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1章,完美人生(大结局)!

    “彩虹妹妹!”

    瑾兮一转身,女儿就不见了。

    今日是小糖果的婚礼,婚礼在洛天子夫妇的葡萄酒庄园举行。

    而瑾兮当年跟君尽寒的婚礼,也是在这里悄悄举办,小而隆重。

    如今小糖果也养成了瑾容那般不喜高调的性格,当洛杰布夫妇说,要为她举行一场盛大的皇室婚礼,小糖果直接拒绝了。

    她说,她喜欢自由,喜欢庄园里飘荡着馨甜美酒的空气。

    于是各路宗亲、名门贵胄、商界友人,在这一天蜂拥而至,参加瑾容爱女的婚礼。

    瑾兮是在书房里找到彩虹妹妹的。

    彩虹妹妹稚嫩的小手刚好放在樱雪百日宴时候的照片上。

    她指着樱雪,又指着自己:“啊!”

    瑾兮扑哧一笑:“这是樱雪姐姐,虽然她刚考上大学,但是这是她小时候的样子,不是你。

    你这时候还没出生呢!”

    走廊上,男孩子们拿着玩具在打打闹闹。

    瑾兮忙不过来,只听见儿子一声吼:“看我的!泰山压顶霹雳剑来了!”

    她头疼地很。

    难道就因为她跟君尽寒都是军人出身,所以儿子才会这般喊打喊杀的?

    “星辰哥哥!”她也是一声吼。

    很快,一个**岁的小男孩跑了进来,一边喘气,一边紧握手中的玩具剑:“妈咪?”

    跟瑾兮说话的过程中,他还时不时盯着走廊看,明显很想出去玩。

    “看着彩虹妹妹!”她将女儿抱起来,往儿子怀里一塞:“彩虹妹妹今天是伴娘,你别让她到处乱爬,把纱裙弄脏了。”

    彩虹妹妹两岁了,会走路了。

    但是她还是喜欢在地上爬行,这个习惯刚好处在婴幼儿转化的尴尬期。

    星辰哥哥一脸委屈:“她太重了。”

    不等瑾兮说话,彩虹妹妹一巴掌打在星辰哥哥的脸上:“嗯?”

    星辰哥哥只有抱着她,委屈巴巴的不说话。

    楼上房间里,秦玖玖早已经换好了礼服,跟家人一起在室内寒暄,而洛天子跟瑾容已经出去招待朋友了。

    如今,她跟瑾容都不再抱有生儿子的念头了。

    他们年纪都大了,瑾容更是巴不得妻子没有怀上,他怕她高龄生产会发生意外。

    而洛天子夫妇,此时已经跟随洛天祈夫妇、倪子洋夫妇脚步,去避世了,宝亲王府上下,如今都是瑾容夫妇全程掌管。

    瑾容对秦玖玖的各种好,李荣基也是亲眼目睹的。

    虽然女儿不能诞下男丁,可瑾容对女儿的荣宠有增无减。

    甚至随着年纪的增长,更懂得对她容忍与谦让,年轻时候他犯过的许多自以为是的错误,已经不再犯了,他无论做任何决定,都会先考虑到秦玖玖的心里意愿是如何的。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眨眼间,一代代的孩子们长大了,新生的力量催人老。

    今日,也是钦野特别感慨的日子。

    当初总想着,自己若是能跟乐薇生个女儿,那就可以嫁给樱焕了。

    结果,他们生了个儿子,又在瑾容的授意下领养了一个小孙女。

    绿茵茵的草坪上,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别的女人穿着婚纱,一步步走向他心仪已久的“女婿”。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新娘不是别人,是小糖果,是他从小带大的小郡主。

    所以秉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钦野只能自我安慰,并且真心祝福。

    樱焕跟小糖果的婚礼,温馨唯美。

    当初宣布婚讯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是支持的。

    但是也有少部分人提出质疑:领养的孩子也是孩子,是法律上认可的哥哥,是不可以结婚的。

    而樱焕内心深处,也有自卑的因子在作祟,所以多年来一直隐忍。

    小糖果渐渐长大,身边的男朋友一个个换不停,还总是拉着男朋友跑他面前,征询他的意见。

    为此,樱焕被折磨的心如刀割。

    眼看着爱女始终跟樱焕玩着猫捉老鼠的爱情的游戏,一晃就到了30岁,瑾容真是不出手也得出手了。

    瑾容霸气地将宁国《婚姻法》的领证条件划出来,直接晒在社交网站上。

    结婚的所有条件樱焕跟小糖果都是满足的。

    就连禁止条件中“直系血亲和旁系三代以内的血亲禁止结婚”,他们也是满足的。

    也就是说,他们的婚姻是完全合法的。

    将国家婚姻法搬出来之后,他直接反问道:“他们不偷不抢、不伤害他人、不触犯律法,并且真心相爱,凭什么不能结婚?”

    瑾容护短,直接堵住了悠悠之口。

    再有人议论纷纷的,他直接用眼神就能将对方杀死。

    在他的眼中,一切他人口中的言论全都是浮云。

    毕竟他们没有错,没有对不起谁,他们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只要自己的孩子们真正幸福,这才是真的幸福。

    而樱焕则是彻底懵了,望着瑾容问:“爹地,妹妹没说要嫁给我。”

    而且,妹妹也不爱他。

    瑾容给了女儿一记杀死她的眼神。

    小糖果这才屁颠颠凑上来,拍拍樱焕的肩头:“可我已经成了老姑娘了,当年的追求者全都跑光了!

    现在,没人要我了!

    哥哥,你要是不要我,我只能去庵里当尼姑了!”

    樱焕听着,以为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努力压制住自卑:“好,但是,你会不会后悔?”

    小糖果重重地叹了口气:“如果你对我好,好到比爹地妈咪对我还好的话,我觉得,我也不会后悔的。

    反正都要嫁人的,倒不如嫁一个对我好的。

    也许哪一天,我就真的爱上你也说不定。”

    樱焕激动坏了,当天夜里还在珠宝店里逛游着,给心爱的小糖果抱了一大堆的漂亮珠宝回来。

    他对她说:“我一定比爹地妈咪对你还要好!”

    走过浪漫的花海隧道,瑾容将爱女带到了樱焕的面前。

    樱焕激动的眼中闪着泪光。

    小糖果还在甜甜笑着,他却想哭。

    从瑾容手中接过了小糖果,他知道,从此以后,妹妹便是他的郡王妃了。

    阳光璀璨,花香与葡萄酒香气彼此渗透萦绕在这片天地,樱焕跟小糖果交换戒指。

    他们的婚戒很简单。

    一个银色的戒圈,上面嵌着一粒珍贵的血钻。

    当他俩交换了戒指,司仪宣布新郎可以亲吻新娘的时候,樱焕刚刚俯首,小糖果去俏皮地闪开。

    她凑在他耳边小声道:“有个秘密,今天一定要告诉你。”

    樱焕不由有些紧张。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呢。

    新人的衣服上都有小小的麦,以至于小糖果的声音,甜甜飘荡在这片樱花雨中:“我其实,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你了。

    小到我都不记得那是几岁了,只是我故意假装不爱你。

    你敏感又脆弱,瞧着身体健壮,实则内心像个玻璃娃娃,一碰就碎。

    我若热情地表白,你必然自卑地逃开。

    其实你一点都不必自卑,因为在我心里,除了爹地,最优秀的男人就是你。

    你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看不清你自己有多好。

    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追你,我想要你追着我呀!”

    樱焕隐忍已久的泪终于落下。

    他的小糖果,真是个淘气又腹黑的坏丫头!

    他惊喜地搂住她的腰肢,深情地拥吻她。

    全场感动,纷纷鼓掌。

    今日的婚礼,六六没有来参加。

    苏心暖也陪着六六,没有来参加。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who care?

    秦玖玖开心地挽住了丈夫的手臂,眼中也有幸福的光在闪烁。

    忽而,她眉头一皱,闭着眼睛缩了缩脚步。

    瑾容见她一副要晕倒的样子,吓得扶住她:“怎么了?”

    秦玖玖摇了摇头:“没事。”

    在丈夫肩头靠着休息了一下,婚礼仪式过后,瑾容便让人送秦玖玖回房休息,他跟父母接着招待宾客。

    可是,很快他就被瑾兮的电话给叫了回去:“哥,你快点回来!快点!在嫂子房间里!”

    瑾容心脏一抖!

    放下酒杯立即从露天的酒席奔赴城堡。

    当他气喘吁吁地双手撑在门框上,望着里头的时候,他盯着一屋子的人瞧着。

    但见,流光正坐在床头,认真写着方子。

    而秦玖玖坐在床头哭。

    瑾兮也抓着而她的手,在哭。

    这一画面,让瑾容差点活不成了:“老婆!我老婆怎么了?”

    他冲上前,坐在妻子床边,望着流光:“快说啊!”

    流光万分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真是不明白!

    像你这样阴险狡诈的奸商,老天爷为何会赐你一个老来子?

    虽然高龄产子不易,但看在未出生的小世子的份上,我就负责给你们全程保胎吧!”

    瑾容不可思议地望着妻子:“怀、怀孕了?儿子?”

    秦玖玖用力点点头:“是,是的!”

    流光写着方子,写着写着,扑哧一笑:“倾慕该乐坏了。”

    秦玖玖在瑾容的陪伴下,用了餐,却还是忐忑自己年纪大,怕对孩子有影响。

    瑾容吻着她的脸颊,含笑将她手上的祖母绿摘下,让她看里面刻的字。

    那一瞬间,秦玖玖泪流满面,却又无比甜蜜。

    曾经以为,留有遗憾的人生才是最完美的人生,不然,太完美反倒不真实,如同梦境。

    可是此时此刻,瑾容夫妇才明白,不敢期待十全十美,是因为心里真的没有把握。

    当你将一切都看淡,放开双手的时候,反倒拥有了所有。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不留遗憾的人生。

    好幸运,这样的人生,属于他们。

    愿,也属于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