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五十四章 无上帝的死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音刚落,叶枫的手臂就猛地产生一股高温炽热的灼烧感,他的肢体好像在一瞬间要裂开一般。

    忍受着这种刺心的剧痛,叶枫挣扎着爬起身来,他从没有感受过如此剧痛,几乎要忍不住嘶吼出声,好容易才将这股痛意隐忍在喉咙里,低吼着。

    与此同时,盘灵起身,双手一展,自混沌当中取出一把金耀闪闪的巨大斧子,轰然一击,将清浊分辨,退散无尽的黑潮,保有一方大地。

    但是紧随其后,巨大的能量倾巢而出,轰隆隆的巨响声,伴随着附带绝望的子民愤怒的吼叫,大地一分为九,始源界唯独一小块空域留下来,其余的,散成九层天界,与周边的黑潮缠绕一体。

    只有叶枫身边的一亩三分地,算是保留下来。

    而在下面人看来,上面似乎正在发生“开天辟地”“惊天动地”的大事情,金光四射,一道虚幻的巨大身影肩抗鸿蒙,脚踏寰宇,嘶吼着将无尽的黑潮尽数推出。

    他的吼声持续了无数岁月,传说在天地间时常能听到“古盘灵”的绝唱。

    但那是后话。

    嘶吼的声音,在天空中扯开了一道岁月的门扉,这是叶枫他们唯一回到现世的机会。

    让穆志飞带着贾仁义,剑痕小洛他们先去了,叶枫留在最末,他回头看向躺在盘灵神力制造的一块平台上,迟疑。

    “怎么了?大腿?”穆志飞回头看叶枫迟迟不来,担心这时空之门持续不了太久。

    叶枫沉默半晌,抬手看了看右臂——时空金轮肉眼可见黯淡了下去,并且像是一个印记一般,深入叶枫的皮肤内部。

    “没什么。”叶枫从时空金轮当中,取出一颗璀璨夺目的元灵,尽管力量已经十分微弱,但,或许有用。他看着奄奄一息的白衣少年,难免心里难过。

    至少,你不该死。叶枫将这颗“元灵”放在少年的胸口上,见到它形成一道金色的灵气灌入少年体内,这才转身离开,回到时空之门当中。

    穆志飞满面愁容:“大腿,咱们现在回去,那无上帝还等着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怕。”叶枫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时空之门在一片灰暗的光影当中逐渐消失,就好像不曾村在过一般。

    原本奄奄一息的白衣少年没少君这才爬起身来,他迷茫地起身,胸口形成一道“奇妙的疤痕”,复杂的图案让他惊讶了一瞬间,但很快冷静下来,他一开始四处寻找“叶枫”的下落,但是,始终没有找到。

    当他准备放弃的瞬间,忽然发现,一切都变了。

    原本的始源世界,突然之间裂变成了九层空域,而他自己,则在最上层,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四周围满了人,他们的脸上浮现出恭顺和恐惧的神色。

    少年刚想说些什么,胸口的“元灵之气”忽然之间散发出强大的金光。

    “圣人!圣人!是圣人拯救了我们!!”

    底下的人疯狂大喊,而少年只觉得喉咙灼烧一片,说不出话来。

    “是无上的帝王,救了我们,救了全世界!!”

    “哦哦!!!万岁!!”

    嘶吼声,久久不息。

    ……

    一片黄沙之下,叶枫惊坐起身,早忘了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但是看着周天一片混沌,九重天被侵吞了绝大部分,只有

    云上苑一块金灿灿的平台历久弥新,就知道,他们已经回来了。

    回家了。

    叶枫抿抿嘴,这种奇怪而复杂的情绪让他胸中五味杂陈,难分难解。

    过了很久,他才想起自己的目的。

    “……救世,救世。”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永夜之潮连最后一片净土——二重天,也已经侵吞殆尽,他们的三重天也已经成了一片冷寂的死海,所有难民被无上帝控制住,整个天界一片混乱。

    而他们此时,在这片号称“死亡沙漠”的地带,七零八落,同伴们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叶枫慌忙爬起身,拍落身上的黄沙。

    高温。

    持续的高温抽走体内最后的体力,叶枫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他的手腕一疼,顺着右手看去——时空金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好像与皮肤长在一起的印记。

    叶枫从没见过这诡异的符号。

    他费心费力,总算在这片死亡的漠海当中找到其余几人。

    除他以外,几人都很狼狈。这片沙海显而易见并非凡物,本身便是能够吸收能量的沙尘,而无上帝把这片死沙当做关押犯人的牢笼,已经不知道吸收了多少能量,如今,散发而出的炽热高温,便是这些死者化成的无尽能量。

    而叶枫他们,体内的能量也正源源不断地被地面的黄沙抽走。

    “有谁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叶枫回头问。

    穆志飞的脸上有些诧异:“大腿,您不记得么?”

    “他怎么可能记得,时空穿梭期间,盘灵的力量彻底消失,我们没有进入乱流,已经是大吉大利了,那时候,叶枫都已经是恍惚状态了。”

    叶枫的确有那部分的记忆。

    他们从过去时空回来,遂穿途中,盘灵的能量已经耗尽,而护佑他们的能量消散之后,仅留下的力量不足以保护他们从时空乱流中存活下来……

    那,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叶枫正发愣,小洛突然指向自己——自己身上的那一副甲胄,战神天戮留下的银色甲胄。

    “这怎么了?”叶枫有些诧异。

    “是他。”小洛道:“你恍惚期间,这东西闪闪发亮,抵御了时空乱流的波及,总算让你救了咱们一名,前辈,你应该好好谢谢它。”

    是么?

    叶枫皱着眉头取下甲胄,正要说些什么,这一身银光闪烁的铠甲突然之间分崩离析,龟裂开来,在狂风当中,化作一丝不经意的粉末。

    穆志飞笑道:“寿终正寝啦!”

    叶枫的意识一阵恍惚,悻悻耸耸肩。

    就在这时候,脑海中突然又出现那声音:“留神!”

    好耳熟的声音!

    叶枫来不及分辨,就感觉到脚下一软,轰地一声巨响,脚掌下弥漫的黄沙忽然炸裂,从中激射而出无数尖锐的灵气,像是一道道凛冽的剑雨。

    他这才意识到“危险”。

    但来不及了。

    四面八方的马队,成千上万的呼号声冲天而起,随着鼓声锣声疯狂擂动,在一片叫杀声中,面无血色的无上帝缓缓从空中降落,落在轻柔的白沙之上,如履平地。

    他眉眼之间似乎没有一滴感情,看着叶枫:“又见面了,叶枫——我等你们,很久了。”

    居然是他!

    叶枫等人悬在半空中,陷阱中暴突而出的狂沙将他们围困住,一时还难以脱困。

    但此时的叶枫,已经是今非昔比。

    他体内的灵气之毒已经彻底祛除,同时,自然灵气如同江洋大海一般汇入气海当中,源源不断。他握着不断跳动颤抖的长剑,指向无上帝。

    无上帝挑了挑眉头,语气仍然平静,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色彩:“看来你还没有想通,始终要与我作对。”

    叶枫冷哼一声:“为了一己之私,鱼肉天下苍生,你这样的恶人,不与你作对,要跟谁作对?”

    话不投机半句多,叶枫把握机会,一个抽身,右臂一颤,便像是一条上岸的鲤鱼,飞快斩向无上帝。

    无上帝两掌一起,一股金色的气劲浮起。

    “神念之力么……嘿嘿!”叶枫早料到无上帝的动作——他几乎是肌肉性的做出了反射,长剑嗡地一声刺在神念之力形成的遮罩上。

    同时,剑身龟裂,星星点点,作黄沙广散而去,在空中威风凛凛地一抖身,又从四面八方重新涌来,集中一点——无上帝。

    “哼,小儿科。”

    无上帝抖擞肩膀,施展出更多的神念之力——对他而言,这种强大的力量几乎信手拈来。

    但很快,无上帝也变了脸色——因为这一次,叶枫的实力与之前几乎大相径庭——这家伙,竟然掌握了自然灵气。

    他棋差一招,神念之力无法阻挡与自然柔和的骨片,长剑穿梭而入,在他右肩上重新聚合。

    叶枫狂喜:“总算——抓住你了!”

    他毫不犹豫,一剑劈下。

    无上帝扭动身子企图让过这一剑,但毕竟迟了,自右肩而下,在胸口划了长长的一道口子,浑浊的血水噗地涌出来,洒在无上帝白净的脸孔上。

    叶枫冷笑:“我道你血当是黑的,不想,也是人血——你不是无上的尊神么?怎么,也长了一副人类羸弱的身躯?”

    无上帝沉下脸来:“神?无趣,那不过是愚蠢的下界人编造的谎言,这世上从没有什么神,本座,也是一介肉躯修炼至此。”

    “那很好,你承认你是人,那也足以证明,你绝非杀不死的。”叶枫握紧手中黏血的长剑,斗志昂扬。

    无上帝笑道:“那你不妨试一试。”

    说完,两人同时出手,重振精神的无上帝一瞬间化入黑暗当中,叶枫的剑挑了个空。

    接着,一只漆黑的手臂从沙尘当中伸出,朝叶枫抓来。

    横剑当的一声,叶枫退回几步,胸口热血激荡,好强的气魄。

    但这还不算完。

    无上帝的身子在空中一滞,他伸出一只手——一条胳膊,整条手臂后半无色一般的洁白,手腕到掌间却是一团深沉漆黑。

    掌心一握。

    嗤嗤数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惨叫。叶枫用光影瞳看去,惊骇住了。

    这无上帝,竟然故技重施,他掌握着天下人体内的灵气,所有人都如同他的储备能量一般,只要他想,随时能够取人性命。

    此时正是如此,无上帝的手一张,源源不断的仙灵气破开那些可怜虫的躯体,带着浑然的血气进入他的掌纹当中。

    一股凝结而成的血刀,朝叶枫斩来。

    “你,斗不过我。”无上帝宣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