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风雪域的两个人!

    听着林荒的话,李白衣落子的手一顿。

    他沉默了片刻……

    “此事……诡异至极!”

    李白衣道。

    林荒顿时皱起了眉头。

    “刑天神殿很奇怪!”

    李白衣接着道。

    林荒等待着李白衣的后续。

    “一千多年前,君家是明教教主的护卫之族……”

    “却在最后那一战中,反戈一击,投靠了四大古族!”

    “这件事情,牵连了很深的东西!”

    “但无论如何……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刑天神殿的属性。因为,若非当年他们的背叛,或许左迦明教便不会败亡!”

    “我也曾想过,刑天神殿……是否是我师父留下的护龙族!只可惜我调查了几百年,也未曾察觉出丝毫端倪!”

    “你可曾想过,在长达几百年的时间中。刑天神殿,秉承着巡视苍生,代天执法的责任,杀了我明教多少后裔?”

    “但凡进入过刑天神殿的,没有一个人是活着出来的!”

    李白衣叹息了一声,“所以,刑天神殿,就是我左迦明教的敌人,血海深仇的敌人!”

    “只不过……君刑世这一手骚操作,连我如今都没有看明白!”

    李白衣脸上有着疑惑之色。

    “就在昨日,我推衍过君刑世的命格,在岁月的长河中,我找不到他的丝毫气息……十几次的反复推演,都证明他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可是我不信,这是源于我对自己的自信,也源于我对君刑世的了解!”

    “当初那一代,其实就柳传道和你父亲最蠢!”

    “你父亲有一颗赤子之心,所以他不会思考其他的东西,他简单直接,不会心中藏着万千阴谋诡计!”

    “而柳传道则不一样,他看似有雄才大略,其实不过是蝇营狗苟,最多也就努力的想要当好一条玄天神族的狗!”

    “所以……东天神教注定成不了大器!”

    李白衣接着落子:“宋寒山算是一个逆袭的奇葩,不过也就如此了。能成为大陆上注目的存在,可想要达到巅峰,很难!因为他的心,不够大也不够野!”

    “初此之外,能称得上人物的,也就凰玄之和君刑世!”

    “凰玄之……他曾经找过我!”

    嗯?

    林荒顿时皱起了眉头,脸上有着疑惑之色。

    “凰玄之这些年做的事情,以后你若是有兴趣,可以去慢慢了解。不过对于他而言,这二十年,无疑是作茧自缚!”

    林荒挑眉,有些不明白李白衣的意思。

    “四天前,凰族内部发生了巨大的变动!”

    李白衣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一位凰族的守护者出关,褫夺了凰世吟的族长之位,修改了凰族的规矩!”

    “以前那些顽固死守凰族的规矩的人,都被罢黜了凰族的身份,并被逐出了太梧之界!”

    “这是什么意思?”

    林荒问道。

    “很简单,你们大闹凰族,引起了凰族极大的震动。凰无虚战死,太玄涅槃天经也不曾在凰族中流传。这或许让凰族反思了很多,又逢乱世,所以凰族开始了变革……”

    “史无前例的变革!”

    李白衣在棋盘中随意的挪动着棋子,“而这场变革,最直接的推手,便是凰玄之!新旧规矩的冲突,便是凰族守护者与当前掌权者冲突,要建立新的规矩,就要打倒死守着老规矩的人。凰玄之无疑是顽固的那一个!”

    “二十年的执法堂堂主,让他在新的凰族律法之下,罪孽重重!若是没有他些年的胡作非为,或许也不会如此快速的让凰族陷入急需变革的境地!”

    林荒挑了挑眉,虽然李白衣说的有些模糊,但是他也大致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那凰玄之为何会找你?”

    林荒问道。

    “自己去想,自己去问……”

    李白衣挑眉,“我只能给你看一幅画面!”

    说着,李白衣一子落下,棋盘之上顿时出现了一幅光影画面。

    林荒瞳孔猛的一缩。

    那副画面……他太熟悉不过了。

    那是狂风横卷,大雪飞扬的风雪域……

    风雪域中有他的身影。

    还有一支迎亲队伍从风雪域中招摇出现。

    在那画面中,林荒看见了自己。

    看见了一袭嫁衣的君倾城。

    也看见了高高在上的柳苍生。

    还有上万东天神教之人。

    林荒看见君倾城强行使用岁月之门,将他拉回了过去。

    林荒凝固了目光,心中诧异无比……

    “重生之人,都可以推衍他的过去。而你……连重生都算不上,所有要推衍出这一幅画面,并非什么难事!”

    李白衣解释的道。

    林荒皱眉,倒是没有纠结太多,只不过他不明白,为何李白衣突然让他看这个。

    忽然间,林荒瞳孔猛然一缩。

    心中大骇。

    他在那画面中,竟然看见了两道神秘身影……那身影无比的模糊,但是林荒却一眼认出了那两个人。

    一人在东。

    一人在西。

    身处于东边的人……竟是凰玄之。

    而在西方,隐于云雾之中的那个人,却是君刑世!

    林荒心中激荡,顿时冒出了万千疑惑。

    他抬头,一脸震惊的盯着李白衣。

    李白衣笑了笑,似乎觉得林荒就应该是这个表情。

    “当年……就已经是个局了?”

    林荒有些不确信的问道。

    “谁知道呢?”

    李白衣摆了摆手。

    林荒此刻却是有了自己的思索,若是这两人不出现,那么当年风雪域一战,毫无疑问没有丝毫的问题。

    不过是自己蚍蜉撼树的去送死罢了。

    可这两人出现,结果就天翻地覆了!

    凰玄之为何会出现在那里……在他以前的记忆中,他从来都不知道凰玄之这个人,他甚至连自己的母亲是谁都不知道!

    凰玄之为何会出现?

    还有……

    当初君倾城与柳苍生大婚,君刑世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风雪域,这不符合大陆迎亲嫁娶的规矩。

    君刑世又为什么出现?

    “是不是心中很疑惑……”

    李白衣笑道,“不过你最应该疑惑的,不是这些。而是……以岁月之门的威力,你应该是回到过去的某一个节点,那么你如何能保留不该有的记忆?”

    “回到过去,你不应该记得君倾城,记得风雪域!”

    “又是谁,让你的记忆保留了下来?”

    李白衣的每一个发问,都让林荒心中一凛。

    他……懵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