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白衣落子!

    不可知地中。

    李白衣像个渣男敷衍了荒族众人几句后,便让他们先退下了。

    平顶上,只留下林荒秦玄策等人。

    “我没有料到,你会建立荒族!”

    李白衣手捏一子,落于棋盘之中,“不过,这一步走的很好!”

    林荒挑眉,没有回话。

    “毕竟这三十多个人都堪称天骄,足够成为荒族的根基。而在乱世大战中,有这样一群人在,会让你所向披靡!”

    “我没想到这么多!”

    林荒道。

    他不过是被白小胖和秦玄策给裹挟了。

    “我原本还以为,你会和秦长生一般。将这人间的天骄斩杀大半……爽是爽了,可是全天下都是仇敌,还连累我!”

    李白衣冷哼了一声,继续落子。

    “天骄,都是有傲骨的,你可明白?”

    李白衣提点林荒。

    “自然是明白!”

    林荒点头。

    “去了北境之后,一切事情交给玄策。你只管做一件事情,便是杀邪族畜生!”

    “想要让他们与你同心,你就必须成为精神领袖,成为一面旗帜!”

    李白衣继续道。

    “只是这样?”

    林荒问道。

    “自然不是!”

    李白衣道,他捏出了四颗黑色的棋子,落于棋盘之上,“北境一战,鱼龙混杂。不是一件简单抗衡邪族的事情!”

    嗯?

    林荒有些疑惑。

    “四大古族加上阵灵族,都会派遣大军,镇守天神关!”

    “不过,这五族之间,看似表面平和,其实暗流涌动……你也是将门之后,应该明白合纵连横和掣肘的含义!”

    李白衣道。

    “你是说,五族不会一心剿灭邪族,更有可能因为保护自己的羽翼而懈怠?”

    “差不多这个意思!”

    “难道他们就真的不怕天神关失守吗?”

    “四大古族,从来比你想的更加自信。或许在面对左迦明教和邪族的事情上,他们情愿先剿灭明教,再对付邪族!”

    “即便是几千年过去,他们也没有将邪族看得很重要。反倒是在人族内部,他们需要无上的权威,让世人崇拜和敬仰他们!”

    “所以……为了剿灭左迦明教,他们放弃大域给邪族,也并非不可能!”

    林荒听之,顿时眉头大皱。

    “所以,北境一战,左迦明教的人不会出现……”

    李白衣斩钉截铁道。

    林荒目光一凝,却没有多说什么,他明白李白衣的想法。

    不过李白衣依旧给了林荒一个解释:“邪族复辟,必然是一盘惊天大局,左迦明教、五族、邪族,都是棋手!”

    “而这三位棋手之中,五族或许会为了利益妥协,那么能真正冲锋的,只有左迦明教!”

    “我们只能依靠自己,所以在四大古族的立场彻底稳定前,左迦明教之众不会出现……坐视不理,会让天下死更多的人。现在管,则会死更多的人!”

    “这是一件很好抉择的事情,不要跟我谈人性!”

    李白衣道。

    “那么如何让五族立场稳定?”

    林荒问道。

    “第一步,左迦明教所有人自裁,让五族放心,也让他们知道,在面对邪族的事情上,他们么没有枪使!”

    “第二步,五族合并为一族,如此才能勠力同心。或者五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必须放下一切诡秘的心思联手!”

    李白衣解释道。

    “也就是说,五族无法稳定立场?”

    林荒道。

    李白衣点头,“所以,左迦明教之众,不会出现在北境之战上!”

    “那何时出现?”

    林荒皱眉,按照李白衣的话说,五族不稳定立场,左迦明教不出手!可五族立场稳定的先决条件,便是左迦明教覆灭。

    这是个死循环。

    “这其中解法只有两种!”

    李白衣在棋盘上落下了两颗棋子,“其一,是左迦明教出现一尊大帝,如此方可不用忌惮四大古族!”

    “不过你应该明白,这样孤注一掷的做法风险极大,我不会这样在你身上押注。即便是秦长生在世,我也不会如此押注!”

    林荒点头表示理解。

    “其二,便是这个大陆上,再出现一面旗帜!一面为了覆灭邪族,抛头颅洒热血的旗帜!”

    李白衣道。

    林荒大致明白了李白衣的意思,“可是如此,也无法让五族放弃对左迦明教的防备!而且,这样一面旗帜,要强大到五族关注的程度,需要很长的时间!”

    “旗帜的树立,不是为了让五族关注,而是……”

    李白衣顿了顿,随后他一子落下,“而是为了唤醒亿万苍生的意识,要让他们看一看这天下的罹难!”

    “要让他们明白,大劫之前,抗击邪族,不是几方势力的事情,而是整个人族的事情!”

    李白衣神色平静,缓缓落子,“只有整个人族觉醒共战,才能将五族裹挟,至少到时候明教之众出现,他们不敢大动手脚。更有可能被直接裹挟得坚定立场的抗击邪族!”

    林荒默默点头,彻底明白了李白衣的想法。

    “所以……你应该知道,此去天神山后,如何做了?”

    李白衣问着林荒。

    “明白!”

    林荒抓起一枚棋子落于棋盘之中,“在天神山外立起一面旗帜,旗帜不属于五族,也不属于左迦明教。而是属于人族,为人族而战的一面旗帜!”

    “我要做的,是让这面旗帜,去吸引更多的人族豪杰!”

    李白衣点头,“原本以你如今的身份,不太适合做这件事情。不过好在有荒族的存在,荒族门徒来自不同的世家宗族,足够让人愿意相信你们!”

    “当然,你需要注意一点!”

    李白衣忽然看向了秦玄策,开口道:“五族很会收买人心,世人也对四大古族有着莫名的敬仰。所以……天神关外,他们会更迅速更快的去吸纳那些出现在天神关的人以及各方势力!”

    秦玄策点头,“我明白该如何做!”

    “前往北境需要做的,都已经说完了,你有什么想问的,我知无不言!”

    李白衣目光落在了林荒身上。

    “知无不言?”

    林荒不信,这个老阴阳人,翻云弄雨的,谁信谁脑残。

    “你如今有相当的实力了,所以我可以和你开诚布公!”

    李白衣话说的好像很真诚。

    林荒微哼了一声,直接开口:

    “君刑世的死,是帝天枢在布局,还是你在落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