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7章 不妙!

    “菱族的变化之快超乎我的预测”

    虽然很不爽烈阳尊这种大事临头都还都斗一下的行为,萧沙还是冷静道:“现在的情况、菱族放弃淮山盟的可能很大,既然这样北面我们肯定是不能去了、不然被前后这么一包夹回天乏术,所以……我们就只剩逃这个选择。”

    “逃?”

    烈阳尊看起来对这个字有些敏感、闻言有些不悦、或许在妖界的无始暗界称尊八百来年的他已经许久未曾有过这种际遇!

    “对”

    听清烈阳尊语气中的那丝不悦、萧沙终于有些高兴了、很有种扳回一局的感觉。

    他答应一声继续道:“菱族既然重视这边、又能腾出高手、那么来的肯定不止这一些,或许这一些只是菱族的先锋,这一些尊者和我还自信能应付、可太多的话恐怕便是尊者和我联手也要栽在这里。”

    “本尊不喜欢逃跑”

    听得他的话烈阳尊语气变得稍微凝重了几分:“不过现在局势如此、而且你又是主帅那便听你的,你打算往那里走?”

    ……

    ……

    哪里走……

    萧沙眼神闪烁了一下:“南境、血葬山”

    “那是何地?”

    “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尊者若信我那便准备动身吧!”

    含糊的说上一句后,萧沙身形一动离开妖族军营径直返回人族队伍,只有他的传音还在传递在烈阳尊耳边:“我们得尽量在菱族真正的高手到来前去到那里,淮山盟既然已经脱困、大离的高手也同样有了活动空间、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展开反击,我们需要给他们一点反应时间。”

    “现阶段,我们只要避开菱族的第一波也极有可能是最有针对性的一波攻势,等待我大离淮山盟彻底解放战力、打破北面封锁就势在必行、且极有可能成功,这对妖界也是一大好事。”

    ……

    ……

    “行”

    萧沙虽然离开、隔空传来的话传入烈阳尊耳中却依旧清晰,所说的话让早已经心有盘算的烈阳尊心里的盘算更多了一些。

    不过现在的局势、不管烈阳尊怎么盘算也根本无法单单依靠自身和这点兵力改变什么,所以听完萧沙的话后他隔空答应一声、算是应允了萧沙的这个决策!

    ……

    ……

    这么多菱族高手既然已经靠近、自然就已经不容耽搁了!

    当是时,返回的萧沙快速传令队伍中的高手和势力首领让他们快速集结所有人准备转移方向!

    与此同时,烈阳尊也同样下令烈阳军团火速集结准备跟着人族离开这里!

    ……

    ……

    此次杀入清平郡北上破坏三国之间封锁线的目地就此宣告失败,老实说萧沙和烈阳尊都很不甘心,奈何局势变化太快根本不由自己。

    好在他们都是经过各自所在世界的世俗磨炼的强者、即便是逃命也不会有多余的情绪、在他们的眼中这时候的撤退虽然不能达到原本的目地、但也只是战略性撤退与战败无关,最起码烈阳尊不会承认这是逃!

    ……

    ……

    虽然的六个菱族阵营的高手已经来到附近但并未立即对这边的队伍发起进攻,这六个菱族阵营的高手中虽然有一个强大的菱族、在这个时候也只是充当菱族的眼睛罢了。

    或许是萧沙在南面封锁线直接显示了身份、加上之前和他交过手的‘黎’对他实力的判断,这六个菱来到后都只在七百多里外的各个地方分散潜伏、哪怕其中五个都无法直接凭借耳力监察这边动静也未曾再靠近、以至于萧沙也只是中间开了一下薪火狂意凭借感气之能才发现,这些家伙显得很谨慎、似乎没有足够的把握它们不会轻易出手。

    这也给了烈阳军和人族队伍更大的活动空间!

    最起码不用担心会被它们牵制住行军速度、虽然对方这样的暂时隐忍最终的结果极有可能是更加猛烈致命的攻击、但在现阶段来说却也还算是好事。

    ……

    ……

    再度动作起来的人族队伍和烈阳军动作很快,简单的收拾之后便调转方向再次上路、速度在萧沙和烈阳尊催促下依旧保持白天的最快行军速度,期间烈阳军军容依旧整齐不见多少慌乱、人族队伍中的各势力首领在被萧沙告知具体情况却是有些紧张。

    紧张、这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即便是强如廖庆、洪千乘都基本没和天人合一层次的高手交战过,这一点即便整个队伍也是人族精英组成却也是远远不如定劫军!

    当然了,烈阳军在这方面也是不如定劫军的、因为烈阳军虽然不见多少慌乱心虚却还是能看得出来,如果是定劫军遇到这种情况基本就不可能在军士脸上看到慌乱神色。

    ……

    ……

    他们这一动、这些个菱族高手也动了!

    由于这六个菱族阵营的高手中有那么一个修为不差耳力够广的,那头的六个想要跟踪大家伙并不难。

    然而让萧沙和烈阳尊失望的是,在他们调动大军开始行动、同时也相互商量准备一齐出手快速击杀那边的六个菱族阵营天人合一高手的时候,那边的六个家伙就快速后退直接撤走了。

    它们距离这边很远、几乎只是在烈阳尊耳力范围的边缘、这一撤便是烈阳尊都没办法追击快速击杀了!

    很显然,这几个家伙很谨慎、也似乎从这头的大军调转方向上看到了已经被发现的风险、当即立即就离开一点犹豫都没有,这让已经对它们起了杀心的萧沙和烈阳尊顿感无奈。

    ……

    ……

    现在去追、以烈阳尊的修为、萧沙开启薪火狂意的战力未必不能追上将之击杀,但他们都不敢确定这是不是菱族引他们入陷阱的阴谋、担心万一最强的自己两个被困或者被牵制、妖军和人族队伍遭受对方高手重创。

    毕竟他们现在可不是单独的高手可以随心所欲,既然带来这么多的人和妖他们自然要为自己的同袍性命负责,交战之时这些人和妖可以死、但若是死在高手之下未立寸功就身亡便是得不尝失!

    ……

    ……

    为安全起见,他们只好打消了追杀那几个菱族高手的念头,继续带着大军折返往南、直奔血葬山而去!

    去血葬山能有什么支援、自己有什么计划!

    因为心里不爽烈阳尊作为、立场也有不同,萧沙没有和烈阳尊说其中的具体,也没有和其余人说看起来高深莫测,这模样甚至让许多人都凭空增添了几分自信!

    然而只有萧沙和烈阳尊知道,菱族看起来是很谨慎、但越是这样就越是危险、此时不动手肯定是没有足够的把握、一旦动手必然是绝杀之局。

    烈阳尊出于同盟和同在危机之下的原因萧沙不提不主动问算是勉强信任,只希望能早点到达萧沙所说的血葬山、虽然不知道萧沙有什么底牌却也相信萧沙不会无端送死、在这个时候做无用之事。

    ……

    而在萧沙这里,他其实比谁都渴望快速到达血葬山!

    因为只有他才知道菱族究竟有多想置他于死地、多么想摧毁天炎城,若是菱族真要杀自己……在现在这个高手足够、淮山盟可能一时半会还不能反应过来的当下,整个清平郡也唯有血葬山才能让他和大家有那么一线生机!

    当然了,以菱族放弃淮山盟的架势看来,如果真动用围困淮山盟的高层力量来围杀这边的大家,自己这边单纯靠血葬山的玉逍遥、寒雨、就算加上个烈阳尊和自己恐怕也还不够度过这次死劫,真正让他期盼的还是血葬山深处的‘那位’!

    现在的局势变得很不妙,他已经开始有些后悔在封锁线那里直接露面了,要是早知道菱族会这么做他铁定不会出面、只会想更妥当的办法!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