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初临云州 五大宗门【加更】

    “废话,就没有本小姐救不活的灵药,就算它只剩下了根,我也有办法!”桃夭夭傲娇道:“好在那女的是想将整个阴冥晶兰炼化,所以并没有怎么损坏。”

    “哦,那如此便好。”

    “嗯,现在我不能把它拿出来,这花特别,气息极重,就是我,如果不小心比沾染到了,也绝对会被别人发现的,到时候,你可就说不清了!”

    “还有这事?”凌天心中恍然,也是才明白,为何方才程三金会有那么一举,显然是对自己不放心了。

    “那夭夭,这东西,对我,可有什么用处?”

    “毫无用处!”

    凌天蹙眉:“怎么会?这可是上三品灵药,可以炼丹的!”

    “怎么不会?是可以炼丹不假。但除了对极阴之体的作用外,它能起死回生,再世为人,也就是让人重塑武魂,是低阶武魂武者的一丝希望罢了。难不成,你想重新凝聚武魂?”

    桃夭夭笑道:“又或者,它可以卖个大价钱,但是想来你现在还是不敢卖的吧!”

    “这”

    凌天一怔,桃夭夭说的一点没错,这阴冥晶兰事关重大,现在只要被发现,那么注定会掀起一阵风波。

    良久之后凌天也是叹息一声,“确实如此,这么说,阴冥晶兰倒是一丝用处也无了”

    他很郁闷,自己拼着陨落的危险,换来的竟然就是一朵毫无用处的花!

    “怎么会没用,我房间可是多了一个盆栽呢!嘿嘿,不说和你说了,我要去照顾我那些花花草草和小蜜蜂了!”

    桃夭夭冲着凌天做个鬼脸,便窜进了桃核之中消失不见了。

    虽然一番风波,自己毫无所得,但凌天也没失望,最起码,他和暗刀门打过了交道,也算是有了些了解。另外,岱秉德没有发现,那刹罗宗也决不会知道是自己,动了阴冥晶兰。

    “如此,静候云州好了。”

    凌天微微一笑,看着阵法之上的一丝波动,随即闭目调息起来。

    南唐云州,是南唐王朝最南端的一个州郡,方圆数十万里,雄踞国境之南,因为赐予开国元勋云家为封地,这才被称作云州。

    自古以来,云州多山川河流,灵脉纵横,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而云州城作为云州中心,更是极尽云州之繁华秀美,山川水色,就连中州王侯世家,也多是愿往云州购买房宅。所以,就造成了这云州虽远,但世家和贵族却是极多,门槛极高。

    当凌天从房间内走出,看着从远处天际渐渐浮现出来的一片城郭时,也是不禁苦笑长叹。

    岭南和这里比起来,简直寒酸。

    最新g章节z上g酷匠网k

    而单单以面积而言,凌天觉得,云州城,比他前世见过的任何一座一线城市,都要大了多。

    实在太大了。

    山川纵横之间,就有这么一片辽阔的平原绿洲,而整个云州城,就是雄霸其中,成九龙绕珠之相,风水上,也是鼎盛荣兴之地。

    而让凌天微更为惊异的是,在云州城郭之东的山脉中,有一座极峰冲天而起,高足有三千余丈,耸入云端,独立群山之中。

    在极峰之下,宝光缭绕,五色斑斓,赫然是护山大阵,看起来,赫然是一宗之山门。

    而在云州城西侧,则有一座千丈高的佛陀盘在山林之中,手结莲花,宝相庄严,千万道佛光氤氲在周围,蔓延百里,让人瞠目。

    饶是凌天两世为人,也不能见过这般胜景,不禁连连咋舌称赞。

    如此宗门气势,实在太过盛隆。

    “呵呵,天哥,知道岭南和云州的差距了吧?东边那个,是云州第一宗门,擎天宗!”

    秦邵阳走了上来,笑道。

    “那西边的,就是密罗宗了?”

    凌天指向那座山一般的佛陀道。

    “没错。通天佛,正是密罗宗的信仰,通天佛也是密罗宗的镇宗之器,乃是天器。通天佛不倒,密罗宗不灭。”秦邵阳点点头道。

    “是不错,任重道远啊!”凌天叹息一声。

    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明白,紫云宗,凌家,是多么的渺小。

    “是啊,云州五大宗门,擎天宗、密罗宗、得月禅院、百花谷,天道门,各个都是二等宗门,更不要说,他下面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三等宗门,每一个拿出来,可都比紫云宗强太多了!”

    此时此刻,就连秦邵阳的脸色,也有些沉重了,在岭南,他或许还是城主府少爷,地位无人能及,但在云州,没人会在乎一个什么城主之子。

    “是么,五大宗门,想来门中强者,一定非常多吧?”凌天笑道。

    “可不,有句话说得好!”秦邵阳一砸手,“凝魄遍地走,辟泉不如狗,这就是云州!”

    四等宗门的门槛,便是金身境的宗师。而金身宗师超过七人,通过十年一届的武道大会,便可有机会成为三等宗门,可在云州境内选择一处洞天福地,开辟山门。

    而门中若是出现法相境这等超凡强者,则会自动成为二等宗门,可独占云州城附近灵脉浓郁之地百里,受万众敬仰。

    世家,亦是如此。

    “凝魄遍地走,辟泉不如狗!当真讽刺。”

    风吹起凌天的衣衫,感受着远处那如长河惊涛一般的气息威压,他双手越攥越紧。

    “云州,我凌天,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