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9章死里逃生!

    第239章 死里逃生

    那山谷之中,不时地传来阵阵妖兽的吼叫。贰.五.八.中.文網

    明钰剑尊脸颊发白,一想到如果妖兽来了,毫无抵抗之力的她,就会变成妖兽的粮食,被妖兽撕咬吃掉,她不禁哭出声来,越哭越凄惨,越哭越伤心。

    以前的她,在剑神一脉中养尊处优,何曾碰到过这样的状况?在生死面前,她的心变得异常地脆弱。

    “善恶有报,早知道有今天,你就不该做那么多恶事!”叶星河冷哼了一声,径直朝外面走。

    “求求你,回来,我求求你,如果你愿意救我,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愿意。”明钰剑尊哭着。

    扫了一眼前面春*光外泄,却丝毫不知遮掩的明钰剑尊,叶星河冷哼了一声道:“不知自重的女人!你以为周围所有的人,都会被你的美色诱惑,任你摆布么?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像别的男人一样,屁颠屁颠地跟在你的后面?外表再光鲜靓丽,若是心如蛇蝎,死不足惜!”

    明钰剑尊哭着说道:“我承认我以前做了一些坏事,但都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情,以前我也一直在剑神一脉的宗族里面,很少外出!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叶星河充耳不闻,朝前面走去。

    看着叶星河渐渐远处的背影,明钰剑尊心中充满了仓惶和惊恐,周围夜色渐浓,那无尽的黑暗之中,随时都会出现一张血盆大口,把她吃掉。

    “回来,我求求你……”明钰剑尊的声音越来越弱,她惶恐地看着周围,在那黑暗之中,隐约出现了一对幽绿的眼睛,这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二·五·八·中·文·网

    片刻之后,这个身影缓缓地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之中,这是一只赤血魔豹,一只五重天级别的妖兽。

    若是在以前,这样一只赤血魔豹,她随随便便就能干掉。

    但是现在,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赤血魔豹走过来,那尖锐的牙齿,令她的心在恐惧得颤抖。

    此时此刻的她,连手指动弹一下,都非常困难,更别说击杀这只赤血魔豹了。

    赤血魔豹缓缓地走了过来,走到距离她只有一米左右的位置,发出低低地吼叫,露出了尖锐的獠牙,鼻子在明钰剑尊的胸口上闻了闻,张嘴朝着明钰剑尊咬了下去。

    想象着自己要被赤血魔豹一点点地撕碎吃掉,明钰剑尊脸色惨白,痛哭着,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

    没想到她竟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明钰剑尊的心里充满了悔恨,或许,就跟叶星河说的一样,自己是罪有应得,虽然她没有杀过人,但是回忆以前的种种,却跟杀了人没什么区别,在剑神一脉的时候,被她逼迫最后死掉的人,并不少。

    而且一直以来,她用美色诱惑,有不少男人也为了她而死,以前她觉得,只要她稍稍给对方一点甜头,让别人摸下手,随便勾勾手指,就能让一大堆人为她卖命。

    这罪孽,最终要算到她的头上!现在,这所有的命,都要由她来还!

    或许今天死在这里,就是她的报应!

    这只赤血魔豹,就是来自地狱的索魂使者!

    嗷呜!

    明钰剑尊以为自己死定了,却听见耳边传来赤血魔豹的惨叫声,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见到叶星河正静静地站在她的旁边,地面上躺着一具赤血魔豹的尸体!

    叶星河冷冷地看着明钰剑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来,或许是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在这里被一只妖兽咬死。

    “如果出去,别说我救过你!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我去救!”叶星河脸上流露出了嫌恶的神情。

    这是彻彻底底的嫌恶和不屑,看到叶星河的神情,明钰剑尊的眼泪,却是忍不住地流了下来,哇哇大哭着。

    她刚刚从地狱之门回来,恍然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虽然叶星河的脸上,是那么地嫌恶,但是在她看来,却是如此的温暖,来自人间的温暖。

    叶星河沉默了片刻,拎着明钰剑尊的一条腿,慢慢地拖着明钰剑尊朝悬崖边走,然后进入了一处山洞里面,把明钰剑尊往洞窟的旁边一扔。

    叶星河开始升起了火焰,然后把赤血魔豹的兽肉弄了一些,用木棒串起来,开始烤肉。

    火光在洞窟里面摇曳。

    明钰剑尊抬头看了一眼叶星河,默默地没有说话,刚刚从地狱回来,她还有点惊魂未定,曾经的仇恨,都已经远去了。她开始仔细地反思着自己,自己以前到底干了什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叶星河扫了一眼明钰剑尊,道:“你要是会走路的,那就赶紧滚蛋!如果敢恢复到三重天以上的实力再走,那就别怪不客气!”

    听到叶星河冷厉的斥责,明钰剑尊委屈极了,眼眸中含着泪光。

    “别装可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居然会救你,连我都唾弃我自己!”叶星河皱着眉头,冷哼了一声说道。

    明钰剑尊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她想了想,没有说出来。

    此时的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叶星河的心目中,她就是一个不知廉耻、凶狠恶毒的女人!她知道叶星河这么认为没有错,她没什么好辩解的,只是这一次从地狱回来,她的内心,有了一丝深深的忏悔。

    明钰剑尊努力地恢复着自身的实力,一丝丝的力量,慢慢地恢复,她活动了一下右手。

    就在这时,只听啪的一声,一道藤蔓狠狠地抽打在明钰剑尊右手手背上,令她感觉到了火辣辣的疼。

    “把手放下,否则我杀了你!”叶星河冷冷地盯着明钰剑尊,只见明钰剑尊右手的地方,放着一块尖锐的石头。

    叶星河以为,明钰剑尊想拿起那块石头当武器对他动手,所以从洞窟旁边扯出了一道藤蔓,直接出手了。

    “我……”明钰剑尊委屈极了,她并没有要对叶星河动手的意思。

    叶星河也不知道,自己救下明钰剑尊到底对不对,虽然明钰剑尊装得楚楚可怜的样子,但叶星河一丝一毫都不敢松懈。

    “要是能动了,赶紧滚蛋!别让我出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