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惊虹一剑斩金身【三更感谢我独守护,霸气!】

    ,

    “这一刀,斩你!”

    那统领狰狞的嘶吼着,等待着凌天露出惊恐之意,跪地等死。

    “呵呵,斩我?就凭这把废铜烂铁么?”

    凌天将断魂棍收起,手握住了惊虹剑的剑柄。

    对方动用了地器,仅仅依靠断魂棍和伏魔棍法,已经远远不及了。

    不过,今日惊虹剑刚刚出世,凌天也想试试惊虹剑的锋锐,拿金身宗师和地器开刀,正适合。

    念及此,凌天陡然拔剑!

    璀璨的金雷亮色光芒在紫阙剑鞘中爆发而出,瞬间闪耀整座山谷。

    “吼!”

    一声龙吟声震四野,凌天高举手中璀璨耀眼的光剑,剑身之上,九座阵法沿着剑脊融汇贯通,化成一条雷光环绕的神龙,疯狂的积蓄着能量。

    凌天的丹田之内,九色道基顷刻间浮现在气海之上,疯狂转动之间,好似澎湃的发动机,将元气压向四肢百骸,霎那间游走惊雷剑经的专属经脉,最后融汇于右手之上。

    说时迟那时快。

    从凌天拔剑,到元气游走,不过是呼吸之间。

    此时凌天手中之剑,已然沐浴着滋滋作响的无尽雷芒,好似天雷之间,震荡着浩荡剑意。

    虽然没有动用武魂,但仍旧剑意纵横!

    “浴雷,斩星!”

    惊雷剑经第三重,也是目前凌天掌握最为纯熟的一重杀招。

    惊虹剑携带着千万道雷芒,直接凌空斩下。

    一条雷龙虚影显化在夜空中,威震山野。

    “不,不可能!”

    那统领的刀气已然过半,他能清楚的感应到,对方的这一剑,究竟有多么强横。

    甚至他手中的兵刃,都在颤抖。

    器魂在恐惧

    地器之魂都能够恐惧,这凌天手中之剑,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逃,逃不掉。

    凌天的剑气太块。

    统领立刻祭出数道符篆,又将一枚龟甲形状的盾牌举起左手之中,高举将自己的身形护下。

    当其做完如此种种,凌天的浴雷斩星,已然落下,

    “噗!“”

    在剑气面前,那地器凝成的刀气被寸寸撕裂,没有任何阻焊,便接连斩碎了数道符篆的防护,就连那龟壳盾牌,也被切豆腐一般,直接斩成了两半。

    “啊!”

    那统领透过撕裂开去的盾牌,只见到一道雷光闪过,随即,便没有了任何意识。

    轰!

    剑气裂地,百丈之内,一道深深的沟壑横亘,所过之处一片焦黑,好似被烈焰焦灼

    而那金身宗师的尸体,则忽然倒下,碎裂成了两半,甚至连血液都未曾流下,就直接际被蒸发掉了。、

    虽然对方没用动用金身武魂之力,但凌天同样也没用祭出武魂。

    惊虹剑第一次出手,便力斩金身!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惊虹剑,凌天也倍感欣慰。

    这本命剑气到底有何等威力,他也没有多少概念。

    如今惊雷剑三重,全胜元气之下斩杀金身初期巅峰,让他还是颇为满意的。

    最¤b新章@,节-上酷%f匠网

    虽然这还不是他极限状态的最强一击,但却是他最为把握的一剑了。

    还剑入鞘,凌天飞身过去,先是将其储物袋摘下收入戒指,而后掀开他碎裂的面罩。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显得格外刚毅的脸。

    凌天并不认识。

    随后挑开身上的黑袍,映入凌天眼帘的服饰,却让他瞳孔猛然一缩。

    蓝色的锦衣,胸口处,纹绣着一个擎字!

    擎天宗的金身长老!

    虽然心中早有所猜测,但是凌天在确认之时,还是心中大恨。

    这擎天宗,实在欺人太甚!

    “呵呵,凌天,作为朋友,我想提醒你,可千万别让人骗了”

    这时,远处阴寒的角落里,一道阴森森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若不是凌天对这声音早已熟悉,一般人在这横尸遍野的黑夜中,绝对会被吓个半死。

    “什么意思?”

    凌天转身,在阴碧落到的时候,他便发现了。

    “这人并不是什么擎天宗的长老,是有人,故意转移你的视线罢了”

    阴碧落身影一闪,到了凌天身前,蹲在那宗师身前。

    “不是擎天宗长老,那是何人?”

    “此人名叫张泰,是云侯府核心组织,云卫十二部的一个统领。”阴碧落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瓶液体,滴落在那张泰的身上,下一刻,张泰整个人就化成了一摊水渍,渗入了地下。

    “云卫?云侯府?!”

    凌天陡然蹙眉,沉吟道:“看来,是云扬要杀我”

    “呵呵,到现在,他终于是容不下我了么?”

    “你错了,你太高估这人的容忍之量了,或许,他还不如擎天宗越穹那个老家伙呢。”阴碧落冷笑一声。

    “什么意思?”凌天眼睛一转,突然发现,事情好似没有他想的简单。

    “当初在云河之畔的那次暗杀,你不会忘了吧?”

    “嘶!”

    凌天闻言,几个月前的那些画面,接连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鬼打墙,手持镰刀的黑衣人

    凌天沉吟一声,恍然道:“那片林子,是被你们暗刀门做了手脚?”

    鬼打墙,分明就是奇门遁甲的小把戏。而那手持镰刀的人,和阴碧落的气息太像了!

    “没错!”

    阴碧落道:“我本想将你们拖在林中,但没承想被你给破掉了,那云扬在临走时发现了你们。而最后出手救你们的,正是我!”

    “原来都是云扬,那一次,他还想嫁祸给程飞宇!”

    凌天脸色阴沉如水。

    这云扬,原来在那一次赏月大会之后,就想杀自己,此人心之狠毒,让他怒火渐烧。

    “呵呵,人家云扬世子,想杀谁也不需要多少理由,但是怎么杀你都杀不掉,应该够让他郁闷了吧!”阴碧落摇摇头,“好了,你走吧,这里很快就有其他云卫寻过来。我把这片战场打扫一下。”

    “好,那多谢了,明天再见!”

    凌天拱拱手,穿上暗刀门的斗篷,身影几个折越,便消失在了山谷内。

    “小小年纪,战力竟然如此强横,若是等他铸就金身,那会是何其恐怖?”

    从地下升起一道黑焰,而后凝成一道身影,赫然是司堂主。

    “我敢断定,此子将来,必定会扰动云州武道,武道大会之后,必让云州大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