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江湖故人,寒江孤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圆圆凝视着楚忘的眸子,犹豫间抬起双手缠住楚忘的脖颈,微微踮起脚尖。

    两人四目相对后,楚忘勾了下苏圆圆的鼻梁,呼吸有点儿急促,温温柔柔地询问,“你说,好不好?”

    苏圆圆垂下柔颈在楚忘炽热的目光下,她羞赧地点了点头,轻声道:

    “我嫁给你可以,可你心里还有其他小姑娘吗?”

    楚忘摇摇头,年少只懂心里情愫,不懂责任,他现在这般年龄,该懂的自然都懂,“没有呀,我想和你结婚,还想和你有一个孩子,牵着你的手比什么都好。”

    “孩子?”

    苏圆圆紧咬嘴唇,扭头望了眼宛如修罗地狱的淮阳城,紧咬着嘴唇沉吟许久后,她摇头道:

    “我...还不想要孩子....”

    楚忘握紧苏圆圆的手,思琢许久后,他俯下身子吻了一下苏圆圆的额头,轻吁口气,“天下不靖,我辈又能怎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你终究只是一个凡人,老话说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你应该明白。”

    苏圆圆紧咬着嘴唇,眉头拧成一线,“你去雪鹫峰吧,有些事,你我都无法放下,给我一点儿思考的时间。”

    楚忘舒展开眉头,深知在苏圆圆的心里,于乱世之中,儿女私情并非极为重要,他点了点头,揽住对方的肩头站了半宿。

    .....

    次日后,楚忘抱着漫雪,持剑杀出淮阳城,朝着雪鹫峰而去。

    李子可神情紧张的跟在楚忘的后边,他往往没有料到,楚忘在一夜思索后,会毅然决定前往雪鹫峰。

    “少主,你去雪鹫峰干什么?”

    李子可困惑地问道。

    楚忘想起无旧说的话。

    如果对方没有说错,那所有的真相都在雪鹫峰,他要去一趟,看看这个老头儿到底指的是什么。

    “一个真相。”

    楚忘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深谙人情世故的他一眼就是看出李子可的忐忑。

    这个男人有什么好忐忑的事情。

    他好奇,问道:

    “李叔,你要是担心圆圆,大可留在城里,无需跟着我去雪鹫峰。”

    李子可沉默了许久。

    他回忆着往事。

    雪鹫峰,楚忘不能去!

    “少主,你当以大局为重,留在淮阳,帮助难民,雪鹫峰没什么好去的。”

    李子可紧盯着楚忘说道。

    楚忘逼视着李子可的双眼。

    两人对视中,李子可的眼皮跳动,有些不敢直视楚忘的双眼,他发现站在自己身前的人,早已不是以前负刀的少年郎。

    如今的楚忘,目光犀利,身上透露着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

    “淮阳已经沦陷大半了,我留在城中也是没有用。”

    楚忘低声说道。

    李子可撇头,沉默下去,跟在楚忘的身后。

    数日后,一行人路过一个村庄,当他们刚靠近之时,便是有数个活死人朝着他们冲来。

    骏马受到惊吓。

    楚忘弹开龙渊,一线寒光掠过,磅礴的剑气就是穿透活死人的身体。

    在剑气绞杀之下,肢体横飞,血雾弥漫。

    李子可等人皆是愕然。

    此等的内力和剑气,这江湖之中,除了赵老头儿几人,其他人皆不是楚忘的对手。

    楚忘望向村子,询问身边的一个女人,“这是什么地方?”

    “杏雨村。”

    女人恭敬地回答。

    “我们走吧。”

    楚忘打算穿过这个村庄。

    在他身侧的李子可却是如遭雷击,整个人杵在原地,往事似潮水般袭入他的脑海之中。

    二十几年前,他来过一次杏雨村。

    楚忘注意到李子可神情的变化,立即勒住缰绳,扭头看向对方,“李叔,怎么了?”

    李子可竭力稳住心神,握住缰绳的双手正剧烈地发抖。

    楚忘瞅了眼,不禁困惑。

    在他决定前往雪鹫峰以后,李子可就很是不对劲,这一路上,对方不断地劝说他,总想着阻止他前往雪鹫峰。

    现在,李子可的脸色更是无比惨白。

    “没...没什么。”

    李子可深吸口气,露出僵硬的笑容,对楚忘解释着说道:

    “哈哈,我曾来过这个地方。当年,其他门派追杀我到这个地方,我险些死在此地。

    我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

    “哦,是吗?”

    楚忘多看了几眼李子可。

    对方身为剑邪宗的杀手,常年游走在刀锋之上,以前都不害怕,现在反而害怕了。

    他不信。

    李子可握紧拳头,浮现出悲恸之色。

    楚忘也是注意到了李子可情绪的变化。

    “李叔,这杏花村可有你的故人?”

    他骑着马走入村落里,满目狼藉,荒无人烟,多半是从淮阳城逃出的难民路过了此地,将瘟疫也带到了这里。

    如今,人死光了。

    李子可愈加悲痛,险些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哽咽的回答楚忘,“这个地方没有我的故人。”

    “既无故人,何须如此难过?”

    楚忘放眼望去。

    在村中正中有一湖,而湖中漂浮着一叶扁舟。

    李子可没有对他说实话。

    “这个村子依湖而建,乃是一个好地方呀。可惜了,葬送在了瘟疫之中。”

    楚忘喝了数口烈酒后,将酒壶丢给李子可,“寒江孤影,江湖故人。你又何必对我说谎?莫非是这个地方藏着你一生的秘密。”

    李子可握住酒壶,听了楚忘的话,在一怔以后,悲怆惨笑。

    恩一头,怨一头。

    上苍安排好的事情,江湖里的刀剑又怎能斩断冥冥之中的安排。

    他猛灌数口烈酒,双眼涨红。

    其他人都是非常困惑,不知李子可为何变成这一副失魂的样子。

    他们好奇。

    杏雨村多半还真的藏着了李子可一辈子的秘密。

    “他是你什么人?值得你如此难过。”

    楚忘看着李子可问道。

    李子可沉默了很久,自顾自地喝着酒,眯眼望向湖泊正中的一叶扁舟,思绪回到二十几年前的那一天。

    那年,湖泊四周芦苇连天。

    风一吹,碧草和天一色。

    他背负着剑,抱着孩童来到这个叫做杏雨村的地方,在湖边找了一户人家。

    那户人家的男人和他的妻子同姓—苏。

    很多年后,他对长大后的孩子说,“你与母同姓吧,姓苏,名圆圆。

    有一天,家人与你团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