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访客

    “若雪,你放松一点,你太紧张了。”对于桑若雪的频频ng,韩晋凡没有生气。

    “对不起,耽误你的时间了。”桑若雪知道韩晋凡通告很多很忙,又是因为自己昨天请假而要补拍。

    “你想象一下,我们从小就认识,你从小就喜欢我想象一下是什么感觉。”

    桑若雪的脑海里不停的闪过自己和莫连奕的一切一切。

    “或者你有没有从小的朋友什么的?小学中学里那种单恋什么的?”韩晋凡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心想桑若雪单恋别人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吧……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酝酿一下。”

    “嗯,好好想想,或者你也可以想自己谈恋爱的时候,把我当成男朋友也行,但一定要是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谢谢你,我有点感觉了。”

    “可别输给你的小时候哦。”韩晋凡指的是饰演邱紫烟小时候的那个童星。

    袁平看不懂桑若雪了,突然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表情到位,台词到位,连内心戏都到位。

    “很有天赋呀!”韩晋凡佩服的说,拍的时候他真的怀疑桑若雪爱上自己了。

    “是你指点的好”

    “看样子你的戏份今天可以提早结束呀。”

    “好像是吧。”

    顺顺利利拍完了邱紫烟的今天最后一场,桑若雪还在背台词。

    “姐有个大帅哥找你。”珍珍兴奋的跑了过来。

    “谁呀?”

    “不认识,姐你快去看看吧,一点都不比大明星差。”珍珍摇了摇头。

    桑若雪想不通除了莫连奕谁会知道他在拍戏还找到这里来。

    “言诺,你怎么来了?”桑若雪真是没想到来的是解言诺。

    “前两天你来看我,没说上几句话你就走了,我今天有空过来看看你。”解言诺永远那样的温柔。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知道你在拍华氏的戏,找到也不难的。”

    “走,我带你进去看看,不过我今天的戏份已经拍完了。有没有喜欢的明星说不定可以见到哦。”桑若雪笑的灿烂,解言诺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不会以为到我这个年纪了还追星吧。”解言诺轻笑。

    “那可不一定,罗曼叶倩欧阳月都在剧组哦。”

    “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

    “走”

    解言诺的出现吸引了很多好奇的目光,珍珍更像花痴一般跟在解言诺的后面。

    桑若雪搬过两把椅子和解言诺坐着聊天。

    “来朋友探班啦?”罗曼走了过来,她总觉得解言诺在哪儿见过。

    “曼姐,这是我的朋友解言诺。”桑若雪转头“言诺,罗曼曼姐。”

    “你好”解言诺没有一点点惊艳的表现,很自然的站起来和罗曼握了个手。

    “我们是不是见过?”罗曼越看解言诺越眼熟,看见自己没有一点点喜欢雀跃的表现也让罗曼觉得解言诺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应该没有吧!”解言诺淡淡的否定。

    “大概是我记错了。”罗曼笑的有点尴尬。

    “罗曼小姐很漂亮,比电视里漂亮。”解言诺看出了罗曼的尴尬。

    “谢谢”果然罗曼笑的自然了许多。

    “桑若雪,不给我介绍介绍?”欧阳月刚刚拍完马上就走了过来,她一直对桑若雪的事“莫名”的有兴趣。

    “你们聊,我要去准备下一场了。”罗曼找了个借口离开,她知道欧阳月找桑若雪肯定没好事,她一点儿都不想掺合,再说这桑若雪“来历”还是个谜,说不定就是哪个大人物弄来的,自己吃娱乐圈这口饭也不一定得罪的起。

    “欧阳月小姐。他是我的朋友解言诺。”不太想介绍但还是做了简单的介绍。

    “姓谢?谢氏地产?”欧阳月脑子里立即过滤了一遍有钱人。

    “我就是个很普通的人,和谢氏家族没有关系,而且我的解不是谢谢的谢。”解言诺看出欧阳月想说的意思,不急不慢的解释。

    “哦……”欧阳月故意拖了个长音“你们聊吧,我还要看剧本呢!”欧阳月对那种没权没势没钱的一点兴趣都没有,虽然说解言诺长的很不错。

    “你别介意,她就是那样的人,没坏心眼的。”桑若雪解释。

    “她是怎么样的人和我没关系,我也没兴趣知道。”

    “也对。”

    “拍戏辛苦吗?在在朋友家住的习惯吗?”

    “挺好的,第一次拍戏挺好玩的,大家对我也不错。”

    “别听我姐说的那个欧阳月天天找她麻烦。”珍珍才来两天已经见识到欧阳月对桑若雪的敌意。

    “是吗?她没对你怎么样吧?”解言诺皱了皱眉头。

    “她就是说说而已,这行欺负欺负新人也是有的,没大事。”桑若雪飘了一眼珍珍。

    “那就好”解言诺显然没怎么相信桑若雪的话,但也没再追问。

    “晚上有空吗?请你吃饭。”

    “今天就不去了,我这两天有一点感冒,想早一点回去休息。”就算没感冒桑若雪也不能答应解言诺的邀请,自己必须回去给莫连奕做晚饭收拾屋子。

    “感冒了?”

    “嗯,前两天拍落水戏结果感冒了。”

    “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勉强自己,柔道馆什么时候都是你的家你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

    “谢谢你言诺,有你在我真的没有什么害怕的了。”桑若雪发自肺腑的说眼眶还有些湿润。

    “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