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五十三盘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九幽沧溟,万神尽诛。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这样一声妖异的喝声。

    原本抵挡住的永夜之潮,忽然之间,以数倍——不,数百倍的威势强压下来,本就相形见绌的两人,更是无法抵抗,纷纷败下阵来。

    没少君一步不退,身上的白衣被肆虐的黑色愤焰烧得支离破碎,这少年却只高声呼喝,笑声不绝:“快哉快哉,如今家国受难,大丈夫,当如是也!”

    微弱的神念之力与浩瀚无边的永夜之潮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在这无边无垠的黑潮之下,一抹微弱的白色闪光穿破深邃黑夜,消弭于无形。

    叶枫握着长剑的手掌不住颤抖,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黑潮的恐怖。

    绝望。

    除了绝望,虚空之中仿佛找不到任何替代品。

    叶枫没有作太多迟疑,抬手看了看手臂上的时空金轮,金轮已经彻底展开,时钟的齿轮在一个圆盘中摆动,一息不止。

    是么——叶枫看着时空金轮所镶嵌之上的圆盘,或许,这东西吧自己带回到这个时代,就是为了让自己亲历这一层绝望的吧。

    万年之前,永夜之潮降临这个世界,将原本的始源界彻底击溃,这也是为什么叶枫降生之时的始源界,是那么的支离破碎,又与九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原来……是这样。

    这个世界,注定要迎来这样的结局么……?

    即使结局如此,就这样放弃的话,自己珍视的一切都会就此消失。

    叶枫的身体微微颤抖,至少,自己或者的情况下,这种事,绝不应该发生!

    “没少君老弟,我来也!”

    叶枫挺剑而上,如同一个纯白色的火萤扑入滔天的海浪当中,只一瞬间,便如泥流入海,杳无音讯了。

    黑暗的力量,逐渐将整个大地侵吞,腐蚀,一点一滴碾为齑粉,最接近四周边沿的大陆成了一点点湮灭的粉末,逐渐消散在虚空之中。

    在这无尽的黑暗能量背后,不断传来阴冷的笑声,这笑声引来深刻的寒意,不断动摇着甚至侵蚀着整片大陆上所有人的意志。

    轰雷滚滚,隐约从尽头处传来惨烈的声音,已经分不清是求救的呼喊,还是濒临崩溃的癫狂。

    种种乱象,在这一瞬间爆发,情绪传递过来,变成了更加难以预料的骚乱,失去了秩序的混沌,就像是滚雪球一般,这种绝望的情绪空前放大,甚至越来越无法拘束。

    “完了!完了!大腿也没有了,最后还是永夜黑潮!妈的,这,这到底是什么!”穆志飞无能狂怒,大喊大叫。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无不是感受到这可怕的力量,即使强如四族的高手,也敌不过不断吞噬周遭一切的这黑潮。

    就在绝望逐渐降临的这一瞬间,有人指向天空,高喊:“快看呐,那是什么?”

    抬头看去,没有颜色的天空之上,一道细微的光斑闪烁不定,像是鸿蒙宇宙当中的一粒星辰细沙。

    这道强光点亮了整个漆黑的昼夜。

    尽管与漫天遮蔽的黑潮相比,这道光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却确实地闪着微光,并且,一点点膨胀起来,支撑起整个昼夜当中的一点希望。

    “那绝对是大腿!大腿没有死!”穆志飞很肯定地指着天空高喊。

    如穆志飞所言,强光越发明亮,并且在半空里变得更加清澈明晰,并传来低沉厚重的声音。

    “咔哒,咔哒。”

    钟盘——金色的齿轮缓缓推动着时间运转,接着,一道圣洁的声音开始在鸿蒙之间回荡,随着这声音扩散,象征着秩序的齿轮在这无限的黑暗当中开辟出一条分明的道路。

    道路,延伸到了地面之上。

    “钟灵毓秀,九界盘神,长夜无依,炼神成圣!”

    是叶枫的声音!

    接着,紧随着那声音之后,传来一声惊愕的古怪叫声。

    “这,这怎么可能!!主子,我——”

    “哼,那东西的残留么——罢了,大势已经不可逆转,你且随我来,让这些蝼蚁,自生自灭罢。”回答他的,是一道冷漠但熟悉的声音。

    “是,主子——”

    随着这尖利怪异和熟悉的声音一起消失,天空中的黑潮,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不可收拾地冲来。

    “大腿!!我们该怎么办!!”穆志飞抽身而起,上来半空,大声呼喊着问。

    “顺着道路,来到我盘灵的守护之下。”

    盘灵?

    穆志飞眯着眼,他穿过重重呛人的黑暗,找到了叶枫降下的一条金色大道——这里受到神念之力的护佑,永夜无法入侵。

    “快来,快来!这是大腿赏赐给咱们的!!”穆志飞兴奋地高呼。

    一开始,众人还将信将疑,但是见穆志飞在永夜之潮当中穿梭自如,活蹦乱跳,也才信了。

    “快上快上!跟着那个闪闪发光的,那是一条活路!”

    似乎所有人都有了此种共识,迅速跟了上来。

    “大腿,牛批!”穆志飞三下五除二,两步并做一步冲了上来,先给了叶枫背上一巴掌,喜滋滋笑个不停。

    然而,叶枫的模样却不大好,被穆志飞一掌拍得咳出两口脓血,整个人虚弱得差点跌倒在地。

    “你怎么了,大腿??”穆志飞吓得收回手掌,连忙道歉:“对不住大腿,我,我,是我下手重了!”

    叶枫苦笑着摇头:“就凭你,想把我弄成这样,恐怕不行。”

    穆志飞苦恼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道:“那你是……”

    叶枫艰难地支起身来,指了指角落,穆志飞看去,一个白衣少年静静躺在那里,胸口上一团乌黑的邪气不断侵蚀脏腑。

    “这人是谁?”

    叶枫笑一笑道:“是个少年英雄,这小子为了不让我送死,强行用自己的身体吸收这黑潮,打开了这么一道安全区,不然,我俩早死在这里了,如今你看到我,绝不可能只吐血这么简单——这黑潮,并非自然之物,乃是一种恶念形成的毁灭之力,强悍无比。”

    穆志飞见叶枫脸色如此难看,也知道这恶念绝非一般而言的能量那么简单,它贪婪霸道,已经形成了不可逆的损伤。

    “扶我起来。”叶枫道。

    穆志飞听话地扶起了叶枫,鼻头微微一皱,道:“大腿,你还做什么?”

    “最后关头,是这家伙救了我。”叶枫伸出手臂,手臂上的时空金轮微微发亮,从中投射出的一道“神念”照亮了整个永夜的黑幕,原来,那条“道路”就是这家伙引来的。

    “救了你?”不过,穆志飞还是不明白叶枫的意思。

    “是盘灵。”叶枫叹了口气,道:“原来,时空金轮当中,封印着一道‘远古之魂’,这盘灵在时空金轮中历练轮回不下亿万世代,虽然只是一抹游魂,但是力量却十分强悍。”

    穆志飞擦亮眼睛,果然见到在叶枫的身后,一道若隐若现的巨大身影笼罩着他,初看是神念之力,实则是一道无比圣洁的灵魂。

    叶枫并不知道盘灵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寄生在这时空金轮当中,但他清楚,时空金轮是跨越无尽时空的圣物,依附其中的盘灵,也应该是某个远古英雄的魂魄。

    始终不发一言的盘灵,见到大半生灵已经顺着道路来到他的护佑之下,忽然开了口,这,也是叶枫第一次听到这声音。

    “叶枫。”他并没有问过叶枫的姓名,但是却准确无比地唤出了他的名字,声音冷厉如刀,虚幻的形体仿佛高大起来。

    “盘灵……?你原来会说话啊!”叶枫戏谑道。

    盘灵的声音依旧如同腊月冷风,不带一丝情感,任谁也琢磨不出这家伙的想法——不如说,他究竟是否还有自己的意志。

    “没时间了,叶枫,没时间了。”盘灵重复着。

    “没时间了?”

    “秩序已死,混沌当立。永夜已不可逆,叶枫,一切终将毁灭,你,没有时间了。”盘灵的声音像是警告一般。

    叶枫皱起眉头。

    “难道没有办法么?”

    “有。”盘灵道:“以我的实力,可以暂缓永夜的降临,但是,有两个代价。”

    “什么代价?”叶枫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一,时空金轮的神念之力尽数耗尽,从此你无法再启动他,同时,你们也会被封印回现世,重历轮回。二,始源界将会分成九个部分,天地改换。”

    叶枫愣住了。

    九界——难道,这便是九界的来历么?

    他苦笑着,原来,因果循环,一切是自己种下的。

    盘灵忽然又道:“叶枫,即使你这么做了,也要知道,盘灵只不过能推迟永夜降临,但应该发生的事,是不会缺席的。”

    “那怎么办!!”穆志飞傻眼了:“合着咱就是苟活一段时间罢了?”

    “一万年。”盘灵道:“一万年后,永夜将会再次降临。”

    叶枫咬住牙:“也就是说,无论如何逃不过么?”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命运的轮盘,不以任何人的努力而终止——除非……”盘灵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叶枫眉头一紧。

    “除非,你能找到永夜之潮的成因。”盘灵道。

    叶枫还想问些什么,盘灵的身体却已经越来越缥缈,身体形成一道致密的网格,内容的能量越发稀薄,声音也随之远去。

    “盘灵!”叶枫意识到不对劲,伸手抓去。

    “叶枫,已经没有时间了。”盘灵的声音飘忽不定:“是时候,做决定了!”

    叶枫很清楚,已经没有时间磨蹭了。

    “好。”他推开穆志飞,站起身来:“就照你说的,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盘灵沉默了片刻,不知道是不是叶枫的错觉,他最后一句话,似乎带着一丝欣慰的语气:“如你所愿,叶枫,接下来的事,就看你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