪装,他又问道“除此之外呢,还有哪些办法?”

    “那花样就多了。”黎易眼睛放光,比之打架时的兴奋也不妨多让,笑道“等她出招的时候,我表演给你看。”

    李未济嗯一声,低头无语,机械式向前走着。

    他在想事。

    他要想明白游戏设计师安排包心菜出现在这里的缘由,只有想通了设计师的思路,才能更好的破开这个谜局。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