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五人组审问包心菜 茶格林动摇坚冰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ww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

    高山与海水接壤的地方是一片红树林,根系发达的深绿灌木和乔木深扎在水中,根连成网,叶搭成盖,从外部看过去蔚为壮观。

    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离山最近的那棵挂满红果的树上有东西在晃动,不是干枯的死藤,是滴血的动物大腿。

    如果你的眼力有李未济那么好,就能在绿叶红果之中发现那颗身材修长的包心菜,它的外貌与人相似,只是脑袋长成了包心菜的样子,层层菜叶就是它的发型,白绿相间就是它的肤色,肩膀、手肘、手腕和脚踝都开头淡黄色的小花,修长如葱的纤手正揪着那滴血的腿肉往翠绿的小嘴里塞。

    这画面多少有些血腥,黄元吉只能看到模糊的影,但他的好奇心又特别重,追着李未济问细节。李未济却没敢讲太多,100%拟真带来的反馈过于直接,植物吃生肉这场面对他来说同样别扭。

    眼下这场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和梦幻世界联系起来,顾含章心里牛皮被戳破的羞愧感和失落感交织丛生,低下头不敢看队友。

    树上的希尔瓦里又撒了一条肉下来,包心菜状的脑袋左摇右探,确定四周没人后才把肉垂进嘴里,它像吃面条一样吸溜着肉上的血汁,不多时便把小臂长短的肉条全咽进了肚子里。

    强忍腹中恶心李未济启用队伍频道,说:“各位有什么看法?”

    黎易根据之前的游戏经验有模有样分析道:“这玩意肯定是希尔瓦里的罪犯,按一般游戏设计,咱们应该打败它,抓住它,并把它交给希尔瓦里的暴力机关,就能拿到游戏奖励。”

    这倒是符合眼下的表象,背地里吃生肉的植物,而且还吃得这充血腥,没理由不是坏人。

    面对种种暗示李未济却不敢武断了,灵宝的故事才过去不久,他没办法用第一印象去评断那颗包心菜,谁都不知道《激战》会给它安排怎么样的故事。

    看到老友迟疑,黎易问道:“怎么了,有新发现?”

    李未济摇头道:“没有,上吧。”

    说是上吧,其实只有顾含章和黄元吉出力,李未济三人由于伪神的缘故还没恢复到玩家平均水平,他们只在后面装模作样掠阵。

    那颗包心菜虽然警觉但还是被隐身的黄元吉打了正着从树上摔起来,顾含章的渔网准确将它捕捉。它试图挣扎,但看到五人组到齐便瞬间安静下来。

    “你们是谁?”是女性的声音,娇弱的,有点颤抖,有点喘息,每个尾音都有游丝回转,让人忍不住心疼。

    同为女性的顾含章立刻警惕起来,她喝道:“好好说话。”

    那颗包心菜面冲着顾含章眼光却扫视着四名男性,依然用娇滴滴的声音颤颤地说道:“你凶人家干嘛~”

    坚冰至先软化下来,他凑近包心菜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在这做什么啊?”

    “小哥哥,我叫茶格林。你呢?”包心菜眼神一勾,很自然就反客为主。

    坚冰至想立刻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他马上想到自己的声音,心中不由埋怨自己:“要是先前把嗓音练好听点就好了”。就在他犹豫的片刻,名叫茶的包心菜轻轻扭动躯干再次呼唤:“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坚冰,冰冰至。”

    “坚冰啊,听起来就很酷哟。我从来都没见过冰呢,真希望有人带我去席瓦雪山看看。”她索性躺在地上,裹在网里,伸展着枝体,悠然起来。

    眼见坚冰至没了分寸,顾含章用步枪指着包心菜,质问道:“你躲在这里吃什么?”

    一句话把众男人从迷惑的声音中拉回现实,滴血的腿还挂在树上,如此大的反差在男人们建立起来一道提防的墙:这颗菜有问题。

    “嗯~哼~”包心菜轻微吟一声,低眉抿嘴,非常委屈地说道:“大人们都说鹿肉特别肥美,我好想吃哟,可是我家根本买不起,我天天想啊想啊,做梦都在吃鹿肉呢。”她突然抬起来看着所有人,眼睛里满是兴奋的高光,道:“昨天听守望者说海岸出现了少量复生军,今天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过来拾荒,结果真的被我发现了一只复生鹿呢,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杀死它呢。”

    新名词,复生军。

    新疑惑,她说的是真话吗?

    人腿和鹿腿差别还是很大的,只要看看那条晃荡的腿就能知道真相。抱着这种想法,李未济捏着鼻子靠近,只可惜那条腿残缺不全连皮都没有根本分辨是哪种生物。

    “确定了吗?”看到李未济返身,坚冰至着急发问,好像很怕听到不如意的结果。

    李未济摇头不语。

    坚冰至高兴了,他弯腰想解开渔网。

    李未济出声制止:“别。”又问包心菜道:“鹿在哪?”

    “可能被海水冲走了吧,也可能被其他动物吃掉了。森林里变幻无常,我可不敢确定。”包心菜语言含糊,试图回避问题。

    顾含章越加确定这颗菜不是好人,厉声道:“带我们去现场。”

    “真羡慕姐姐有副嘹亮的嗓子,我就是声音太轻了,连蚊子都不怕我。”包心菜赞捧着,“姐姐要去看,那我自然愿意带路啦,只是这渔网……”

    顾含章怒而不发,收起渔网用步枪顶在包心菜的小腹:“别耍花招。”

    包心菜慢吞吞站起来,虽然她比人类要瘦弱几分,却还是要比阿苏拉高出好半截,众人只到她胯骨附近,更壮实的黎易也不过到她肚脐。顾含章换了个持枪姿势,枪口勉强抵在她后背,她这才扭动着腰枝款款向前。

    别看她是希尔瓦里,是植物构成的类人生命体,但裸露在外的表皮丝毫不比人类皮肤粗糙,走动间还折射出特有的白嫩光泽,看着坚冰至不好意思抬头。

    众人跟着包心菜向东走了约有四五百米,在远离红树林的细沙海滩上果然有倒着某种动物的尸体,远远望去这尸体果然少了腿。

    坚冰至连续两次[暗影疾步]瞬移到尸体前,他快速翻开尸体后折回队伍,兴高采烈道:“是鹿。那毛皮,一看就是鹿。”

    “不可能。”顾含章断然不信包心菜说得竟然是真话。

    坚冰至却说:“我检查过了,是真的。你就别以难她了,放了她吧。”

    “是啊,含璋姐,我看她挺真诚的不像在骗人。”黄元吉还小,不明就理。

    黎易与李未济对视,两人嘴角同时浮现一抹微笑。笑容过后,黎易殷勤道:“我看也是,这么可爱的妹子肯定不会骗人,而且看她也没什么武力,就放了她吧。”

    “不行!”

    李未济和顾含章同时出声喝止。

    顾含章没想到李未济会站在自己这边,道:“我们现在可是阿苏拉模样,现在把她放了,说不定她转头就告发我们。”

    李未济拍手道:“是了,是了。我也有这种担心,而且,她可是杀死了一只鹿喔,肯定是有武力的。”

    “我,我……”包心菜竟哭了起来,边哭边含糊道:“不是的,不是的,鹿不是我杀的,我承认刚才说谎了,我只是好面子而已,不想你们看扁我。”

    “别怕别怕。”坚冰至柔声安慰道,“你直管和我们说实话,鹿是怎么死的?”

    包心菜抹干净白色树脂状的泪珠,似心有余悸颤音说道:“是守望者。守望者肃清海岸线的时候被复生军的主力缠住,这只鹿虽受了重伤,但它趁乱逃生,我当时以为捡到便宜就跟着它,谁知道它竟然发现了我,发疯一样向我撞来,它的角像铁片一样锋利,我害怕极了,只能跑,可我这么纤弱哪里跑得过它啊,很快我就被逼到那边山脚……”

    坚冰至关切问道:“你没受伤吧?”

    包心菜又落下泪来,声音却是正常了,轻轻声道:“有劳小哥哥挂怀,我倒是没有受伤。那鹿其实是强弩之末,再加上我天生就会些控制植物的魔法,它眼见斗我不过就又逃跑了。”她拍拍心口,又道:“可真是吓煞人也。等我回过神来,意识到它可能不行了,就又去找它,才发现它横死沙滩,我才割了它的腿来吃。”

    黄元吉马上联想到废墟疯长的草,心直口快道:“原来是小姐姐你施的法啊。”

    包心菜眼睛一转,低头看黄元吉道:“可能是我没控制好,影响了周围的环境吧。对了,大哥大姐们是怎么到这里的,平时这里可是半个人影也见不着呢。”

    黎易哈哈笑道:“我们是从山那边过来的。”

    “这山少说也有几千米,哥哥姐姐们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翻过这么高的山过来,哇,你们一定是母树说的绝世大英雄。”包心菜的眼睛里全是星光。

    “少拍马屁,带我们去你和鹿战斗过的地方。”顾含章气不打一处来,步枪往前一顶,包心菜哎呦一声踉跄一步差点没摔倒,坚冰至和黎易连忙去扶,这才稳住了她的身形。

    包心菜稳住后急忙向扶她的两人道谢:“我可太没用了,站都站不稳当。要是我有大姐姐这么大的力气,这么强壮的身体就好了。”

    顾含章脸色一变,气中带笑道:“小妹妹,你身体可比我高大多了。”

    “我说错话了吗?对不起,我是想说你有力气很健康,你不要多想,我没有恶意的。”说完话包心菜一跺脚又转向李未济道:“这位哥哥,你帮我和姐姐解释解释吧,我真的没有恶意,没想到姐姐就想多了,都怪我不好,我总是把事情想的很简单,惹人家生气。”

    李未济满脸堆笑,劝顾含章道:“好了好了,强壮好歹是褒义词嘛,你别和她一般见识了。就按你说的,咱们去打斗现场看看。”

    顾含章冷哼一声,命令道:“走!”

    包心菜总算不废话朝着沙滩的反方向走。高山就在那里,众人穿过一人高茅草丛生的小径很快走到山脚下。然而,包心菜却像失了目标一样在山脚下徘徊起来,辗转几圈后她凄怆道:“就是在这啊,那棵藤呢。”

    顾含章得意道:“按理说你的鼻子现在应该变长才对。”

    包心菜虽不懂匹诺曹的故事,但她听得出反讽的语气,顿时原地蹲下埋头自怨自艾道:“我真的没骗你们,明明就在这里的,有根藤,我还用藤织了一张防护网呢,怎么就……”

    坚冰至也跟着急了起来:“是不是你记错了?”

    “应该不会吧。”包心菜依然埋头声音犹豫起来,“当时虽然跑得很急,可我记得路口有三丛紫荆,错不了的。”

    顾含章手指挂在扳机上,鄙夷道:“说谎精。”

    坚冰至连忙按住顾含章道:“别冲突,或许是她太害怕以至于忘了路呢。我去四周再查探查探,你们等我信息。”说着话他就潜行隐没在茅草里,不见了踪影。

    黄元吉亦劝慰道:“含璋姐消消气,为个说谎精生气不值得。”

    顾含章心说“你知道个屁”,脸上却缓和不少。

    黎易却一反常态关心起包心菜来,他拨了些草塞到她手里。

    蹲在地上的包心菜握草不解道:“大哥哥,这是?”

    黎易按着她的手说道:“大哥哥相信你是无辜的,吃点草压压惊。”

    包心菜开心道:“大哥哥对我太好了,谢谢大哥哥。”话虽如此,她手中的草却一动没动。

    黎易又道:“小妹妹不喜欢吃这种草吗,我给你弄点多汁地。”

    “哎,不用,不用,这草就挺好的。”包心菜一把将茅草塞进嘴里咀嚼起来,眼睛迷起嘴巴紧闭,咕噜一声咽下,开怀道:“有大哥哥关心我好多了。”

    顾含章翻个白眼把枪夹在左腋下,腾出右手抵着耳中钮扣私聊李未济:“你不说道说道?”

    李未济却不回她,只踱步到山墙根坐下,吹着口哨,打着响指,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懒得管你们,反正上当受骗不是我。”顾含章收好枪按下工程腰带,一架渔网炮台支起,也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闭目养神。

    威胁解除,包心菜却不乱动,依然蹲在原地时不时看向东北方,像是在期盼坚冰至回来。

    黎易看在眼里,连走带跑又拨了些茅草摸了几颗野果按到包心菜里膝前,哄道:“再吃些,再吃些,你冰哥没这么快回来,有你畅哥在你不要怕。”

    包心菜不失礼貌吃了颗野果,终不再看东北,而是把全部柔情都对准黎易娇笑道:“好甜吖。哥哥你叫畅吗?真好听的名字。”

    黎易开心了,他手掌纷飞介绍起来:“我叫黎黎畅畅,畅所欲言无所顾及的畅。这小小只叫元吉,他就是个小屁孩。那个大姐姐是含璋,她对你没有恶意的,你不要往心里去。”

    “畅畅。畅畅。”

    包心菜用软糯的声音反复念叨着,听着黎易心花怒放。

    “那,那个大哥哥呢?”包心菜指了指李未济。

    黎易切一声,没好气道:“他啊,我们的老大,严厉得很,很无趣的一个人,不要搭理他就是。”

    包心菜上下打量着李未济,若有所思道:“那他是不是对你们都凶巴巴的?”

    “是啊。”黎易添油加醋道,“你可不知道,我们是一个探宝队,但是呢送死的事都是我们在做,分钱的事都由他来,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就知道欺负我们。”

    “可不能这么说。”包心菜却为李未济辩解起来,“大哥哥也是为了整支队伍吧,严厉点纪律性才强,队伍的生存率也更高啊。探宝求财更求生嘛。”

    “你懂得还挺多。”黎易挑大拇指,“他要是能听到你这番评价肯定开心死。”

    李未济睁眼起身:“你们嘀咕什么呢?”

    包心菜连忙切换成笑脸羞道:“没什么。”

    黎易却大大咧咧说道:“夸你会带队伍呢。”

    李未济脸色闪过一点喜悦又回归严肃道:“老冰怎么还不回来?”

    黎易指扫四周,言道:“这里茅草绵密,根藤缠绕,一时半会找不到很正常,你就别操心他了。”

    “你看吧,我就说大哥哥为队伍负责吧。”包心菜眼睛弯得像月牙。

    黎易气道:“那合着我不为队伍负责了?”

    包心菜拉住黎易的手:“畅哥哥不要生气,是我口无遮拦。”她又挑拣出一颗红果放到黎易手上,赔礼说:“畅哥哥吃颗遂愿消消气。”

    递果子双手相碰的时候,坚冰至瞬移过来叫喊道:“找到……”他看到两人手挨手肩并肩哑然失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