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世歌》正文 第十二章 神秘的白衣男子,相持十年的神秘棋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行渊蹭蹭两步走出人群,跪在白眉膝下:“老师,此人本性不坏,徒儿觉得此次事情是否藏着什么误会,不如坐下来聊一聊,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

    “误会?”白眉声音如铁,“那几个狼崽子杀了我的家猫,它们的主人又把你打的满身是伤,你居然说是误会?未免过于妇人之仁了。”

    “师父!那人的实力远胜于徒儿,若真下杀手徒儿早就死了,但他没有这样做,甚至出言指点为徒儿点出迷津,看上去不像是个坏人。

    而且,大棕究竟怎么死的实在疑点重重,徒儿心中有着很多疑惑都还没有解开,咱们身为名门正派,不能任意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随便冤枉一个好人,您说是吗!”

    “如此说来,倒是为师有错了。”

    “不不不,徒儿绝无此意,绝无此意。”眼见白眉沉下了脸,行渊叩头如捣蒜,连连请罪。

    一直到他把额头磕烂了,白眉才道:“起来吧,渊儿,为师知道你的心意。”眼见行渊仍然跪在地上,刚刚放晴的声音又冷了几分:“怎么,要让为师亲自去扶你吗!”

    行渊这才慌不迭的起身,双手向下,垂立一侧,再也不敢抬头了。

    白眉看着他举足无措的样子,脸上浮现出一分慈爱,“你啊,天资绝佳但性子散漫,要是有为师一半的坚定,又岂会被人打上门来。”语气之中慈爱多于责怪,对行渊虽然恨铁不成钢,但也充满了关心爱护,希望他以此为戒,努力奋斗,有朝一日光耀师门。

    一番恩威并施地教训了徒弟,白眉重新将目光落在叶飞身上,似乎又在做什么不好的打算,却是红衣一闪,挡住了他的目光:“上仙,此次事情全是因我而起,要罚您就罚我吧,还请放过了他。”

    “因你而起。”白眉两眼眯起,凌厉的目光像无双宝剑那样射在红娘的脸上,见她满脸恳求却不下跪,金灿灿的黄金凤插在头上如同宝钗,已猜到红娘身份的尊贵,但并不道破,这与不道破叶飞的身份是同样的道理,有些话不说比说了更好,转而道“为何是因你而起!”

    “不敢欺瞒上仙!扑杀大猫的确实是六只天狼,但放任它们的人却不是叶飞,而是我。”

    “如此说来,你当是故意的了?”

    “是故意的,只为了救一个人。”

    “谁?”

    “叶飞?”

    “那个小娃娃?哈哈哈,你是当老夫糊涂了吗!”

    “好啊,红娘,你竟然阴我。”听了红娘道出原委,叶飞挣扎起身,怒目而视,凶相毕露,白眉一摆手,黄金瀑布泰山压顶,叶飞再也说不得话了。

    看他受苦,红娘垂下泪来:“上仙,实不相瞒!叶飞的体内藏着一个怪物,是那怪物控制了叶飞的思想,让他在山下布下法阵聚集仙力,种下树木形成避难所,以迎接七日之后的降生之日!到那时,叶飞的身体会化为的养料,成为怪物横空出世的祭品。

    我拿那怪物没有办法,眼看着它日益侵蚀叶飞的精神让他变得乖戾奇怪,只能病急乱投医,和六小商量了一个引出怪物的法子。

    我们主动上山惹事,希望能够引着道士下山,借你们之手破坏了怪物的产床,引起怪物的震怒好诱它现身,一举擒下助叶飞脱困。”

    “呵呵,好一招借刀杀人,我替你把它话说完吧!那娃娃眼见避难所被毁,必然心智迷失上山屠仙,以期霸占道观作为产床,如此一来必然与我桐湖派爆发冲突,你和六个狼崽子当可坐收渔翁之利,待到那娃娃与我桐湖派拼的筋疲力尽之时出手降服他,强行为他驱邪!计划顺利的话,当可保全下一条性命。

    但我请问你,你为了救那娃娃一条命,却要牺牲了我偌大的桐湖派,难道我桐湖人的性命便天生卑贱吗!难道我桐湖人的性命便可以随便被牺牲吗!”

    “上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您要责罚就责罚我吧,切勿伤害叶飞。”红娘嘤嘤哭泣,哭的梨花带雨,好不伤心,看得桐湖派的师兄弟们心里隐隐难过,他们这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是这样,难怪一直感觉被人牵着鼻子走了,根本就是有人借刀杀人。

    “原来,那个人的名字叫做叶飞啊!”行渊点点头,“难怪他言行不一,行为前后矛盾,原来是被体内的怪物控制了心神。”

    听到行渊小声的嘀咕,红娘忽然意识到,自己关心则乱一不小心把叶飞的身份暴露了,这要是传出去,他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白眉目光冷冽地盯着红娘,看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表情几度变幻,始终泪眼婆娑,伤心欲绝,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为何对这孩子如此用心,但以你的身份,应该知晓继续和他搅和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蓬莱和蜀山虽然同为正道,可从来不是一条心的,这点你比我更加清楚。”白眉的目光仿佛能够看穿世间的一切真相,言之凿凿的警告她。

    “其实,不用你说老夫也看出来了,那娃娃的天庭之上有一道黑气盘亘,控制他的心智引其发狂,这黑气绝不是善物,怎么会出现在他身上的,老夫有意追究,所以故意施为,逼你说出实话。

    如今看来,一切都是由你主使,那这孩子罪不至死。

    而你,老夫也放过你一马,不是为了别的,只为了维护蜀山和蓬莱的盟友关系,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眼见白眉终于松口答应放了叶飞,红娘却忽然跪下了,无比真诚的请求:“求求您,求求您救救叶飞,只有您救的了他。”

    “以你的身份,居然愿意为了一个娃娃,向老夫下跪?”

    “叶飞对我非常重要。”

    “带他进屋吧。”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红娘此刻表现出的真诚,表现出的用情至深打动到了,本来气鼓鼓的内心也因为这个跪地女人的眼泪而荡然无存,一个女人,一个肉眼可见身份极度高贵的女人,愿意为了心爱的男人向别人下跪,爱情的力量实在太伟大了。

    桐湖派全是一水的大老爷们,一个女人没有,红娘的流泪唤醒了他们渴望爱情的内心,纷纷投来怜悯的目光,忘记了红娘用他们的命换叶飞的命的愚蠢做法,甚至都开始期待老师能够帮到叶飞了。

    人这一辈子,有这样一个知冷知热的红颜知己,死了也不亏!

    ……

    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叶飞在蓬莱仙岛饶了红娘一命,红娘现在投桃报李,穷尽心力,只为护他周全。

    如此可见,人间自有真情在的。

    显然,叶飞体内的怪物已知道末日即将到来,他青筋暴跳,拼命挣扎,甚至不惜用力过度以致叶飞身体受损。

    可惜,一道百丈的瀑布始终压在头顶,金黄色的水流浸泡着他,让他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无论如何挣扎都被一股反向的力道制住,怎样都脱不得身。

    从那涨红的脸色不难看出,叶飞体内的怪物一定后悔极了,他早该控制了叶飞和红娘翻脸,即便红娘实力在他之上,也能拼个两败俱伤,到时候自己找个没人的角落安心待产,破体而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惜啊,这婆娘演技实在太好,装的和没事人一样,却暗中和六小勾连,趁着自己布置产床的时候将山上的道士引了下来。现在想想,这中间的破绽不知有多少,只要稍稍留心,就不会被她钻了空子。

    可恨,都说乐极生悲,自己真的就体验了一把。

    那柔软的水流在变成金色之后,便拥有了无情无尽的力量,缠绕住各处关节,无论怎样都脱不得身。

    怎么办?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这一天我已经等待了太久,怎能如此轻易的放弃。

    “啊啊啊啊!”叶飞身上突然发生异变,肩膀上、面颊上,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部裂开,筋肉外露,鲜血直流,一双双恐怖而妖媚的竖眼在血液中浸泡生长,邪魅睁开。

    一时间,邪光大做,竟然撕裂了黄金瀑布的水流。

    “哦?”白眉上仙面色微变,显然也未料到怪物拼死一搏能够撕开自己的领域。

    但见邪光所过之处,金色瀑布被撕碎,房屋的脊梁被被融化,大地崩碎,一道巨大的裂缝出现,叶飞体内的怪物似要借此遁地逃生。

    “哪里跑!”白眉祭起拂尘,道道尘丝柔中带刚,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居然抵住了邪光的侵蚀,在半空中如同渔网那样散开,在叶飞即将坠入深渊裂缝的前一刻将他裹住,动弹不得。

    “咿呀呀,咿呀呀!”叶飞体内的怪物咿呀呀乱叫,砥砺进行最后一搏,一只邪魅恐怖的竖眼竟以他鼻梁为根向外翻卷睁开,看裂口的长度将近一寸,若是完全开眼,其中射出的邪光必然毁天灭地。

    白眉上仙识得厉害,双手全力推出,代表着领域的金色瀑布与代表着法器的强大拂尘左右开工,双管齐下,道道尘丝与金色的瀑布之水融为一体,自叶飞手、脚、腰、颈四处猛攻,最后在额头集合,将那马上睁开的邪眼团团紧缚。

    即便如此,那双恐怖的邪眼仍旧睁开了,其中孕育的力量可想而知。一时间,道道邪光自地面射入苍穹,整个天地仿佛由此贯通,以白眉上仙的境界也在短时间内无所适从。

    “拼的母体自爆,也要重见天日。”

    眼看着道道尘丝被邪光切割,似要绷断,蓦然一道金光闪过,无所不破的黄金凤沿着邪光射出的通道逆袭,一举穿透邪光,刺入叶飞脸上,插入那恐怖邪眼之中。

    “噗!”更多的光芒爆炸开来,却是刀斧一般迸射,宛若爆炸的前兆。

    红娘顾不得叶飞的身体了,再接再厉,双手推动黄金凤让它不断顶入斜眼内部。

    “咔嚓、咔嚓。”终于,晶体裂开的声音终于出现了,怪物借由叶飞的身体痛苦呻吟,红娘和白眉上仙两位强者联手施为,终于将它破体而出的势头逼退,叶飞险之又险的保全一条性命。

    “呼!”躲入后山的众人总算松了口气。

    “想不到它竟然如此顽强。”红娘全身已经湿透,那是汗与泪交织的结果,表情却是开心的,在她看来邪魅已除。

    白眉上仙却给她泼下一盆冷水:“快!快把小娃娃扶入老夫的洞府,容老夫为他驱邪,万一那怪物再醒了,小娃娃的身体就要撑不住了。”

    原来,叶飞体内的怪物并没有就此死去!

    红娘心往下沉,看着原本和平安详的桐湖山顶此刻已经满目疮痍,俨然一片废墟模样,忍不住道:“究竟是怎样的怪物会有如此惊人的破坏力,它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叶飞的体内,这究竟都是怎么一回事啊。”

    “快!现在不是望而兴叹的时候!”

    就连白眉上仙都已露出急切的表情,可见叶飞体内怪物的强大。

    红娘背起叶飞,六小想要帮忙遭到拒绝,女人柔弱的身子里迸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力量,一路背着昏迷不醒的叶飞走过后院,走入白眉上仙的仙人洞府。

    偌大的洞府不算奢华,但仙蕴缭绕,干净庄重,中间一个炼丹的炉子,比人还高,三足鹤冠,笼罩了一片如真似幻的光华,是整个洞府中最值钱的东西了。丹炉前面摆放着一个蒲团,红娘费力地将叶飞放在蒲团上。

    “你出去吧。”白眉从衣柜里找出另一个蒲团,放到叶飞身后的空地上,紧接着向红娘摆手“老夫要闭关为他驱邪。”

    “我想陪着叶飞,也好有个照应。”

    “你在洞外为我护法,不得任何人靠近洞府半步。”

    “可是……”

    “快去!”

    听了白眉的厉喝,红娘低下头不再言语了,眼波流转似还有话说,几次犹豫最终没有出口,最后轻轻跺脚,算是下定了决心“那好,我为您护法!”

    “去吧。”

    待到洞府的石门缓缓下落,整个空间中只剩下了白眉和叶飞两个人,白眉上仙苍老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异样光芒,看着叶飞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杀还是不杀?老夫很为难啊!”

    却没想到仙人洞府变幻莫测的光影之中走出来一个人,此人一身白衣,身高八尺,长发盘髻,手持一把折扇,一副柔弱儒生模样,可一双眼睛却是褐色的,仿若燃烧的烈火,“杀了,轮回之门的开启将又一次延后;不杀,叶飞体内的东西早晚还会出现。选择权落在你手里,怎样选倒是很难。”

    “你什么时候来的?”白眉像是早已知道他的存在。

    “领域展开的时候。”

    “你想怎样?”

    “看看老友是否遇到了麻烦,能帮则帮。”

    “你会这么好心!”

    “好久没一起下棋了。”

    “老夫想起来了,闭关之前咱俩是有过约定,约定出关之日会对弈一局。”

    “我已等了很久。”

    “你赢不了的。”

    “赢不了棋,计划便一直延后。”

    “你倒真是信守承诺。”

    “人无信不立。”

    “呵呵。”

    “笑什么。”

    “那你为何藏入老夫的洞府?”

    “我在等你,我知道你一定会二度闭关。”

    “等着下黑手吗。”

    “咱们是朋友。”

    “你的话鬼才会信。”

    “信也好,不信也罢,又能如何呢,你能奈我何呢。”

    “你的口气变大不少。”

    “我的实力足够支撑起自己的口气。”

    “呵呵。”

    “你打算如何?放了他或者杀了他?”

    “要命的选择落到老夫手里了,真是头疼。”

    “是啊,连你那号称铁石心肠的师弟都没有动他,可见这个选择并不好做。”

    “怕只怕弄巧成拙,没人知道天意的本貌。”

    “对蜀山来说,叶飞的存在确实令人头疼。”

    “对你不一样吗!”

    “哈哈哈哈哈哈,干脆杀了吧。”

    “杀了?掌教当年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可惜为了蜀山没有下的了手。”

    “杀一人救天下,留一人救蜀山,要命的选择题,却能很好的鉴证人心,天道果然是顶级玩家,看着自己的子民陷入两难境地,它一定开心死了。”

    “不要忘了,你的选择比蜀山将要面对的更致命!”

    “哈哈哈哈,在我眼里,这从来不是一道选择题。”

    “哼。”

    “怎么样,下决心了吗!”

    “算了,还是救吧,掌门都没有杀了的人,我又怎能轻易动手呢,毕竟这个人的生死真的太重要了,杀他造成的后果连我也无法承受。”

    “想不到杀伐果断的白眉上仙也有了畏畏缩缩的时候。”

    “谁愿意承受万世的骂名,算了,留他一命。”

    “那如果说,我愿意代劳呢。”

    “不行!我的选择是属于我的,你要动叶飞,离开老夫的洞府随便,在这里不行。”

    “哈哈哈,果然在你眼里,蜀山比天下还要重要的多了。”

    “欲做蜀山人,先有蜀山魂!”

    “或许,这才是蜀山千年兴盛的原因吧。”

    “你出去,我要行动了。”

    “门已经关了,怎么出的去呢。”

    白眉手一挥,围绕着仙人洞府的结界禁制立时散了,“走吧。”

    “明天我要和你下棋。”

    “趁我病要我命?”

    “当然!”

    “好!我等着。”

    白衣男子往前迈出一步,消失了踪影,大概已到百里之外。

    白眉上仙确定他走了,又一扬手,围绕着整个洞府的禁制就此恢复,他重新望向叶飞,目光无比复杂:“要想压住你体内的怪物,老夫修为必然受损,与那个人对局的胜算将要大大降低,就此输了也说不定!

    果然,你就是一切发生的引子!轮回之门因你而开!

    哎,可惜我和掌门一样,将师门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在天下与蜀山之间选择了蜀山,否则你就算有八条命也早就没了的。

    原来!叶飞如此重要!原来,叶飞之名早已传遍蜀山!他是蜀山每一个人心中的禁忌!他的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为什么说留一人,救蜀山;杀一人,救天下?难道只有叶飞活着,天下才会大乱?只要叶飞死了,蜀山就会大败?

    迷雾重重,一切都是未知之谜,天麓石櫼上到底写了什么!”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