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消息!

    “你……”

    玉泉子惊慌不已,刚要开口,我反手便是一个嘴巴。

    “还敢开口?”我厉声道:“老子杀你如屠狗!”

    “我……”

    “还说!”我陡然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玉泉子吓得赶紧闭上了嘴巴,瞪大双眼惊慌地摇着头。

    我其实很清楚,四修闭合的后果便是,魔修的崛起,此刻,我真的是已经“病入膏肓”了。如果说,前几次我还有力量和魔念抗衡,现在就相当于拱手将身体让了出去……

    我,如今就是一个魔修者。

    其实,这是一件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可是,我没得选择。

    中了咸池星煞之后,我要么朝这个恶心的魔女屈服,要么就只能如此。

    说的矫情一点,老子就算死,也总不能玷污了我的清白。

    她笃定了我会成为她石榴裙下的奴,那我就偏偏不让她得逞,即便是立地成魔,那也在所不惜。

    如果我不这样做,那我就不是罗卜!

    “狂啊,你还和老子狂妄啊!”我自己的视野已经变成了一片紫色,玉泉子妩媚如花,可此刻在我眼里,和一个塑料模特、一根木头桩子没有区别。

    在我的大手和磅礴的魔念之下,嚣张跋扈的玉泉子现在倒像是一个垂死的小鸡仔。

    咸池星煞阵法就算再厉害,可它也只能用来对付那些四修之内之人。我,现在经脉、穴位全闭,已经是个彻彻底底的魔修者,对我再也没有任何约束了。

    玉泉子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唯恐我一怒之下杀了她。

    “想开口?好啊。”我冷峻一笑道:“那就先跪下!”

    玉泉子咬了咬牙,极为不甘心,可它见我双眼生辉,浑身沐浴着紫光,俨然,这是魔念笼罩,稍不留意,便是杀身之祸。

    “扑通!”

    玉泉子双膝一颤,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解朗声大笑,王八蛋,你也又今日。

    尽管我知道,如此一来,我把自己也推向了万劫不复之地,可此刻的报复感让我极其舒坦。有仇不报非君子,世界上最痛快的事情莫过于今日仇今日毕。

    “呵呵,原来你也知道跪下需要屈膝!说话吧,给你三句话的机会!”我轻蔑道。

    玉泉子嘴角抽了抽,一脸媚笑道:“小哥哥……不不,大哥,你是魔修?那你也是魔族人了?咱们都是魔族,你就留在这里如何?”

    我冷声道:“如果我没数错,你这句话里就三个问号,也就是说,你把我给你的三句话机会全部用完了。好,我回答你,回答完马上送你走。”

    “不不……我不是这意思,大哥,你等一下,我还有别的话要说……”

    “不好意思,晚了!”我正色道:“第一,我是魔修。第二,可我不是魔族人。第三,因为我并非魔族,所以,也就不用回答你的问题了。回答完毕,你现在满意了吗?玉泉子,你作恶多端,水性杨花,毒若蛇蝎,以一域为封地,以百道为奴仆,骄奢纵恣,肆意妄为,杀戮无辜,实属死有余辜,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等,等一下!”玉泉子惊惶嚎叫道:“您姓罗是吗?罗先生……请您三思啊。你若是杀了我,你也就彻底留在这镜子里了。您修为如此之高,七魄如此之雄,难道您要在这镜子里孤独余生?”

    “呵呵,丑八怪,诱导我?我告诉你,我对自己身体里的魔念厌恶透了。时至今日,我却已经被魔念彻底反噬了。稍后,我这点自我意识也会消失,到那时候,我就是一个被人控制的魔头傀儡。你想想,这样的我,我还会出去吗?”

    “您……您不是想离开昆仑墟吗?我可以告诉你方法。以你这样的修为,大可以屠遍天下啊。咱们都是魔修,只要您放过我,我愿意在您座下效犬马之劳。再说了,你还有两个兄弟在外面,没有我,他们出不去的……”玉泉子言真意切道。

    “呵呵,为我效犬马之劳?怎么?不让我上你的床,做你的奴了?”我冷声道。

    “士为威者用,命为雄者抛,我……我见你先生文武双秀,有万夫不当之勇,这就是我要追随的人啊。”玉泉子眼神充满了渴望地低声道:“当然,先生若是不弃,许我照顾您卧榻之侧,那我就更心满意足……”

    “痴心妄想,毫无廉耻!”我脚下一个横扫,直接将玉泉子踢翻了出去。

    玉泉子受了重创,在地上连滚带爬,翻身跳起来朝我便是一记掌风,冷声道:“老娘不顾廉耻求你,你却给脸不要脸,真当我怕你不成?”

    说完,接着掌力的掩护,回身边走。

    “跑?你跑的了吗?”

    我大喝一声,双手做气旋,正面接住了玉泉子的掌风,步步紧逼,跟了上去。

    玉泉子匆匆忙忙朝外狂奔,到了刚才进来的位置,默念一声咒诀,纵身就朝外飞纵而去。

    结果砰的一声,撞在了一道虚幻的墙壁之上。

    “结界……你布下了结界……”玉泉子仓皇落地,回头见我赶来,赶紧运气,准备靠魔修之力,将这结界撞开。

    可我怎么可能还给她机会!

    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没来得及思索,手上却已经打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印,但见青芒一闪,面前好似万朵雪花纷纷落下,玉泉子瞬间被一道玄冰定住了……

    这是……

    我心中一愣。似曾相识。

    不对,这是十二冰人冰云术啊!当初我和玄冥大战之后,十二冰人拦截,欲要夺走玄冥丹元的时候,就是用了此招。此后,我一念成魔,曾吞噬冰人,难道说,如今我魔念当头,竟然还把十二冰人的魔修给借化来了?

    看来,我马上真的要变成傀儡了,连招数都已经不随我意了……

    “冰云术?您会冰云术?”玉泉子似乎也认得此术,惊叫道:“你和十二冰人什么关系?咱们真的是同一宗族啊!罗……罗先生你且不要杀我,我……我也曾是北俱芦洲寒鳞宫的一员啊,或许,咱们都是一家人呢……”

    寒鳞宫是北俱芦洲的一座宫宇,据说曾是魔族夜摩天罗的住处,这娘们说她曾经也在那里?难道说,他还是夜摩天罗身边的人?

    本来,我已经抬掌要杀人了。

    可此时我不禁缓缓放下了手。

    不管怎么说,纵然我已经成魔,不会再出这映月镜,可我还是想知道,夜摩天罗到底是如何覆灭的,还有,那个人,到底和魔族有没有关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