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咸池星煞!

    臭娘们,果然有诈。

    我万万没想到,隔着这么远,她竟然还能命令映月镜来把她自己和我一同吸了进来。

    如此看来,倘若我要是不杀了玉泉子,这映月镜早晚还是个累赘。

    进入这映月镜之中,那种感觉,就像是当初进入时光鉴一般,眼前白光弥漫,什么都看不清楚,就好像是进入了传说中的时光穿梭机,总之,刹那间便和这镜外的世界剥离了。

    等我安然落地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香味先扑了上来。

    我转过身看了看,玉泉子已经不见了踪迹。眼前光线依旧微暗,但我还是能分辨,这里的空间并不大。不像是时光鉴那般,通往的都是从前的世界。

    简单来说,这映月镜中,有点像是另类的结界,玉泉子就是靠着这个不大的空间,企图逃脱而已。

    和我玩躲猫猫?

    成,就当是你死前的在最后游戏吧!

    我回头看了看,全然见不到刚才进来的通道。但是,我多长了个心眼,别我进来了,反让她一不留意跑出去。那样的话就真的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不是想进来吗?那我不出去之前,你也休要逃走。

    想到这,我二话不说,回身朝着刚才进来的方向,也以阳修做了一道小小的结界。

    想给我来个引虎入笼?那好,老子先给你来个瓮中捉鳖。

    没了后顾之忧,我也就不怕了,大摇大摆朝里面走。

    脚下是一条羊肠小径,两侧都是精致的亭台楼阁,只是,像是过去的老染布厂一样,到处都悬挂着粉红色的纱幔布帘,一条一缕,披挂满堂,以至于眼前变成了一片粉红色的世界。这个颜色,多少有些暧昧,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古代的那种烟花柳巷。

    不知道是这些纱幔的味道,还是另有来源,总之,越往里走,这空气中的香味就越浓。还不是一般的胭脂水粉的味道,有点像是水蜜桃,又有点像是青春少女湿漉漉的发髻上的味道……

    此时我不禁有点起了疑心。

    要知道,从昨晚上我目睹了玉泉子玩弄并吞噬那个叫做虚坤子的小道来看,这女人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我暗自推测,这个女人目空一切和不可一世的资本,极有可能是来自他对男人的绝对控制之上。为什么那个绿玉君要送给他各种各样的阳男?极尽讨好之能?会不会,那个绿玉君本来就是他的姘头之一?

    如此轻浮淫.荡之女,我不得不小心。

    想到这,我马上由阳入冥,将自己的阳修暂时闭合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阳人春心易动,我怕这香气里有诈,别没打到狐狸,再被哄进了狐狸的被窝,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玉泉子,这就是你的闺房巢穴吗?布置的不错啊,有点怡红院头牌的品味和格调。话说,你住在镜子里?难不成你是个镜魔?”我一边走,一边故作大声道:“刚才我看见了,你是个魔头。说实话,魔族人见了不少,可还没见过魔女呢,你出来,再让我欣赏欣赏的风情万种,万一我喜欢上你了呢?咱们就可以在这里没羞没臊的过日子了啊,到时候生一窝小魔头……”

    “咯咯!”

    突然,传来了一阵荡漾的笑声。

    我警觉地扭过头,心道,不过就是撩了两句,你这就藏不住了?

    结果,我没看见玉泉子,却看见左侧的粉色纱幔之后,同时出现了几个妖.娆的女人影子。

    虽然是幕布后面的影子,但是,那搔.首弄.姿、撩襟露腿的姿态却格外撩人。

    “装神弄鬼,想脱就到我面前来!”我信手便是一掌,呼的一下,一道狂风席卷而去。

    粉色的纱幔被掀的瞬间飘了起来,可其后面,却空空荡荡,根本没人。

    “咯咯,小哥哥,这么心急啊!”玉泉子的声音变得格外妖媚,看不见人,但却像是就在我的耳边,幽幽道:“就算是洞房花烛夜,你也得慢慢掀盖头不是?”

    说完话,右边的几道纱幔之后,又出现了惹眼的修长的影子。

    那些影子扭动着柔若无骨的腰枝站在一根柱子前搔.首弄.姿,风姿绰约之下,做着一个个火.辣辣的动作。

    “真当老子没见过世面!”我怒喝一声,干脆,驱动燧人雷火石,一道火龙扫射而去。

    让你躲躲闪闪的,我把它们都是烧了,我看你还在哪嘚瑟!

    结果,大火弥漫,那纱幔却完好无损,反而在那纱幔之后的影子越发猖狂,手一抖,一件衣服的影子都落在了地上……

    娘希匹的!

    多亏老子已经不是个阳人了,否则,就算我定力再强,也架不住一群狼啊,鼻血都得流干了!

    “玉泉子,实话告诉你吧,你这套对我没用!”我大声喝道:“你要是有种,就到我面前来脱。我也好看看,你那张鞋拔子老脸是如何在我面前犯贱卖笑的!”

    “小哥哥,别嘴硬了,你说对你没用,可你话里的火气却已经说明,你动心了。呵呵!来呀,来呀,不管是杀我还是……占有我,你总得找到我不是?”玉泉子玲儿般的声音在这幽闭的空间里起伏着,而所有的风色纱幔后面,都出现了那矫揉造作却又真的格外夺人眼球的影子。

    我有火气了吗?难道说真如她所说,我竟然因为这些狗屁人影心动了?

    啐!不可能!

    我怎么可能会为你这种老丑妇动心!

    一想到那副面孔,我瞬间有开始反胃。

    “躲躲藏藏,蝼鼠之辈!”

    我怒喝一声,既然火烧不毁,那老子只能亲力亲为了!

    我一摊手,召唤出稚川径路,朝着那挺.胸撅.臀影子的幕帘砍了过去!

    唰!

    好似刀切钢板,一道火花之后,这纱幔终于应声断了。

    可帘子的后面,依旧空空!

    “老子将这纱幔全都毁了,我看你往哪躲!”我怒不可遏,手持宝剑,四面出击,剑起剑落,刷刷刷……一阵风啸,粉色的纱幔一条条坠地……

    空间里的纱幔越来越少,我劈砍的动作越来越机械。

    就在这纱幔不足七八片的时候,突然,一剑落下,断掉的纱幔后面,竟真的出现了玉泉子的影子。

    这女人露出一副自信的模样,就这么张狂地笑吟吟地看着我。

    “你倒是跑啊!怎么不跑了?老子这就劈了你!”我大喝一声,可是,我的剑锋还没落下,这女人突然两手一摊,面前骤然亮起了斑驳的光点,犹如灿烂的星斗。

    我不禁眨了眨眼,眼前有些眩晕,一时间,脑子里一片星斗图出现了……

    这是……紫微斗数中的咸池星?

    “不好,中计了!”我心中惊呼一声。

    这咸池星乃是烂桃花之星象所持,老子机械的劈砍之下,竟然在不经意间着了她的道……

    “呵呵,小哥哥,我说了,我看中的男人,没人能逃离我的石榴裙下!”玉泉子眨了眨春水一样的眼睛,朝我勾了勾手。

    我感觉一瞬间,自己双腮炽热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