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6章父女!

    第246章 父女

    “族长大伯不必自责,神朝盯着周桓很久了,肯定会派出很多的强者想要劫走他,我们防不胜防,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我们只能尽量地派人寻找周桓了!”叶星河说道。二·五·八·中·文·网

    听到叶星河的话,叶钧点了点头,道:“我已经派遣各地的眼线,寻找周桓的踪迹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城主府和镇北王府的人,已经在我们青羽世家等了一天多了,说如果雨凝郡主回来,那就赶紧通知他们!”

    “城主府和镇北王府的人都来了?”叶星河心中微微一动,两府的人都来,肯定是来找夏雨凝的了,城主府过来,他倒是可以理解,至于镇北王府为什么过来,叶星河就有点疑惑了。镇北王夏烈跟夏雨凝之间,应该还没有和好吧,不知道镇北王府派人来干什么。

    “嗯,其中一个人,好像是镇北王府旗下的第一战将!”叶钧说道。

    听到叶钧的话,这么重要的人都来了,叶星河隐约有一种感觉,肯定是出事了。

    “快点叫他们过来吧!”叶星河说道。

    夏雨凝也是疑惑地看了看叶星河,但是她什么都没说,她心里还有气呢。不管怎么样,被父亲逐出镇北王府,还发布措辞这么严厉的旨意,这对夏雨凝来说,是一个莫大的伤害。

    夏雨凝是不会那么轻易地就原谅父亲的。贰.五.八.中.文網

    红叶公主拍了拍夏雨凝,却是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只见一群人在叶家族人的引领下走了进来,领头的正是镇北王府第一战将,樊天罡。

    “郡主!”看到夏雨凝,樊天罡眼眶微红,噗通朝着夏雨凝跪下。

    “我可不是什么郡主!”夏雨凝别过头去,显得有点委屈地说道,“反正他都已经不认我了!”

    听到夏雨凝的话,樊天罡眼眶不禁红了起来,他看着夏雨凝,说道:“郡主,你这是错怪王爷了,有哪个父亲,不疼爱自己的女儿?”

    听到樊天罡的话,夏雨凝眉宇间神色微动,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卑职知道,这些年郡主受了不少委屈,但实际上,王爷他比谁都心疼您。今天卑职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您吧!”樊天罡不禁哽咽出声,“郡主可知道,当年夫人,还有我们的兄弟林宽,是怎么死的?”

    “林宽?”叶星河心中微微一动,林宽不就是林鸿的父亲吗?莫非当年,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夏雨凝也是微微侧耳,想要听听樊天罡到底想说什么。

    “当年我们护国军凯旋回朝,风头正盛,神帝手下的几个太监自然是非常眼红,暗地里中伤王爷,说王爷要造反云云,神帝动了杀念,先是派人抓捕了林宽,还没等王爷有所辩解,就把林宽杀了。王爷当然是气不过,林宽是我们一起征战沙场的好兄弟,出生入死,岂能就这般白白被人冤死?于是王爷领兵要找那几个太监讨要说法,但是不曾想,神帝早有防备,王爷这么做,恰好是中了奸人的圈套,于是王爷就被软禁了起来!”樊天罡说着,对当年的事情充满了愤懑。

    “樊将军,那后来呢?”红叶公主在一边问,她对当年的一些隐秘,也有一些了解,但知道得并不是很清楚。

    “那狗皇帝,摄于王爷刚刚立了不朽的功勋,若是立即斩杀,怕寒了朝中所有大臣的心,便想着先软禁,等过几年之后再处斩,那段时间,王爷一直郁郁寡欢。岂料神帝还不肯罢休,竟是看上了夫人的美貌,要让夫人进宫。夫人为了避免给王爷带来杀身之祸,瞒着王爷进了宫,后来不堪凌辱,直接自尽了!”樊天罡双目含泪。

    夏雨凝宛如遭了雷击,怔怔地不愿意说话,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她的心像是被人用刀狠狠地刺穿,痛得撕心裂肺。这些年她不停地向父亲,向周围的人追问母亲的死因,但是没有人愿意说。

    原来母亲是这般受尽凌辱而死!

    夏雨凝心中无比地仇恨,痛恨那个毁掉自己家庭的人,恨不得把那个人碎尸万段。

    “王爷原本还不想反,但是知道夫人的死之后,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带着我们这些部下,趁乱离开了京都,回到了北疆,护国军也随时准备造反,但是那时候,郡主还小,护国军也很难跟整个神朝对抗,所以王爷便开始慢慢地扩充实力。那时候神帝担心逼反王爷,所以也没有追究王爷叛逃的事情,只是派了神禁军监视护国军。”樊天罡继续说道,“这些年,王爷一直都很痛苦,但是在王爷的心中,他对您是非常疼爱的,也一直都没有再娶。”

    听到樊天罡的话,夏雨凝也是哽咽出声,她回忆起了以前的种种。

    小的时候,母亲还在的时候,父亲是非常慈爱的,教她骑马射箭,教她习字,那时候,在夏雨凝的心中,父亲是一个非常慈祥和蔼的人。

    后来母亲去世之后,父亲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夏雨凝一个人孤独地呆在偌大的镇北王府里面,一个人被无尽的孤寂吞噬,偶尔见到父亲,父亲也非常的沉默。

    直到现在,夏雨凝才明白,父亲的心中究竟是多么的痛苦。

    “若非因为担心郡主,王爷恐怕早就领着我们这帮兄弟造反了。”樊天罡抹去脸上的眼泪,“王爷这些年,一直在筹备造反的事情,非常忙碌,但一直都叮嘱卑职,一定要好好保护郡主的安全。”

    “前段时间,郡主喜欢青羽世家的叶星河,王爷还曾说过,希望郡主能够嫁入一个寻常百姓人家,还是不要再做郡主了,所以才颁布旨意,想要跟郡主划清界限,王爷知道造反必定九死一生,免得造反的时候,连累郡主!”

    “这个笨蛋,他以为他把我逐出镇北王府,就能跟我划清界限了吗?我毕竟是他女儿啊!”夏雨凝哭着说道,之前对父亲的误会,全都烟消云散,此时此刻,她是多么地想见一下父亲,告诉他,自己是多么在乎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