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6章 凤神啸·凤神通!

    见到凤家两大掌舵人的地方是在一处风景不错、修建在悬崖边上的亭子里、就四周环境来说其实算不上特别好、无非登高远望视野开阔而已,但是因为要见的人对萧沙和蓝月意义都不一样,所以比起见到烈王时的随意两人都比较上心。

    ……

    凤家族长凤神啸其实很低调!

    哪怕他修为也是炼窍巅峰层次、在英豪榜前二十位之中、诺大天下少有敌手,本身却低调得往往让人忽略,因明面上近一百五十多年未曾出手、若不是此次三榜大改出现在英豪榜上、只怕天下很多人都不会知道他的具体战力修为。

    这是一个看起来不过面无皱纹、发无白丝、乍一看似乎还颇为年轻的三十多岁气质不错的男子。

    比起很多真正以俊美出名的人他算不上俊,总体来说就是因功体强大气质突出而显得稍微俊朗而已,这种层次的气质和面容若是丢到两百窍的高手堆中只要他隐藏气息威压几乎很难找出来、尤其是他脸上似乎随时随地都带着的和蔼微笑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真本事、以为是好相与之辈。

    但是只有熟悉他的人、或者听说过他事迹的人才会知道他这人并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无论是眼力、武功、城府都是凤家里面数一数二的。

    若是没有这些能耐,在竞争力极强、争夺家主之位相当于玄武纪国君宝座的竞争中恐怕早就尸骨无存,其现在不但还活着、且在凤家族长的位置上一坐就是接近两百年屹立不倒、由此可见其本事。

    ……

    此时,这个凤家一族之主就在亭子中、带着和蔼的面容和对面一个穿着淡红色锦袍、眉发皆红、看起来比他年纪大一些,约莫五十来岁的凤家凤翎涅槃七次前第一高手凤神通执棋对弈。

    比起他这个在超过两百窍的高手中貌不惊人的存在,此时他对面这位凤神通却很突出,淡红色的锦袍容易吸引人眼球、修剪得恰到好处的鲜红长发和眉毛也很惹人注目、尤其是其眉宇间的那一股隐而不发的煞气配上锋锐如剑的眼神整个人就像是一柄灼热滚烫锋利无比的长剑、但凡接触必被灼伤杀灭。

    这是凤翎涅槃七次以前的凤家第一高手、七祖凤神通、当今天下绝世榜第十九位的存在,曾经凤家最强的底蕴、天下最可怕的剑道高手之一。

    就绝世榜上的排名看来,因绝世榜二十一人中没几个擅长用剑的、现如今他依旧是天下最可怕的剑!

    之前萧沙几个计算凤翎战力乃是把现如今大家手里唯一一块从皇室弄来的天地罡灵玉也算到凤翎身上才大致估计凤翎能在天人合一境界下所向披靡,实际上若论本身战力、这个凤家唯一一个半步天人合一才是当今凤家第一高手。

    凤家推举凤翎为第一不过是想造势而已、若是真正动起手来哪怕凤翎如今涅槃七次把天凰剑法和浴火神功都意外的推进到地阶巅峰、乃是半步天阶,他们两人交手大致也不过半斤八两、就是和萧沙交手也未必就会败阵。

    这就是萧沙以前不大敢到凤家的原因、在自身实力能够进退自如之前,拥有许多秘密的他哪怕是凤翎的娘家都不敢轻易踏入、唯恐一时不慎造就悲剧,且就算是现在来到也是因为凤翎和自己联手足以抵御压制整个凤家的缘故,此次前来与其说是信任凤家、还不如说是信任凤翎不会背叛自己。

    倒不是他仇视凤家,实在是大家族基业太大太复杂、很多事情随时随地都可能产生变故。

    ……

    “晚辈萧沙(蓝月),拜见前辈”

    因凤翎的缘故,怎么说这两人也算是自己的长辈了、纵使修为相当甚至略高萧沙也不好托大,在凤翎带领下来到亭子边站定和蓝月一起恭恭敬敬的抱拳行礼。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们凤家早已经承你恩惠许多、蓝姑娘也是小翎儿的结拜姐妹算是一家人就不必客气了,都上来说话吧”

    啪!

    飞檐翘角的亭子里,看起来很普通的凤神啸捻子下放棋盘说上一句:“小翎儿就暂且出去,我们和萧少侠、蓝姑娘自有话说”

    “哦……”

    凤翎本想听听他们都说些什么闻有些失望、却也乖巧的离开,萧沙对凤家不放心她却还是比较放心的,虽然在她崛起之前她连族长的面都很难见到更别说接触,但这几年凤神啸和凤神通对她的关怀培养出来的感情倒也不是假的。

    她走后萧沙和蓝月走到亭子中站定!

    萧沙见过的高手有很多杀过的也不少、纵然因为是凤翎长辈的缘故略微收敛却也自然而然、蓝月却有些紧张,毕竟之前见到的炼玄云性格开朗好相处、烈王、蚩王因为萧沙和寒雨立功、加上炼玄云的缘故对她态度也不错,这两人却不一样、萧沙都需收敛更何况她。

    这就是之前凤家那些执事和长老争论不休的缘故了。

    现如今萧沙地位虽高名声虽大真说到底也只是和凤翎一辈、凤家无论是大排场迎接还是摆出高姿态俯视都不合适、也只有低调的以家族最高人物接见才不损双方颜面和威严。

    “坐吧”

    凤翎走后、凤神啸目光在两人身上上下扫视了好几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稍微浓了几分,朝棋盘两边空着的石凳示意了一下,萧沙蓝月当即各自分坐一边、听话的样子倒是和晚辈对上长辈类似、丝毫没有神兵大师和当代高手的架子和不满。

    凤神啸看起来对他们的反应颇为满意,在他们坐下后捻子再落,笑道:“萧少侠、且看看我们这盘棋如何?”

    棋?

    萧沙愣了一下,神州世界围棋盛行、这方面他可是一窍不通,这么多年都没好好学、下棋的水平一直都只停留在穿越前的水准,而且还只会象棋、五子棋跳棋之类的玩意。

    不过他往棋盘上稍微一看就笑了,因为他发现凤神啸和凤神通这两位凤家大佬现在在下的棋根本不是什么围棋、而是这个世界除了经常混在一起的自己几个外基本没多少人会的五子棋、这还是自己教出来的、要不然这世界根本没这种下法。

    “五子棋?”

    他还没说话、坐他对面的蓝月就惊讶出声,同时看向萧沙、意思十分明显、显然是凤翎回来后没事传播开的。

    “对,是五子棋”

    凤神啸微微一笑,在凤神通下过后捻子再动笑道:“这种棋的下法比过往围棋要简单干脆许多、虽少算计和神韵却直来直往干脆利落、杀机也更重,是小翎儿闭关的时候无聊在族中传播开的,听说是你创出传授的?”

    “……也算是吧”

    萧沙有些错愕,之前一路上凤翎还和自己嘀咕闭关枯燥,感情事实并非她说的那样,最起码有时间传播五子棋说明也不是一点休息时间都没有。

    “这算是我凤家又承了你一次恩惠了”

    凤神啸道:“这几年我们凤家因你们受惠不少、无论是物质资源、精神、声望都是,对此你怎么想?”

    这种公私分明的语气……什么意思?

    萧沙心下一动:“其实……很多事情也并未晚辈功劳、无非因缘际会、值此乱世、晚辈想以凤家之人才济济纵使没有晚辈想来也能大振家声。”

    “居功不自傲是吗?”

    凤神啸脸上的笑意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满意还是另有想法:“或者你其实心里早已经有数,只是不愿意说出来?”

    这……

    萧沙感觉有点迷,这个凤神啸好像看穿了自己拼命往凤家塞好处为将来做打算的想法,但是这种事还真不好说,当即装傻:“这个……晚辈不大清楚前辈指的什么,只是对凤家有好感而已、而且很多事也并非刻意为之、实际上很多时候也是凤天的天然优势使然。”

    “装傻”

    听他这么说,一直没有说话的凤神通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也不看萧沙什么反应依旧盯着棋盘,不过这区区一句却说得萧沙有些尴尬。

    “哈……”

    凤神啸不置可否、微微一笑又下一子:“之前我听议事堂里面吵得乱七八糟都扰得人没法安心下棋,那些个家伙一边要迎你、一边要摆出姿态镇你立威,你可知为何?”

    “……”

    萧沙自然能猜到双方所想为什么、但是这种事依旧不好说,当即继续装傻:“请前辈明示”

    “名分”

    凤神啸也不管他是真装傻还是真傻,直接道:“大家都是练武的喜欢直来直去老夫就直说了,他们吵闹的原因一方面是你如今灼手可热、武功也厉害,给你个大面子有利于你和我们凤家的接触,而想摆出高姿态的那些也并非有敌意、而是真想把你纳入我凤家晚辈序列当做晚辈看待。”

    “这一切可以说是为我凤家着想、也可以说是对你个人的崇敬敬重,站在凤家的角度他们都没有错,但是老夫和神通最终却以这种方式约你来此,实际上就是明白你的意图……你其实从头到尾都没考虑过入赘我凤家是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