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特蕾莎与晨忘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晨忘语!

    晨忘语?!

    曙光教派的神职者?!

    定定地看着面前这位让自己极具好感的女孩,特蕾莎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也开始逐渐不听使唤了。

    说通俗点,就是愣在原地,一脸懵辶。

    她是打死也没想到,就在自己偷偷摸摸寻找着那位‘心上人’时,会遇到这个昨晚睡不着在床上滚来滚去时所假拟的‘最强对手’。

    黑梵牧师的恋人,曙光教派的新晋圣女,晨忘语殿下!

    尽管只是新晋圣女,名气方面甚至还不如自己这个【魔女】,但就在获悉对方身份的瞬间,特蕾莎就觉得自己已经被比下去了,至少在气质方面就已经被比下去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在特蕾莎原本的设想中,神眷者这种足以称得上是神祇凡间代行者的存在,应该是那种华贵圣洁、高不可攀、天神下凡般的存在才对!

    然而面前这位晨忘语小姐姐却完全颠覆了特蕾莎的认知。

    作为曙光女神所眷顾的人,这位殿下身上确实存在着‘光’的特质,或者说是气质,但那并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光,面前这位正在对自己傻笑的少女并不刺眼、也不圣洁,却足够温暖、足够澄澈、也足够纯粹。

    依如晨曦、依如黎明般干净的光。

    而且长得也好漂亮,胸还好大。

    好委屈,有点想哭……

    天真的魔女垂下了小脸,眼眶微微有些泛红。

    “塔罗沙小姐?”

    语宸有些担心地试探着问了一句,随即便缓步走到了面前这位小嘴轻抿,身躯正在微微颤抖的少女旁边,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你没事吧?”

    她并没有像个傻子似的问‘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因为特蕾莎此时此刻给人的感觉绝非‘身体不适’,而是‘心情不好’。

    “那个……忘语殿下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特蕾莎嘟囔了一句,随即轻声说道:“我没事的,只是有点,唔,被打击到了。”

    语宸当时就懵了,特别可爱地歪了歪脑袋:“诶?”

    【因为你是黑梵牧师的女朋友而且见面之后感觉好厉害自己完全比不上所以产生了无力感心情非常复杂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啊!】

    虽然心里想的东西都非常不合适,但是这种时候不说点什么也不行,所以在沉默了几秒种后,特蕾莎终于还是鼓起勇气,俏脸微红地抬起头来,贝齿轻咬:“因……因为殿下你的胸部比我大好多。”

    “不用叫殿下啦,我只是……诶!!!”

    语宸话说到一半才反映过来特蕾莎刚才究竟说了什么,立刻下意识地往后蹦跶了一下,抬起手臂换在自己身前,满脸通红地缩了缩脖子。

    【我在说什么呀!】

    特蕾莎在心底哀嚎了一句,立刻小跑到语宸面前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就是挺羡慕殿下你的胸……啊不对,我是说殿下你的男朋友!不是!我没说自己喜欢你男朋友!我只是觉得你肯定特别讨你男朋友喜……啊啊啊也不对!”

    终于,几乎没有跟陌生人交流经验的少女崩掉了。

    “没……没事,咱们去那边坐一会儿吧!”

    倒是语宸勉强淡定了下来,毕竟每次组队去泡澡的时候都会被几个闺蜜戏弄一番,平时也没少挨夏莲和菲雅莉之流调侃,所以害羞归害羞,但姑且还不至于太过混乱,只是拉着特蕾莎小跑到选手区的角落坐下了。

    “实在对不起!万分抱歉!”

    坐下后,特蕾莎依然在疯狂地道歉。

    “咳,特蕾莎的身材也很好啦。”

    语宸忍不住摸了摸旁边这位可爱少女的脑袋,用令人安心的语气笑道:“换个话题吧,特蕾莎今天也要做裁判吗?”

    特蕾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飞快摇了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因为昨天笨手笨脚的惹出了不少乱子,我觉得还是别再给大家添麻烦的好……嗯,就是这样。”

    毫无疑问,这是她和福斯特对好的说辞,虽然笨手笨脚是真的。

    “嘻嘻,我也经常被朋友说笨手笨脚呢,不过她们也有夸我可爱~”

    语宸调皮地眨了眨眼,莞尔道:“昨天听朋友说你的时候还觉得我们真好运,随便挑个位置就能距离丹奴军事学院的天才【魔女】那么近,结果今天就认识本人啦。”

    “不……不是【魔女】!”

    特蕾莎下意识地回了这么一句。

    “啊,抱歉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

    意识到对方似乎不太喜欢这个‘昵称’的语宸立刻掩住小嘴,特别不好意思地歉然道:“真是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

    “不对!”

    结果特蕾莎却是猛地一拍脑门,似是在给自己打气般用力握了握小拳头,目光特别特别坚定的看着语宸:“就是【魔女】!”

    语宸:(⊙w⊙)?

    “对!我是【魔女】哦!丹奴军事学院的四年级生,上届【战火联赛】的总冠军,千年难得一遇的超级军事天才,特别厉害的【魔女】特蕾莎·塔罗沙!”

    仿佛是在说服自己一般,特蕾莎绷着小脸郑重其事地如此说到,并在下一秒把脸埋在了双手中:“呜!好羞耻啊!”

    “噗嗤~”

    语宸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盈盈地用力点头附和道:“嗯嗯,特别厉害!”

    “呜,好想把脑袋埋进沙子里。”

    特蕾莎哭丧着小脸喃喃了一句,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装作漫不经心但从身体到语气都分外僵硬地问道:“那个,忘语姐姐是自己来的吗?”

    “诶?”

    语宸眨了眨眼,随即便微笑着摇头道:“不是啦,我是跟交流团的朋友一起来的,因为被福斯特同学邀请了,所以他今天也要打比赛。”

    【他在这里呀!】

    “哇~!”

    特蕾莎顿时瞪大了眼睛,随即下意识地把手伸向肩膀,却是抓了个空,这才想起自己为了便装特意改变了发型,现在已经不能通过玩麻花辫缓解紧张情绪了。

    “他叫黑梵,跟我一样也是圣教联合代表团的见习人员,既然特蕾莎你是裁判的话,应该有知道他吧。”

    语宸甜甜地笑了笑,随即微微蹙眉道:“对哦!既然特蕾莎你知道我有男朋友的事了,那肯定是知道黑梵的啦,诶嘿,是我反应慢了。”

    【超!知!道!】

    在心底如此大声回应着,特蕾莎表面上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温顺地说道:“嗯嗯,我知道的,黑梵牧师是我们这届比赛的种子选手呢,福斯特前辈说他在米莎郡那场不幸的灾难中表现得非常厉害,所以无论如何都希望他能来参加我们这次比赛!”

    语宸并没有替墨檀谦虚,只是诚恳地点了点头:“嗯,当时我也在那里,情况确实非常困难,黑梵当时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就是说啊,明明那么忙,却能在指挥时间有限的情况下赶制那么多漂亮的计划!”

    “诶?特蕾莎你怎么知道黑梵很忙的?”

    “啊……”

    注意到自己失言的特蕾莎立刻轻呼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才讪讪地笑道:“我……我肯定知道呀,毕竟像黑梵牧师那么出色的人,平时肯定会有很多琐事缠身……吧?”

    说到最后,这姑娘明显已经有点心虚了。

    毕竟在她的判断中,黑梵牧师最初那段时间的地位其实并不是很高,被各种因素干涉的影子比比皆是,直到某个时间点后,他才拥有了绝对的话语权。

    所以如果特蕾莎的判断没错,除了指挥作战和整体调度之外,黑梵牧师恐怕根本没有什么琐事可忙,他之所以会给自己一种时间严重不够用的感觉,很有可能是因为其它原因,比如特别嗜睡或者每天都要祈祷十个小时之类的。

    这一现象同样也存在于苏米尔那场战役中,只不过那时的黑梵牧师就好像能在睡眠中思考一样,每次有动作时都会更新大量极具前瞻性的既定计划,始终没有让局面脱离过自己的掌控。

    不仅如此,特蕾莎甚至还隐约察觉到,那段时间黑梵牧师的心情似乎并不是很好,连带着发现这一状况的自己都忍不住有些伤心。

    果然,在听完这番话后,语宸轻笑着摇了摇头:“他当时可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光之都那边当时甚至都不知道有他这么个人啦,不过……唔,当时黑梵他……咳,每天都要祈祷很久,所以时间确实有一点点不够用,大概。”

    “嗯嗯!原来是这样呀!”

    并没有怀疑当时墨檀他们为了搪塞他每天都会失去一段时间意识而编的说辞,特蕾莎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随即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那个,话说回来,怎么没见到黑梵牧师?你们不是一起来的吗?”

    语宸眨了眨眼,轻声道:“嗯,是一起来的,不过他临时有点事要离开一下,估计一时半会恐怕没办法回来了,啊,不过比赛时候他肯定会到的!”

    特蕾莎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失落,强笑道:“那还挺走运的呢,要是黑梵牧师在的话,刚才忘语姐姐你就不一定能救下我了~”

    “噗,不至于啦。”

    语宸哑然失笑,随即若有所思地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要是黑梵在的话,恐怕也不需要我啦,他其实很会在意周围的,而且他的律令术还很适合扶住你。”

    因为怕自己过载,特蕾莎没敢脑补语宸刚才说的那番场景,只是垂下双眸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便慌慌张张地转移了话题。

    就这样,莫名其妙就这样认识了的俩姑娘坐在一起聊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或许是因为性格稍微有些相似、经历却截然不同的原因,气氛竟是越来越融洽。

    特蕾莎给语宸讲了许多学园都市的趣事,还介绍了几家自己喜欢跟朋友去的烘焙坊,还提到了那个自从恋爱后几乎天天撒狗粮给自己吃的好朋友。

    语宸则说了一些光之都的事,比如公正教会的主教与财富教派的大祭司会为一捆大葱贵了两铜币吵到面红耳赤等等,颠覆了特蕾莎对圣域的认知,当然,除此之外她也说了一些明显会让特蕾莎感兴趣的事,比如联合部队在米莎郡的作战等等。

    “原来是这样啊……”

    微微垂下眼眸,特蕾莎轻声叹了口气,喃喃道:“果然,真正的战场与沙盘上的色块是两回事呢,要是让我这个所谓的高材生亲赴前线,恐怕会被吓得连动都不敢动吧……一想到那些不久之前还跟自己有说有笑的人再也回不来了,我……呜,那个叫小狼的孩子还好吗?”

    语宸点了点头,低声道:“那孩子过的很好,他当初在米莎郡的时候就已经加入公正教派了,后来还跟大部队一起回到了光之都,正式接受了洗礼,现在已经是一名预备圣骑士了,我来之前还去看望过他一次,很健康的样子,应该有被照顾的很好。”

    “那真是太好了……”

    特蕾莎长舒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还以为经历了那种事,那孩子会一蹶不振呢,是我太小看人了。”

    语宸的表情有些微妙,嘟囔道:“变化其实也不是没有,不过跟一蹶不振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诶?”

    “那孩子现在已经能够熟练的使用石灰粉了,装死也装得惟妙惟肖的。”

    “啊?”

    “嗯,是格尔宾骑士亲口说的,他表示小狼以后肯定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公正骑士?”

    “公正骑士……”

    特蕾莎的身形微微一晃,小脸上满是错愕和茫然:“都要学习装死和怎么用石灰粉吗?”

    语宸回忆了一下公正教派那帮子人的画风,没好意思告诉特蕾莎那只是公正教派企业文化基础中的基础,只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这还真是……呀!都这个时间了!”

    特蕾莎刚说到一半,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呼,紧接着便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慌慌张张地对语宸说道:“那个,忘语姐姐,我还有点事,得赶紧走了!”

    “嗯嗯,路上小心哦,别再摔倒了。”

    “放心啦,刚才只是意外而已,我其实也没那么笨手笨……哇啊!”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