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8章 云翳已死

    1998 云翳已死

    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看来,伏羲氏让他的五感化形,带着牧仙图来到这里,也在云翳的算计之中。

    舒雁刚刚脱困,不会布这么多的局,天帝也一直都被困在那天地金桥之中,同样也不会留下这么多的后手……唯一能布置这一切的,仅仅是云翳一人而已。

    舒雁和太古天帝,为云翳铺垫了太古时代的路,而现在的这一切,统统都是云翳的手笔。

    此刻,立身在仙界的伏羲氏,都觉得自己的脊梁骨有些发凉。

    “说吧,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最终,陆云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接过了帝玺。

    无法反抗。

    甚至他不知道该如何反抗,破掉云翳的这个局。

    来到天尊墓之后,他曾无数次的努力,让自己破开这个局,至少要跳出去,哪怕不是博弈者,也要成为一个旁观者,置身事外。

    但是到帝玺出现的这一刻,他才知道……他依旧是局中人。

    不过陆云又不会甘心被摆布,他纵然接下了这帝玺,也要问清缘由,否则他发起狠来,也许会将这所有的一切都炸上天。

    “云翳让我来,也是来解释一番的。”

    秋飞珊见到这几人现在的样子,也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当即秋飞珊苦笑道:“她以生命布局,纵然赢了又能如何?”

    “嗯?”

    通天道人的脸色一变,“云翳死了?”

    “和死了差不多吧。”

    秋飞珊点了点头,“其实她倒是想要亲自来一趟,只是现在她除了本尊之外,其余的一切都死了。”

    “一个完美的局,她考虑到了一切……甚至她的父亲与她的祖父,都被她算计在局中,自以为是布局者,是掌舵者,其实……同样也都是棋子。”

    “唯一不完美的,就是她需要付出生命。”

    顿了顿,秋飞珊叹息道:“也是,世间哪有什么完美的局,也许她死了,才能让这个局变得看似完美。”

    “云翳的本尊不是封印在秩序和混乱之间吗?她为什么会死?”

    陆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一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间有一种不安的躁动。

    云翳用命来做局?甚至将天帝与舒雁当成棋子?她死了的话,她做的这个局又有什么意义呢?

    仅仅是为了完成一个完美的局?

    而且她为什么要做这个局?最终目的是为了让那被污染,连鸿钧都无能为力的造化玉牒化作道形……或者说复活造化玉牒之上的那个灵体?

    那个灵体是什么?而且云翳的最终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陆云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了,在这一刻,术道的推演之下竟然也毫无头绪。

    陆云在等,等秋飞珊说出真相……而且,隐隐间他猜测到,他手中的帝玺,才是完成这个局的最中央的一环。

    “她将自己献祭了……通过仙界的那座母祭坛,将她的生命献祭给了一个未知的存在,唯有获得那尊未知存在的力量,才能推动这一切。至于献祭给了谁,我就不知道了。”

    秋飞珊无奈的摊了摊手,“云翳将自己封印在秩序和混乱的交界之地,也不是为了镇压什么,而是为了让她自己接近那个未知的存在。”

    陆云和通天道人面面相觑。

    “母祭坛不是神的至宝吗?神竟然将它借给云翳使用?”

    通天道人忍不住皱了皱眉,然后他叹了一口气,“大概,神比我们还惨,被她彻底玩弄在股掌之间。”

    他可以确定,神和云翳绝对不是一路人……但是云翳却用了神母祭坛,显然,云翳连身在仙界的神也算计在内。

    母祭坛!

    轩辕墓!

    不仅仅是母祭坛,还有神的五方五行祭坛……统统都落到了云翳的算计中。

    仙界之中,一直都有各种祭祀之术,以祭祀来换取力量,特别是一种异常邪恶的魂祭之术……陆云在刚刚去仙界的时候,都险些被当成魂祭的祭品,献祭给一个未知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那些以祭祀换取力量的法门,究竟是谁传下的……又向谁祭祀,从谁那里换取力量。

    本来陆云以为这一切都是神弄出来的……现在看来,那献祭之术是神传下来的不假,但却是向云翳献祭,从云翳那里换取力量。

    而那献祭的祭品,则统统到了云翳那里……现在,云翳就将那无尽个轮回积攒下来的祭品,连同自身再一次献祭,给那个未知的存在。

    ……

    “不过云翳不是坏人。”

    蓦地,秋飞珊补充了一句,“她肯牺牲自己去完成这件事,就意味着这件事,这个局,自始至终都不是为了她自己。”

    “献祭中死亡的生灵,是不会复活的……除非是在轮回之地中被献祭的,才有可能从轮回中复活……她,已经将自己献祭,纵然还留下一丝残念,但她也只是想要见证这件事。”

    通天道人收起了手中的青萍剑,他的这具化身与本尊同时推算……果然,已经看不到云翳的生机了。

    也许她现在还有一抹残念在,但却已经死了。

    “说吧,她究竟要做什么?”

    通天道人皱眉问道。

    云翳的死活他并不关心,他更关心的是云翳究竟要干什么。

    “不知道。”

    秋飞珊摇了摇头,“她临死之前说过,一切局都已经布置完成,接下来你们顺其自然就行。”

    “顺其自然?”

    陆云苦笑一声,道:“我觉得现在我在一张很大的蜘蛛网内,无论我做什么,都没有摆脱云翳的算计。”

    “算了,既然她已经死了,那我就不必纠结这些了……你刚刚说什么?其余四个脏器神灵,可以给他们分了吃了?”

    陆云晃了晃脑袋,然后岔开了这个话题。

    云翳死了,真相只有她一人知道……这个局若是没有彻底显现的话,恐怕就算是他天帝和舒雁也不知道云翳究竟要做什么。

    也许他们两人之前要做的是另外一个局,但是现在,这一切已经是云翳的局了。

    “可以。”

    秋飞珊点了点头,“不过从现在开始,帝玺就是你的宝物了……就如同轮回之地过去的轮回一样,这方玉玺,就是你的本命法宝。”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仙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