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解惑

    “躺进去!”正在慕容复心里有些发毛的时候,吴薇忽然开口来了这么一句。

    慕容复不由脸色一沉,说实话,对于吴薇,他心底深处的想法是敬而远之,抛开她那些神神道道的诡异手段不说,每次见面都会被她牵着鼻子走,这让他十分不爽,无怪乎傲不傲气,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于这个女人,他实在看不透,宁愿躲着点。

    吴薇眉头微挑,淡漠道,“听不听随你。”

    “哎哟,你还上天了是吧!”慕容复心里暗哼一声,脾气也上来了,转身就走,不带丝毫犹豫。

    吴薇面色变了变,“站住!”

    慕容复脚步不停,眼看便要走出石室,吴薇登时急了,“喂,你给我站住!”

    慕容复停下脚步,“说。”

    吴薇恼怒的瞪了他背影一眼,跺了跺脚,“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慕容复回头冷冷瞥了她一眼,“我还要问你什么意思?别以为救了我就可以随便摆布我。”

    “我……”吴薇气苦,咬了咬牙,“我这是为了你好。”

    慕容复脸上讥讽之色一闪而过,“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

    “你!”吴薇见他那副嘲弄的模样,登时受了莫大刺激,索性心念一横,“哼,忘恩负义的东西,你要走便走吧,我再管你我就……就……是猪!”

    不知是词穷了,还是没有随便赌咒发誓的习惯,竟然发出这样一个没有丝毫杀伤力,甚至还有点可爱的誓言。

    慕容复闻言不禁有些脸红,怎么说吴薇数度帮了自己大忙,自己却什么也没为她做过,为了赌一口气就随便说话伤她,未免让人心寒。

    压下心里的愧疚,慕容复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说道,“吴小姐,你数次出手救我,我很感激,抛开当初答应你的三个条件不说,只要你有事,我慕容复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不过朋友之间贵在坦诚相待,你若什么也不肯告诉我,却叫我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换做谁恐怕也会心有嫌隙吧?”

    “朋友……”吴薇喃喃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眼角渐渐湿润,竟是流下了两滴晶莹的泪珠。

    “这……”慕容复怔了一怔,这算怎么回事,他自问方才那番话掏心掏肺,发自肺腑,怎么还把对方给说哭了,难道是太过感动?

    不料吴薇忽然一下扑到他身前,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胸口,嘴中哭诉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大坏蛋,你什么也不知道,你惹下滔天大祸,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你还说话气我,谁跟你是朋友了!”

    见此一幕,慕容复登觉莫名其妙,虽然心里很感激吴薇,可她这话一说便有了邀功的嫌疑,不由生出几分淡淡的不喜,尽管今晚在未央宫的情况十分危急,可也还没到必死无疑的绝境,毕竟他手里有神鸾卫和太子这两张王牌。所以感激归感激,但如果吴薇借此要挟他做什么,他未必愿意。

    人就是这样,感激别人是一回事,可如果别人挟恩图报,任谁也会生出抗拒心理。

    “你先别哭了好不好,”慕容复见吴薇没完没了,哭得梨花带雨,不由探手抓住她的皓腕,皱眉道,“你跟我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真有什么难处,我豁出性命不要也会帮你的。”

    吴薇先是一愣,随即哭得更伤心了,“你还有没有一点良知?”

    “好了!”慕容复心烦意燥的吼了一句,“你到底说不说!”

    不知是不是哭够了,还是慕容复的话起了作用,吴薇倒是稍微冷静下来,双眼微红的望着他,“你强行轰杀赵构实属逆天行事,原本是必死无疑的,但你我气运相连,浑厚无匹,生生耗费大半气运,你才免了一次必死之灾厄。”

    “什么?”慕容复听到这句话登时就惊了,不由伸手摸了摸吴薇光洁的额头,“你在说什么胡话?”

    吴薇白眼一翻,拍开他的手,幽怨道,“说了你又听不懂,不说你又怪我。”

    慕容复深深吸了口气,心里暗自告诫自己“冷静,我要冷静,这妮子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还是忍不住嗤笑道,“照你这么说,我随便杀个人就逆天行事了,那么我这辈子杀了这么多人,怎么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你可不要告诉我那赵构真的是天子,上天的儿子,杀了他上天都要惩罚我!”

    吴薇幽幽叹了口气,心知今日不说清楚一些事情,眼前之人是不会相信自己了,但话又说回来,若非为了完成师尊的遗愿,自己又何必受这般委屈。

    想了想她缓缓道,“所谓‘天子’之说不过世人以讹传讹,上位者加以粉饰,统治人心的手段罢了,但须知世间万物皆有定数,如果肆意破坏这种定数,逆天行事,势必遭天地自然反噬。”

    慕容复闻言不禁呆了一呆,姑且不论吴薇说的什么定数,她的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后世多少活生生的例子证实,天地自然也会报复反噬人类,人在做天在看。

    只听吴薇继续说道,“你杀一人两人,甚至十人百人,对天地定数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如果你杀了百万、千万生灵,那便等若破坏一方天地法则,势必遭到天谴,这也是道家常说的‘有干天和’,而赵构身为统治一方的人间帝王,他的一举一动莫不影响着千万生灵,原本他还不该死,你却杀了他,你说上天能容得下你么?”

    一番话慕容复听得目瞪口呆,嘴角抽了抽,却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语,愣了半晌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该死?”

    吴薇白了他一眼,“赵构原有八十二岁寿元,现在才五十多岁,你说他该死么?”

    “你还能看出一个人的寿元?”这一下慕容复是彻底凌乱了,脱口问道,“那我有多少寿元?”

    原本只是下意识的唱个反调,没想到吴薇认真的看了他几眼,直到把他看得心里发毛才噗嗤一笑,“你紧张什么?”

    这一笑如同春花初绽,百媚顿生,慕容复使劲眨了眨眼,忍不住俯下身去。

    吴薇心中一跳,急忙闪开,口中说道,“你的寿元我看不清楚,或者说你整个人我都看不清楚,这世间有许多身具大气运之人,背负奇相,我毕竟只是个凡人。”

    慕容复松了口气,平复心里的躁动,撇嘴道,“你不说我还以为你都成仙了。”

    吴薇黯然一叹,“世上哪有什么神仙。”

    慕容复见她似乎想到什么难过之事,也就没有多问,话锋一转,“你说的气运是什么?”

    吴薇笑了笑,好似方才的怅然只是幻觉,解释道,“气运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可以理解为运气,每一个时代总会有那么一些运气极好的人,搅动天下风云,如同天边的太阳一般耀眼。”

    他这样一说慕容复倒是有些理解了,继而问道,“你方才说我们两气运相连,那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带我来这个地宫做什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赵构正在修建的陵寝吧?”

    吴薇点点头,“不错,这里确实是赵构即将下葬的陵寝,至于气运相连……”

    说到这她白腻的脸蛋上陡然飘起两抹红晕,“就是……那个……总之我们命格息息相关,已经分不开啦!”

    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低不可闻,慕容复却是疑窦丛生,他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过来,按照吴薇的话说二人之间应该是有了某种冥冥中的关联,只是他有些疑惑的是,两人还什么也没做,怎么就息息相关了?

    但吴薇显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羞涩一阵过后,她立即调整情绪,脸上恢复了淡漠,“这地宫是赵构的陵寝所在,也是整个赵宋的风水龙脉所在地,带你来这里,便是想借助此地的风水大阵,施展‘移星术’,将赵构剩余的气运和帝气转移到你身上,他虽然身死,但剩下那三十年的气运短时间内还未散去,不用也是浪费。”

    饶是慕容复早有了心理准备,听到这番话后还是觉得有些天方夜谭,这是个武侠世界,可现在他面前的神秘女子却在跟他讲什么风水大阵,改天换命,神神道道的,如果不是此前见识过吴薇的一些诡异手段,他都要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好了,该解释的已经给你解释了,不妨告诉你,眼下紫微星晦暗不明,随时有可能被取而代之,而能取代这个紫微星的人可不止你一个,增加你的气运和帝气能大大增加你成功的机会,要不要就随便你了。”吴薇没有深入解释下去,最后来了句总结。

    这话听在慕容复耳中就好像是说,“你不过一个备胎,现在给你一个扶正的机会,要不要随你。”

    慕容复一下就被激起了胸中傲气,仰头道,“哼,本公子逐鹿天下靠得是智慧,凭的是手段,不需要这些古古怪怪的东西,我就不信……”

    话未说完,吴薇却是推了他一把,直接将他推到棺椁旁边,指着他鼻子骂道,“不装蒜能死?你以为你这次能活下来以后还有这么好命么?不怕告诉你,你现在出去必定霉运连连,说不定走在街上都能摔死,你死了不要紧,可不要连累我,哼!”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