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坐标空间!

    两刻钟之后,几个守卫掐着时间回来了。

    “大人,怎么样?”一个守卫走上前来问道。

    “有点野,先饿上两天再说。”黑袍法师拉了拉兜帽,走到一旁露科亚的面前说道:“这个龙女倒是驯的差不多了,带走吧。“

    “那感情好,刚好可以赶上拍卖会。”守卫说着就把露科亚给带了出来。

    一行人走出地牢,经过一个螺旋式的阶梯,走廊两边是两排一模一样的房间。

    这些房间是专门供给驯服完的奴隶的。

    在被卖出去之前,她们都会被精心饲养在这里,学习怎么伺候好主人。

    跟地牢里的奴隶不同,来到这里的奴隶就不是什么人都能碰,都能欺负的了。

    露科亚一被带进房间,就有四个健壮的女仆走了过来准备接手。

    “等等!“黑袍法师突然开口说道。

    “怎么了,大人?“所有人都疑惑的忘了过来。

    “你们喜欢听歌吗?“黑袍法师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银白色的弯刀。

    “大人,你要做什么?“守卫们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

    可是还不等他们继续怀疑,一个空灵的歌声就在房间中响了起来。

    命运之力的加持下,圣母赞歌成功控制住了所有人的心神。

    夏洛克没有留手,包括那四个女仆在内,全被他一刀一个砍翻在了地上。

    接着,他又保持着伪装找到了玛丽莎。

    相比起露科亚,玛丽莎的待遇显然要好上许多,不仅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此时竟然还有闲情在画画。

    “玛丽莎,我叫夏洛克,科曼索森林的巡逻队长,我是来救你的。“夏洛克解除变身术,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救我?“玛丽莎满脸的疑惑:”我有危险吗?“

    你都跑进贼窝了你说危不危险,夏洛克也不知道玛丽莎是真傻还是太单纯了:“你父亲让我来接你回科曼索森林。”

    “我父亲来接我了吗!”玛丽莎放下画笔,开心的说道:“那我先跟大家告别一下。”

    好吧,是真傻。

    夏洛克翻了个白眼,一把抓起玛丽莎就朝着露科亚所在的房间跑了回去。

    不过,他终究还是小看了这里的守卫。

    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发现了露科亚房间的异样,正在准备破门而入。

    既然被发现了,夏洛克也不再隐藏。

    一把大玉·黄金手里剑直接飞了过去,清理掉了堵在门口的几个守卫。

    然后闯进房间,抓住露科亚就跳出了窗外。

    砰!

    砰!

    弓弦的震动声刚刚响起,两支手臂粗细的箭矢就已经逼到了身前。

    夏洛克一个燕返高高跃起,就见到不远处的矮墙上,两架强弩已经再次对准了他。

    “岚!”

    星羽龙雀应声而出,接住空中的夏洛克,披上星辰披风就朝着矮墙冲了过去。

    砰!

    砰!

    两支箭矢转瞬即至,撞在急速飞行的岚身上,却直接化成了粉末。

    等到他们再次瞄准的时候,一把硕大的黄金手里剑就已经当头砸了下来。

    轰!

    矮墙直接被黄金手里剑炸毁了一段,夏洛克也成功冲了出来。

    矮墙之外,就已经超出了间隙之域的覆盖范围,随机传送术当即发动。

    下一秒,三人就出现在了一英里之外的一条商业街中。

    这落点,运气不错!

    夏洛克刚松下一口气,附近的空间就又破碎了开来,只见一根锁链穿过空间便缠了上来。

    是次元锁链!

    “岚,带着她们先走!”夏洛克只来的及喊出这一句,就被锁链死死缠住,拖进了虚空中。

    以岚的飞行速度,加上可以短时间遁入星界的能力,应该能够将玛丽莎和露科亚护送出城。

    剩下他自己一个人话,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他都有自信能够脱身。

    随着次元锁链的拖拽,夏洛克再次被拉到了主物质位面,地点正是他之前启动随机传送术的地方。

    只不过跟两秒前相比,现在这里多了一个穿着银袍的法师。

    “小家伙,你是不是忘了付钱了!”银袍法师笑着说道。

    “抱歉,我这就给!”夏洛克一扭身,一把大玉·黄金手里剑就脱手而出。

    金光划破长空,连着那银袍法师的身影也一并裂成了两半。

    “这法术,威力不错!”

    夏洛克的黄金手里剑几乎是在声音响起的同一时间甩了出去。

    只是,跟上一把一样,最终只是斩碎了一道残影。

    而那个银袍法师的真身,已经出现在了另一处地方:“反应也很快啊,差点就打到我了。”

    夏洛克并没有理会这种级别的嘲讽,再次甩出两把黄金手里剑,然后转身就逃了开去。

    只是刚跑没两步,他就发现自己竟然又反向跑了回来。

    是空间法术?还是幻术?

    夏洛克眨了眨眼,金色的瞳孔中,一个极其复杂的魔法阵缓缓映现。

    根据上面的一些结构判断,应该是一个空间系的阵法。

    “我说过了,不付钱可是不能走的哦。”银袍法师法杖一点,一把次元刃就从虚空中射了过来。

    次元刃无影无形,只有在移动的时候才会在空间中划出一条极其微弱的波动。

    夏洛克凭借对环境的敏锐感知,总算是及时闪避了开来。

    只是那一股波动与他擦身而过之后,却没有继续沿着轨迹前行,而是突然消失在了虚空中。

    接着片刻之后,这股波动又出现在了他的正上方,直直的斩了下来。

    连法术都能受到阵法的影响吗?

    夏洛克纵身避了开去,心中隐隐升起了一个猜测。

    这个战术,跟他的超轮闪光万影舞有点类似啊!

    很快,第二把次元刃也已经被银袍法师召唤了出来。

    接着,第三把,第四把,第五把。

    当五把次元刃一齐在一个并不广阔的空间中飞舞的时候,留给夏洛克闪避的位置就已经不多了。

    而看银袍法师的状态,同时控制这么多空间法术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压力,第六把次元刃眼看就要成型了。

    树结界降临!

    夏洛克双手按住了地面,一股浓郁的生命之力就从地底涌了上来,然后向四周疯狂扩散了开去。

    金刚木!

    在花叶蒂的歌声中,一根根钢刺拔地而起,然后如繁花一般绽放了开来,瞬间将整个空间都变成了一片荆棘海。

    银袍法师确实可以在阵法笼罩范围内随意传送,但是当树结界降临的影响充斥着整个阵法的时候,对方可以操作的余地就大大降低了。

    自然变身·猫女形态!

    多重·影分身之术!

    树遁术!

    唰唰唰几声,六道黑影便在荆棘林中四散而去。

    这次,无法再随意传送位置的银袍法师,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慌。

    迟疑了片刻之后,眼见其中一个黑影已经快要冲到身前了,他终于是咬牙放弃了自己的作战计划,将自己传送到了‘坐标空间’覆盖范围之外。

    ‘坐标空间’就是银袍法师用来困住夏洛克的阵法,也是他赖以成名的绝技。

    身处于坐标空间内,阵法的控制者可以随意改变空间中各个位置的坐标。

    所以,夏洛克无法逃出阵法,不是因为会被传送回来,而是因为他所处位置的坐标被修改了。

    同理,银袍法师才能做到无限传送,技能也能不断穿越空间。

    ‘坐标空间’的强大效果显而易见,不过它的缺点同样明显。

    因为‘坐标空间‘阵法内部的空间坐标太过混乱,所以与外部空间并不联通。

    阵法的控制者只有在阵法内才能真正操控这个阵法。

    一旦离开,‘坐标空间‘虽然依旧存在,却再也无法影响,甚至观察阵法它的情况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