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平定上,林荒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凰玄之的事情,我自己会去调查!”

    “这个故事,你至少相信一半了!”

    李白衣笑道。

    “这也只是你说的故事,证明不了什么!而且……过去已经是过去,凰玄之未到圣皇境界,所以他有很多记忆因为我的改变而不存在!”

    林荒反驳道。

    李白衣微微一笑,他淡淡的落下了一颗棋子,“你可知道……凰神躯只有一个人能修炼?”

    林荒点头。

    “凰玄之天生凰神躯,你也拥有凰神躯!那么他的凰神躯去哪儿了?是他无奈将自己的凰神躯剥离了,还是……他在很早很早之前,便将凰神躯送给你了?”

    李白衣笑道。

    林荒面色剧变。

    他豁然扭头看着林苍雪……

    林苍雪也是一脸的茫然。

    李白衣笑而不语。

    ……

    “你还没有回答我最初的问题!”

    林荒压下了心中翻天覆地的想法,绕回了之前的话。

    李白衣摇了摇头。

    “君刑世的消失,并非是因为我的局。因为……我若是出手,他必死无疑!至于是否是帝天枢的手笔,也不太可能!”

    “为何?”

    林荒问道。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没有死。我找不到帝天枢让君刑世去杀你,然后却又留你一命的理由!”

    “所以……君刑世是自己消失的!”

    “他不会真的死了吧?”

    林荒心中忐忑了起来。

    “不可能!”

    李白衣摇头,“他能出现在风雪域中,而且连我都看不出他再搞些什么鬼,就说明他是一只可怕的狐狸!”

    “凭你父亲,能杀死他?”

    “而且……”

    李白衣落下一子,“君刑世死了,那么刑天神殿必然陷入动荡之中。风雨飘摇之中的刑天神殿,怎么会让君倾城继位,至少也应该君天遥出来主持!”

    “也就是说,倾城知道其中缘由?”

    林荒问道。

    “不一定,或许是君天遥知道!”

    李白衣笑道。

    “可君刑世如此做的理由什么,他无故死亡,又没有杀死我,在玄天神族眼中,刑天神殿已经不是那么可靠的存在了!”

    “所以我说君刑世是一只狐狸!”

    李白衣摇头。

    林荒陷入了沉默。

    总感觉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凰玄之是只狐狸!

    怎么君刑世也成了老狐狸?

    刑天神殿,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存在……

    “还有一点!”

    李白衣再度开口,他抬头冷淡的盯着林荒,“一旦战事彻底爆发,我会着手剿灭刑天神殿。你想保那个小妮子一命,就需要跟我博弈!”

    林荒眉头顿时一皱。

    “这件事情,我不会跟你争辩,你只有这一个选择!”

    李白衣接着道。

    林荒神色一冷,一掌平静的摁在棋盘之上……

    下一瞬,棋盘化作齑粉。

    “我不擅权谋,我也不会博弈。到时候,别逼我用简单直接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情!”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李白衣无所谓的一笑。

    “还有什么要问的,问完了赶紧滚!”

    “我师兄!”

    林荒道。

    李白衣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神色变得阴沉了起来,他目光冷冽而凌厉,“你没资格跟我提他!”

    “你就有资格?”

    林荒眉头一扬。

    “他的第一缕残魂,因你出现在阴阳谷中,而后消散!”

    “他的第二缕残魂,因为你出现在妃子坟外,而后战死!”

    “他的第三缕残魂,因你在帝陵中出现!”

    “他的第四缕残魂,为了护你踏上圣王大圆满境界而消散!”

    “人间再无秦长生,唯有一丝神念守护着潇潇!”

    “他为了你这个小师弟,放弃了一些生的希望,也放弃了潇潇!而你……又为他做了什么?”

    “你跟我说,你有资格提他?”

    李白衣冷酷的盯着林荒,眉宇间有着淡淡的杀机与愤怒。

    “潇潇师姐,我一定会救活的。师兄的愿望,我一定会完成。他的仇敌,由我来杀!”

    林荒冷硬道。

    “可是他死了!”

    “他死了!”

    “死了!!”

    李白衣忽然情绪失控,愤怒的咆哮着林荒,“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秦长生这个人了,一点一滴都不剩!”

    “他为了萧义山,一夜狂屠三百万里,最终身死道消。他为了你,残魂尽灭,彻底消散人间!可是你们为他做过什么……除了感激还有什么?他可是大陆几千年来最不可一世的天骄,他是可以登临大帝的人!可是他为了你们,他放弃了,他放弃了一切!!”

    李白衣一边怒吼,一边流泪,他面色赤红,双目圆瞪的吓人。

    “老子花了八百年,为他找到了天生无垢的寄魂之身,可是他死了!他再也复活不了了!”

    李白衣双手抓着林荒的肩头,五指紧捏发青,心中纵有滔天愤怒,却也只能仰天长啸,无力回天。

    林荒沉默的低下了头,心中绞痛。

    李白衣发泄完后,一屁股坐了回去,他长叹了一口气,稍稍整理衣袍,声音逐渐缓和下来。

    “秦长生的命,我已经无力回天!若你有心,早登大帝之位!虽然不明白大帝是怎样的存在,但在准帝之下,没有让秦长生复活的方法……大帝,或许有一丝丝可怜的希望,权当我们给自己一个念想好了!”

    林荒点头,没有过多的言语。

    “至于九转涅槃丹,我会去想办法!”

    李白衣接着道。

    “还有……你进入我的棋盘,是从萧叔离开东灵境,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开始的!”

    “不过在东灵境的时候,你不过是一颗闲子。若非你自己走出了东灵境,我也不会关注你,让你成为一个过河卒!”

    李白衣知道林荒想问一些什么,也不再藏匿。

    “当年,你父亲也是我的一颗棋子。只可惜他不争气,跑去和凰绫纱搞什么神仙眷侣的隐居……后来发生了那样的变故,但是他也废了,是他的心废了!所以,我便放弃了他!”

    “放弃他的时候,也想过了你……不过我曾看过你一眼,见你先天不足,也就不再关注了。直到萧叔从东灵境回来,将这条线再一次的接上!”

    “我父亲进入北林狱是你安排的?”

    林荒问道。

    李白衣点头,“他与凰绫纱和凰族的羁绊太深,梦想变了,也就成不了我左迦明教的教主,所以他只能做一个扶龙之臣!”

    “几千年一来,大战连绵。我人族山河寸寸染血,多少忠魂魂归地府,却意志不灭!”

    “林太卿去北林狱,正是为了进入地府,召集我大明旧部,杀回阳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