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对战月斩

    在场比斗,获胜的不少,让对手心悦诚服承认失败的,几乎没有,壮汉嘹亮的声音在大厅环绕,所有人都齐刷刷看过来,满是疑惑。(文学网 http://.qiuwu.net)

    这是怎么回事?

    也有不少看到了二人战斗的经过,都为聂云的剑法感到不可思议。

    一剑将对手杀了,并没什么,但在上刺下这么多剑,他却连发现都没发现,这就让人骇异了。

    到底什么剑法,能做到这种程度?

    月斩也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心中惊起了滔天巨浪,脸色难看。

    就算是他,想在壮汉毫不知的况下在上刺出无数窟窿,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小子一定是剑法高明,和他遇上,必须想办法让他不要用剑……”

    拳头捏紧,心中暗自盘算。

    对方的剑术实在太强了,他都感到无解,如果能想到办法让他不适用长剑就好了……

    “不对……他的也很强大,不然不可能一拳头将中品混沌神兵打瘪……”这个想法刚冒出来,随即想起之前聂云赤手空拳一招将中品混沌神兵打瘪的景。

    这和剑法没任何关系,**的攻击。

    就算对方不用剑,这种他自负也不是对手。

    “都是墨陈那臭小子,给我惹上这么强大的敌人……”

    眉毛皱成疙瘩,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月斩手指一招。一个以前他天品区的小弟走了过来。

    对这个小弟说了几句,小弟点点头,几步来到聂云跟前。

    “聂云。www.258zw.com我们月斩老大看到你刚才的比赛,心中生出怜才之心,过一会上台比试,你只要直接认输,这柄上品混沌神兵就是你的!”

    小弟一伸手递来一个纳物容器。

    “上品混沌神兵?”聂云呵呵一笑:“想用这个贿赂我让我输给他?你还是劝他被做梦了,只要比试台上能胜过我,杀了我都无所谓。输了,那就不好说了……”

    聂云说到这话的时候,声音没有丝毫压制。故意传播了出去,这位小弟手中正拿着东西,就看到周围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了过来,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贿赂?怎么回事?”

    “月斩和这个聂云有矛盾。一直想杀他。现在分到一个擂台上,估计看到聂云的实力害怕了!”

    “一件上品混沌神兵就想贿赂别人,这个月斩还真够小气的!”

    ……

    众人都不是傻子,看到二人的动作,又听到聂云的话,如何猜不出来,一个露出冷笑,齐刷刷向月斩看了过去。

    “不识抬举的东西!”

    知道这下算是丢人现眼了。月斩脸色更加沉,一甩手。也不理会众人的表,刚好轮到他比试,直接跳上比试台。

    之后的比赛不需要继续抽签,获胜者和获胜者比试,失败者自动淘汰,例如抽到甲一号的两个人,获胜者会和甲二获胜的人比赛,甲三获胜者会和甲四获胜者比赛。

    都是获胜者比赛,每个比赛场地,总共没几场比赛。

    和月斩这次比试的是丙三号获胜的,实力虽然很厉害,但和当初的天品二号比,还是差了一些,很快败下阵来。

    至于和聂云比斗的,则是丙一的获胜者,这位只是之前地品区靠前的,刚才壮汉和聂云的比试他看了,知道不是对手,上台直接认输。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反正输给强者也不丢人。

    比赛实力悬殊进行的很快,聂铜第一个进入决赛。

    和他对战的是一个曾经天品区的人,这人据说最高排到了天品区第四名的位置,足有一千六百,接近一千七百条大道的实力,聂铜的战斗他每一场都看,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凡的少年,实际上实力不比他弱,所以,一对阵,就直接将最强绝招施展了出来。

    他的绝招不在兵器,而是一种特殊的能力,一拳打出,比武场像是陷入了黑夜。

    “是墨黑窟的黑暗沉沦!”

    “我认识这人,他叫墨青,是墨黑窟有名的天才弟子!”

    “墨黑窟算是有名的势力了,听说这招黑暗沉沦一施展出来,方圆一定范围会立刻变成黑夜,这不是普通的黑暗,而是绝对黑暗,即便眼睛再亮也看不到分毫,只有活活挨打的份!”

    “是啊,太可怕了,要是我遇到,肯定必死无疑!”

    “你当然必死无疑了,聂铜大人可不一定,看着吧……”

    这招一出现,台下的众人顿时议论纷纷,个个露出惊讶之色。

    绝对黑暗,这种况下,眼什么都看不到,如何战斗?

    噔噔噔噔!

    就在众人不知道比试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一个脚步声响了起来,随即,就看到一个人影跳下了比试台。

    “聂铜大人……”

    此时的聂铜脸上没有任何表,几步就来到聂云边。

    呼!

    待他停下,众人这才发现,比试台上的黑雾已然消失,之前的墨青横躺在地上,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太厉害了……”

    所有人这才知道,墨青的黑暗沉沦虽然厉害,依旧是这个聂铜笑到了最后。

    甲字比试台的名额出来,乙字比试台的名额很快也有了结果。

    是一位不怎么说话的青年,之前聂云都没怎么注意,可一招出手,顿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实力足足达到一千八百条大道之多!

    “这位是曾经的天品区一号房间,即便月斩嚣张,都没敢挑战过,实力强的可怕……”

    聂铜早已打听到了这人的份,悄悄传音。

    “天品区第一名,谢涛输的不冤……”

    聂云点头。

    谢涛也在这个区域,不过,第二轮就被刷了下来,出手的正是这个曾经天品区的第一名。

    乙字区域名额出现,接着就轮到了聂云和月斩。

    月斩之前要杀聂云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比赛区,此时二人在比赛台碰上,顿时成了议论的焦点。

    “你们说谁能赢?”

    “这还用说,当然是聂云大人!”

    “这不好说,月斩曾经是天品区第二名,实力不容小觑!”

    “如果他厉害的话,刚才就不会找人说了,肯定是害怕了!”

    “这个不好说,战斗这东西,没到最后结局谁都不知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万一他是故意这样做,迷惑对手呢?”

    ……

    各种意念在空中闪烁,觉得聂云能胜的有,对月斩有信心的,也大有人在。

    “现在认输还来得及,一旦战斗开始,我不会留的!”

    相对于台下的议论纷纷,台上的二人完全不受影响,月斩眼睛眯起,上气势缓缓提升,声音低沉冷。

    “那就开始吧!”

    知道自己的实力虽然进步许多,对方也不好惹,聂云懒得废话,手掌一动,长剑划出一道特殊玄奥,笔直向前刺来。

    “哼!”

    看到对手的剑法,他根本看不懂,面皮一抽,月斩全肌绷紧,一柄长枪刺来过来。

    他选的兵器是长枪,从小练枪,让他的枪法惊人。

    枪尖一抖,空中漫天枪影,枪尖汇聚成无数虚幻的影子。

    如同完全由枪汇聚而成的墙壁,根本看不出那柄是真,那柄是假。

    月斩知道聂云的强大,一出手就将最拿手的绝技施展出来。

    “厉害!”

    见对方能施展出这种招数,聂云神色逐渐变得凝重。

    不愧是曾经的天品区第二,让这么多天品区的人甘心做他的小弟,实力比起泷邪等人实在强大太多了,完全不可同而语!

    呼!

    心中震惊,脸上却没有丝毫表,体轻轻滑动,像是御风而行,聂云手中的长剑已然出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