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猎尾雕

    最后的那一句话,那个队员是用一种又震惊又着急的语气喊出来的,他完全想不通那一只猎尾雕为什么要以那一种有着明确目的地的方式冲向李勋他们,难道只是为了猎食李勋他们手中的那一只小小的变色鹿吗?

    听到高空中那一个队员的报告之后,李勋他们的小队长立刻下令丢弃那一只被他们击倒的小变色鹿,快速向另外一边逃去。也就在这个时候,李勋也看到了那一群变色鹿之中的几只变色鹿似乎是在发出求救的信号,而身处高空之中的那一个队员提到的那一种次声波似乎就是由那几只变色鹿发出来的。

    此时李勋已经跟在其他队员的身后,利用飞行器的推动力快速向远处飞去。在李勋他们刚刚撤出一段距离后,那一只猎尾雕就落在了他们刚刚站立的位置。

    就在李勋为那几只变色鹿所发出的信号而困惑的时候,其中一个队员开口说道:“奇怪了,这一只猎尾雕为什么没有对那一只小变色鹿出手,能够猎杀到一只变色鹿对于它们这些猎食者来说应该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啊,难道它连这种荣耀都不要了吗?”

    看到那一只猎尾雕站在原地,没有猎食那一只昏迷的小变色鹿,也没有追击己方的队伍,李勋也开始认真地打量那一只名叫猎尾雕的生物。

    那只名叫猎尾雕的生物,那是一种与猎豹差不多大小的生物,其实它一点也不像人类世界之中的大雕,它虽然也有着翅膀,但是它却没有羽毛,他的翅膀有些像侏罗纪时代的翼龙的翅膀,而现代社会之中的蝙蝠的翅膀也与之有些相似。至于猎尾雕的整体外貌,则要与一只豹子的外形差不多,它有着圆而方的脑袋,明亮的双眼,健壮的四肢。对,猎尾雕的确就是拥有着四肢,而不是双爪,它就像一只猎豹一样懒散地立在原地,给人一种目空一切的感觉。而它的那一对翅膀则在落地之后被它收在了腹中。

    如此独特的造型,李勋也没有太过意外,在第一次进入魔兽世界的时候,他就看到过奇怪的牛头人,后来又看到了长足蛛,这个世界之中的生物实在是太奇怪了,是无法用常理来推测的。而这个虚拟游戏世界在一开始的时候是由陈陌主持设计的,那么这一切是不是都来自陈陌的奇思妙想呢?而这种奇思妙想还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地球人的伟大构想吗?

    就在李勋为此失神的时候,他身边的其中一个队员惊呼道:“大家快看,那一只猎尾雕正在看我们。李勋也很快回过神来,看向那一只猎尾雕。此时那一只猎尾雕的眼神之中虽然充满了敌意,但是其中却没有包含杀意。很多人都看出了那一只猎尾雕的那一种眼神,所以大家并没有恐惧,而是困惑不已,为什么猎尾雕会露出那一种眼神呢?

    就在众人为此困惑不已的时候,那一只猎尾雕很快就给予了众人答案,它走到那一只昏迷的小变色鹿的身边,开始伸出它那紫色的舌头在那一只小变色鹿的身上舔舐起来。

    看到这里,众人都以为那一只猎尾雕刚刚的那一种眼神是在告诉他们那一只小变色鹿是它的了,如果李勋他们敢和它争抢的话,那么李勋他们一定死得很难看。

    就在李勋他们都以为那一只猎尾雕会把那一只小变色鹿当作食物,并且开始吃那一只昏迷的小变色鹿或者是带着那一只昏迷的小变色鹿离开的时候,使得众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再次发生了,那一群处于“隐身“状态的变色鹿居然恢复到了它们一开始的样子,然后走到了那一只猎尾雕的身边,和那一只猎尾雕一起舔舐那一只昏迷的小变色鹿。

    在那一只猎尾雕和其他的变色鹿的舔舐之下,那一只小变色鹿居然慢慢地苏醒了过来。在那一只小变色鹿苏醒之后,那一只猎尾雕再次对着李勋他们冷冷地看了一眼,然后就展开它的翅膀,飞向了高空。

    看到如此突然的变故,李勋他们早已震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完全不敢相信他们刚刚看到的那一切。那真的是一只猎尾雕吗?为什么它要帮助一群变色鹿呢?变色鹿难道不应该是它们的猎物吗?一个狩猎者为什么会去帮助自己的猎物呢?

    人群之中静了好长的一段时间,小队长才开口说道:“大家也看到了,我们不能再对这一群变色鹿打主意了,要不然那一只猎尾雕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李勋好奇地问道:“那只猎尾雕现在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我们为什么不能再对那一群变色鹿出手呢?”

    那个小队长笑着说道:“看来这位兄弟你对猎尾雕这种动物并不是很了解啊,猎尾雕要保护的东西他就会保护到最后,只要它还活着,它就不会放弃那一种保护。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一只猎尾雕为什么要保护那一群变色鹿,但是既然那是他要保护的族群,它就不会轻易让别人伤害那一个族群。我们只是找一个诱饵而已,随随便便就可以找到其他的草食动物,犯不着得罪那一只猎尾雕,为自己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

    也就在这个时候,停留在高空之中的那一个队员通过通讯器对众人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这次要猎杀的目标与另外一只猛兽打起来了,似乎那一只黑熊还落入了下风,不过它的对手也不好受,看来我们这次是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听到这里,李勋他们也产生了兴趣,如果事情真的如高空之中的那一个队员说的那样的话,那他们这次的任务也许就要简单一些了。

    在利用飞行器升向高空的时候,李勋也开始使用通讯器查找关于猎尾雕的信息。猎尾雕之所以会被成为猎尾雕,并不是因为它们有着独特的尾巴,而是因为它们以一种名叫尾蚴裂纱的爬行动物为食,尾蚴裂纱本就是一种极为残忍的爬行动物,而猎尾雕却以尾蚴裂纱为食,可见猎尾雕在这个世界之中必然有着非凡的地位。

    尾蚴裂纱这种爬行动物可以说有些像地球上的蛇类,但是它们却像蜈蚣一样有着很多的长足。除此之外,它们的头部是长椭圆形的,而尾部却是像燕子尾巴一样分叉为两个部分。除了这些特殊的部位之外,它们与地球上的蛇类基本就没有什么区别了,它们也有着鳞片,不过它们的鳞片要更加坚硬一些。

    尾蚴裂纱既然被称为是一种残忍的动物,当然是因为尾蚴裂纱对于猎物的残忍。它们像毒蛇一样有着锋利的毒牙,但是它们的毒液却不能立刻将猎物毒死,而是一个麻痹的过程,它们会利用那一个麻痹的过程像猫戏老鼠一样折磨它们的猎物。因为那一种麻痹的作用,它们的猎物虽然只会感受到轻微的疼痛,但是尾蚴裂纱的猎物却会亲眼目睹着尾蚴裂纱将它们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地撕下来吃掉,而它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一块一块地被吃掉,它们却只能被动地接受着那一切。尾蚴裂纱就是如此残忍,它们虽然使得它们的猎物失去了移动的能力,却保留了清醒的意识,而且因为那一种麻痹作用,它们的猎物也不会因为疼痛或者流血过多而死亡。

    尾蚴裂纱居然是一种如此残忍的肉食动物,那么它们的天敌猎尾雕又是怎么样的一种很角色呢?除了之前的描述之外,猎尾雕其他的身体结构几乎与地球上的猎豹差不多,它们没有像鸟类一样的尾巴,只有像猫科动物那样的细长的尾巴,而覆盖它们尾巴的则是一种带刺的鳞片,就像是侏罗纪时代剑龙的尾巴那样,长满了棘刺。猎尾雕浑身的肤色是灰黑色的,而它们的尾巴则因为那一种带有棘刺鳞片的覆盖因而呈现出暗红色,而它们腹部那一对独特的翅膀则是蓝紫色的,它们在阳光下飞行的时候,它们的那一对翅膀就显得格外的耀眼。

    那么猎尾雕又是如何对付它们的猎物尾蚴裂纱的呢?虽然尾蚴裂纱有着独特的鳞甲可以抵御外界的攻击,但是那并不意味着猎尾雕就会对它们无可奈何。猎尾雕可以利用着它们能够飞行的这一个优势,将尾蚴裂纱带到高空之中,然后又把它们从高空扔下,让尾蚴裂纱撞击在一些坚硬的岩石堆里,以这一种最为原始的方法来将尾蚴裂纱活活地摔死。

    对于猎尾雕来说,这同样是一种游戏,同时也是一种猎食。尾蚴裂纱会以那一种残忍的方式来对付它们的猎物,而猎尾雕却以这样一种方式来戏弄它们,让它们无法逃脱参加这一种死亡游戏的厄运。

    那么,尾蚴裂纱为什么会轻而易举地落入猎尾雕的手中呢?首先就是因为猎尾雕拥有着健壮的四肢,而它们的四肢同样也有着锋利的爪子,可以轻而易举地牢牢抓住某一件物品。除此之外,则是猎尾雕极为逆天的防御,它们的很多皮肤看上去虽然没有鳞片的覆盖,但是它们的皮肤其实就是一层坚固的防御。它们的皮子很厚,厚到几乎没有多余的脂肪。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猎尾雕免疫很多的毒物,其中就包括了所有的麻醉药物,所以一般人要猎杀一只猎尾雕或者是活捉一只猎尾雕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尾蚴裂纱最为骄傲的一种麻痹手段对猎尾雕没有任何的影响,而猎尾雕却可以以高空抛物的方式来对付它们,所以尾蚴裂纱就注定要成为猎尾雕口中的食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