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九嶷山 铸金身

    ,

    九嶷山。

    原本平凡至极的山脉,此时却忽然氤氲起了层层白雾,在日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绚丽的光彩,让整座山脉,都变得极其神秘起来。

    时不时的,有妖兽闯入,刚一碰到那雾气,便嘭的一声,炸散成了一团血雾。

    原来,这些,都是护山阵法。

    一道青芒从天际飞来,呼啸冲入雾气之中消失不见。

    凌天落在九嶷山的一处山峰洞口前,神念细细扫过一边,确定没有任何异常之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他并没有和一众紫云宗弟子一道在驻地休整,而是独自一人来到了九嶷山。

    正\◇版}首发2/7"%0ci3|j7n{59

    如今,他要,铸金身!

    “呵呵,凌天,以你如今的肉身,灭杀金身后期巅峰的武者,也不过是瞬间之事,即便比不上一些法相大宗师,但也已经相差无几!”

    灵光一闪,千星宗宗主袁天罡出现在其身边。

    “现如今你若是入我这千星洞天之后,得千星之力辅助,铸就金身,不过是弹指般容易,一旦铸就金身成功,你的元气能量也会暴涨,届时,即便不以肉身之力,面对法相大宗师,也定然有了自保之力!”

    袁天罡拂着胡须笑着,看着凌天的一身白衣的独臂背影,暗自感慨。

    他已然得知,凌天从当初紫云宗区区一名剑奴,到如此战力堪比法相大宗师的恐怖存在。

    短短不过一年的时间内,凌天进步速度之快,让袁天罡大为惊讶!这也让她对凌天充满信心,终将有一日,所有的预言都将会成真,这凌天终将成为这世间最为强横的存在!

    而他袁天罡自己,也算是见证了历史。

    “嗯。”

    凌天闻言,脸上也是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此次岭南一番厮杀收获之法确实远超他的想象!不仅炼就了金身之体,战力暴涨。

    而且,让他气海内刚刚炼化完的雷泽,也更加融汇了一些,如今,整个气海的元气,终于到了瓶颈。

    “袁前辈,今天开始,我便要闭关冲击金身,还请前辈为我护法。”

    袁天罡拍了拍胸脯,道:“自不必多说,有老夫在此,绝对无人能够打搅你铸就金身!就算是那擎天宗举宗杀来,我这九嶷山,都不怕!”

    “不过凌天,丹会苏长老和莫宗主的话,你要放在心上,你最近的心境貌似不稳,可能是连日来的厮杀,有所影响。这股杀意,和凝聚法相时出现的心魔,有些相似,你要注意,千万不要走火入魔。”袁天罡又说道。

    凌天笑着点头,回身看向山下,一道白芒却是也穿越雾气,朝着他们飞来。

    “这几天,明月会在我身边,为我静心。”

    “如此甚好,明月姑娘精通音律,对抑制或者净化那股杀意,事半功倍,如此,我也放心了。”袁天罡点头。

    秦明月捧着月琴落下,给袁天罡行了礼。

    凌天站在山前,回身看了一眼长天白云,深吸了一口气。

    “待我出关,便是宗门大会之时,我会让紫云宗的名字,彻底印刻在云州武道!”

    声音平淡,却自有一股坚定莫可抵御的强横意念蕴含其中,令人毫不怀疑此话的真实性!

    说罢,凌天便拉着秦明月一起,迈入了眼前的山洞之内,倏然消失不见。

    袁天罡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平淡无奇的山洞,也深吸了一口气,便下山了。

    “呵,这千星宗还是真是神秘呢,这洞天,可算得上是大洞天了。”

    进了山洞,呈现在凌天两人眼前,却是另一方场景。

    让秦明月,都不由的大感意外。

    此时,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一处高约千米的山巅,崖前有一株翠柏,地面很平坦,有着两方蒲团,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但是站在山前放眼望去,夜空中繁星点点,星光之下,是连绵的山脉,和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宫殿和楼阁,在黑夜中,笼罩着朦朦胧胧的光华,在最中间,则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之上,白玉打造,星光汇聚之下,其上还有不少武者行走其中。

    至此,凌天才恍然大悟,千星宗那数万精锐的弟子,原来都在这洞天之内。

    这洞天的面积,和浓郁精纯的元气,足以和云侯府的云海洞天媲美了。

    “是啊,在云侯府和五大宗门的眼皮子地下,竟然藏着这么一个千星宗,呵呵,真是不可思议。”

    凌天负手,摇摇头。

    “而且,这袁前辈如此帮衬你,到底是为了什么的?真让人想不明白。”秦明月蹙眉道:“你,有没有想过?”

    “当然想过,不过,你觉得我遇到的奇怪的事情,还少么?”凌天笑道。

    “也是,你的存在,就很奇怪了。这么说,你相信他?”

    “嗯,相信。”凌天点点头,他没有将钧天道场中,看到墨渊的那一幕告诉秦明月,不然,秦明月会更加疑惑的。

    “那好吧,如此,我们便开始吧”

    秦明月盘膝坐在翠柏之下,捧起月琴调音。

    “对了,明月,你可会弹古琴?”凌天忽然道。

    “古琴?当然会了”

    “好,那你等我一下。”

    凌天低头看着胸前的桃核,足足过了好一会,他便在桃核上拂过,下一刻,太古遗音就被他拿了出来。

    “你试试这张琴。”凌天将太古遗音递了过去。

    “呵呵,你从哪弄到古琴啊。”

    秦明月将琴接过,不过,在她触碰到那张琴的一刻,便浑身一颤,而后仔细的在琴上看了数遍。

    这才望向凌天,眸子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凌天,这这琴是谁的?”

    “我的啊!”

    “你的?这琴是一张足有万载岁月的琴,我无法想象这个东西,如果现世,绝对会轰动整个南唐,”

    “呵呵,那当然了,喜欢么,送你了。”凌天笑道。

    “送我?”秦明月怔了片刻,“不,这琴虽好,但不适合我”

    “为什么不适合?”

    “就是感觉不对吧!好了,凌天,是真的这琴不适合我,等以后,你再为我寻一张仙琴如何?”秦明月嫣然一笑。

    “好吧,包在我身上,我一定给你找一张这世间绝无仅有的仙琴!”

    虽然看出来秦明月脸上闪过的一丝复杂之色,但凌天也没有多问。

    “嗯,时间紧迫,那我开始了,你准备吧。”

    秦明月将太古遗音琴弦上的一根发丝剥落,放在席间,葱指拨动,一道道清脆犹如风过松柏的渺渺琴音,便响彻了整个千星洞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