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抓住

    众人在皇帝的带领下,鱼贯的进入大殿。姜辽不着痕迹的落在了众人后面的位置。其实姜辽是跟着楚溢的。

    她答应给楚溢的扇子,最好是要今天给他的,免得楚溢说自己食言。

    姜辽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拉了拉楚溢的衣袖。

    可能是因为过年的原因,楚溢今天并没有穿白色的衣服,而是换了一件宝蓝色的一闪。与素雅的白色和清冷的月白色不同。

    宝蓝色更加明亮,衬的楚溢更加明朗。少了几分老城,多了几分少年的清明。

    楚溢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样,继续大步朝着前面走。

    姜辽有悄悄拉了拉楚溢的衣角,因为心头有些不满,所以这次用的力气大了一些,同时也在心里暗暗想,如果楚溢再不回头就是故意的了。

    然而楚溢并没有回头,继续迈着步子慢悠悠的朝前走。

    面对楚溢这样的态度,姜辽极其不开心,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楚溢大片衣袖,直接拉着楚溢将他往自己身后一带。

    姜辽曾经试过用这样的力度去拉人,把哥哥都拉了一个趔趄。可是楚溢却并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把姜辽拉得撞到了他的背上。

    姜辽捂着自己被撞的生疼的鼻子,恨恨的看着楚溢。

    楚溢轻笑一声,看着姜辽捂着鼻子愁眉苦脸的样子,心头有些涩涩的,难不成撞疼了?

    其实他本来是不打算搭理小丫头的,她还真是不分场合,竟然敢在这种场合拉他的衣袖,若是被人看见他还好说,小丫头就免不得要落人口舌了。

    “屏辽公主可要站稳了,别摔了。”楚溢轻声笑道。

    姜辽白了楚溢一眼,你才站不稳呢,你全家都站不稳!

    姜辽在心中暗暗道。

    楚溢脸上依旧挂着清淡的笑容,在外人看来是恭谦有礼,在姜辽看来却是无比的欠揍。

    姜辽从袖子中抽出一把折扇,往楚溢身上一丢。楚溢没有防备,让折扇砸到了他的胸膛上,然后落在了地上。

    “楚太子收好你的招牌!屏辽告退!”姜辽低低的道。

    姜辽莫名的对楚溢那一声屏辽公主很不满意,连带着对楚溢的称呼都变了。

    言罢姜辽就率先一步走进了大殿。

    楚溢望了望姜辽有些负气的身影,心头微微一动,好任性的小丫头,不过他喜欢。

    看着地上的折扇,轻轻躬身捡了起来。

    这一生能让他躬身的事情不多,一个是对身处高位上人不得不有的附和,一个是对亲人长辈的尊敬,还有就是对值得尊敬的人。

    最后,就是小丫头了。

    前三者是一个男子生于世间必须的,另一个,是爱。一生可以不拥有,但是一旦拥有就永远不能放弃。

    他将折扇放在手心,心头莫名有些欣喜,久未曾有过的感觉,十分奇妙。

    小叶紫檀的扇子骨上雕着一朵朵爬上枝头的梅花,雕工极是细致猛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可见小丫头是用了心的。

    扇子尾处还挂着一个流苏坠子,是莹紫色,在宫灯下泛着幽幽的华光。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