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一章 神秘地域!

    季豆豆很快过来了。生物就是怕比较,女孩儿更加如此。大商国本来就女多男少,而襄阳城则更是明显,往往都要十几个女孩儿竞争一个男孩儿。大部分人家都是一个男的娶了好几个女子,就连季来运都娶了前后十几个妾侍,这还不算那些没有名分的通房,季豆豆从小就在这种氛围下熏陶,自然也就不会在这方面去争风吃醋,不过心里的幽怨羡慕却是避免不了的。</p>

    吴起是她心里已经认定了的人,听到召唤立马就过来了,脸上还带着一点小惊喜。</p>

    吴起简单询问了一下有关季又笗的事情,然后就直奔主题,“豆豆,你姐姐跟我,你选择哪个?”</p>

    季豆豆明显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奴婢选择主人少爷。”</p>

    “很好”,吴起拍拍季豆豆的脑袋,“你的选择是对的,她不是好人,你切不可相信她,知道吗?”为了坚定她的信念,吴起又说了:“她一直以为是你娘害死了她娘,所以她对你怀有很深的敌意。”</p>

    季豆豆并没有十分的吃惊,想来她对这些事情已经有所耳闻,吴起也就不再多说。其实吴起对这种事情非常理解,说是感同身受也不为过。就好比他自己,虽说家族给了他很多优待,但是他也是要为家族做出贡献的,不说别的,之前的几次联姻其实都不是他的意思,可是谁又会关心这些呢?</p>

    午饭好了,吴起就留下了季豆豆一起吃,饭间季豆豆也会想办法伺候吴起吃饭,不过显然她并不很擅长这些东西,动作生疏透着浓浓的小心和试探,有两次甚至还把汤菜撒到了桌子上,不过吴起并没有说什么,她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不想去干预。</p>

    吃完了饭,吴起打算午休冥想一会,然后下午骑马练武,晚上还有合体通关,季豆豆忙着在一边泡茶,不过她的茶艺显然属于门外汉水平,白白浪费了好多茶叶,但是吴起仍旧没有说什么,他总觉得季豆豆很可怜,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肚子上的东西随时有可能要了她的命!</p>

    “豆豆,你过来一下”,季豆豆听到喊她,赶忙走过来,吴起从颈链中取出一颗药丸,“张嘴。”将药丸放到她小嘴里。</p>

    季豆豆很听话服下了药丸,根本没犹豫也没有询问什么。吴起心里有些触动,不知道为什么这丫头会这么信任自己,只可惜这药丸只能增强她的活力和生命力,根本不足以抵抗那诡异的藏宝图,实在是那藏宝图太过霸道,也不知道季豆豆的姐姐跟父亲是怎么弄得,唉。</p>

    “豆豆,你知道你这里的是什么东西吗?”吴起拍拍季豆豆的小肚子说。</p>

    “主人,现在还是白天呢,奴婢也没有准备……”季豆豆面现羞涩,显然想到了其他了。</p>

    “把衣服脱了,到床上去躺好。”吴起没有解释其他,他打算再探查一下那诡异的藏宝图,“行了,内衣不用脱,这样就行了,快躺好。”吴起又取出自己的短匕,调转方向把短匕放在季豆豆小手里,“你拿着它,记住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放手。”然后伸手从颈链中取出季豆豆的脚链,弯折两次之后小心的在季豆豆脐钉上安好,季豆豆的小腹再次闪亮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将手掌放在她的小腹上。</p>

    上次的场景再次出现,体内的灵力仿佛遇到了大海的漩涡,吴起再次吓了一跳,好在事先已经能够有所准备,他意识到不妙及时退了出来,饶是如此,依旧有一小半灵力被吸纳一空!吴起满头大汗,而季豆豆倒是安然无恙,一方面是短匕给与了她庇护,另一方面则是刚刚的丹药作用。短匕是神器本身就有护主的作用,而刚刚的丹药也是吴起的保命东西。</p>

    “唉,算了,我教你一套口诀吧,你记得要勤加习练,切不可偷懒,我会不定时检查,知道吗!”吴起很无奈,藏宝图的凶险还是不跟她说了,免得徒增恐惧。</p>

    “少爷,你下午做什么呀?”季豆豆问道。</p>

    吴起打算下午先骑一会儿马然后去接个人,今天已经是周末了,该去接阿紫了,这是对兄弟的承诺,自然不能忘记,也不知道王大少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他要的东西。</p>

    “下午你哪里都不要去,你就在这里练功。”吴起心意一动重新将短匕收回到颈链中,然后自顾自开始换衣服换鞋子,骑马自然不能穿这样一身衣服,“你坐在这里,现在就开始修炼刚刚教你的口诀。”</p>

    季豆豆依言开始修炼,不过她很快就睁开眼睛观察吴起,看到吴起在换衣服,就跑过来帮忙。</p>

    吴起照着她的小脑袋就是一个弹指,季豆豆吓得赶忙退后两步,跪到地上认错。</p>

    “你到隔壁房间去,若是再不好好修炼,我就不管你了。”吴起面色严肃道,季豆豆这下可吓得不轻,她的理解是吴起不要她了。</p>

    看到季豆豆害怕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吴起感觉到一阵怜惜,缓和了语气,“你好好修炼,下午我带你出去玩。”</p>

    朝阳综合学院又叫朝歌地域研究院襄阳城分院,此时院门外不知道有多少豪华的马车正停放在路上,有的还有三两个随行的护卫,路边还有为数众多的小摊小贩,附近的道路都被堵了个严严实实,车夫护卫们三五一伙就近聚到一起聊天吹牛,然后再大喝几杯浊酒,学院门前的一条街简直热闹非常。其中一辆马车内,吴起和季豆豆正坐在里面,季豆豆显得比较兴奋,小脸上一直荡漾着甜蜜微笑。</p>

    季豆豆身体有些虚弱,不过却一直惦记着吴起说过要带她出去玩的事情,吴起想了想就把她带在身边,正好要去学校,也可以让她散散心,另外吴起想着条件若是合适的话,就让她进去上学。</p>

    进了学校,吴起就改换成了步行,学院里规定了不可以走马车也不可以骑马,当然这主要是针对学生和外来人员的,吴起就属于外来人员,不过吴起的身份还比较特殊,一方面他是郭胜男的未婚夫,而郭胜男是学院的名义院长,另一方面,吴氏家族本身就在学院里有着重要的席位。所以吴起真要是想在院内骑马或者乘车其实并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他并不想太过高调罢了。</p>

    不得不说今年襄阳城发展的着实比较快,这速度恐怕赶得上过去十几年的总和了。不得不说,国家大乱也有一定好处,要不然襄阳城这偏僻化外之地也不可能异军突起,短短一年就发展成这样子!</p>

    吴起心下感慨,漫步走在校园内,而季豆豆则拉着吴起得手,脸上一直带着甜蜜的笑容,看得出来,小丫头很兴奋,走路总是不自觉的一蹦一跳,就差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了。洪佐和武杰面无表情不远不近跟在身后,他们是吴起身边最核心的侍卫。</p>

    “这是学校里,两位师兄不用跟得这么近,你们休息一下吧。”吴起这么一说,两人才算是远离了一些。</p>

    校园内变化很大,不仅体现在新建了不少房子上,之前学院的气质是粗犷豪放,而现在给人的感觉则多了一些温婉细腻。比方说,之前道路是直的,绿植是方的或者长条的,规规矩矩的,而现在则会有些小花园、小亭子,连通的道路大多数弯弯曲曲,有那么一些诗情画意了。</p>

    在校园里转了转,前面晃过来两个胖胖的身影,还有十几米呢,其中一个嗖的一下转身就躲到了路边的树丛里,另一个胖胖的身影还有些奇怪,很快她也发现了情况,也赶忙躲在树丛里。</p>

    吴起早就发现了这两个女生,就是上次的大猫和三妹。他走过去,冲着两个撅着的屁股踢了两下,两人再也躲不下去了,扭过头冲着吴起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p>

    “吴少爷,你好啊……”</p>

    “别跟这杵着了,我问你们一点事,你们知道不知道阿,杨金巧在哪里上课?”吴起说。</p>

    杨金巧现在应该已经升入顶级部了,具体在哪个班组就不太清楚了,她原本是想说阿紫的,不过想了想还是先找杨金巧比较合适,毕竟她们两个人比较熟悉。</p>

    大猫跟三妹知道不是要揍她们的,马上就恢复了谄媚本性,还自作聪明的掏出来几个银币,说是要孝敬吴起,吴起扬扬巴掌,吓得两人赶忙老实了。</p>

    两个胖女生哪里知道杨金巧在哪个班级,不过他们倒是也不傻,知道先去找杨小巧,几经波折总算是找到了杨金巧。杨金巧顾不得再上课,告了个假就匆匆忙忙跑来见吴起,等到得知吴起的来意是让她去找阿紫,就有些失望。</p>

    吴起也没有说什么,他现在是在故意躲着杨金巧,倒不是嫌弃她的女奴身份,他不想让她永远做自己的女奴,而她要是一直在身边伺候的话,那么她就永远都是女奴。</p>

    杨金巧又转而去找阿紫了,而阿紫就没有那么快了,人家坚持要继续上课。这边阿紫还没过来,倒是陆陆续续有好几个女生相继过来了,几个女生一边走着一边捋头发、扯领子,身上要么是小短裤,要么就是短袖短裤,踩着高跟鞋,身材颇有一些火辣。</p>

    似乎有意又似乎无意的,几个女生都来到了吴起面前。吴起也有些疑惑,啥时候老子变成雄孔雀了?</p>

    吴起打眼看去,几个女生高挑俏丽,个个描眉画唇,身上的衣服也十分名贵,至少都是上百个金币才能拿下的,走路的时候昂首挺胸,这明显不是穷人家的女孩儿,可是他根本不记得跟这些女生有过交情的呀!</p>

    几个女生来到近前,其中一个怯生生的说:“敢问您可是吴起吴大师?”</p>

    吴起更加迷惑了,自己啥时候有个大师的称号了?这也太他妈能扯了吧!</p>

    “我是吴起,不过我们见过面吗?你,你们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吴起道。</p>

    确定了吴起的身份,几个女生立刻眼神热切了起来,“我们几个都是朝歌来的交换生,去年就过来了,一直仰慕大师的才华,大师在当时那场学术交流会上的无上风采大家可是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呢!只是大师都不在这里了,大家都好失望呢……”</p>

    这下子吴起开心了,一群崇拜者在身边,还是一群漂亮的女孩儿,他难免有点激动了。几人来到一处凉亭,几个女生若有意若无意的抢先紧挨着吴起坐下,吴起略显夸张的讲了一些以前的经历,几个女生就眼睛闪着小星星恨不得对他投怀送抱了……</p>

    季豆豆被挤到了圈外,当然不高兴了就哭丧着脸,狠狠地怒视着这些外来的入侵者。</p>

    聊到火热,吴起眼珠一转,就说要去厕所希望有人带路,果然女生们争着要带路,吴起点了其中一个身材不错的女生,两人一起走了,临走女生还暗中跟其他人做了个炫耀的眼神。</p>

    厕所只是借口,两人半路上就改了方向,去了密林深处的一片花丛里。</p>

    半小时后,女生提着高跟鞋赤着脚跟在吴起身后出来了,一只手还捂住一边脸颊,膝盖上红彤彤的,眼睛噙着泪花,唇彩也花了,舌头一直舔着嘴唇。</p>

    女生几步追上吴起,“大师、老爷,你等等奴家。奴家真的没有,奴家是干净的……”</p>

    吴起猛的停了脚步,一扭头冷冷的看着她。女生又害怕又后悔,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吴起可以看透她的内心,“老爷,奴家以前只跟男生拉过手,真的没有男朋友。”</p>

    “是这样吗?老子姑且相信你,以前的事我就不管了,不过以后不许跟其他男生接触,听见没有!”吴起相信了她的话,轻轻揉揉她的脸颊,“以后不要涂那么弄的唇彩了。”</p>

    女生破涕为笑,温顺地点点头。</p>

    正在这时,一阵钟声响起,下午放学了,数不尽的学生一窝蜂都从教室里涌出来。</p>

    吴起走了,女生脸上梨花带雨还带着笑容,笑容仍旧是那么温顺,可是等吴起一走远,女生脸上的笑容马上变了得意洋洋。</p>

    随着经济的发展,内地朝歌的浮华奢靡也悄无声息来到了襄阳城。随着天气渐渐转暖,有一些女学生就开始露腿露胳膊,个别甚至会露个小细腰,搭配上小高跟,倒也有那么几分小诱惑,她们当中大部分都是外来的富家女,但是本地的土著名媛也有一少部分,比方说张燕之类的。</p>

    吴起下意识对比一下身边的几个女生,还别说这几个丫头还真不错呢!虽说露了大腿,但至少没有露胸露肚子吧。临走之时,吴起对女生们说:“行了,今天就到这里了,以后有机会再聊吧。”</p>

    阿紫已经小跑着来到吴起面前,很是歉然的行了个礼,“吴少爷,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p>

    “没关系,只要你愿意去我家做客就好了,要不然王大少肯定会把我吃了,奥,对了,你见到我娘了以后,可要多多说我的好话啊,要不然我可难受了!”吴起说。</p>

    吴起走了,身后的几个小女生马上不再是傻乎乎的小迷妹了。</p>

    一个女生打量着刚刚归队的女孩儿,半边脸有轻微红肿,唇彩乱的一塌糊涂,膝盖红彤彤的,但是眼中有明显的得意,“然然,看你这情况是上手了啊。”话语中充斥着明显的嫉妒,其他女孩儿也假装望向别的方向,但是都悄悄竖起了耳朵。</p>

    名叫然然的女孩儿就是跟吴起一起钻小树林的女生,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得意道:“只是挨了一巴掌,不过倒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p>

    另一个女孩儿指了指然然嘴角一根弯曲的毛发,“怕不是一个耳光那么简单吧?刚刚你们回来的方向可是西边,快跟大家说说,神使他喜欢什么?”厕所在她们所处地方的东边,所以才有此一问。</p>

    “行了,大家都是好姐妹,我自然不会独占好处,大家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进展,而且要是大家不通力合作说不得就会让其他小团队给挤出去,既然如此,咱们结为金兰可好?这样一来可以解除戒备,二来也可以通力合作,早日完成身上的使命不是吗?”然然提议。</p>

    几个女孩儿互相看看,都点了点头。</p>

    另一边,漠北荒原上,此时这里正有一片神秘地域,雾蒙蒙的也看不清楚里面,其特殊之处在于所有进入之人都会神秘失散,然后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来,只有个别幸运的家伙又走出来了,手里拿着金银财宝甚至是珍稀的神兵利器,但是大多数进入之人都再也没能走出来。</p>

    人群沸腾了,大家都知道这些罕见的神兵利器意味着什么,那是财富和力量!不过在狂热期过后,所有人都趋于清醒,最先的几个幸运儿并没有幸运多久,几乎就在一瞬间就被守候在外边的巡视者给解决了!</p>

    于是一个个冒险者团队开始犹豫开始观望了,谁也不想为他人做嫁衣,谁都知道整个团队几乎是不可能同时从秘境里出来的。</p>

    在无数的冒险者团队当中,有一支装备精良的队伍。他们穿着锃亮的铠甲,手中的刀枪闪着寒光,其中罕见的还有两名身穿白衣的法师随行。他们的实力令人望而生畏,几乎没有人敢跟他们直视抗衡。</p>

    领头的是一个年轻的青年,他面如冠玉,身材挺拔,身缠流金铠甲,好一个翩翩美公子,此人正是王博。鉴于现场局势,王博命令家族侍卫们都留在原地,然后一个人毅然决然的走进了那片神秘地域……</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