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散落的柳叶门弟子!

    师姐?什么师姐?

    背着棺材的青年这话出口,虫子、小土哥和小牡丹都不明其意,即使依旧害怕得不行也转头看向雨蝶,一转头就看见不明所以的雨蝶也抬起头看向这人、眼中除了恐惧外还多了几分诧异。

    背棺青年见雨蝶露出这个样子也是错愕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抬起手在脸上一撕,一张看起来不厚的连皮竟然整个被揭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

    一口棺材加上撕掉连皮、以及几人刚从死了好几百人的地方受惊出来。

    所有的因素加起来,看到这一幕的小土哥吓得毛都竖直了、大叫着狼狈后退、双臂一软、怀里的东西就‘叮叮咚咚’的全数掉落在地。

    小牡丹和虫子那原本就被吓得惨白的脸越发惨白!

    四人中,唯有雨蝶最为冷静,看到这吓人一幕不但不怕、看着青年的眼中甚至还出现了几分期盼。

    他们的变化只是在一瞬之间!

    不过眨眼时间,背棺青年脸上的伪装已经撕下,露出一张二十余岁看起来有些憔悴的面容,看起来原本应该憨厚的面上显得有些发黄、比起以前少了几分木楞、多了些许坚毅和成熟。

    真正看清这人面容,虫子、小牡丹反而不觉得可怕了,原本差点瘫软在地的小土哥也稍微松了一口气。因为以他们那不算丰富人生经历看来、这张脸不管怎么看都没有多少吓人的成分,唯一吓人的不过就是这人背上的棺材和刚才的行为而已。

    此时,原本在虫子他们印象中孤家寡人的雨蝶眼里一下迷蒙,竟瞬间红了眼、哽咽起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青年:“楚……楚师弟……你是楚师弟?楚问心师弟?”

    “是我”

    看着这个曾经的师姐,不远万里护送九命真人尸身回柳叶门的楚问心也涌起一阵心酸,目光在雨蝶脚下的那些锅碗瓢盆上扫过心里越发难受,低声道:“怎么、你已经决定要退出柳叶门了吗?”

    “没有,我没有!”

    原本只是低沉的一句话,雨蝶听了却仿佛被人捅了一刀一样一下激动起来:“那天大战师傅死了、师祖死了,好多师叔和师哥、师兄师弟都死了,我被交手余波震塌的房屋压在地窖里晕过去了,大概晕了两天,醒来的时候也没人了,没有了……”

    “没有了,柳叶门也没了……”

    说着说着、雨蝶鼻子微红,眼角的眼泪就像是止不住的洪水滚滚而下,看得到现在才知道雨蝶真实身份的虫子、小土哥和小牡丹都呆了。

    “后来我爬出废墟在白鱼镇等,一直在等你们来找我,我知道你们不会全都被那些人杀死。可这两个月你们根本没有人再给我传讯,今天还是我壮着胆子回来看看的……你们……”

    这样吗?

    楚问心心里更不好受,那时这里发生的时候凤翎后来也告诉他了。

    他知道在柳叶门弟子眼中自己当时是在场的、诸变的易骨神功伪装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识破,按理说这个责任不该由自己来承担。

    可这又如何?

    作为柳叶门的一份子、师门遇难的时候自己不在,甚至这场劫难还是因为自己而起。

    死了,都死了啊!

    看着眼前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师姐,心知她的师傅也死在那场战斗中的他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语来安慰,只好走到她身边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了,都过去了,起码我们还在……”

    “可柳叶门不在了”

    雨蝶哭得更加伤心,说上一句后突然反应过来,追问道:“那些失踪的人都还活着对不对?后山的新坟只多了五百多、还有一半的人……还有一半的人,他们都还活着对不对?”

    “一半……

    这个问题就像是插上心头的一把刀!

    楚问心很想告诉他只剩下两百多了,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因为他知道这话对和自己一样从小在师门长大的雨蝶师姐是一个更大的打击,只好点点头:“那时候情况危急、估计他们也是怕再有高手来才匆匆离开没有好好找,你……”

    “我知道”

    雨蝶抹了一把泪:“我出来后看到后山那横七竖八草草安葬的坟就知道了,这么多年的相处、如果情况允许他们是不会这么草率埋葬的。”

    “坟……”

    楚问心恍惚了一下,仿佛看到了后山那多起来的几百所坟墓。

    此时,稍微回过神的雨蝶看了看他身后的棺材:“师弟,你背上这是……”

    “我师父”

    楚问心面上的神情有些麻木:“我师父带了一半的弟子去大秦郡报仇……回来了!”

    突然间、风更凉了!

    雨蝶缓缓低下头向着棺材中再也不会动、不会指点他们武功的师叔鞠了个躬,楚问心看她面色悲切心下闪过一丝不忍,问道:“除了你以外还有人吗?”

    “没有了”

    雨蝶低声道:“后来我才知道在本门出事的时候,原本在镇上负责探听消息的沈师兄和小狐狸也在镇上动乱的时候被杀了,后事还是我后来悄悄办的!”

    楚问心那藏在披风下的拳头紧了紧:“嗯,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跟着你”

    雨蝶坚定的道:“你是我们柳叶门百年难得一见的高手,我们还可以重建柳叶门”

    “本门未灭谈什么重建?”

    楚问心声音大了几分,扫了一眼在旁边看得插不上嘴的虫子、小土哥和小牡丹,最终还是把柳叶门作为种子隐藏起来的那部分人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得本门还有后续计划,雨蝶整个人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他一说完就决定跟着他走去和那些人汇合,楚问心为此欣慰少许。

    然而听他们谈话、已经确定雨蝶可能不和自己几个一起玩了的虫子和小土哥、小牡丹有些急了,待他们说完虫子有些焦急道:“雨、雨蝶,你们这是……”

    “对不住,我就是柳叶门弟子,前段时间都在逃难来着,因为怕引人注目没敢和你们说”

    雨蝶开口解释、加上先前的谈话、他们三人都明白这是不可逆转的事情,一时有些不舍。

    雨蝶和他们相处了两个多月其实也是一样,犹豫了一下再度开口:“要不然……你们也加入柳叶门?”

    “我……我们也可以吗?”虫子有些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转头看向这个最近在这一片跟个传奇一样的楚问心、有些不敢置信。

    二十余岁的年纪早已经过了门派招收弟子的年龄,像他们这样因为一开始家里穷、或者别的原因没能加入门派组织的到了这个年纪一般已经不做此想,即使再如何羡慕其他人,也只能本本分分的寻找其他出路,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机会。

    小土哥和小牡丹也是一样,同样因为各种原因错过了机会的他们听得这话都有些心动,事实上在这好武的世界、天下的普通人恐怕没有几个不为加入门派学武而心动的。

    在很多人眼中加入门派可比加入家族好多了,毕竟在家族里面即使混得再好最终也爬不到顶峰、而门派是天南地北的人聚集起来的组织,是真正的能者居之、更何况很多门派的上乘武功比家族的还要容易学到。

    最重要的,到现在为止他们只有这一次机会!

    雨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同样将目光转向楚问心,作为普通的弟子她是没有招人权利的,可楚问心不同。

    同为柳叶门弟子、楚问心这几年虽然很少回柳叶门,可在柳叶门的地位却越来越高、她知道只要楚问心同意一切事情都好办得多。

    楚问心虽然心力憔悴却还没昏了头,看她殷勤恳求的目光、想着她和他们相处了两个月应该算是知根知底就点了点头。

    “哇……”

    见他同意,小土哥一下开心得怪叫一声:“太好了,以后我也可以学武功了,回去就把小黑宰了庆祝一下。”

    “我也是,以后我也是女侠哦”小牡丹也开心起来。

    虫子偷偷瞥了一样雨蝶,同样开心!

    楚问心心下有事也不好和他们多说,从怀里拿出一张百两银票和一些碎银子递给雨蝶:“我要去安葬师傅,等下去镇上找你们,这些钱你分给他们的父母,稍后我们就走,去晋阳!”

    雨蝶自然知道他是要带他们去和柳叶门的其他人汇合,心下一喜接过银票和碎银子答应下来。虫子三个看着这些他们三家加起来十年都未必能挣到的银子大喜过望,想着跟着雨蝶就是好,连入门派都能不交钱反得钱。

    怀着这类似奇遇般的心态,他们三个在雨蝶的带领下开始收拾地上的东西准备离开,柳叶门既然转移了、这些东西自然也不好浪费。

    此时卸去伪装的雨蝶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本的胆怯柔弱全都消失不见、蓄气巅峰、已经接近开脉境的气息不再隐藏后,竟让虫子三个产生了一种重新认识她的感觉。

    然而雨蝶在收拾完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一件事,向在边上看着他们收拾的楚问心道:“对了师弟,以你的武功我是相信没事的,不过还是要小心。刚才我们在门内废墟中听到了怪声,应该是有人装神弄鬼想要赶人走,我武功不高有些害怕,如果师弟能找出他来弄清楚情况就再好不过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