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月朦胧,鸟朦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呜哇!”

    季晓鸽下意识地脑补了一下‘脖子上顶着骷髅头’这一场景,两只雪白的翅膀当即就炸毛了,惊呼着一蹦十三尺高,在天上悬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咬牙切齿地向下面的罪魁祸首开始了俯冲:“你要死呀!”

    尽管能够直接旋身躲开,但看出季晓鸽确实受到了惊吓的墨檀还是轻叹了口气,并没有采取任何回避动作,任由俯冲而至的少女对自己发动了一记【强力膝击】。

    当然了,所谓的【强力膝击】其实并不强力,毕竟主修烹饪、辅修战地工程学的夜歌姑娘在体术领域着实有些糟糕,无论是力量和体质都只是比游戏外普通壮汉略强一点的水准,甚至比不上【无罪之界】中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壮年兽人,颠颠勺什么的还凑合,至于攻击力嘛……也就能勉强破掉‘黑梵’的防吧。

    总而言之,伴随着‘咚’的一声,季晓鸽那就算是在二次元美少女中也不可多得的白嫩膝盖狠狠地撞在了墨檀的胸甲上。

    墨檀连动都没动……

    事实上,如果不是那抹拂过鼻尖的香气,如果不是那声有些沉闷的‘咚’,墨檀甚至没感觉到自己被‘攻击’。

    也正因为如此,他反应慢了半拍,没来得及在最佳时间进行‘假摔’。

    而在季晓鸽的概念里,面前这家伙要么直接躲开自己这一膝盖,要么就是装模作样地被自己打倒,不会有第三种可能。

    结果墨檀竟然就这么直接站着没动!

    于是乎,尴尬的情况就这么出现了——

    在完全没考虑到这种结果的情况下,惊愕的季晓鸽一时间竟然只顾着跟墨檀大眼瞪小眼,而忘了拍打自己身后的那双翅膀。

    尽管这大半年下来,这姑娘已经能够娴熟地进行飞行,甚至能够在天上玩直角变向和响尾蛇机动了,日常生活中也经常会用到自己这对羽翼,但毕竟她当了二十多年的普通人,所以就算再怎么有天赋,也依然没有将使用身后那两只翅膀彻底融入到‘下意识’中。

    大家可以试着想象一下这副画面,身高将近一百九十公分的半龙人男子稳稳地站在原地,而轻盈纤细的有翼美少女正用右膝抵着前者胸口,距离地面大概有近一米五的距离,且……忘记了自己有双翅膀。

    然后,喜闻乐见的事就发生了。

    “呀!”

    在完全无处借力(用力顶墨檀只会把自己更快推到地上)的情况下,少女发出了一声仓惶的惊呼,就这样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这种时候,按照一般的剧本来说,那肯定是墨檀时髦值贼高的那么一拉一拽,或者一环一抱,再或者一托一揽,将面前的美少女于千钧一发间救下来,然后脸红心跳、月黑风高、小鹿乱撞、心照不宣、孤立无援、雪上加霜、自我挣扎、悲愤欲绝、心态爆炸、四重分裂、血溅五步、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九转还魂、十面埋伏、终成眷属、产后护理、攒钱买房、基金股票、旭东老仙、法力无边、天台约见、再续前缘……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咳,总而言之,无论如何,墨檀此时此刻都应该想办法拯救季晓鸽于屁墩之前。

    然而……

    尽管他确实第一时间伸出了手,但鉴于季晓鸽抵着他胸口直挺挺向下倒去的,如果墨檀想要扶住她的话,最方便的方式应该是——直接抱住后者的双腿。

    因为是最方便的,所以自然也是第一个被墨檀想到的。

    但问题在于,季晓鸽穿的并不是长裤。

    所以在下意识地看向对方那双长腿的时候,墨檀立刻下意识地闭上双眼,别过头去,而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大对劲儿时,季晓鸽已经啪叽一下摔地上了。

    而从她的视角来看,面前那个男人非但没有试图扶住自己,这会儿更是面色微僵地侧着脑袋,眼睛也只半睁开了一只,就差把‘不忍直视’这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有一说一,凭借墨檀当下的身手,就算不选择最具效率的方式,也足以在短时间内变换自己的位置,箭步冲到季晓鸽身后或身侧扶住她了,只可惜这人刚刚懵住了,而且很难说跟少女那线条柔美的双腿没有半点关系。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为什么不躲?”

    季晓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只是抬起头盯着墨檀。

    “因为吓到你了所以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墨檀面色僵硬地给出了回答。

    “为什么不扶住我?”

    季晓鸽再盯。

    “……”

    墨檀没说话,只是讪讪地挠了挠脸颊。

    “……”

    季晓鸽继续盯。

    “好吧,因为我觉得直接抱住你的腿不太合适,虽然别的办法也不是没有,但当时没反应过来……”

    墨檀终于还是说了实话,在这种直截了当的问题面前,这会儿的他实在很难很难用其它理由搪塞过去,疑问句的话,恐怕也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唔!”

    季晓鸽微微一滞,但还是没有移开视线,依然盯着额角渗汗的墨檀:“为什么没拉我起来?”

    “啊?”

    “我是说,你好歹把我拽起来吧!地上好凉的,我翅膀抽筋了!”

    “哦哦!”

    墨檀这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傻乎乎地把季晓鸽从地上拉了起来。

    “你这人……”

    季晓鸽气鼓鼓地锤了下墨檀,却并没有继续就刚才那场‘意外’说下去,而是一边轻轻按摩着自己的翅中部位一边轻哼道:“所以说,骷髅头是什么意思啊?!”

    墨檀暗暗轻舒了口气,尽可能淡定地问道:“就是说……那是你自己的脸吧?”

    “脸?”

    少女轻轻戳了戳自己的脸颊,哑然失笑道:“当然是我的脸啊,不然还能是你的脸吗?哎对了!默你要不要给我发一张游戏外的照片,然后咱俩换个头,我妹妹合成图片的技术可好啦!”

    【我猜你妹妹十有八九会把我嫁接到草履虫之类的生物上……不,如果我真敢发照片的话,明天一大早她应该就已经提刀杀过来了吧……】

    墨檀觉得自己的胃部抽搐了一下,立刻摇头道:“不了不了,这事儿一听就挺惊悚的。”

    嗯,没毛病,一张‘墨檀’的照片发过去,效果绝对惊悚,妥妥的。

    “哼!你这人有时候真的很没意思诶!”

    季晓鸽用另一只没抽筋的翅膀用力拍了下墨檀,也没再继续坚持,只是嘟着嘴说道:“是我的脸啊,怎么了?”

    墨檀耸了耸肩,清爽明朗地说道:“所以你刚才那句‘因为漂亮就被忽视掉真正的自己’就显得很扯淡啊,说得就好像这份漂亮不是你的一样。”

    季晓鸽眨了眨眼:“哈?”

    “很多人都容易陷入这样一个误区,那就是别人是因为什么什么才对我怎样怎样的,而最显著的两个例子,无非是财产和外貌了。”

    墨檀转头看了一眼身边有些发懵的少女,笑道:“我并不是说这种想法不对,但终归是有些极端了,就拿爱情来说吧,难道真的只有把自己毁个容、散尽家财,才能够寻找到真正的爱情吗?就因为这样的话别人不会冲着你的钱或者你的相貌?”

    “这……”

    季晓鸽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不过她大概已经知道墨檀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

    “这是病态的。”

    墨檀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亲情也好、爱情也罢,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存在本身,这些在我个人看来都是立体的,比如说你,夜歌,你不仅仅是你的性格,你同时还是你的相貌、喜好、体能、举止、家庭等种种因素,说什么因为漂亮就被忽略掉真正的自己,就好像这份美丽不是自己的一部分一样,这种观点我可不敢苟同。”

    季晓鸽轻咳了一声,讪讪地笑道:“你这么夸我,我会害羞的啦。”

    墨檀瞥了她一眼,语气柔和地说道:“我是在说你笨。”

    季晓鸽:“……”

    “没错,你这不算矫情,只是单纯的笨和死脑筋而已。”

    “……”

    “你不能强求别人喜欢自己的全部,但同样也不能强求别人不喜欢你的某个地方,当然,你始终都有拒绝的权利。”

    墨檀有些苦恼地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颇为无奈地说道:“不过像你这种漂亮的人……别这么看我,我只是实话实说,像你这种漂亮的人,麻烦总归是要比别人多一些的,所以就更应该看开些了,你总不能只让自己承受这份美丽所带来的麻烦,却拒绝它所带来的好处吧?”

    季晓鸽叹了口气,心不在焉地扑棱了两下翅膀,低声嘟囔道:“总觉得你是在诡辩啊,而且完全没有茅塞顿开的感……”

    “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我说的这些你其实都知道。”

    墨檀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季晓鸽,正色道:“这也是我说你笨和死脑筋的原因,明白?”

    少女像牙牙冲墨檀呲了呲牙,摆出一副作势欲咬的模样。

    “长篇大论的话也可以,我自认为可以扯上几天几夜,从各种角度去诠释刚才那番话,把你哄得开开心心,但那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墨檀轻快地笑了起来,对嘟着小嘴的季晓鸽眨了眨眼:“不过如果非要我给点实用的建议……要不要试试比起去注意有哪些人向往着你的优点,更多地去关注有谁在包容着你的缺点呢?”

    “哼,总算是说了句人话,虽然有点鸡汤的意思。”

    季晓鸽对墨檀做了个鬼脸,然后忽然猛地一拍手:“呀!说到鸡汤,我忽然想起来了,我今天上午试着做了一锅……”

    “夜歌!?”

    “主要材料是新鲜的野禽肉,还有很像茶树菇的东西哦!”

    “所以到底是什么禽?什么菇?”

    “不知道耶!”

    “不……不知道吗……”

    “我自己喝了一点,味道怪怪的,但是不难喝哦。”

    “说真的,我建议你有空去躺医院,检查一下味觉和……”

    “这一杯是你的份!”

    “别过来!”

    “哎呀别害羞嘛~”

    “你对害羞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哎呀别怕死嘛~”

    “不可能不怕的吧!”

    “我不管,我都乖乖听你话不乱做东西给别人吃了,这汤你说什么也得喝了!”

    “但是你这汤还在咕嘟咕嘟地冒紫泡泡啊!”

    “因为我有做保温处理啊,冒泡泡不正常吗?”

    “冒泡泡正常,但红色的汤冒紫泡泡就不正常了吧?”

    “……细节别在意啦!”

    “你心虚了一秒钟吧喂!”

    “都说了别在意细节,张嘴!”

    “别,夜歌你别过……呜!”

    ……

    三十秒后

    鳞片颜色终于恢复了正常(刚刚一直是橙黄色)的墨檀轻舒了口气,僵硬地转头看了一眼少女那颇为紧张的小脸:“还……不错,虽然喝进去之后鳞片变色了,但口感其实还算可以,味道也不是很冲。”

    季晓鸽狐疑地看着墨檀,皱眉道:“真的假的啊?你不会是在唬我吧?”

    “我只能说实话的,所以不可能是在唬你,但是……”

    好不容易把气喘匀的墨檀扯了扯嘴角,一脸严肃地说道:“还是不能给别人喝!除了生鱼片和我确定绝对无害的料理之外,不许给别人吃,嗯,安东尼不算,他多半是消化得了的。”

    季晓鸽特别委屈地扁了扁小嘴:“……哦”

    “王霸胆也不算。”

    “.…..好。”

    “夜歌。”

    “啥事儿?”

    “这段时间辛苦啦。”

    突兀转移了话题的墨檀令人安心地笑了起来,莞尔道:“接下来应该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吧?”

    虽然有些纳闷对方为啥忽然提起这个,但季晓鸽还是热情高涨地用力点头道:“嗯嗯!虽然交流会也快结束了,不过好好玩一通的时间还是有的!我跟你说哦,这段时间其实我没少踩点,找到了很多好玩的地……啊!对了!”

    墨檀歪了歪头,眼中划过一抹笑意:“怎么了?”

    “我之前不是答应过语宸等忙完了好好聚一聚吗!要抓紧时间啦!”

    “呃,是这样啊……”

    “不过墨檀……呃,我是说黑梵那家伙这两天好像有什么比赛,要不我跟他们约后天?你也得一起哦,你们之前不是聊得很投机吗?”

    “这……也不是不行……”

    “那就怎么定啦!”

    “嗯……”

    墨檀无奈地点了点头,然后——

    【听到了吧,就这么定了哦。】

    他并没有回头去寻找自己之前看到的那只,俨然完全无视了‘寂灭·万华镜·歼击香九代’效果的飞虫,在心底愉快地笑了起来。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