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第一二六: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在歌绿洲苏格拉底住所的那座小山下,木谦已经在草丛里呆坐了一整天。此时夜幕已经褪去,天边的一丝亮光开始出现。

    在被卓君一从山顶上一脚踢下来后,木谦哪里也没有去,他就像一只被人遗忘在草丛里的卑微虫子一样,呆滞地坐在那里,任由头顶上的云卷云舒、星月变换。

    查拉图早已独自离去,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这个人,而苏格拉底则被压在山下面,一直耸拉着毛茸茸的大脑袋。所以,除了草丛里虫儿细微的鸣叫之外,这个凌晨中的山脚下一片寂静。

    “从一个大的角度来说:没有人是错的,因为人的任何决定都是社会群体作用在他身上的结果。如果真要说谁错了的话,那也是社会的体制错了、规则错了……”在过去的一天时间里,木谦一直在想着卓君一的这几句话。

    其实在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木谦就已经醒过来了,但他不想在刘嫣笑的面前向卓君一摇尾乞怜,所以他一直假装昏迷,因此卓君一、刘嫣笑以及苏格拉底说的那些话,他全都一字不落地听个清楚。

    “我被别人压榨、背叛,甚至被社会抛弃,这都是社会的错吗?而不是我一个人的错?”看着天边刚露出一条金色轮廓的太阳,木谦呢喃自语道。

    “对啊,我做错什么了?我从没想过要伤害别人,更没想过要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去研究那些植物,然后找到一点大自然隐藏的秘密和乐趣,这又有什么错?”木谦在缓缓升起的朝阳中站立了起来。

    “既然我没有错,那我为什么要换个活法呢?”木谦注视着地平线上的半轮火红。他此刻的神情就像一只被冰封了千年的猛兽重现光明一样,在那冰冷森寒的眸子深处,还隐藏着渴望毁灭一切的暴虐。

    “唉,原本只是很简单、很纯粹的求知问题,在那个时代里,却搞出一大堆的破事来。”木谦冷笑一声,然后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过去的已经过去,但现在和未来仍在缓缓流过。木谦已经决定不再去想以前的那些破事了,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更甚至,在这个时候刘嫣笑对木谦也已不再重要,因为有另一个人影完全盘踞在他的思想世界里:

    “卓君一,虽然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但这里是乱域,我们都处于一个全新的世界。在这里,我早晚有一天会打败你。”

    木谦开始在心里意识到自己目前和卓君一的确有着不小的差距,但他绝不会轻易屈服,他身体里的青胜菌是他最大的依仗。

    在这一刻,木谦终于找到了自己在乱域生存下去的意义,因为从今往后——卓君一就是他的一生之敌。

    “大同世界?谁会在乎什么大同世界,只要我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就够了。我自己的路自己走,我要举世为敌地走下去,直到走进地狱里。”木谦面带笑容,脚步轻快地走出了草丛,走到了一座小山的前面。

    “你和我们那里的一种叫做‘大熊猫’的动物非常相似,要不我把你从山下弄出来,然后你跟着我当宠物吧?”木谦蹲在苏格拉底的脑袋边,嘴角带着邪魅的笑意。

    “不知死活的废物,等爷出去了,爷要你好看。”苏格拉底扬起脑袋,对木谦大张“熊嘴”咆哮道。

    木谦丝毫不为苏格拉底的恐吓所动,反而伸手揪了揪苏格拉底的两个圆耳朵,气得苏格拉底更是熊吼连连。随后,木谦轻灵地一跃,跳上了苏格拉底背着小山上的一棵挂满红色果实的树上。

    随手摘下两个果子,木谦自己啃着一个,然后把另一个扔进苏格拉底仍在咆哮的大嘴里:

    “未来的事情很难说的,你好好看着吧:我会另弄一座山来,把卓君一也压在你旁边,让他给你作伴,好不好?”

    苏格拉底很不屑地瞥了木谦一眼,然后就把刚才的事情抛之脑后,开始专心致志地啃着自己嘴里的果子。

    “哈哈。”木谦大笑一声,然后冲天而起离开了这颗星球,他是属于野蛮人那里的。

    “举世为敌”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强者无敌的心态,就像野蛮人“无知无畏”的勇气一样。所以木谦已经决定了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他要完成自己和木卫六号之间的契约,从厌氧族那里把木卫六号的上一个主人救出来。

    此时的木谦把自己的狂暴更深地压抑在心底,所以有些事情反而看得更开了:木卫六号帮助了他很多,所以他应该去完成他们之间的契约。但他却不觉得自己欠了章泽琛什么,毕竟青胜菌的秘密章泽琛完全清楚。

    回到野蛮人的星球上,木谦先是来到那座曾经是第一高峰的雪山上,然后找到了帕奇亚高原的大概方位,就大步流星地向那里奔去。

    此时木谦的生命强度即将要进入恒星级,再加上他曾听卓君一很详细地解释了“四维宇宙”,所以现在他已经能够感知到空间中一些看不见的东西,用幕作为宇宙语言来交流,对木谦来说不是难事。

    野蛮人的这颗巨大星球对于木谦来说,已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天高云淡,空气稀薄而纯净,当木谦踏上帕奇亚高原时,他突然有了一种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悲慨之感。

    “有些事情,还是古人看得透彻。而我却早已没有了看透的资格,我的路是必然要走下去的。”木谦悠然长叹,然后便步履坚定地踏上这座高原,接近那片仿佛触手可及的蓝天。

    一天后,木谦走近了厌氧族的山城,当初他就是被关在这里的。那时候,他被关在石牢里,完全看不到这座山城是什么样子,而现在这座山城就矗立在眼前,木谦不禁震惊于它的恢弘壮阔:这座厌氧族山城的规模比陆小凤三兄弟建立的山城要大得多。它从高原上的一处山麓拔地而起,几乎和背后的山峰比肩而立,看起来蔚为壮观。

    “罗夏好像说过,厌氧族想要突破万人大关,所以拉拢过他。看这个山城的样子,厌氧族还真是实力雄厚,想来罗夏当初不太了解情况啊。”木谦坐在很远处的一座山头上,看着眼前这座如山峰一般险峻雄奇的山城。

    “你就是那个偷了我们东西的地球人吗?”突然一个野蛮人的声音出现在木谦的耳边。

    木谦在心神剧震之下,装作若无其事地回过头来,然后他就有了一些莫名的惊喜:悄悄接近他的居然是那个曾经和他纠缠了好几年时间的小野蛮人。

    这个曾经的野蛮人孩童如今已是傲峭拔立的少年,他那如刀芒一样的锐利眼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尖利獠牙、以及一身结实紧绷的褐色皮肤,无不在显示着他的野性。

    此刻,这个少年野蛮人盯着木谦,就像盯着嘴边的一只猎物一样。

    “是我,看来你们野蛮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在过去的那几年时间里,你一直想杀了我,不知道现在敢不敢再尝试一下?”木谦用野蛮人的语言说道,然后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长大了的小野蛮人。

    这个少年野蛮人紧盯着木谦,然后他眼神中的寒冰像春风拂过一般融化。他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算了,我现在应该还是杀不了你,我对你身上的耶陀丸也没有兴趣。”

    “那边的群山中还有好几千的野蛮人,他们都是来攻城的吧?你呢?”

    “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人,我只是来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捡。”少年野蛮人说话间在原地像猴子一样翻起了筋斗,他正处于活泼好动、精力旺盛的年纪。

    “捡便宜?这似乎不是你们野蛮人的风格吧?”木谦皱起了眉头,这个少年野蛮人的身上透着一股古怪。

    “我在这颗星球上出生,然后在这里长大。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是自由自在的一个人,更甚至我还在其它生命的聚集地生活了很久,所以我和其它的野蛮人都不一样。”少年野蛮人说话时眼神中流露出异样的光彩,似乎他真的很不一样。

    “那你现在捡到便宜了吗?”木谦笑着问道。

    “暂时还没有,这座破城里面有一个很厉害的人,所以很长时间都没有攻破。你呢?你又来这里做什么?被那些攻城的野蛮人看见你,你会很惨的。”

    “我来这里找个人,不过并不知道具体要找谁。”木谦叹了口气。

    “他在城里面?”

    看到木谦点了点头,少年野蛮人又嬉笑着说道:

    “那你不用找了,这座城短时间内不可能被攻破。只有等更多的野蛮人来了才行,不过到时候城里的一切都将化为砂砾,你要找的人多半也不能幸免。”

    “尽人事听天命吧,我可以在这里等着。”木谦很平淡地说道。

    “没意思。城里现在有八千人呢,我估计攻城的野蛮人至少要达到五千之数,才能攻破这座城,你可能要等很久。”

    木谦转头看向了那座雄伟的山城,他突然之间联想到了很多事情:木卫六号作为量子文明的人工智能,怎么会跑到这颗星球上呢?而山城里的那个厉害人物和木卫六号是否有关系?

    “照我看你还是别等了,我们可以暂时合作,然后去别的地方捡点便宜。”少年野蛮人又说道。

    “合作?作为一个野蛮人,你的想法还真是奇特。你想做什么?”木谦突然觉得这个少年野蛮人太有意思了。

    “我前不久刚见过那个人。”少年野蛮人说着指向了木谦悬挂在腰间的石条。

    “那个脸上画着白色面具的怪人?”

    “没错。他在西边的一块大陆上很有名,很多人都叫他小丑。他很会打架,也很会杀人,上次我就差点死在他手里。”

    “你想我帮你对付他?”

    “当然不是,如果要杀他的话,我会自己找机会的。我要你帮我捉住他,然后让他教我们他的那些杀人技。”

    木谦闻言有点呆住了:他不太明白这个少年野蛮人在搞什么鬼。

    “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个小丑真的很会打架,所以我要向他学习。而你,虽然偷到了我们的耶陀丸,可这只能强化你的身体,并不能让你发挥出自身的实力。”

    木谦这下瞬间明白了,同时他也想到了自己上次在一个照面间就被卓君一狂虐的事情,看来他的确需要学习一些搏杀技巧。于是,木谦不可避免地心动了:

    “他要是不肯教我们呢?”

    “那就打到他教为止。”少年野蛮人嘴里的獠牙肆无忌惮地显露出来。

    “哈哈,有道理。我们这样的学生才是求知若渴的‘好学生’,只不过这里的事情……”木谦大笑着说道。

    “放心吧,这里至少还要僵持几个月的时间,我们正好可以去别处玩点有意思的。对了,我叫草圣帖,你可以叫我草圣,你又叫什么名字?”少年野蛮人说着冲下了这片高原。

    “我叫木谦——举世为敌的木谦。”木谦大笑几声,然后便追着草圣帖而去。

    “我们的脸上虽然戴着面具,但心里没有。你的面具——又、在、哪、里?”这是刻在木谦腰间石条上的话,他不知为何从一开始就很喜欢这句话,所以一直把石条和黝黑匕首绑在腰间。而现在,他终于有机会和草圣帖一起去见一见这根石条的主人——小丑。

    几天后,木谦和草圣帖踏入一块未知的大陆。据草圣帖说,小丑主要活动在这片区域,他从没有加入过任何生命体的聚集地,而是独身一人在丛林里和野蛮人玩猫和老鼠的游戏。并且直到现在为止,小丑这只“老鼠”,或者“猫”都一直活得很好。

    草圣帖虽然还比较年幼,但他已经无比熟悉丛林,在丛林里他的追踪技术毫无保留地发挥出来,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小丑的踪迹。

    “他发现我们了,所以开始逃往丛林深处。不过这是他的常用伎俩,他随时都会反过身来伏击我们。”草圣帖对木谦说道。

    木谦想起了当初章泽琛几鞭子就把小丑从从山体裂缝中抽飞出去,他本来还以为这个脸上画得一片惨白的怪人并不厉害,但现在看来应该是章泽琛太过变态了而已。

    “我们分头堵过去,只要能让他停下来,我们就一定能活抓他。”木谦说道。

    “可以,我从山那边绕到前面拦住他。不过你可要小心点,别在我没到之前就被他给宰了。”草圣帖对着木谦十分张狂地一笑,然后便窜进了密林里。

    “乱域里的这些人,还真是都够狂的。”木谦轻声一笑,然后便加快速度朝着小丑追过去。

    不过很快木谦就知道草圣帖的玩笑并非无的放矢,当他快要接近小丑的时候,这个原本一直跑在他前面的人却突然消失了。

    木谦不得不放慢脚步,他知道小丑就在附近,但他也毫不畏惧,他很渴望和这个“很会打架”的人打上一架,这样他身体里的青胜菌才能更快蜕变成他自己的。

    密林的下面,暗无天日,空气闷热,没有一丝风声。因为紧张,木谦赤裸的上身密布着汗珠,他每一丝结实虬健的肌肉都在微微颤抖。

    “嗖”的一声轻响,一支细小的尖木刺突然从后面扎向木谦的脑袋。木谦急速转身,扬起匕首把尖木刺劈落在地,可随后“嗖嗖嗖”的破空声不绝,密密麻麻的尖木刺就像蜂群一样射向木谦。

    “还玩这样的把戏?”木谦冷哼一声,左手抽出腰间的石条,快捷无比地划出一个大圈,把袭来的尖木刺全部挑飞。

    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从地面上窜起,撞进木谦的怀里。木谦只觉得自己的左手腕被人握住,随后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他的左手腕已被一股大力撇断,石条随即也被人夺了过去。

    忍受着左手腕的剧痛,木谦右手中的匕首快速斜划出去。在两人近身的情况下,木谦不相信突然冲出来的小丑能躲过自己的这一击。但小丑并没有躲,他身上的灰白色长袍突然如波浪一般滚动起来,把木谦的匕首连同手臂一起裹住。

    “嘶拉”一声,木谦在抽出匕首的同时,下面飞起一脚揣在了小丑的身上,但被小丑夺走的石条在同一时间也重重地砸在木谦的左肩膀上。

    乳白色的光晕流转,木谦的左手腕在轻微的晃动间,已经接好了断骨,只不过疼痛依旧。看着自己面前笑脸惨白的小丑,木谦挥动着匕首再次扑上。

    一点黑影急速扩大,小丑在木谦移动脚步的同时,身躯突然前冲,一记直拳擦着木谦刺出去的匕首砸在了木谦的鼻子上。木谦顿时感觉一阵晕眩,但他刺出去的匕首还是急速回转,扎向近在咫尺的小丑的脑袋。

    “桀桀。”看到木谦脸上的鲜血喷溅,小丑惨白的笑脸像一朵诡异的白莲花绽放。随后他身躯向右边潜低,从更低的角度向上挥出一记上勾拳,在木谦的匕首刺中他的前一刻把木谦轰飞了出去。

    木谦闷哼一声站稳身形,但小丑的另一记刺拳已然袭来。拳头对拳头——没有任何犹豫,木谦还在疼痛的左手握拳挥了出去。

    “桀桀。”小丑继续发出凄厉怪异的笑声,就在他们两人已经拉近了距离的时候,小丑再猛然踏前一步,同时他的拳头却豁然放下,紧接着小丑身躯旋转,一记迅猛的后旋踢狠狠地揣在了木谦的腰间。

    小丑的这一记后旋踢把他踏前一步和转身的力量完美结合,无比大力的一脚让木谦向后跌出去很远。而当木谦站起来的时候,小丑一个虎扑,一脚从正面继续踹向木谦。

    木谦眼神狠戾,手中的匕首毅然刺出,却不料小丑原本正蹬的一脚却突然升高,在空中划出一条诡异的弧线,然后抽在了木谦的脑袋上。

    木谦顿时像滚地葫芦一样翻滚出去,小丑惨白的笑脸更盛,他举起石条就向木谦的脑袋狠狠砸落。从他的眼神中,木谦能看出来:这个怪人的确以杀人为乐。

    “我来了。”这时草圣帖的狂吼声传来,他就像一只快速奔跑的猎豹一样从远处撞向小丑。

    小丑脸上的诡异笑脸越来越近,他根本不在乎冲过来的草圣帖,他现在一心只想杀掉木谦。但他太小瞧木谦了,有了青胜菌作为基础,木谦的抗击打能力已经不弱于一般的野蛮人。

    跌倒在地的木谦,等到小丑即将要扑到自己身上的最后一刻,一脚抬起,狠狠地踹在小丑的身上。随后,狂扑而来的草圣帖凶猛地撞向小丑,他们两人撕咬着在草地上翻滚了出去。

    “抓住他的脚。”草圣帖大吼。

    木谦把手中的匕首插在地上,然后也如野兽一般扑上去。他们三人就这样纠缠成一团,木谦和草圣帖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死死地把小丑压在身下,然后拳拳到肉地招呼过去。

    小丑的生命强度毕竟只是行星级,所以他很快就被木谦和草圣帖联手压制地动弹不得,在挨了无数的重拳之后,小丑终于昏迷了过去。

    “怎么样?我就说他很会打架吧。”草圣帖的脸上肿起很大的一块。

    “的确厉害,可惜他的力气没能再大一点,否则的话真可能一拳打死我,除非我根本就不和他近身。”木谦拿回石条,看着晕倒在地的小丑神色复杂的说道。

    “他很会用自己的身体杀人,这绝不是他自己一个人就能摸索出来的技巧。”草圣帖一边很兴奋地说着,一边找来结实的藤蔓把小丑绑起来。

    木谦看着自己手里的石条也笑了起来:他的确很需要小丑的杀人技巧,因为他有一个一生之敌——卓君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