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9章 血神可能出问题了!

    鲜血之境的局势很不妙,血之城分裂,湮灭还在发动侵蚀,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本来人迹罕至的灰沙漠现在还出现了畸变怪物。

    刚刚突破的秋柔陷入了迷茫之中,她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

    “如果实在没地方去,可以跟着我去主世界。”西陵尘看着思考的秋柔提议,“主世界那边我有个基地,可以保证安全。”

    “现在不行。”秋柔摇头,“我走了,血井怎么办?”

    她可以离开鲜血之境,但血井空间可没办法离开,血井空间是以鲜血之境为空间坐标锚定的,想要把血井空间拉到主世界很困难,血井空间不能放弃,这里是她的家,她的一切资源还有朋友都在这里,除非走投无路,不然她是不会放弃血井空间的。

    方雅见两人沉默,开口说道:“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是对的,既然姐姐你感知到了那些信息,那最好是找个安全的地方稳定境界。”

    “嗯。”西陵尘也赞同的点头。

    “你有什么资源要收集的吗?我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看你的需求。”秋柔看向西陵尘。

    西陵尘听后想了想说道:“找个有矿脉的地方。”

    “好。”

    打扫战场,所有人回到血井空间,两个小时后空间开始转移。

    秋柔知道几个有矿脉的地方,刚好远离是非中心,只是不清楚附近有没有畸变怪物群,经过几个小时的转移,血井空间出现在了一片群山之中,秋柔带着西陵尘几人从空间中走出,“这里是距离灰沙漠最近的一处森林,我们在森林边缘,这片森林的地下有很多矿脉,但怪物也非常多。”

    “不错,不错,好地方。”西陵尘看着周围满意的点头,“这里可以刷怪升级,你回去稳定境界吧,我这边自己探险就好。”

    “那我回去了,有什么事就叫我。”秋柔点头。

    经历了之前的防守战,血井空间也需要休息,还有很多伤员没有恢复。

    狼女等人在至尊的保护下去附近探险,西陵尘也钻进马车之中开始为制造空间之翼做准备,这是一个大工程,不是几天就能搞定的。

    他需要帮手,各种领域的帮手,制造专业的,材料专业的,设计专业的都需要。

    方雅这边能帮上忙,精灵那边也能,但需要时间,而且老麻烦其他人也不好,还是需要组件自己的队伍,伊莎贝尔,段玉等人需要时间成长,队伍中的魔法师也能做一些简单的工作,但制造空间之翼就不行了,哪怕西陵尘已经出了设计图,目前的人手和资源也不一定能够按照设计图制造出来。

    缺资源,缺人手。

    血井在过来后就隐藏了起来,并且血井空间的阵法师,幻术师在入口进行了布置,只要来的不是至尊高阶,很难感知到入口。

    一些没有受伤,或者伤势不那么严重的成员对附近进行了简单的侦查,确保血井的安全,而秋柔则在血井空间核心稳定自身境界。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周围也没有畸变怪物。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就是一个星期后了,这天中午,平静的森林忽然传出喊杀声,这让正在刷怪的狼女等人都是一惊,负责保护几人的静薇立刻命令手下去查看,很快几名浑身是伤的魔族和血女巫就被带了过来,他们看起来很狼狈,似乎一直在逃亡。

    “长官,我们过去的时候看到几只发狂的血兽正在攻击他们。”一名黑暗骑士走过来恭敬的说道,其他骑士则在看守那些受伤的人。

    静薇听后看着狼狈的几人:“你们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那些血兽会追杀你们?”

    “大人……”一名衣衫褴褛的魔族男子缩着脖子走上前,静薇可是至尊,而且双头龙还在她身后,无形中散发出的气息就让魔族感觉到了巨大压力,他低着头开口,“大人,我们是从血之都逃出来的,那些血兽是血神教饲养的,血神教在追杀我们。”

    “血神教?”

    在鲜血之境这么多天,静薇也大概了解了这里的情况,血神教是这里最大的教派,鲜血之境起码一半的智慧生命都信仰血神,这是一个温和的教派,虽然名字听起来一点都不温和,但的确是这样,分布在各地的血神教会主动帮助那些诞生在鲜血之境的亡灵,而任何受伤的智慧生命如果出现在血神教教堂的附近都会被血神教的牧师治疗,这种治疗是免费的,不求任何回报。

    这样一个温和教派,怎么可能会追杀血之城的居民呢?

    魔族男子以为静薇不相信,他指着身后的众人:“大人,是真的,是血神教追杀我们的,几大势力离开血之都后,血神教就控制了大部分的城区,一开始他们很友好,甚至还会发放一些免费食物,但之后越来越不对劲,一些血神教的神官开始抓一些等级不高的居民,之后又放回来,然后又找个理由抓回去,那些神官很不正常,他们经常会嘀咕一些听不懂啊的语言,甚至没事的时候还会和空气说话,就好像旁边有一个人一样。”

    说道这里,魔族男子发抖了一下,他身后的一名血女巫这接着说:“是真的,那些神官就好像被什么寄生了一样,他们的灵魂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我们感觉不对的时候逃了出来,那时候血神教的封锁还不严,但他们发现我们要离开后立刻就变脸了。”

    “你们要出城,所以他们就追杀你们?”静薇询问。

    “是的。”两人迅速点头,“我们离开后不就,就有一队血神教的骑士追了出来,我们分散逃跑,路上死了好几人,最后才来到这里。”

    静薇轻轻地点头,她并没有相信这些人的话,所以只是挥了挥手对手下说道:“看好他们,叫一下那边在刷怪的几人,我们要提前回去了。”

    “是的长官。”

    走了没几步,静薇忽然想到什么转身体提醒:“展开魔法屏蔽结界,检查一下他们身上有没有定位器之类的。”

    “是!”几名骑士异口同声的说道。

    一个多小时后,收到消息的西陵尘从马车中走出,他看着眼前的几名魔族和女巫皱起了眉头,如果这些人说的是真的,那么血神教可能出问题了,只是不清楚是血神教出问题,还是血神出问题,如果一个教派信仰的神明被湮灭侵蚀,那的确会影响到教派中的神官和信徒。

    “你们是从血之城来的,那应该知道城市的情况吧,在你们走之前,城市是什么情况?”西陵尘询问。

    西陵尘是人类,这在鲜血之境很少见,一名血女巫看着被保护起来的西陵尘就猜到这位人类的身份不简单,为了给西陵尘留下一个好印象,她微微向前一步开口:“大人……在我们离开前,城市就被血神教控制了,几个主要出口都被封锁,有神官和血神教的骑士和战士在巡逻,我们是从一个战斗后还没修复的城墙缺口跑出来的。”

    “那些势力呢?提前走了?”

    “嗯。”血女巫点头表示肯定,“他们早就走了,原本的基地,还有经营的各种店铺都关门了,有人溜进去看过,发现里面什么都没,甚至就连家具都被搬走了。”

    “哦?”西陵尘眯起眼睛,他感觉有问题!

    那些势力大战了一场,然后所有人在战斗结束后全部搬走了,这怎么感觉像是躲避,或者是演戏一样,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这样。

    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

    西陵尘深入思考,湮灭在侵蚀这个世界,目前世界上出现的能量节点就是一个证据,那有没有可能,在凡人种族看不到的地方,湮灭也在试图侵蚀神灵?

    血神是凡人种族信仰最多的神灵,血神教的教堂遍布鲜血之境,如果西陵尘是湮灭,肯定会选择血神下手。

    早就感觉湮灭可能会侵蚀某些神灵,甚至机械军团和仿生人已经找到了某些证据,但没想到能在冒险途中碰到一个正在被湮灭侵蚀的的神灵。

    哪怕不怀疑眼前几人的身份,也不能放他们离开,秋柔还在稳定境界,如果放他们离开从而走漏消息,可能会把血神教的人引来,到时候会打扰到秋柔,看着眼前的几名低着头的魔族和血女巫,西陵尘淡淡的说道:“我暂时不能够放你们走,但我也不会囚禁你们,这里有一些秘密不能暴露,这一点你们应该懂,如果我发现你们有什么小动作,或者试图逃跑,我的手下会直接击杀,希望你们配合。”

    听了西陵尘的话,血女巫在内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对他们来说,能留在这里起码比在城市好。

    “我是不会离开的,请您放心,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血女巫赶紧鞠躬表示,她只代表自己,这等于是和其他人划清界限,以免被牵连。

    其他人见状也表示会服从命令,不搞小动作。

    西陵尘离开了,但他清楚这件事没有结束,血神教的骑士可能会追过来,毕竟血兽是在森林附近死亡的,他把这件事告诉了血井守卫,守卫立刻加强了附近的境界,布置了更多的阵法和隐藏气息的结界,对他们来说,只要秋柔能够稳定自身,血井中的居民就能在乱世中活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